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环球 > 正文

搅局南海,美国还能怎么演?

日期:2016-11-03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伴随着中美海空军力在南海的逐步趋于平衡,外加中国与东盟、与南海周边国家之间深入交流深化合作,南海局势只会朝着更加稳定的方向发展。
记者|姜浩峰
 
        南海风云变幻。
  10月18日,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访华。4天的行程,有媒体将之评论为“2016中国外交最大惊喜,天上掉下来个杜特尔特”。
  然而,还没等与中国签署了13项合作文件的杜特尔特回到马尼拉,10月21日,美军“迪凯特”号导弹驱逐舰闯入我国西沙群岛海域,进行所谓“自由航行”行动。随后,10月24日,美军“好人理查德”两栖戒备群也进入南海晃悠,大摇大摆进行海上补给、损管训练,以及海军陆战队员的轻武器射击训练。其还为“迪凯特”号进行海上补给。
  就在美舰只再闯南海的同时,中国海军则在有条不紊地完成着自己的预定任务。譬如针对“迪凯特”号的行径,中国海军“广州”号导弹驱逐舰和“洛阳”号导弹护卫舰在第一时间行动,对美舰进行识别查证,并予以警告驱离。
  中国国防部发言人吴谦说:“当前,在地区国家的共同努力下,南海局势呈现积极发展态势。在此形势下,美方派军舰擅自进入中国领海,就是唯恐天下不乱,试图通过此举搞乱局势,从中渔利。这恰恰证明,美方是南海局势稳定的麻烦制造者。中方将同广大地区国家一道,坚定捍卫南海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尽管“迪凯特”号和“好人理查德”两栖戒备群们的行动,绝非美国最后一次在南海找麻烦,但不管美国如何制造麻烦,南海局势都必将趋于稳定。而从杜特尔特随后访日所呈现的景况,则不难看出日本拉拢杜特尔特之露骨表现。但诚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所言,杜特尔特近日涉南海表态与中菲共识精神总体相符。
  
