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科技 > 正文

极草·创新与践行系列报道——城市“云管家”

日期:2014-05-08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在后勤服务这个看似进入门槛较低的领域内,迪诺曼至少已经甩开对手十年,它将渐变成为中国最大的城市服务集成商,可以随心整合各类资源为用户提供集成服务。

 

记者|陈 冰
 
  从1998年的工厂清洁、配餐开始,到成为领先的“一站式工作场所后勤管家”,女性创业者黄颖花了整整十年。而从“工厂后勤管家”蜕变为“云管家——城市综合服务运营商”,她只用了五年时间。接下来的五年,这家名叫迪诺曼的服务创新企业将会华丽转身,成为中国最大的城市服务集成商。 
  当温文尔雅的黄颖用着吴侬软语告诉你,她的企业将会成为BtoB服务业的下一个阿里巴巴、市值超过百亿时,你甚至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怀疑。女性企业家身上特有的那份坚韧和执著让你相信,这不是夸夸其谈的炫耀,而是一份实实在在的传奇。
  
扫地、洗衣出商机
  
  黄颖创立的迪诺曼(苏州)科技服务有限公司,至今已有16年历史。可能很多人对这个名字非常陌生,如果知道他们的竞争对手是法国索迪斯、丹麦ISS、英国康帕斯、美国爱玛客这样的世界500强企业(年营业收入都超过了100亿美元),而他们的服务对象是英特尔、诺基亚、三星、超威、飞利浦、欧莱雅、西门子、3M、强生、卡夫、日立、施耐德这样的知名跨国公司,就不会小觑这家企业的实力了。
  作为中国第一家获得海外风险投资的外包服务企业,迪诺曼的野心着实不小。因为它身后有着超过2万亿元的后勤外包服务市场。可是创业之初,黄颖有的不过是区区2000元。
  黄颖在苏州长大,为家中独女,一直做三好学生的她却也有着叛逆不羁、刚正不阿的性格。小学时因为看不惯老师将三好学生的名额给了关系户,而当场将自己的证书扔进河里。高考失利算得上是人生中的第一场挫折,进入苏州市财会职业技术学校,迅速成为学生会主席的她又遭到高年级女生欺负,不依不饶的她直接找到给自己背上贴纸条的女生讨说法。老师讲课太烂,她直接鼓动全班同学翘课看电影!
  1997年,黄颖中专毕业进入苏州一家政府主管的星级酒店,任实习销售经理。1年以后,辞职去上海,进入瑞典伊莱克斯上海分公司,从基层做起,很快负责伊莱克斯商用设备在江苏区域的销售工作。苏州工业园区自1994年5月破土动工以来,众多外资企业纷纷入驻。伊莱克斯的大型工业设备,如工业吸尘器、洗衣房设备、高压水枪、洗地机等供不应求,这些都是外资工厂的标准配置。
  来往苏沪两地,接触过众多500强企业的工厂与办事处后,黄颖发现了商业机会,于是辞职回乡。1998到2000年,是她的贸易销售阶段,除了代理伊莱克斯商用设备在苏州地区的推广,她还代理销售美国金佰利公司的商用纸品,如工厂专用擦油布、洁净室用纸、镜头拭纸等。
