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环球 > 正文

硬着陆之后, 能否开启中韩关系新时代?

日期:2017-12-20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韩国经济高度依赖外向型发展,目前其周边最为蓬勃兴旺的经济体就是中国;如果失去了中国市场的支撑,任何策略都是画饼充饥。
撰稿|王泠一
 
  国总统文在寅,在入主青瓦台七个月之际实现访华,是作为搬不走的邻居——中韩两国在2017年末共同的收官之作。在12月13日文在寅抵达北京之前,包括韩国国内反对派、日本和美国等相关机构和智库的各类分析报告,对其访华的前景都作出了悲观的预测,认为将一事无成,甚至期待一事无成。而青瓦台主流派,对其总统坚持尽快展开对华破冰之旅的战略效果,也是心中无底。
  今年恰逢中韩两国建交25周年,好在文在寅在北京和习近平主席的会晤很圆满。
 
重新研究中国
 
  值得说明的是:今秋在中国首都北京举行的十九大,其影响已迅速超越了中国共产党党内政治的范畴。一方面,中国进入了新时代;另一方面中国共产党这一全球规模最大、成就最为卓著的执政党。在文在寅访华前的国际峰会场合,中韩元首也有过两回零距离接触和闭门会晤,韩国媒体对于习近平的外交思想以及解决半岛事务的主张也有所报道,但善意和思想的传播效果并不显著。甚至在韩国国会,还有顽固势力及其影响的社交媒体居然认为今年以来“中国一直在外交上欺压韩国”;并发表了诸如“韩国可以对中国说不”“部署萨德是韩国的主权”“韩国只有和美国加强结盟才能应对北方威胁”等不负责任的观点。这些观点,自然无法成为其国策。
  在具体的焦虑方面,如因萨德入韩导致的中国消费者游离韩国市场和商品之外,韩国企业一筹莫展。保守势力则认为是中国官方压制使然,并公然歧视韩国企业,极端言论就是提议韩国政府去世贸组织控告中国的“不公平作为”。这当然也是无稽之谈,世贸组织也不会受理之。于是,韩国智库不得不重新研究中国。
  十九大之后,笔者及所在的国家智库上海社会科学院和韩方同行的交流突然变得频繁起来,韩方有“时不我待”的感觉。
  前提主要有三:一是如果不听从中方关于朝鲜半岛和平的战略建议,选择战争手段而鱼死网破,南北双方到底哪个先亡国实在是无法预计。
  二是就离不开的国际合作而言,特朗普的美国新政府近半年多来不断对青瓦台实施高压政策。几乎是对韩国单方面的索取,如增加驻韩美军后勤保障军费,强烈推销价格昂贵的战斗机、护卫舰、攻击型导弹等重器,要求分担频繁举行的所谓联合军演的巨额费用;就是在经贸合作上,也撕毁了先前美韩政府签署的自由贸易协定。因此,将韩国的国家战略利益完全寄托在盟友美国方面的保障上,显然是风险巨大的选择;所以,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
  三是就政府最基本的功能发展经济、解决就业而言,决定着民心向背和政权稳定。朴槿惠政权的垮台,固然有腐败、萨德等因素,但经济景气低迷、解决就业无能、青年没有希望,也是其重要原因。而韩国经济高度依赖外向型发展,目前其周边最为蓬勃兴旺的经济体就是中国;如果失去了中国市场的支撑,任何策略都是画饼充饥。
     