天上掉下来个杜特尔特
 
  回顾杜特尔特4天的访华行程,他在北京出席了多场活动——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进行会谈,与李克强总理、张德江委员长会见,与张高丽副总理共同出席经贸活动。此行期间,中菲签署了一系列计13项合作协议,取得丰硕成果。
  习近平在会见杜特尔特时说:“你上任以来致力于妥善处理分歧,改善中菲关系,双方相向而行,共同努力,两国关系不断改善,这是你上任后首次访华,对中菲关系具有里程碑意义,相信必将为两国关系发展做出重要贡献。”
  比起前任阿基诺三世,杜特尔特在上任前后,就在内政外交上做出了不少180度转弯的亮眼举措。比如在国内铁腕禁毒,与反对派菲律宾共产党在挪威奥斯陆展开和谈,并邀请菲共人士入阁。而在外交领域,则做出了人称“脱美入中”的举动。他访华之前,就曾公开表示:“美国和菲律宾早年签署的《共同防御条约》已经过时,如果发生战争,我不认为美国会为菲律宾做出牺牲,我也不会允许菲律宾与美国一起在南海巡航。”
  更早之前,9月初,在老挝万象举行的东盟国家峰会上,杜特尔特在演讲过程中严厉谴责美国人当年在菲律宾的暴行,讲述美国的殖民主义给菲律宾造成的伤害,留下了很多历史遗留问题,其中就包括现在的毒品泛滥等等。杜特尔特甚至当众拿出一幅当年美国士兵杀戮菲律宾原住民的照片,痛斥道:“我们的祖先被他们杀了,他们现在却来跟我们谈论人权。”此时,演讲大厅里一片寂静,每个人的目光都注视着座中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东盟峰会以后,杜特尔特向驻扎在菲律宾的美军下达了“逐客令”。同时宣称,可以从中、俄购买武器以替换美国货。最近几年,菲律宾对外采购的武器主要包括直升机、轻型飞机、轻型巡逻艇和各类弹药,恰恰符合中国军工企业外销的需求。
  曾任律师的杜特尔特,1968年毕业于菲律宾莱西姆大学政治学系。值得一提的是,菲共领导人何塞·马利亚·西松当时就在莱西姆大学政治学系任教,并曾在1967年到北京学习。杜特尔特是西松的学生之一。由此渊源,如今,由杜特尔特出面来改善菲律宾与中国的关系,难怪有媒体评论为“天上掉下来个杜特尔特”。
  习近平在与杜特尔特会谈时说,只要坚持友好对话协商,中菲可以就一切问题坦诚交换意见。对中菲关系未来发展,他提出多点建议,包括加强政治互信,发挥高层战略沟通对两国关系发展的引领作用;开展务实合作,全面对接两国发展战略,支持菲律宾新政府禁毒、反恐、打击犯罪的努力;推动民间往来,鼓励中国游客赴菲律宾旅游。
  杜特尔特访华期间,还与中工国际、中铁建、华为、中国银行等企业负责人单独会谈。
  当杜特尔特回到马尼拉之际,中国国内已有媒体披露——中交疏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日前与菲律宾Mega Harbour港口发展公司签署208公顷填海造地项目协议,填海任务将于2019年底完成。该项目位于菲律宾南部棉兰老岛达沃市,项目将沿达沃湾约8000米海岸线进行填海造地,填海面积208公顷,分四个岛进行开发建设,并将用于政府公办、商业、住宅、港口码头及工业等用地。中交疏浚董事长周静波表示,达沃项目的合作标志着中菲两国港口建设企业在联合开发上迈出了新的一步,希望双方共同努力,成为两国企业界合作的典范。
  据英国简氏信息集团分析,在南海进行造岛作业的大多数巨型驳船,正是由中国交建三大疏浚子公司之一天津航道局有限公司经营。天津航道局目前拥有的船舶包括“天鲸”号,这艘绞吸挖泥船身长127米,是亚洲最大的挖泥船,每小时能转移4500立方米沙石。这些驳船从海底吸出沙子,将其堆砌在偏僻的珊瑚环礁上,如美济礁、渚碧礁和永暑礁。如今,中国能帮助菲律宾填海,可见在南海问题上,即便两国仍有意见分歧,但比起阿基诺三世搞出可笑的“仲裁庭”云云,亦是云开待月明的架势了。
  当然,不得不提防的是——在杜特尔特公开反对美国的一些政策之际,“二掌柜”日本出面拉拢菲律宾的举动,已经到了露骨的程度。在10月25日至27日杜特尔特访日期间,日菲双方亦签署了一系列合作文件。其中涉及日本政府帮助菲律宾海岸警卫队提高海洋安保能力,日向菲移交2艘大型巡逻舰及TC-905训练机等事项。安倍晋三甚至表示,将帮助菲律宾训练海军飞行员。但此次杜特尔特访日,日本政府的两大目标没有完成——其一,安倍晋三急需面对面确认日菲在与中国相关领海主权争夺中能否像阿基诺三世政府时期那样合作,而杜特尔特采用模糊战术以应对;其二,作为美国全球关键盟友,日本劝阻杜特尔特别再“骂美”“烦美”和“反美”,可杜特尔特直接摆出态度,没得谈,继续骂。
  
