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环球 > 正文

西方世界内部 才是间谍最活跃的地方

日期:2019-02-20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西方世界内部才是间谍最活跃的地方、源头、主体,同时,他们将间谍散布到世界各地。这里的间谍活动,不仅包含了冷战时期两大阵营的斗争,从当年到现在,都还包含了欧美各国之间,甚至盟友之间的勾心斗角。

撰稿|笑饮


  “中国驻比利时使馆注意到近日有关媒体关于所谓的250名中国间谍活跃在布鲁塞尔的报道。有关说法毫无根据,纯属捏造。”2月10日,中国驻比利时大使馆发出声明。声明指出,“当前中比关系发展势头良好,各领域交流合作富有成效”,“个别不负责任的言论,恶意中伤抹黑中国,误导和蒙骗公众,企图干扰中比关系、中欧关系,是不会得逞的。”同日,中国驻欧盟使团也发表了声明,称对“毫无根据的报道深感震惊”。

  此前一天,德国《世界报》的一篇报道称,该报从布鲁塞尔外交圈内人士这里得到消息:欧洲各国外交官及驻布鲁塞尔的军方人士都接到警告,被要求对活跃在布鲁塞尔的250名中国间谍和200名俄罗斯间谍提高警惕。圈内人士还称,他们被警告避免进入欧盟总部大楼附近的几家餐馆,包括离总部大楼近在咫尺的一家人气牛排馆和一间咖啡厅。

  无独有偶,此前,位处波罗的海沿岸的欧洲国家立陶宛,在其情报机构发布的一份年度报告中,也首次提出中国的间谍活动,并鼓吹这是对立陶宛国家安全的威胁。

  在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中国大使馆同样表示,“中国情报威胁”的说法“让人完全无法接受,令人震惊和意外”,“充满偏见且不负责任”。就连立陶宛外交部长林克维丘斯都对该国情报机构的这份报告涉华内容提出质疑和批评。

  如果仔细阅读《世界报》的报道即会发现,真正的间谍实锤,唯有2003年的欧洲理事会同声传译隔间内发现谍报设备案。近年来,影响更大的间谍争议事件,则是美国国家安全局被指监听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内的欧洲政要。

  事实证明,西方世界内部才是间谍最活跃的地方、源头、主体,同时,他们将间谍散布到世界各地。这里的间谍活动,不仅包含了冷战时期两大阵营的斗争,从当年到现在,都还包含了欧美各国之间,甚至盟友之间的勾心斗角。一座座历史名城,恰恰谍影重重……


躺枪的为什么是中国



  《世界报》是一份定位为公民保守派的德国报纸。基于自己的基本立场进行分析,该报却举不出除美、以涉嫌2003年谍报设备案外的任何间谍证据,某种程度上反证了中国并不处于欧洲世界间谍斗争的中心。由于二战期间德国纳粹对犹太人犯下了滔天罪行,战后德国社会不仅忏悔有加,更不敢在诸多领域将“枪口”指向美国和以色列。故而,即便其举得出的案例唯有“2003年谍报设备案”,也不敢点明美国和以色列与此案有关。

  在报道中,将谍报案与“欧盟总部附近中俄间谍多”一锅乱炖,是该报“政治正确”的一种表述。在时间节点上,这篇报道推出之际,正逢第55届慕尼黑安全会议召开之前。今年的慕安会较以往更受各方重视,近40位国家领导人及近百名部长级官员出席。表面原因在于美国特朗普政府对欧盟加征关税、指责欧洲国家分担北约军费不足,“法德轴心”因“黄马甲”等而影响力减低,英国又闹脱欧……从深层次分析,恰如德国总理默克尔将之概括为:“二战后建立的国际秩序,或许已经不能满足全球治理需求,进行相应的调整与改革势在必行。”此际,欧盟内部有人认为需要抱美国大腿。在慕安会上,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称,中国没有任何法律要求企业安装“后门”或收集外国情报。相信欧洲能不为一些毫无事实根据的谣言所惑。表明了中方态度。

  另一方面,蓬佩奥出访匈牙利、斯洛伐克和波兰之际,这位中央情报局局长出身的美国第70任国务卿,一直在点名中国,点名华为。

  在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盟研究所主任崔洪建看来,从去年开始,美国加大对欧洲的施压和拉拢,要求它们在很多方面紧跟美国,最明显的是在5G建设上围堵中企。“现在欧洲一些国家也倾向于拿中国说事,似乎鼓吹中俄威胁就能显示出跟美国站得更近。” 崔洪建表示。

