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环球 > 正文

美国人眼里的特朗普百日新政

日期:2017-06-14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观察特朗普上任以来百余日的表现,特别是美国人眼中的特朗普,则会发现,特朗普的民意支持率与上任前变化不大,而作为总统,他将渐渐进入角色……
记者|姜浩峰
 
       新官上任都要放三把火,何况是美利坚合众国的新总统?何况这位新总统又是个年过七旬的政治素人?
  想要改变一位老人大半辈子养成的某些习惯,很难!想要让一位素人如同科班出身层层晋升者一样循规蹈矩训练有素,更难!
  今年1月20日,特朗普入主白宫。之后,美国国内对特朗普的各种态度,持续不断地见诸媒体。而特朗普因为在上任前后及至如今,持续不断地发出貌似雷人的语句,更令世人感觉其在历任美国总统中颇显另类。其另类之处还在于在一些场合似乎不囿于约定俗成的一些礼仪。譬如3月17日,在德国总理默克尔访美期间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特朗普没有和默克尔女士握手。默克尔的尴尬一幕被摄影师抓拍到了。还譬如在5月25日的北约峰会上,特朗普一把推开黑山共和国总理马尔科维奇。虽则美国一直以来是北约老大,但如此做派,在特朗普的数十任前任中,确属鲜见。
  然而,特朗普这些看似无厘头的举动,是否有其深意?而假若抛开这些举动,观察特朗普上任以来百余日的表现,特别是美国人眼中的特朗普,则会发现,特朗普的民意支持率与上任前变化不大,而作为总统,他将渐渐进入角色……
  
挺特的选票与撕裂的民众
  
  “他是一位藐视联邦调查局独立性的领导人。”6月8日,联邦调查局(FBI)前局长詹姆斯·科米在国会听证会上如此说,引起轩然大波。科米甚至大爆他与特朗普交谈的内容,以凸显他上月意外被解职之前导致两人关系恶化的过程。
  由此,引来美国媒体又一股深扒特朗普热。然而,民间似乎对特朗普的态度正在缓和。
  今年4月中下旬,在特朗普上任百日之际,《新民周刊》记者来到纽约华尔街。行前,有不少当地朋友告诉记者,尽量不要在特朗普大厦前滞留。原因是有不少特朗普的反对者每每在那里抗议。
  确实,在特朗普当选总统以后,自2016年11月以来,美国多地曾爆发抗议特朗普的浪潮。从新英格兰地区到腹地城市堪萨斯城,再到西海岸,成千上万示威者手举国旗和反特朗普标语,阻断交通,宣称拒绝接受特朗普胜选。
  “当时,作为希拉里的支持者,听到希拉里败选后,聚集在广场上的我们,不约而同地哭了。”在得克萨斯州奥斯汀市经商多年的华裔沈女士告诉记者。作为希拉里的支持者,沈女士至今依然感觉特朗普不像个总统,似乎随时都有被弹劾赶下台的可能。
  “我觉得美国各方面对特朗普的评价,在大选前后无甚差别。”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出庭律师张军先生向记者如此解读,“在大选时,特朗普的民调就较希拉里为低。普通民众对特朗普的支持率不高。将特朗普送入白宫的是选举人团。根据我的观察,特朗普上任至今,支持他的铁忠粉依旧。我们假设现在马上再做一次选举,当选的依然会是特朗普。”
  回看特朗普当选之际,去年11月9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曾宣称,投给希拉里的选民人数比特朗普稍多。
  到了今年4月上旬,尽管反对特朗普的民众仍时有抗议之举,但记者在纽约特朗普大厦前看到的景象,则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旅游者纷纷在大厦前留影。一位装扮成特朗普模样的男士则收费与游客合影,一次5美元。记者还曾在纽约的时报广场、华盛顿白宫门前看到卖印有特朗普头像的体恤衫,价格20美元一件,生意很不错。时报广场上还有踩着高跷戴着特朗普面具者,和同样戴着面具的米老鼠、超人等形象一起与游客厮闹。
  张军律师1980年代末赴美留学,作为美国杨百翰大学法学博士、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出庭律师,他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美侨界欢迎晚会的总主持,又身处反特朗普情绪颇高的加利福尼亚,在他的眼里,特朗普未来要做的是让美国民众获得良性预期,同时整合好他的幕僚团队。换言之,要做好从竞选者、候任总统、当选总统到一位执政者的转变。
  从特朗普的对手层面来看,民主党在希拉里·克林顿败选以后,正在开始重新整合。特别是希拉里与奥巴马似乎比竞选时期更团结了。随着特朗普执政日久,半年多前败选的希拉里又开始频频露面于媒体,大有期望在下一个竞选周期东山再起之势。在希拉里看来,去年的败选,很大程度上来源于“邮件门”——希拉里被曝担任国务卿期间使用私人电子邮箱、而非官方电子邮箱与他人通信,涉嫌违反美国《联邦档案法》。而如今,现任总统特朗普则为解释“通俄门”费心费力。
  在张军看来,希拉里以及民主党仍需从自身寻找当初败选之原因。“希拉里想东山再起,民主党内部亦有分歧,有人认为下一任总统竞选期间,她的年纪偏大。可是殊不知,到下一任总统任期,那时候的希拉里其实比现在的特朗普大不了多少。”张军向记者表示,“关键的问题是——民主党不能成为美国东西两岸的区域党,要找回中部蓝领工人的票。”
  对于民主党来说,中部蓝领工人本身是其票仓,而如今这一票仓已倒戈特朗普。挺特的选票不少来自于这一阶层。
  
