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环球 > 正文

谁可能扮演下一个“马前卒”

日期:2016-11-03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面对中国在南海越发显著的控制力,美国人的动作,显然意在增强美国在南海的海上军事力,并且有意无意地试探中方的底线。但事实上,美国在南海及周边地区的军事存在,远不止“航行自由行动”这么简单。
撰稿|朱宇伦
 
        10月21日,美国派遣“迪凯特”号驱逐舰进入中国西沙群岛领海,实施所谓的“航行自由行动”,这是美国2016年以来第三次派军舰到南海执行“航行自由行动”。
  长期以来,“航行自由行动”均由驻扎在日本横须贺的美国第七舰队付诸实施。然而,与以往不同的是,此次闯入南海的“迪凯特”号驱逐舰来自驻扎于美国圣迭戈的美国海军第三舰队,这也是第三舰队的军舰首次到南海执行此类活动。
  面对中国在南海越发显著的控制力,美国人的动作,显然意在增强美国在南海的海上军事力,并且有意无意地试探中方的底线。但事实上,美国在南海及周边地区的军事存在,远不止“航行自由行动”这么简单。
  
最后一次美菲军演?
 
  美国的旧殖民地,东太平洋的战略要冲,第一岛链的重要一环,并且与中国在南海有着黄岩岛之争的菲律宾,这个太平洋上的岛国,和美国无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当奥巴马开启“重返亚太”或者说“亚太再平衡”的战略之时,菲律宾就成为了美国亚太战略布局中一枚不可或缺的棋子。
  在前任总统阿基诺三世当政期间,菲律宾一度成为美国在南海的“反华先锋”,在黄岩岛问题上与中方针锋相对,甚至导演了一出“南海仲裁”的闹剧。然而,随着新任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宣布菲方将中止已进行20余年的美菲军演,这个国家在南海局势之中所扮演的角色,越发变得微妙起来。
  据《菲律宾星报》10月12日报道,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当天表示,他已指示国防部长德尔芬·洛伦扎纳不再准备明年的美菲联合军演。
  杜特尔特当天是在菲律宾海岸警卫队总部作上述表态的。他说,“我已经告诉国防部,明年不要再搞菲美联合军演了”。早先,9月底,杜特尔特在访问越南时也曾表示,这次菲美军演将是他“任内的最后一次”。
  杜特尔特此前还曾公开表示,要求美军特种部队从菲南部的棉兰老岛撤离,结束与美军在南海的联合巡航,并审查2014年美菲签署的《加强防务合作协议》。 
  同时,另据美联社10月12日报道,杜特尔特重申他不会废除1951年签署的为菲律宾提供安全保护伞的《美菲共同防御条约》,即菲律宾并未有取消或者废止美菲军事同盟的打算。但是,杜特尔特说他将制定一项不依靠华盛顿的独立外交政策。
  菲美两国每年定期举办“肩并肩”、海上战备合作与训练以及两栖登陆三大系列联合军事演习,此外,两国每年还会举办28场小规模的军演。据BBC报道,今年的“菲布莱克斯”两栖登陆演习已于10月4日至11日在菲律宾的吕宋岛和巴拉望岛举行,此次军演有500名菲士兵和1400名美国士兵参加。
  演习归演习,在先前这样一种政治和舆论背景之下,所谓的“最后一次美菲军演”的进程,无疑变得有几分仓促。按照原定计划,10月4日至12日举行两栖登陆军演。但是,在种种因素影响之下,此次军演在11日就草草收场。而相比今年4月份双方共派8000名士兵参加的“肩并肩”周年演习,此番两栖登陆军演,在规模和人数上都出现了大幅下降。
  两国曾经的关系不可谓不亲密,局面为何会演变成这样?原因无疑是多方面的。
  首要原因,自然还是出在美国人身上——尽管有着这样那样的利益同盟关系,美国对菲律宾着实称得上“太不够意思”,这点从美国人对于军演的态度上可见一斑。
  在外界看来,或许正如此次演习中美国海军陆战队少校罗杰·霍伦贝克所说:“我们在这里看到的是双方联合行动能力的展示,这的确是最重要的。演习不仅只是消灭一个假想敌,而是共同合作,相互沟通,联合推进,不造成塞车。这就是此次演习的目的,就是要建立起这种能力,一种双边合作能力、友谊以及相互协同运作的能力。”菲军选择与美军合作,理论上似乎能够学到更多的东西。
