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环球 > 正文

特朗普将把美中关系带向何方?

日期:2016-11-17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特朗普上台对于中美关系会有怎样的影响?中美关系的不确定性,特别是在经济领域的不确定性,会否增强?但是长期来看,还是看好中美关系重新回到“再平衡”。这样一种再平衡不是金融危机后的再平衡,而是中美在新的阶段就两国经济政治安全达成某种共识。
记者|陈 冰 实习生|秦诗雨
 
        11月14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特朗普通电话,祝贺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习近平指出,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最大的发达国家、世界前两大经济体,中美需要合作和可以合作的事情很多。特朗普则表示,美中两国可以实现互利共赢,美中关系一定能取得更好发展。
  在从未有过从政经历的特朗普领导下,美国未来的对外政策将会发生怎样的变化,成为了全球关注的焦点。
 
孤立主义与美国优先政策
 
  今年年初,美国、日本、澳大利亚、文莱、加拿大、智利、马来西亚、墨西哥、新西兰、秘鲁、新加坡和越南12个国家在奥克兰正式签署了TPP协议,拟对近18000种类别的商品降低或减免关税,但需要各成员国相关立法机构批准后才可生效。美国国防部长卡特曾说,在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上,“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计划”(TPP)所发挥的作用完全可以与一艘航母相提并论。TPP协议是奥巴马政府“重返亚太”战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但是,奥巴马政府在本月11日宣布,他们将放弃在奥巴马任期余下时间内寻求让国会批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未来将交由下届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国会决定。
  奥巴马政府此举一出,美国国内舆论一致认为TPP这次“完蛋了”。这是因为,特朗普曾在竞选中提出的贸易政策与奥巴马政府完全相悖。特朗普在竞选发言中不止一次释放出贸易保护主义的信号。他不仅大加指责奥巴马政府的自由贸易政策,还称有待通过的TPP“导致美国丧失了许多就业机会”,为了保护和夺回美国的制造业工作岗位,他宣称将在新政100天内带领美国撤出TPP。不仅如此,特朗普还主张重新谈判或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
  由此可见,美国虽然一直都是全球化进程的主要推动者,但是在特朗普时代或许会走上反经济全球化的道路也未曾可知。同时,特朗普在外交政策上的表态也引起了各国深深的不安。因为,自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一直执行全球主义、积极参与到全球事务当中的策略,与此同时,美国之后的历届领导人及总统候选人也都从未如此鲜明地、多次地在竞选演讲中表露出孤立主义倾向。
  特朗普提出实施“美国优先”政策——将美国人民和美国安全的利益放在首位,这里包含两个方面。第一,经济上实行全面减税,将流向海外的制造业就业机会重新带回美国。特朗普承诺,将最高联邦企业所得税率从目前的35%降至15%,并提议对美国企业海外利润一次性征收10%的税,将所得税用于投资美国经济落后的州。再将联邦个人收入所得税率由目前的七档简化为三档,使得美国最高联邦个人收入所得税率从目前的39.6%降至33%。他主张逐步废除现存的损害就业的监管规定,重振美国煤炭行业,大力发展石油和天然气等传统能源,并称这些举措将在未来10年新增2500万个就业岗位。
  第二,削减海外军事安保开支。特朗普对美国盟国的不满由来已久,他指责这些盟国利用美国的防卫保护伞,却没有承担公平的财政份额,并提出美国的盟友应承担更多防务费用以实现自我保护;其次,他说道:“如果商业忽视了自己的核心利益,就永远也不会成功,国家也是如此。因此,美国需要调整与盟国的关系,应分别召开北约峰会和亚洲盟国峰会,讨论如何‘重新平衡’美国对这些盟国防务所做出的财政承诺。”
  但是在当今的国际形势下,美国如若真正试图回到孤立主义并不现实。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的主任吴心伯分析时指出:“第一,特朗普作为商人出身,没有太多的从政经验,他主要还是从经济角度上进行考量,美国要做国际领导需要付出的代价的确非常大,所以他提出实行美国优先。但是,美国自身的利益已经全球化了,承担全球责任是实现美国利益的重要一环。不过,我认为今后特朗普在奥巴马政府的基础上会有一定的战略收缩,特别是在欧洲和东亚,他会让美国的盟友自己多花点钱并承担自己的责任。第二,有选择地参与和干预战争是无法避免的,尤其是在美国传统的核心利益地区,例如:欧洲、东亚等地。与此同时,他可能会更加关注如何从国际上获益,像意识形态、推广美国价值观等等,这些方面特朗普未来会进行收缩的可能性较小。”
  “美国作为一个超级大国,必须通过维护国际秩序来维护自身利益,这个秩序对他是有利的,如果他真的按照竞选时所说的去做,反而会削弱这个秩序并损害美国的利益,这可能会遭到美国国内很多人的抵制,不仅是涉及到的海外国家的抵制,还包括美国国内的抵制。”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贾庆国进一步分析道。
  在反恐问题上,特朗普确实表现一直较为积极。他的外交政策是以摧毁“伊斯兰国”为目标。他主张“外交政策现实主义”,表示与所有愿意打击“激进伊斯兰恐怖主义”的国家结盟,核心是摧毁各种极端组织,而非按照美国理想来塑造其他国家。
 