菲律宾的示范效应
  
  在南海岛礁主权问题上,菲律宾绝不是与中国矛盾最大的国家。诸如越南、马来西亚、文莱等国,都或多或少侵占了中国南海岛礁,其中以越南所占最多。但过去几年,闹出最大动静的恰恰是菲律宾。杜特尔特访华、访日的一系列举动,对东南亚诸国起到了示范效应。
  论起军事实力,南海周边越南、马来西亚等国都有一定的海空力量,甚至不乏较为先进的三代战机诸如苏-27、苏-30、F/A18。越南甚至已斥资24亿美元向俄罗斯订购6艘基洛级潜艇。而菲律宾海军主要依靠美国二战时期的几艘中小旧舰,以及螺旋桨飞机维持。之所以菲律宾前此愿意在南海出头闹事,原因无非阿基诺三世政府背后有美国乃至日本撑腰。
  如今,随着菲政府更迭,一系列内政外交政策发生变故,也导致由菲律宾出头搅乱南海的局面不复存在。此际,同样在南海问题上态度较为强硬的越南,则不免也重新审时度势。
  然而,无论是对菲律宾还是对越南,美日并未放松对它们的利用,仍希望南海周边国家不断挑事儿。在杜特尔特于10月25日抵达东京羽田机场后,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在东京的一家日本料理店为其举办了晚宴。尽管杜特尔特姗姗来迟,然而岸田文雄仍前倨后恭随侍左右。
  吃过了寿司和鱼生以后,10月26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杜特尔特会晤。安倍不仅继续强调将为菲律宾提供海上警备能力支援,推进日菲在安全保障领域的合作,同时安倍还站在日本欢迎美国参与亚太地区事务的立场上,游说菲律宾强化与美国的同盟关系。安倍在会晤前,早就放言将向杜特尔特家乡棉兰老岛提供约5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3.24亿元)的日元贷款,力争构筑首脑之间的个人关系。
  对于此事,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评论认为,由于杜特尔特先期访问了中国,中国许诺提供大笔援款,杜特尔特是否接受安倍的贷款建议,日本方面陷入迷茫。其实日本不需迷茫——有钱给,杜特尔特当然收!何况比之在2015年8月阿基诺三世执政时期,日本曾承诺向菲律宾提供240亿日元(约合20亿美元)贷款来说,此次的50亿日元贷款规模缩水不是一点点。
  就杜特尔特的日本之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表示,“中方主张所有国家、特别是我们的邻国,相互之间都能保持健康、积极、合作的关系,希望这样的关系也能够有助于本地区的和平、稳定与发展,而不是相反。”
  无论菲律宾是否接受日本这笔50亿日元的贷款,就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公开表态来看,只要有助于地区和平、稳定与发展,都是可以接受的。而哪怕菲律宾不接受这笔日元贷款,却再做出有违地区和平稳定的事,也都是中方反对的。
  在东京,杜特尔特对日本媒体称,他打算围绕海洋安全问题以及反恐、毒品问题等广泛话题与日方交换意见。他还透露,将向日方就铁路、桥梁等基础设施建设谋求合作。可见,尽管想与中国改善关系、得到好处,但杜特尔特并未将鸡蛋搁在一个篮子里。他甚至称:“我国的海岸警备力量有限,缺少舰船。”言下之意,希望日本能继续提供军备。对于之前说与美国分手的问题,杜特尔特在东京做了一些挽回性解释。他说,菲律宾不会缔结美国以外的军事同盟,并强调“即使与中国构筑关系,也是贸易与商业领域的”。此前他也解释称,维持与美国的关系对菲律宾是最高利益,分手并非断绝外交关系。杜特尔特称,自己想说的是“外交政策上的分手”,意思是不采取追随美国的政策。
  总体来说,作为南海周边国家,杜特尔特访日发言,尚属情理之中意料之中。比之阿基诺三世匪夷所思地将中国抹黑为纳粹,且一边倒地倒向美日,杜特尔特正在充分利用自身在当下区域政治和地缘中的价值,游走于相关各方之间,利用矛盾、试探底牌,并从中谋取最大利益。火箭军指挥学院一级教授邵永灵对于菲律宾前后两任总统,有个一句话点评:“老杜拉中亲日不反美。阿基诺三世傻就傻在非要得罪中国。”
  “杜特尔特会进一步维持菲日目前的紧密关系,但是他同时会保持均衡,不会让菲日关系明显地以中国为目标,或者说让菲日关系的发展更加针对中国,这样的话,中菲关系就会受到影响。因此,平衡是杜特尔特最有可能采取的手法。”日本问题专家、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所副研究员宋均营如此评说。
  比之外交政策从一边倒倒向美日逐步复归平衡的菲律宾,本就在寻求平衡的越南无疑也感受到了菲律宾示范效应的影响。10月17日,越南国防部副部长阮志咏上将与美国官员会晤,公开表示欢迎美国介入亚太地区,并认为如此方能带来和平、稳定与繁荣”。越南的这番言论,无疑是美菲关系生变后,对中国的牵制,也是对美国的“雪中送炭”。但与此同时,越南却又欢迎中国军舰在金兰湾停泊——10月22日,中国海军编队指挥舰“湘潭”号导弹护卫舰、“舟山”号导弹护卫舰和综合补给舰“巢湖”号抵达金兰湾,对越南进行为期五天的友好访问。这是中国军舰第一次停靠金兰湾这个越南最重要的军港。