  在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金灿荣看来,《世界报》炒作中国间谍和华为事件一脉相承,就是西方在妖魔化中国。金灿荣认为,近代间谍史主要是西方人构成的,“这方面我们还在上幼儿园,他们都博士毕业了。”

  英国三大情报机构之一——政府通信总部的前主任罗伯特·汉尼根则认为,西方国家不应将一个新型全球科技强国的产品与服务拒之门外。他在《金融时报》撰文表示,到目前为止,从未发现中国政府通过华为开展恶意网络活动的证据,希望欧美世界终止围绕中国科技的歇斯底里。


欧美勾心斗角从未休



  二战后,维也纳一度被称为世界最大间谍中心,此地曾经至少有7000所间谍机构,堪称“间谍之都”。原因在于此地的帝国饭店曾是苏军司令部所在地。而柏林、布达佩斯,亦因当年处于冷战前沿,而成为欧洲间谍中心。

  布鲁塞尔是欧洲后起的一个谍都。原因在于此地是欧盟主要的行政机构所在地,欧洲各国角力之所。台面上的舌战,需要背后的信息战、情报战支撑。这座城市一半人口是外国人,但主要还是欧美人,指责中国间谍大规模在那里活动,实属牵强。

  回看2003年谍报设备案。当年4月,欧盟成员国大使在布鲁塞尔向比利时法院提起诉讼,控告“无名氏”对德、法等国驻欧盟代表团进行窃听。事情的起因,是当年2月28日在欧洲内部对伊拉克问题产生严重分歧的时候,位于布鲁塞尔的欧盟理事会大楼正在筹备召开欧盟春季首脑会。保安在接到一个电话故障报告以后,在大楼7层发现有5个电话接线箱被安装了窃听装置,涉及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奥地利等国的办公室。据保安人员称,这些窃听装置被覆盖在水泥下面,但有凸出痕迹,显然是后来添加的。

  负责欧盟理事会办公大楼电信工程的西门子公司当即撇清关系。称在安装施工过程中,“公司绝对未将施工项目分包给任何非欧洲企业”。然而,从西班牙传出消息称,一家同以色列有关的公司分包了大楼电话安装工程。最后,种种迹象又表明,以色列的背后是美国。从逻辑上分析,最希望当时欧盟在对伊拉克问题上统一看法的,无疑是即将出兵打击萨达姆政权的美国,以及以色列。

  此前,2002年,时任以色列外长内塔尼亚胡在访问意大利时,请欧洲审查以色列加入欧盟的可能性。那时候,不少国家驻欧盟大使为以色列 “对欧盟各国商谈事情的知悉能力感到惊讶”。

  欧盟控告“无名氏”的诉讼,最后不了了之。然而,以色列与欧盟的关系一直不怎么顺畅。直到2017年,内塔尼亚胡以22年以来首访欧盟总部的以色列总理之身份,到达布鲁塞尔,寻求欧盟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但仍遭到欧盟官员的明确拒绝。

  欧盟能在种种场合怼以色列,却无法在所有场合硬杠美国。而以色列与美国,以及闹脱欧的英国之间的间谍合作,则是长期的。最近英国《每日邮报》爆料称,以色列摩萨德、美国中央情报局以及英国军情六处三家联合,将一名策反的伊朗核物理学家带出伊朗,送往英国。如今,这名科学家已经身在美国了。

  具体的路径是这样的——这名倒戈的科学家先被隐藏在一个气垫船中,由摩萨德特工将之送入土耳其。一行人一路躲避来自伊朗的追击,到达法国加莱地区。随后,英国军情六处间谍利用中东移民危机的机会,用一条小艇把这名伊朗核科学家“偷渡”到英国。摩萨德和军情六处不惜违背多国法律,动用世界上最专业的队伍进行了一次“合法偷渡”。当这位伊朗科学家双脚踏上大不列颠土地后,就开始一股脑地往外吐露情报。