移民群体恐慌
 
  除了部分地区的战略收紧外,美国的移民问题也是全球关注焦点之一。9日,随着特朗普大选胜算几率逐渐增加的时候,加拿大移民局官网也随之瘫痪。不仅如此,就在特朗普当选美国新任总统后不久,美国曼哈顿区、芝加哥市、西雅图市、波士顿、旧金山、奥克兰等多地爆发了大规模反对特朗普当选的示威游行。毫无疑问,这些情况的出现均与特朗普此前关于移民政策的过激言论有关。
  今年8月31日,特普朗曾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发表演说称,他希望收紧移民政策,并强调美国境内的非法移民将不会获得合法公民身份。凡是有犯罪记录的非法移民以及在其执政期间被抓获的非法入境者,都将被遣返。他还承诺将废除奥巴马2014年11月颁布的,旨在保护约400万长期滞留在美国的符合限定条件的非法移民免于被遣返的行政令。此前,特朗普还公开批评福特在墨西哥修建工厂的做法,并声称将要在美国与墨西哥边界修筑一道驱赶移民的墙,暂时禁止穆斯林移民进入美国,并让墨西哥也承担建墙的造价。
  对此,吴心伯的看法是:“奥巴马通过颁布总统行政命令的方式对移民政策做了调整,但是,行政命令没有法律效应,所以新的总统也可以颁布新的命令以取消原来的行政令。在移民政策上,特朗普肯定会收紧,但是他不可能将人全部遣返,因为部分移民已经成为了合法的美国公民,如果一旦全部遣返将会影响到美国的劳动力。所以,具体实施上可能会有妥协。至于在墨西哥边境建墙,我认为可能性不大。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党内的磨合,政府跟国会的磨合使得美国在今后一段时间内政治矛盾和社会矛盾变为常态化的存在。”
  黑人总统奥巴马在其8年的执政生涯中,不仅没有改善美国的种族矛盾,还进一步激化了矛盾。特朗普的言论在此时无疑是火上浇油,并且将这种紧张氛围扩张到了拉丁美洲及南美地区。限制穆斯林入境这种做法,可能会使得反恐问题更加严重。虽然他限制了穆斯林从外面进入美国,但是美国国内很多穆斯林会成为他的敌人。
 