  大名鼎鼎的金兰湾军港,在冷战时期是苏联军事基地的重要组成部分。在20世纪中期,苏联盘踞越南金兰湾,美国盘踞菲律宾苏比克湾,两强在中国南海展开明争暗斗。随着苏联解体,俄军撤出金兰湾,越南一度曾经拿金兰湾作为筹码与美国商洽各种合作。如今,越南竟然允许前来做友好访问的中国海军编队进入金兰湾,一方面是因为金兰湾适合大型海上编队靠泊,另一方面也是在博取中国的信任——大型编队入港,必须对其航道、水深,各种防护措施有足够了解。两国关系若非足够亲密、足够信任,越南绝无可能向中国开放金兰湾军港。在此之后,中国与越南两国国防部第九次防务安全磋商于11月4日在成都举行,由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孙建国海军上将与越南国防部副部长阮志咏上将共同主持。双方将就两国两军关系、国际和地区形势等共同关心的问题进行深入交流。
  当然,越南事实上拿金兰湾向美、俄、中,甚至日本都投怀送抱,也是在寻找平衡。早前,在10月2日,美国潜艇补给舰“弗兰克·凯布尔”号和导弹驱逐舰“约翰·S.麦凯恩”号等停靠金兰湾,这是越战之后美舰首次停靠金兰湾。今年4、5月份,日本海自护卫舰、扫雷母舰、扫雷艇纷纷进入金兰湾。
  前总参上校岳刚告诉《新民周刊》:“越南允许中国军舰停靠金兰湾,是想找平衡,将南海问题国际化以渔利!俄罗斯也有重返金兰湾的考虑,目的是在世界要害之地保持俄军影响力,维系大国在全球的地缘优势,争取更多更大的话语权。越南引入美、中、俄几个大国来走平衡外交,借力制力的意图明显,为其南海国际化、复杂化、域外化增加筹码,最终搅浑南海,确保其非法侵占的岛礁与非法开钻油气,得以永久侵占掠夺。”
  中国方面,与“湘潭”号、“舟山”号和“巢湖”号同样执行出访任务的,还有10月24日从大连旅顺某军港出发的“郑和”号训练舰。在68天的行程中,“郑和”号以及舰上300余名官兵和实习学员,将远赴印度尼西亚、澳大利亚、新西兰三国海域和港口,进行实习训练和友好访问。
  作为南海周边国家之一,印度尼西亚与中国存在海洋权益主张上的重叠。尽管中国与之并不存在领土主权争议,但印尼位于南海中国九段线外的纳土纳群岛,非常靠近九段线。今年早些时候,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曾经乘坐军舰前往该群岛视察。印尼官方称此行已经就主权问题向北京传递了“最强信息”。
   印尼首席安全部长卢胡特甚至向《雅加达邮报》表示:“在我国历史上,我们从来没有如此严苛地对待中国。这也表明总统并不轻视此事。”而更令人感到遗憾的是,6月17日,中国渔船在南海中国西南传统渔场正常作业时,曾遭多艘印尼海军舰船袭扰和枪击,造成中国渔船受损,1名船员中弹受伤,另外1艘渔船和船上7名人员被印尼方抓扣。当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曾称,印尼军舰滥用武力,其袭扰枪击中国渔船,侵害中国渔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严重违反包括《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内的国际法,违反《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行径,中国政府对此表示强烈抗议和谴责。中方敦促印尼方不再采取使争议复杂化、扩大化和影响地区和平与稳定的行动,以建设性的方式处理海上渔业问题。
  至于美国的传统盟国新西兰和澳大利亚,都曾在南海问题上置喙中国。譬如10月11日,在由中国军事科学学会和中国国际战略学会于北京联合主办的第七届香山论坛上,新西兰国防部长布朗利称,该国反对破坏南海和平、侵蚀互信的举动,“支持仲裁,相信各国有权寻求国际解决方式”。更早之前,在今年2月,当有媒体爆出中国在南海岛屿上部署导弹,新西兰出面要求中国在南海问题上保持克制。而当时中方对之的回应是——新西兰的提议不具有建设性。
  至于澳大利亚,某种程度上是一个被忽略的南海问题搅局者。在“南海仲裁案”闹腾得沸反盈天之时,澳大利亚领导人亦声称有关裁决对当事方具有约束力,“希各方予以遵守,澳将继续行使国际法赋予的航行和飞越自由权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亦曾回说:“澳大利亚不是南海问题当事方。希望澳方根据事情本身的是非曲直确定自己的立场,恪守关于在有关主权声索争议问题上不持立场的公开承诺,谨言慎行,不做任何有损地区和平稳定和中澳关系的事。”
  当然,无论澳大利亚、新西兰还是印尼,原本就保持着还算不错的对华关系。在连“出头鸟”菲律宾都已经改弦更张的示范效应下,这些国家将不会更多地倒向中国的反面。
  在南海问题上,马来西亚的做法也许是更聪明的。尽管与越南、菲律宾一样与中国存在岛礁争议,但马来西亚搁置争议,甚至如今正谋求向中国购买近海多任务舰。
 