  但是,事实并非如此,甚至可以这么说,部分菲律宾军人认为和美军在一起搞联合军演,己方什么东西都学不到。按照以往几次演习的情况,美军在演习中一般会派出宙斯盾级驱逐舰和两栖登陆舰各1艘、P-3C反潜机2-3架,以及配备有黑鹰直升机的特种部队及海军陆战队参与演习,基本可以代表美军的一贯水准。与之相对的,菲律宾方面可就相形见绌了——只能派出二战时代简易版的护航护卫舰,以及越战时期的装甲车和UH-1型直升机。
  装备上数十年的巨大差距,使得菲律宾军队在演习中根本难以与美军形成有效的协同作战体系,发挥的作用可想而知。也正是因为这样,菲律宾士兵甚至经常会被美军士兵嘲笑和指责。与此同时,每次演习结束后,美国人会把己方所有的武器装备一并带走,菲律宾几乎得不到任何研究机会。
  美国对于盟友的“吝啬”还不止如此。根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对全球军售的跟踪数据,美国是菲律宾的最大武器出口国,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最大军事受援国也是菲律宾。2015年,菲律宾曾获得美方5000万美元援助,用于购买美制武器和装备。
  但是,真实的情况是,美国人卖给菲律宾的装备,水分很大。杜特尔特就曾说,美国曾给菲律宾2架T-50轻型攻击机,但是没有导弹,甚至连炸弹都没有。美国人卖给或者送给菲律宾的军舰,技术陈旧且不说,大部分武器和电子设备也被拆除,基本就是几具空壳罢了。
  这也就无怪乎杜特尔特多次质疑联合军演的必要性:“从联合军演中真正获益的是美国军队,不是菲律宾军队。”杜特尔特还说,他并不是要取消或废除菲美军事结盟关系,但“你们真的认为我们需要它吗?如果有战争?你们认为真的需要美国吗?”
  促使菲律宾与美国关系走向冰点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则是中国的日益崛起。中国在南海范围内实力的延伸速度,就如同其在南海诸岛礁填海造陆的速度一样惊人。菲律宾方面或许已经感觉到,与其盲目地追随华盛顿,不如与距离更近、经济关联更密切的北京搞好关系来得实在。
  这一状况在杜特尔特上台之后,变得更为明显。杜特尔特先前解释为何不再举行美菲军演之时,就曾直言:“这是中国不愿意看到的。”与前任阿基诺三世“亲美反华”的态度相左,杜特尔特自上台伊始就表现出对于改善菲中关系的极大热情。就在美菲两栖登陆军演结束后的一周,10月18日,杜特尔特便对中国开展了为期四天的国事访问,这是他就任菲律宾总统以来,访问的第一个非东盟国家,个中政治意义非凡。
  杜特尔特的这一连串动作,已经有意识地表达出,菲律宾不再心甘情愿地充当美国人的“马前走卒”。但是,是否真如他所说,美菲多年以来的联合军事演习将告完结?恐怕当前仍旧难有定论。
  英国《金融时报》认为,尽管杜特尔特作出具体承诺,比如取消与美国的军演以及要求美国从棉兰老岛撤军。但到目前为止,两国政府都没有宣布正式取消协议或合作。
  据路透社报道,菲律宾与美国军方官员将于下月晚些时候举行会议,以决定美菲联合军演是否举行。这个年度会议将提前安排美菲下一年的军事合作计划,通常出席代表是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以及菲律宾军方总参谋长。外界预期,该会议也将澄清菲总统杜特尔特有关脱离与美国军事关系的言论。
  事实上,菲律宾想要完全脱离与美国的军事关系,难度颇大。首先,自身军力孱弱的菲律宾对于美国装备和军事协助的依赖是极为严重的,甚至可以说,在诸如反恐、打击海盗、应对自然灾害等方面,菲方只能依靠美国。此外,面临军方压力、权力受制于参议会的杜特尔特,想要在其短短6年任期内完成美菲全部军事关系的切断,几无可能。
  最终的结果,极有可能是美菲军事关系出现一定程度的降级,从而降低美军在该地区的军事影响力,进而关系到美国的地区存在。法新社报道就指出,杜特尔特随意“亵渎”一个已有65年历史的军事同盟,并渴望投入中国怀抱,这对美国的影响力和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构成了打击。
  而在当下,由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即TPP)迟迟未获国会通过,也为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未来增添了几分不确定因素。对于美国来讲,多重因素作用之下,最坏的结果是其可能丧失在南中国海中心的存在,并失去进入那里的港口和基地的机会,而该区域是恰恰各方争抢的地缘政治热点地区。
  当然,上述结果,对中国来说,无疑是件好事。
  