  2001年,诺基亚苏州工厂的设施总监对她说 :“你既然可以卖设备给我们,是不是也可以为工人提供餐饮服务,为工厂提供清洁服务?”当时诺基亚苏州工厂大约有700名工人,已经由法国索迪斯餐饮服务公司服务了3年时间。工厂正考虑寻找一家性价比更高的本土服务企业。黄颖接下了这一单,一脚跨进后勤服务领域,自此“一发不可收”。
  她卖掉自己在上海汤臣的房子,把全部身家都押在苏州工业园区的30亩地上——造办公楼、造专业无尘室洗衣工厂、造日产8万份食物的中央厨房。当年她跟闺蜜聊梦想的时候,没有人会相信这个梦会一步步逼近现实。
  在当年的国人眼中,后勤服务是一个很不起眼的行业。“刚开始创业,别人都说你这么年轻,家境又好,为什么要做这么不起眼的工作?国际贸易还好,那个年代还是很时髦的,但餐饮和清洁服务,大家就不怎么看得上了。”黄颖说。
  实际上,后勤服务对工厂的运转至关重要。员工吃饭自不必说,生产车间达不到洁净标准,会影响产品质量,无尘服不能防静电防尘,则可能引起生产事故。因为第一个客户就是世界500强企业,所以她的服务从一开始“就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
  世界500强客户的要求当然很高,高到连扫地、抹桌子这样的琐碎小事都有严格的细节要求。“对于大型配餐而言,食品安全比口味更重要。”黄颖逼着厨师们吭哧吭哧学习专业知识,考出工程师执照;严格纠正大师傅用炒勺尝菜的职业习惯,亲自监督每个厨师别着尝菜勺子上岗。
  “建立中央厨房的前3个月,我和员工们一起尝菜,每天还送很多给周边的工人吃。口味不对、剩下的就全部扔掉。”黄颖说,当初人家都叫她傻老板,还有人把话儿传到母亲那里,让老人家好好说说她。“就是要把菜扔得连员工都心疼了,他们才不会犯错了。制造业不就是这样要求的么?生产出次品,当着你的面砸掉。”
  正是凭借这份精细与严格,迪诺曼一再从业界大腕手上抢走生意。
  2006年的一个周五,英特尔中国区采购总监打电话给她,约周六到上海一见。电话里说 :“我们在为15万平方米的厂房寻找清洁服务商,虽然已经有选择,但5位中国区高管同时在上海不容易,你过来聊一聊也好。”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黄颖带上两位同事赴会。
  会谈间隙,一位英特尔高层出去了一会儿。后来才知道,他给已经找好了的供应商打了个电话,说不必来签约了。无法确知对方为何这么快改变心意,黄颖说她只是分享了自己服务诺基亚、飞索、超威、旭电等客户的相关经验。这次合作,三年后年合同金额接近2000万元,迪诺曼为英特尔中国的三个基地提供餐饮和清洁服务。
  “外国服务公司被替代,交接合约场地离开时候都不会太漂亮太干脆,藏着掖着留一手是常事。我们去英特尔在成都的基地交接业务,感觉特别像香港回归那会儿。美方公司的员工、厨师一字列开从厨房走出来,我们这边的相关工作人员立即进去开始操作,业主高管团队也在一旁督阵。”黄颖说以前几家知名的外资服务公司仅在苏州的客户就有四五十家,现在只剩下四五家,而所有这些高端客户的接盘者都是迪诺曼。
  