比比谁更不怕麻烦
  
  南海问题,尽管之前在前台闹腾的是菲律宾等国,但幕后撑腰的无疑是美国,以及“二掌柜”日本。
  知名政经评论员占豪说:“看完杜特尔特在日本的演讲,对这个怪老头突然心生几分尊重,他的确比阿基诺三世有政治节操,有理想和抱负。在日本,他敢对美国说这番话,这就不是一般国家领导人能做到或敢做的。”占豪此评论,指的是杜特尔特在东京演讲时,称批评他的西方国家的政治家是“傻瓜”。杜特尔特公开说:“欧盟和美国攻击我,说3000人死于禁毒。这些傻瓜什么都不明白。菲律宾300万吸毒者,多大的数字!”杜特尔特说。
  美国介入南海的颟顸举动,也得到了中国的应有回应。
  美舰不是第一次非法驶入中国领海。在“迪凯特”号之前,去年10月,美国的老旧导弹驱逐舰“拉森”号亦曾擅闯中国南海并进入岛礁12海里区域。
  诚如中国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所言,“早在1996年5月,中国政府就公布了《关于领海基线的声明》,明确宣布了西沙群岛的领海基线。美方在对此完全清楚的情况下,派军舰擅自进入中国领海,是严重的违法行为,也是有意的挑衅行为。”
  作为麻烦制造者,美国恰恰不怕麻烦,屡屡前来找麻烦。美国这种唯恐天下不乱的举动,志在搞乱南海局势,从中渔利。
  岳刚告诉《新民周刊》:“美军舰10月21日侵我西沙领海,一箭三雕。其一,在南中国海将‘航行自由’常态改为美舰‘横行自由’,是即将下课的奥巴马留给下任丰厚的战略遗产,下任会‘搭顺风车’继续执行享用;其二,在中菲关系改善时,仍公告世界——南海的掌控权不完全属于域内国家,菲在军事上价值味同嚼蜡;其三,在红军传人引以为傲的纪念日来羞辱解放军,测试这支军队是否铁多气少,间接鼓励其他挑衅者可以胆大妄为。解放军军威不是口头警告累积挣来的,是要动手动脚肉搏拼来的。”由此不难看出,为何中国海军对美舰果断驱离。
  一段时间以来,中美两军关系稳定发展,双方在互信机制建设和风险管控方面迈出新的步伐。然而,美方的屡屡违法挑衅,严重损害双方互信,与中美双方构建新型大国关系和两军关系的努力背道而驰。为此,中国国防部发言人吴谦说:“我们强烈敦促美方切实尊重中国的国家主权和安全关切,不要一错再错。中国军队将根据需要加大海空巡逻力度,强化各项防卫能力建设,坚定捍卫国家的主权和安全。”
  面对着不怕麻烦且是麻烦制造者的美国人,中方自然也不会怕麻烦。中国人民解放军不仅仅对闯入领海的“迪凯特”号实施警告驱离,更在南海展开了一系列的拱卫措施。比如近日,中国海军南海舰队和东海舰队分别进行了一系列航空兵实战演练,包括跨昼夜飞行,轰炸“敌”占岛礁等内容。此次跨昼夜训练时间跨度长,涵盖了突击舰艇编队、港岸目标、攻势布雷和低空目视临空轰炸等实战化课目,战术动作多、武器使用复杂,飞行员全天候作战、远程机动和突击突防能力得到锤炼。
  此次演练,新飞行员作为第一批次,依次完成了50公斤级炸弹投放。随后,老飞行员作为第二批次,驾驶着挂载250公斤级炸弹的实弹,以10分钟一架的间隔依次起飞。起飞后,他们严格按照实战要求,在“敌”雷达扫描区外降低高度进行超低空隐蔽突防,在接近靶场后,迅速跃升进入攻击航线。
  据了解,此次实弹轰炸演练,参演的数十名飞行员共起飞数十个架次,投掷炸弹数十枚,命中率达到90%以上,全部飞行员都能熟练掌握对面攻击武器的使用方法,有效提高了战机打击“敌“滩涂阵地、海岛和港口设施的能力。而这,仅仅是中国海军航空兵歼轰-7“飞豹”战机为主的行动。而中国海军航空兵更为先进的歼-11BH等战机已经开始监管整个南海空域。
  未来,面对麻烦制造者,比的就是谁更不怕麻烦。而伴随着中美海空军力在南海的逐步趋于平衡,外加中国与东盟,与南海周边国家之间深入交流深化合作,南海局势只会朝着更加稳定的方向发展。更何况中美之间有分歧也有合作。比如11月13日至18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南部战区陆军与美国太平洋陆军,将于云南昆明举行人道主义救援减灾联合实兵演练和研讨交流。此次联演和交流,以高海拔条件下专业救援为课题,按照研讨交流、指挥所推演和实兵演练三个部分实施。双方计划共派出223人参加,其中中方134人、美方89人,总之,规模不小。
  