当初的承诺兑现几何
  
  对特朗普来说,涉嫌里通外国,特别是里通俄罗斯,在美国许多民众心里确实埋下了阴影。特别是结了三次婚,如今又有着极其吸引眼球的闺女伊万卡,令美国的普罗大众羡慕嫉妒恨。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前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6月7日即对外声称,自己第一次与特朗普见面后,就决定将每次两人单独谈话记下,还说过去与前总统奥巴马谈话后从未这样做过。至于原因,无非科米对特朗普的极度不信任。
  然而,对于民众来说,在未来较长的时间段——特朗普的第一任期内,感受最深的还是其竞选时的承诺是否能够兑现。
  回看特朗普就职前,较大的一个承诺——“先医改、后税改”,这也是特朗普原本的改革思路。
  就医改来说,特朗普2016年多次在竞选中提及“废除奥巴马《平价医疗法案》”。然而,当初雷声大得惊人,如今雨点小得吓人!
  3月8日,特朗普第一版新医保改革法案仓促出台,却因“去奥巴马”步伐太小导致保守派的指责。3月24日,特朗普在被众议长知会无法获得所需足够票数后,叫停了新医保法案。这样的叫停,并不能引来民众“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之类的理解,反而遭到了反对派的嬉弄。3月24日,在芝加哥,民众聚集特朗普大厦前游行,庆祝共和党撤回新医改方案。
  至于税改,亦即特朗普希望将美国国内的公司税从35%降到15%,则亦是阻力重重难关。“他对自己的助手们说,此类计划可能导致税收减少,这种结果可能会让该计划在国会获得通过的难度增加,但是对他来说该结果没那么重要。”这是《华尔街日报》今年4月对特朗普税改所做的报道。
  特朗普力推15%的公司税,在其预算主管、来自南卡罗来纳州的米克·马尔瓦尼看来,并非无法接受。马尔瓦尼直言:“在布什政府时期,也有过类似的讨论:是推行幅度较小的永久性减税举措好,还是推行幅度较大的临时性减税举措好?”言下之意,特朗普此举,是有先例可循的。
  张军律师亦对《新民周刊》记者直言不讳:“特朗普的减少公司税的计划,得以实施的可能性很大!”张军认为,如今参众两院都是共和党占据多数,减税方案通过的可能很大。如果此税收比例得以实行,美国的公司税将是发达国家中最低的,对外资一定有很大的吸引力,同时保证美国企业不会外流他国。
  自今年4月特朗普总统上任百日以来,许多美国媒体特别是自由派媒体在总结其百日新政时,往往盘点其竞选时期的承诺,并勾选出没有达到承诺的选项进行点对点攻击。在张军看来,新总统上任百日媒体进行盘点,在美国是有传统的。然而特朗普的特色就在于撇开传统媒体特别是自由派媒体,而在自己的推特上另搞一套。这种与民众直接对话的方式,在特朗普竞选期间就屡试不爽。今年4月29日,白宫记者晚宴期间,循例应该参加的总统先生,却不仅没有到场,还在自己的推特上发文:“我不会参加今年的白宫记者协会晚宴。我祝福所有人,希望他们过一个愉快的夜晚!”
  某种程度上说,特朗普很可能心中痛恨白宫记者协会晚宴。原因是2011年,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在该宴会上讲话,对在座的作为房地产大亨的特朗普极尽嘲讽。然而,2017年4月的特朗普,身份已经是现任美国总统。如果没有社交媒体,如果总统向外界吹风的通道仍然只能靠媒体记者,可能特朗普会眼一闭心一横假装微笑仍然参加晚宴,甚至多喝两杯与记者套套近乎。然而,在推特上振臂一呼应之者众的2017年,特朗普完全不理会传统媒体,在传播渠道上杀出了另一片天地。
  