美国外交关系或将大洗牌
 
  总统大选前,美国一家三明治店推出了“带有俄罗斯调味料的特朗普三明治”,戏谑意味浓厚,但从小细节里也能看出此次美国的外交走向或将不同以往。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在特朗普胜选当日,普京是首个向特朗普致贺的外国领导人。这对于在奥巴马政府时期跌入冰点的美俄关系来说实属罕见。而在此前,特朗普多次表达了对俄罗斯总统普京的赞赏,而普京也于不久前公开表示:“鉴于美俄关系的恶化程度,这将是一条艰辛的道路。但俄美关系的状况不是我国之过。俄方愿意,也希望能与美国全面恢复关系。我们认为这将是一条艰辛的道路,但愿意作出自己的努力。”俄罗斯联邦会议下议院的国家杜马,所有人对于特朗普当选反应非常热烈,据一位俄罗斯总统助理Sergei Glazyev回应:“特朗普是一个很实际的人,他会解除对于俄罗斯的经济制裁。” 而俄罗斯克里姆林宫发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显得较为冷静,“两国的双边关系回到较高的水平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互信需要双方多年的努力才能实现,不可能马上就宣布两国之间建立互信,特别是在过去的几年中美俄关系受到严重损害的情况下。”
  吴心伯分析道:“特朗普当选后,乌克兰的事情他会放手让欧洲去处理,美国参与但不主导,借此缓和同俄罗斯的关系,并换取俄罗斯在中东问题上的配合。我可以做一个大胆的假设,特朗普很可能到时候第一个出访的国家就是俄罗斯。”
  但是,有人欢喜有人忧,美国的亚欧盟国普遍感到焦虑。例如,此次将宝全部押在了希拉里身上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大选进行期间,安倍曾数次表示全力支持希拉里,并表示将在希拉里胜选后前往美国进行正式的国事访问。而且,安倍出席今年9月在美国纽约召开的联合国大会期间也未曾拜访特朗普。特朗普胜选后,他曾攻击日本对外贸易及其对美国安全保护伞的依赖,在日本引发恐慌。安倍急于了解特朗普的动态与特朗普进行了长达约20分钟的电话通话,安倍除向特朗普表示了祝贺外,还提出希望在本月17日的纽约会谈进行协调。届时,安倍或将再次重申美日同盟的重要性以及积极劝说特朗普推进TPP协议。
  除了传统盟国与世界大国外,美国的对外关系还将翻开新的一页。“今后,美国的重点会由东南亚、南海转向东北亚,亚太再平衡战略也许会被抛弃,当然,美国国会、政府机构对于特朗普的政策也会有很多牵制。” 同济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研究院院长夏立平说道。
 
中美关系如何走向
 
  日美、日韩同盟关系若产生嫌隙,对于中国而言将更具两面性和挑战性。贾庆国说:“美日联盟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防范中国,另一方面抑制日本重新走向军国主义。可以看到,到现在为止日本还没有成为所谓的正常国家,也没有发展核武器。如果特朗普就职后以后,真的按照他竞选时所说的去做,那么日本可能会考虑,现在美国靠不住了,跟中国的关系比较尴尬,朝鲜也在发展核武器,那么日本可能就会有以下举动。第一,大量地增加军费,发展一支能够保卫日本国土的军队;第二,发展核武器。”
  “同时,韩国和日本如果需要承担更多的防务义务,就会促使像日本这样的国家,加快军事发展,可能对我们也不利。而且,美国减少承担国际责任,可能会导致国际安全秩序弱化使得一系列问题出现。美国很可能会当甩手掌柜,那时候可能会出现真空,会出现一系列意想不到的责任,美国不承担维护秩序责任的时候,谁来承担这个责任?”贾庆国进一步解释道。
  美国及其盟友带来的影响固然十分重要,但是特朗普就职后对中国采取的政策将直接影响中美关系的未来,或者说是全球两个最大的经济体的未来。但是,目前国际及国内舆论均认为,作为非建制内的总统,特朗普的对华政策与态度目前虽不明朗。但是,仍可以从他的竞选发言中窥见一斑。
  在经济方面,特朗普曾有两次较为负面的发言。第一,认定中国为汇率操纵国,按照美国的政策,一旦中国被认定为汇率操纵国,美国就会启动一系列的政策对中国采取强硬措施。第二,提出要对中国向美国出口的商品征收45%的关税。“特朗普获胜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成功地获得了美国白人蓝领工人们的支持。特朗普认为,这些人流失的工作正是被中国企业抢去了。为了实现对支持者的承诺,特朗普可能会拿汇率说事,或者是贸易利差,肯定会有一些摩擦,但是不会影响到中美利益本身。” 吴心伯回应道,“征收45%的关税,最后的结果只能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我觉得非常难做到,这会引发贸易战,现在中美之间经贸关系相互依存程度非常高。而且,特朗普虽然反对美国大量进口中国产品,但是他欢迎中国对美投资,增加就业率,改善美国的基础设施。”
  其次,在安全与反恐问题上,中国和美国的反恐合作一向比较复杂,因为美国始终抓着中国的人权问题做文章。正如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出庭律师张军所言:“我发现中美之间存在的很多问题,一部分是因为政治上的意识形态不同,导致了分歧和争端。双方互不了解,双方之间的误解和误判会导致中美本来已经相当复杂的政治和经济关系变得更加复杂。”但是,相比前任总统们而言,特朗普对中国的“人权问题”兴趣不大,未来在这方面的考虑可能会少一些,反而能够更多地聚焦在反恐本身上,推动国际间的反恐合作。
  第三,特朗普支持重振美国煤炭行业,以及传统能源业,这也就注定了他对不久前生效的《巴黎协议》持否定态度。对此,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比较政治与公共政策所所长于宏源分析道:“特朗普极有可能解除对海洋极地开发、石油管道的限制,解除对页岩气开发环境的限制,促进以传统能源为基础的开发。在可再生能源和清洁能源方面,中国也许会有更多的机会。目前太阳能、风能领域,中美每年互为第一第二,如果特朗普取消或停止政府支持的话,中国将可能在全球低碳领域占据领跑的位置。”
  中美关系的未来依旧充满变数。夏立平指出,“特朗普当选可谓是草根战胜精英,实惠战胜神话,疯子战胜骗子”。美国民众,特别是中下层的白人民众,对美国政府、华尔街金融集团以及美国的政治体制是不满意的。他们在寻求一种改变。而特朗普恰恰成为了这样一把“锤子”。
  特朗普作为一个商人从政,讲实际利益、独裁色彩稍重和等级制度等公司文化必然会对其执政带来影响。虽然,对中国更加强硬是美国两党的一个共识,但特朗普和希拉里的做法也许不太一样,中国在经济方面可能会承受更多的压力,但中国关系大框架不会改变,既斗争又合作,既对话又博弈。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宋国友指出:特朗普上台对于中美关系会有比较大的短期影响。中美关系的不确定性,特别是在经济领域的不确定性,将大为增强。但是长期来看,还是看好中美关系重新回到“再平衡”。这样一种再平衡不是金融危机后的再平衡,而是中美在新的阶段就两国经济政治安全达成某种共识。 
 