链接:中美南海8度交锋
 
1. 1971 年春,中国南海舰队73大队在领海线附近发现一艘美军潜艇在水上朝东南航行。连美军水兵穿着短裤在舱面活动用肉眼都看得很清楚,根本不用开声呐。当时美潜艇自称受到攻击,便招来航母上的飞机,美机甚至摆出攻击的架势。美军潜艇可以大摇大摆地在南海上浮航行,遇到中国海军的拦截能招来战斗机解围,其嚣张程度可想而知。
2. 2001 年4月1日,一架美国海军EP-3型侦察机在中国海南岛附近海域上空执行侦察任务,中国海军航空兵派出2架歼-8II战斗机进行监视和拦截,其中一架僚机在中国海南岛东南70海里(110公里)的中国专属经济区上空与美军飞机发生碰撞,中国战斗机坠毁,飞行员王伟牺牲。史称“中美南海撞机事件”。
3. 2009年3月初,美国方面称其“无瑕”号监测船在南中国海遭中国船只“骚扰”,而当时“无瑕”号未经允许在距离中国海南岛120公里处的南中国海进行非法海洋测量活动。同样是2009年,6月11日,美军“约翰·麦凯恩”号驱逐舰在菲律宾苏比克湾附近,其拖曳声呐撞上一艘中国潜艇。
4. 2013年12月5日,美国海军导弹巡洋舰“考本斯”号,在南海海域监视中国海军“辽宁”号航母时,与一艘中国两栖战舰“迎面遭遇”,中国军舰发出警告信号并命令“考本斯”号停下,美舰拒绝指令继续航行,随后,一艘中国登陆舰驶向“考本斯”号的前方并停下来,迫使美舰突然转向,美国官员称之为“一次危险的机动”。双方最近距离时仅为457米,并未发生交火。
5. 2014 年夏,一起发生在中国南海上空的空中对峙事件经外媒曝光,被解读为中美在西太平洋相互角力的表现。当时,一架美国P-8A“海神”海上巡逻机从冲绳出发,前往中国海南附近侦察,这也是美军“例行”情报搜集活动的一部分。出乎意料的是,P-8A飞行至海南以东220公里处时,遭到了中国海军航空兵歼 -11H歼击机的近距离拦截。中国国防部新闻发言人杨宇军说,美军对华高频度抵近侦察是引发海空意外事件的根源。
6. 2015年5月12日,菲律宾媒体称美国P-8A巡逻机在南海上空追踪中国舰艇时遭到警告。据称,当年4月的美菲演习中,中国海军舰艇对其喊话:“外国飞机接近我的军事安全区。请迅速离开以避免误判”,称这是一种具有威胁意味的喊话。
7. 2015年10月26日,美国海军“拉森”号导弹驱逐舰到南海渚碧礁和美济礁附近水域进行巡航,上方有侦察机配合行动。中方有关部门依法对美方舰艇实施了监视、跟踪和警告。
8. 2016年10月21日,美军“迪凯特”号导弹驱逐舰闯入南海西沙群岛海域,进行所谓“自由航行”行动。随后,10月24日,美军“好人理查德”两栖戒备群也进入南海晃悠,大摇大摆进行海上补给、损管训练,以及海军陆战队员的轻武器射击训练。其还为“迪凯特”号进行海上补给。针对“迪凯特”号的行径,中国海军“广州”号导弹驱逐舰和“洛阳”号导弹护卫舰在第一时间行动,对美舰进行识别查证,并予以警告驱离。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