  当利益攸关自身的时候,欧美国家照样会将间谍之爪伸向盟友。以美国为例,2013年斯诺登将美国国家安全局关于PRISM监听项目的秘密文档公之于众,人们发现——“棱镜”计划几乎涉及全球主要国家,法国三位前总统希拉克、萨科齐和奥朗德都是长期监听对象。由此,导致了德国总理默克尔连夜给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打电话,质问他,美国国家安全局是否在监听她的手机。其实,德国《明镜》周刊已经给出了答案——美国国安局秘密文件显示,美国特工人员在美驻德大使馆内设“特别收集服务站”,监听包括默克尔在内的德国官员。文件显示,这一间谍站“未经合法注册”。

  在“棱镜门”之后,欧洲间谍事件并没有消停。2015年7月,维基解密爆料,默克尔与其最亲密顾问的电话继续被监听。2018年12月21日,维基解密爆料超过1.6万份文件,表明美国多个驻外大使馆在大量采购间谍设备,包括夜视摄像头、针孔摄像机、微型录音机,它们伪装成钢笔、打火机或者衬衫纽扣。维基解密显示,美国政府在明目张胆地使用政府采购渠道淘货——美驻乌克兰大使馆采购了录音机和隐蔽无线电设备;驻科索沃“大使馆”,以及驻亚美尼亚大使馆采购了密码破解和手机分析仪;驻法兰克福领事馆工作人员,还于2016年为美国驻黑山大使馆订购了手机数据删除与恢复设备。根据采购项目分析,美驻法兰克福总领馆可能是美国在欧洲进行黑客行动的秘密中心。

  在采购清单中,还包含大量的人员招募和派遣清单。虽然大部分清单文件看似招募看门人或木匠、园丁,但有些人员招募实在有些匪夷所思。譬如美国驻莫斯科大使馆官邸招聘园丁,声明是为了种植热带花卉。而莫斯科根本没什么热带花卉要种植。


“五眼联盟”全球渗透


  斯诺登披露的英国“颞颥”秘密情报监视项目,由政府通信总部负责实施,所获信息与美国国家安全局共享。

  一份2010年的文件显示,美国“特别收集服务站”之类监听站遍及全球大约80处,其中欧洲占19个,包括诸多名城——巴黎、马德里、罗马、布拉格、日内瓦。在德国,除柏林外,法兰克福也有站点。

  主导斯诺登泄密事件报道的英国《卫报》外交编辑朱利安称,只有5个国家免遭美国国家安全局和英国政府通信总部的入侵,分别是: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

  这五国中,除英国以外,都曾是英国人到海外拓殖而生的国家。二战以后,由英美多项秘密协议催生的多国监听组织“UKUSA”成立,这五国情报间谍机构组成了“五眼联盟”。其间谍网内部实现信息互通,窃取到的商业数据还能在这些国家的政府部门和公司企业之间共享。

  最近“五眼联盟”诉诸报端的事情,则是2018年7月17日在加拿大的新斯科舍,五国情报组织头目共同参加了一场秘密“龙虾晚宴”,所讨论的内容中,包括“如何将华为排除出5G采购名单”。有评论认为,“五眼联盟”为了更好地实施情报监听和共享,绝不想要在技术上可以发现或阻止它们非法行径者涉足其间。

  对于“五眼联盟”之外的国家,譬如在欧洲,美国一度通过“安全港协议”貌似给予盟友一定的保护。协议用于调整美国企业出口以及处理欧洲公民的个人数据。但2013年“棱镜门”事件曝光后,奥地利律师施雷姆斯向脸书欧洲总部所在地爱尔兰当局提出申诉,控告脸书非法追踪用户数据,参与美国情报机构的监控计划。最终,欧盟法院裁定认为,美国人耍赖皮,“安全港协议”无效。

  “五眼联盟”在全球的渗透,是各有条块分工的。譬如从块面上讲,澳大利亚监控南亚和东亚的通信;新西兰监控南太平洋和东南亚地区;英国监测欧洲、俄罗斯西部以及中东和北非;加拿大监测俄罗斯和拉美某些国家;美国监控加勒比海、中国、俄罗斯、中东和非洲地区。从条线上讲,五国各自都有人工情报、信号情报、安全情报、地理情报和军事情报机构。如此全球渗透,甚至包括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盟和国际原子能机构等都没有逃脱监控。这才是世界间谍领域最恐怖的所在。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