菲律宾之外
 
  从美国近年以来在南海地区的所作所为来看,除了老牌盟友菲律宾,山姆大叔正在南海地区周边拉拢各方势力,企图形成一个松散的军事联盟,进而钳制中国在该地区的发展势头。
  最典型的一个例子就是日本。作为二战的战败国,在《波茨坦公告》与《雅尔塔协定》的推动下,日本在战后与击败它的宿敌美利坚合众国结成了号称“亚洲版北约”的“日美军事同盟”,并于1951年在旧金山美国陆军第六军司令部签订了《日美安全保障条约》,旨在钳制东北亚地区的共产主义力量(主要是苏联与中国),此举也使得美国可以在日本几乎无限制地设立、扩大和使用军事基地。时至今日,美国在日本各地拥有多达88处的军事设施与基地,驻日美军人数也达到了36000余人。
  进入21世纪,日美之间的此种军事合作再度呈现上扬趋势。2012年7月24日,日本更是宣称与美国共同作出决定,要将钓鱼岛列入“美日安全保障条约”。并且从2012年起,美军已经开始在日本部署“全球鹰”无人机,目的就是为了加强对钓鱼岛附近海域的侦察。
  事实上,日本早已经不满足于单纯的经济大国的地位,进而谋求政治与军事上的更高国际地位,这一趋势在安倍晋三二度上台之后,变得尤为显著。2014年,安倍内阁策划解禁日本集体自卫权以及修改安保法案,都是极为鲜明的事例。
  而除了在钓鱼岛问题上与中国始终处于对立面,在南海问题上,日本也一直没有放弃介入。在今年4月的美菲“肩并肩”联合军事演习上,日本就曾以观察员的身份参与其中。在更早些时候,今年3月,美国国防部负责南亚和东南亚事务的副助理部长希尔莱特也曾表示,预计日本自卫队将定期正式参加美菲军队在直面南海的菲律宾各地举行的联合军演。
  在前一段“南海仲裁”闹剧中,可谓上蹿下跳的新加坡,也是一个值得关注的对象。自李光耀执政时期,新加坡就将“绑定美国”的方针贯彻落实到底,自李显龙上台以来,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两国之间的军事合作也是日益密切,两国之间代号为CARAT的海上演习已经持续了22年之久,每年有数百美军舰机在新加坡轮替驻扎。
  2015年以来,美国与新加坡之间正式同意扩大防务合作,在新加坡部署P-8“海神”反潜机,并计划2017年底前在新加坡海军基地已有的两艘岸防船的基础上,再部署两艘岸防船。此前,更有消息称,美国海军第三舰队CVN-74“斯坦尼斯”号航空母舰可能将部署于新加坡的樟宜基地。
  今年8月,在奥巴马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会晤中,不仅有意向新加坡出售F35战机、探讨新军关岛训练事宜,还称新加坡为“美国在亚洲存在之锚”,两国军事关系之密切,不言而喻。
  另外一个值得我们注意的国家是越南,尽管与美国有着越南战争的纠葛,但是,我们或许难以否认的是,这个同为社会主义国家的国度,正慢慢滑向美国人的怀抱。
  据彭博社10月5日消息,美军潜艇补给舰“弗兰克·凯布尔”号和导弹驱逐舰“约翰·S.麦凯恩”号于2日抵达越南金兰湾,这是1995年美越关系正常化以来,首次有美国军舰停靠金兰湾。而在美舰访问期间,预计美越之间还将举行多场军演。
  有国外分析人士认为,此举这说明美越之间军事和安全关系在逐步提升,“过去几年里,可以看到越南正逐渐向诸如日本、美国这样的国家倾斜。”2012年6月,美国时任国防部长帕内塔访问越南军事要冲金兰湾,呼吁越方允许美国军舰停靠金兰湾。2013年12月美国国务卿克里表示将援助越南1800万美元用以强化越南的海洋安保,并向越南赠送5艘高速巡逻艇。
  2014年8月14日,时任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普西与时任越南人民军总参谋长兼国防部副部长杜伯巳在越南首都河内举行会谈,确认了于2011年缔结的双边防务合作备忘录,并在海洋安全保障和军事训练方面加强合作达成了共识。并且,此后美国开始探讨分阶段解除对越南的武器出口禁令。此番美舰停靠金兰湾,则可以称得上是美国与其宿敌实现关系和解以及美国更大范围的重返亚洲战略的一个里程碑。
  这一切的根源当然还是由于中国在南海地区活动的加速,这使得非法占据南沙群岛29座岛礁的越南感到恐慌。因此,在领导人保持访华传统、重申两国友好关系的同时,越南不断企图借助美国等域外势力的力量,以期达到制衡中国的目的。
  而最为讽刺的是,据越南方面报道,曾有越战抗美老兵呼吁美军重返金兰湾,如今也算是“梦想成真”,只是不知长眠于越战历史中的越南人民和牺牲的中国参战军人,若是死而复生,会作何感想。
  而这,或许也印证了丘吉尔的那句名言:“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