重新争取青年
     
  而韩国智库在研读中共十九大报告之后,发现习总书记(习主席)的主张系统而严肃,是中国未来很清晰的国家战略且即将迅速得以展开。所谓严肃,是和特朗普推特发文治国的随意性相比的;所谓清晰,是和白宫的模糊甚至是内阁要员间互相矛盾的表述相对照的。因此,中国可持续的国家战略是韩国可接近的另一个命运体。而要接近中国、融入中国,争取民心尤其是青年一代显得格外重要。
  为了让中国的青年一代继续保持对韩国的好印象,文在寅选择在北京大学发表演讲,主题为“韩中青年紧握双手,共创美好辉煌未来”。韩国国家联合通讯社(韩联社)评论称,文在寅演讲中多次使用中国成语,足见他希望与中国青年拉近感情的良苦用心。在强调韩中两国有必要紧密合作时,他援引《周易》中的内容说道:“二人同心,其利断金。”他还引用王安石《明妃曲》中的诗句“人生乐在相知心”,希望韩中两国发展成为互为对方换位思考的知己关系。据韩国智库披露,文在寅的笔杆子辛东浩首席秘书官在准备演讲稿前,除召集各领域智囊建言献策,还专门翻看古籍从中援引古诗词和古典成语。而精通汉字与中国诗词的驻华大使卢英敏,也提供了不少建议。
  韩联社称,文总统通过“捧”中国的方式来强调韩中合作的重要性。比如,他将中国比喻为“与众多小山峦连绵作伴的大山峰”,并称“希望中国梦不仅是中国人的梦,而是成为亚洲乃至全人类的梦”。“常听说现在中国年轻人兴‘韩流’,但‘汉风’在韩国的历史则更加悠久,传播更为广泛。”“韩国青年喜欢中国的游戏,爱喝青岛啤酒。最近中国的川菜、麻辣烫在韩国大学成为新潮流。”文在寅的一番话,让现场气氛活跃起来。
  文在寅对包括留学生在内的两国青年表示:韩中两国地缘相近、人文相通、友谊源远流长。相信两国可以增进沟通与理解,加强政治安全领域合作,实现共同发展。“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演讲末尾,文在寅则引用鲁迅名言,鼓励韩中两国年轻人以勇于开拓的精神,携手共创两国关系美好未来。
  令人注目的是:文在寅在演讲中高度评价中共十九大。他说:中国共产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体现的执政理念,如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等,都值得高度称赞。而且,韩中两国在治国理政方面有不少共通的地方,包括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相信两国可以实现共同发展,为地区和平和共同繁荣作贡献。
  而关于双边关系的期待,文在寅则是这样坦率表述的:“两国悠久的历史证明韩中是一荣俱荣的命运共同体。我们应扩大韩中各领域合作,加强政策对接,把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与韩国的‘新北方政策’‘新南方政策’对接。”
     
重启人文交流
     
  国之交,底蕴在于民相亲。2017年是中韩建交25周年,除了文总统亲赴北大演讲,还需要安排些双方民众更宽层面的人文交往,这方面韩国第一夫人金正淑的优势就显现出来了。其实早在今年8月22日,为纪念中韩建交25周年,金正淑就曾到首尔艺术殿堂参观《从木匠到大师——齐白石艺术作品展》,当时的陪同者有韩美林;金请他介绍了中国水墨画有关笔墨、色彩使用的技法和艺术风格。
  韩国第一夫人金正淑在这次访华前做了精心准备,启程前她在青瓦台官邸为中国公众录制了一首其本国诗人郑玄宗的《访客》。抵达北京的第一日,韩方在诗朗诵网站“为你读诗”公布了金正淑用韩语朗诵的这首诗。“一个人的到来,其实是很惊人的事,他会带着他的过去、现在,还有他的未来,一同而来,是一个人一生的到来,很容易粉碎的,所以也可能曾经粉碎的,他的心,走向了我。”她是用韩语朗诵的。
  为什么选择这首诗呢?金正淑说,“我最近有许多机会反复审视自己的内心,来感受每一次相遇与缘分的珍贵。在我丈夫成为总统后,当我每次与故交或新友见面握手或者与他们目光相对时,当我饱含诚意地付出真心时,我都能感觉到我们彼此的心随时都在靠近。”而她也想如此这般拉近中国人的心。
  访华期间,她还到位于北京新街口附近的世纪雅韵琴行,体验中国民族乐器演奏。金正淑欣赏了中国艺术家用二胡演奏的《茉莉花》《万马奔腾》和《我的父老乡亲》三首中国乐曲;这曲子正好也是中国第一夫人所荐赏的。金正淑在音乐方面可是内行;她毕业于庆熙大学声乐系,曾是首尔市立合唱团的声乐家。
  最重要的人文活动则是:文在寅夫妇和韩国代表团一起,朝拜了在重庆的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旧址,祭奠了其国难时期临时政府的实际领导人、南北韩共同认可的抗日复国民族英雄金九的铜像。值得说明的是:1992年中韩建交,这个首次接待韩国总统的旧址于1995年被发现;并由中方出资完整保留、修缮至今。
  韩国的民族英雄金九先生和中国的缘分起于1918年,当时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西方列强并没有在巴黎和会上支持朝鲜从日本(非法吞并)殖民统治中独立出来。于是,金九等独立运动志士流亡到中国,首先在上海成立了“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指导韩侨和国内同胞的抗日复国斗争。除了中国境内长江流域的金九这派独立运动主力,还有在东北抗联旗帜下一起战斗的金日成武装,以及在美国旧金山从事游说和议会斗争的李承晚少数派。
  随着中国抗战形势的不断深入,中国各界给予以金九为代表的韩国志士们极大的组织支持、军事支持和物质支持。临时政府曾经迁移七处,重庆为最后一站;金九在此组织了政府内阁和光复军、起草了宪法,还参加了对日作战;所以,重庆被韩国历史学家称之为临时首都和复国之根。金日成曾经派人联络金九,就战后清算日本在半岛的罪行、以及处置韩奸、组合联合政府等关键问题进行协商,也取得了接近于一致的共识。
  诡异的是:日本投降,金九先生刚刚回到阔别多年的祖国,就被参加日军并担任校官的一批韩奸暗杀,参与者就包括朴槿慧的父亲朴正熙。国父金九遇难之后,美军没有追究任何人、却迅速扶植李承晚上台。不久,朝鲜战争全面爆发了。
     