“非主流”总统其实是主流?
  
  “为什么美国政治精英和舆论主流不喜欢特朗普?就是因为不知道他会出什么招,他在竞选中没有把他的政策完全向选民交代,大家都不知道特朗普未来会怎样。所以我们要做好准备与一个不断求新求变的美国总统打交道。”宋国友特别指出,美国社会出现了从全球化发展转向保守化发展的趋势,民族化情绪在不断上升,未来全世界和美国打交道时,对这种趋势和变化要有所警惕。
  实际上,在特朗普胜选后,他的一些言论出现了不小的转变。特朗普曾多次表示要在上任后废除奥巴马医改法案。而在他当选后,接受媒体采访时,则改口表示,在与现任总统奥巴马会晤后,他决定支持保留奥巴马医改法案中关于禁止医保公司拒绝为病人提供保险以及允许父母延长把子女纳入自己医保中年限的两项条款,从而避免这份法案遭到废除。
  在对外关系上的表述,与胜选前的偏激相比他也显得更为温和。他说:“我想告诉整个国际社会,虽然我们将始终把美国的利益放在首位,但我们将公平地对待每个人。所有的人和国家,我们将寻求共同点,而不是互有敌意,我们追求伙伴关系,而不是冲突。”
  对此,贾庆国解释道:“他的反建制可能还是在一定的范围内。因为,他不挑战美国的宪法,他不否定美国的资本主义制度,当然他不想搞社会主义。所以我觉得他还是一个建制内的人,他并不是一个完全建制外的政治家,所以可能美国的政治体制还是会继续运行。他到底能给美国带来多大好处,我觉得可能还得看。未来还能不能让美国重新恢复以前的强势?我觉得还有待观察。”
  特朗普在胜选当日发表演讲时曾自信地告诉美国民众:“我非常期待成为你们的总统,或许在2年、3年、4年甚至8年以后,你们会说以我为傲。希望你们会为自己的总统自豪。你们会自豪的。”虽然现在还无法得出定论,但是无论如何,在接下来的四年里,政治新手特朗普一定是全球政治焦点所在,特朗普治下的美国政府走向及对外关系正将真正拉开大幕。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