国门保卫行动的金钱博弈
  
  无论是医保问题还是税收问题,总体说来还是美国国内的利益再分配问题。与之相比,反响更激烈的则是特朗普于今年1月27日签发“禁穆令”以及之前在美墨边境“造长城”。
  “禁穆令”,全称“阻止外国恐怖分子进入美国的国家保护计划”。这份行政令要求,在从当时开始的90天内,禁止伊拉克、叙利亚、伊朗、苏丹、索马里、也门和利比亚等七国公民入境美国。此举,不仅引发了穆斯林世界的争论,而且亦无法得到诸如美国联邦法院等支持。至今,所谓“禁穆令”仍在联邦法院延宕着,法院尚未批准。
  至于身处美国本土的普通穆斯林,倒也照常生活。《新民周刊》记者曾在纽约使用优步(uber),正巧遇到的司机是一位穆斯林。记者给他看手机屏幕上显示的目的地,对方首先看到的是手机上uber操作系统的中文界面,称自己看不懂中文,请显示英文。于是记者指着屏幕上地图显示的英文,司机才明白过来。当与之聊到“禁穆令”时,司机回答倒也干脆:“反正我在纽约这么多年,暂时不回老家就是了。相信‘禁穆令’不是个可以持续的长久之计。”
  与“禁穆令”相比,作为特朗普上任之初烧起的“一把火”,在美国与墨西哥边境造墙的计划,则遭遇了更多诟病,且实施困难。特朗普的原话,可见其1月24日上任伊始时发的推特,原文中有“We will build the wall(我们将要造墙)”的字样,亦即花费80亿美元修造一座隔离美墨边境的墙。
  尽管当时豪气干云,然而至今动静不大。对于支持特朗普的民众来说,在美墨边境造墙,当然可以大大降低从墨西哥到美国的非法移民数量,然而,问题的关键是——这造墙的银子谁来掏?“许多民众听了特朗普之言,认为造墙的钱该是墨西哥政府埋单。目前来看,没有这么好的事情!想造墙,还得美国纳税人掏钱!至今,墙还没造起来!”张军告诉记者,“不过,数据显示,特朗普走马上任以来,但从墨西哥偷渡到美国的非法移民数量锐减。有评论认为,导致此现象的原因是特朗普发的推文,让墨西哥人感到如今非法滞留美国没什么好处。由此,美国人希望特朗普继续在言辞上打压墨西哥非法移民,似乎免费的推文比动辄花费数十亿之巨的造墙来得有效。”
  无论在美墨边境造墙,还是“禁穆令”,在大多数美国民众看来,都是一种国门保卫行动。譬如在对华关系上,在选举时,特朗普大谈“中国是汇率操纵国”“给从中国进口的商品施加40%关税”云云,可在坐上总统交椅以后,特别是今年4月在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晤以后,他在接受《华尔街日报》专访时表达了对习近平很大的善意。特朗普甚至表示,中国没有操纵汇率,美国政府也不会在报告中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在张军看来,中美领导人会晤后产生的“化学反应”,未来更容易被美国民众接受。“选民其实变脸也很快,选民会给领导人改变自己看法的机会。”张军说道,“如果特朗普在第一个任期做的出色,在下一次大选中他完全有机会。至于上任百余日内的不快,谁又会记得呢?”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