重启经济合作
     
  祭奠民族英雄金九,让文在寅在国内赢得了广泛尊重。同时在重庆,除了人文交流,还有经济合作方面的考量。文在寅还出席中韩联合进军第三国产业合作论坛,并参观了在当地的韩国企业;韩方也已经在谋划参与一带一路的具体路径。
  而在抵达重庆之前,文在寅同中国总理李克强的会晤则富有成效。李克强表示:中韩是近邻。建交25年来,友好合作是中韩关系主流。下阶段,双方应抓住机遇,巩固两国关系转暖改善势头。要加强各自发展战略对接,适时启动中韩自贸协定第二阶段谈判,继续办好“中韩创新创业园”,扩大金融合作,拓展人工智能、5G、大数据等新兴领域合作,为彼此企业赴对方国家投资兴业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同时,中国国务院下达批复,同意在山东烟台、江苏盐城、广东惠州设立三个新的中韩产业园;这为明年中韩双边经贸关系的升温,奠定了基调。
  文在寅则表示,建交25年来,韩中关系快速发展,成果显著。韩方愿同中方加快改善和发展两国关系,扩大创新产业、金融投资、农业、第三方市场、环保、旅游等领域的务实合作,早日启动韩中自贸协定第二阶段谈判,密切人文交流,努力构建面向下一个25年的伙伴关系,为促进两国共同发展和地区和平与繁荣作出新的贡献。显然,这样的姿态和会晤的成果,让韩国企业界欢欣鼓舞。
  不过,从更冷静的视角出发:重启经济合作,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根本因素在于25年来,中韩双方经济地位已经发生了实质性的巨变。
  如中国社科院的关于中韩经济实力比对的近期调研就表明:1992年中韩建交以来,韩国企业凭借技术优势涌入中国,利用了中国的廉价劳动力和土地资源,也为中国创造了就业。那时的中国在韩国人眼中是经济落后国。2000年以后,随着中国引进外资政策的变化,在华韩国企业经历了一次大浪淘沙。竞争力较弱的中小企业渐渐退出中国,韩国大企业则不断扩大在华投资。在韩国人眼中,中国也从廉价劳动力供应地变为重要的销售市场。曾经韩国人一直以领先者的角度关注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寻找中韩经济互补机会。但是近年来,韩国人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中韩产业发展水平日益接近。
  而在2009年的相似调查中,中国企业还未进入韩国人的视野;提起“中国制造”,只有极少数被访者(17.8%)知道“青岛啤酒”和“海尔”等少数品牌。但在2017年,85%的被访者写出了他们熟悉的中国品牌,其中“小米”“华为”“阿里巴巴”等高科技、互联网企业的知名度最高。
  显然,在这样的格局下,如何有质量、有远见地重启双边经贸合作,也为第二个25年奠定扎实基础、真正造福于两国人民,将是两国高端智库的共同课题。(作者为上海社会科学院上海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研究员)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