城市云管家
  
  2007年,世界夏季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在上海举行。黄颖带领70多个管理层,在上海招募了200名员工,完成比赛期间大部分后勤服务工作,如场馆清洁、茶歇服务、餐饮服务等。这一项目不但使团队得到锻炼,也给了她一个信号:政府需要这样的购买服务。
  2009年7月,迪诺曼中标成为2010年上海世博会餐饮服务商。2010年2月,又成为美国国家馆和葡萄牙国家馆展馆物业运营服务商。世博会三个项目一下子就完成了近3000万元的服务收入。
  世博会项目的顺利执行,给了黄颖很大触动。“我发现政府、企事业单位、大型组织机构,在建设一个大型项目或举办一个大型活动时,越来越需要专业的综合服务运商,提供从规划定位、预算编写、运营策划到现场执行一条龙式的解决方案。”
  由此,迪诺曼不但为政府、学校、医院等机构提供餐饮服务,更切入政府地产开发、主题公园、展览展示馆、科技园、产业园等大项目,从早期的“一站式工作场所后勤管家”蜕变为“城市综合服务运营商”。公司的服务内容也衍生为四大板块:物业及资产管理服务、机构餐饮管理服务、国际会务与活动管理服务和业主合同能源管理服务。公司的年收入很快可以到1亿美元,未来三到十年将是一个高速扩张期,年增长率将超过50%,即将进入爆发期。难怪黄颖信心十足地表示:“我的公司就是一支最好的股票,我干嘛还要投资别家?”
  2013年,常州第八届中国花卉博览会、扬中第八届江苏园艺博览会,迪诺曼是主要服务商。公司为这些重大展会和赛事提供的服务包括国宾接待、游客配餐、场馆运营服务等。至于无锡国家数字电影产业园、无锡创意产业园、丹阳国际眼镜城等项目,迪诺曼在前期策划阶段就已经介入,至少签下了五年以上的物业资产管理和运营服务合约。目前,迪诺曼每个合约的金额通常在500万元以上,目前已经发展了上海和苏南5个城市,很快将发展整个江苏13个城市和上海的重大地标项目。“今年下半年的重点是筹备上海虹桥新博览中心的大项目,希望掀起新高潮!”。
  黄颖很自豪,虽然拿了很多政府订单,但公司一直走得是“小清新”路线。“我们这些服务不是靠收买一两个人就可以搞定的。相反,你靠关系拉来的生意,既不长久,也得不到别人的尊敬。反倒是自己腰板挺直了,人家还很在乎你。不管换什么主人,管家总归需要的。”作为长期服务外企的乙方,黄颖说外商每年都会评选优秀服务商,反倒是会被客户请去喝咖啡、吃饭。这样的成就感让她很享受,在她看来,“做机构管家,个人与公司品格很重要”。
  在标准化餐饮界摸爬滚打了十几年,黄颖发现现在的餐饮趋势已经由原来的三三四(三分味道、三分服务、四分环境)演变成三分味道、七分体验,也就是吃什么已经不是最重要的,在哪里吃反而更关键。当大型餐饮连锁企业都在挖空心思力图破解中餐的标准化问题时,黄颖却在思考饮食的本地化问题。“我们也在尝试开设一些有特点的餐厅、咖啡吧、书吧、超市。常州已经出现了这样的一种服务,每天到上海收集一两万元最好吃的甜品带到常州卖掉。收的都是预付款,一转手就变成了四五万。长三角的小城市消费能力很强,大家需要一个地方,体验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就像上海的K11或者Iapm,将艺术、时尚与生活融为一体,这也是我们今后运营主题小镇、主题公园、博物馆、科技馆的一个思路,像万科、万达这些地产大佬实际上也在向文化、服务转移,这方面的想象空间还很大。从这个角度讲,我觉得马云和王健林的赌,马云输定了。大家不可能呆在电脑前就解决吃喝拉撒睡的全部问题。我们一定需要一个有品质的场所来体验和聚会。”
   毫无疑问,中国很多城市正在进入高速建设期。旧城改造,园区建设,写字楼拔地而起,各种大型赛事和活动也越来越常见。政府、企事业单位、大型组织机构从原来自己做,到寻找社会资源外包,再到交给专业机构提供综合运营服务,这一切符合社会大分工的规律。
  “势必出现平台型的服务商,为客户提供量身定制的方案,一站式的综合服务,就像零售业的Shopping Mall,而我们的商业模式‘云管家——城市综合服务运营商’,就是服务业的Shopping Mall,很多大中型开放城市一定需要我们。”黄颖说。
  在获得多个城市大型地标和大型活动的综合运营服务合约后,迪诺曼的“城市综合服务运营商”的基石变得更加牢固。在这块看似进入门槛较低的领域内,她至少已经甩开对手十年。其实迪诺曼的强大在于通过十几年脚踏实地的辛勤耕耘,它将逐步渐变成为中国最大的城市服务集成商,可以随心整合各类资源为用户提供集成服务。
  黄颖的目标是从2015开始,用5年时间培养100个城市经理,对接服务至少70个城市,在花木之乡嘉泽投资创新运营中心,组建公司作为服务集成商所需要的“私有云”系统,有效整合与管理集成的战略联盟伙伴,做好战略伙伴分类管理和数据采集、分析;更重要的是,为大客户提供在线的平台搭建和运维,实现云管家提供线上、线下的全方位综合运营服务。这样,无论是智慧城市的信息化建设服务,还是大型产业企业在线交易平台的建设服务,作为服务集成商的迪诺曼都将握有通往未来的终极必杀器——大数据。
  得数据者得天下。你还会觉得迪诺曼成为下一个服务业的阿里巴巴是奇谈吗?
  
迪诺曼三部曲  
  一、1998-2008这第一个十年,是磨剑的十年,完成了“领先的一站式工作场所后勤管家”的概念,并于2008年初获得了第一轮海外基金300万美元的投资。
  二、参与2010年上海世博会综合运营服务后,转型升级,推出“云管家——城市综合服务运营商” 的概念,2011年获得“江苏省企业创新先进单位”荣誉称号,并发起了首轮苏南五城市的区域业务的扩张,分别获得多个城市大型地标和大型活动的综合运营服务合约,奠定了“城市综合服务运营商”的基础。
    第三阶段:2015-2020年,要培养100个城市经理,对接服务至少70个城市,成为中国最大的城市服务集成商;其间完成上市计划;至2020年,实现年营业额10亿美元。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