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科技 > 正文

赌博成瘾,也得吃药

日期:2015-01-04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药物或赌博成瘾,会以类似的方式重新组建大脑的神经回路。
编译|王馨立
 
        雪莉还在20岁的时候,她和一些朋友驾车去拉斯维加斯游玩,在那里,她第一次尝试赌博,大约十年后,她旅居在大西洋城并在东海岸从事律师工作。但到了四十几岁,赌性大发,每星期有四次去康涅狄格州一个新开的卡西诺赌场,她玩的是21点,每一轮她冒险地赌上数千美元,赌完后只好到汽车坐垫下面去寻找是否还有35美分,用来支付回家时所需的过路费。最后她只要赢到一点点钱就再去赌,拼命地刷信用卡。“我要一直赌下去,”她说,“我爱赌博,尤其是那种超高兴奋的感受。”
  2001年雪莉触犯了法律,她因偷盗钱财而被判二年徒刑。其间,她开始参加戒赌者的聚会并接受治疗,这改变了她的人生。“我意识到自己已经上瘾了”,她说,这是过了一段很长时间才意识到自己上瘾了,就像其他上瘾者一样。”十年前,你如果像迷上某种药物一样无休止地进行赌博,是否算上瘾者还存在争议,那么现在雪莉确认自己为赌博上瘾者,而现在的研究人员也认同,在某些状况下,长期赌博确实是一种成瘾行为。
  过去,精神病学界普遍把赌博看作是一种病态行为,是出于减轻焦虑,非常渴望强烈的感官享乐。上世纪80年代,更新版的精神病诊断和统计手册(DSM)中,美国精神病治疗协会(APA)正式将病态性赌博贴上了冲动控制失调的标签,当时还包括盗窃癖,纵火狂,拔毛癖。2013年5月治疗协会出版最新DSM-5中,将病态性赌博转移到成瘾的章节中,这项结论被认为有里程碑的意义,因为经过15年的研究,科学家们揭示了上瘾生物学新的秘密,同时也改变了精神病医生对这些赌博成瘾者疾病方式的认知。
  由于赌博这一传统性的行为更容易为人接受,因此更需要有效的治疗方法。有五分之四的美国人坦承,他们人生中都曾有过赌博行为,夏威夷和犹他州除外,美国每一个州都提供某种合法形式的赌博。至今,你甚至不需要出家门就可参与赌博,只须连通因特网或电话,通过多项调查测定:美国大约有200万人沉迷于赌博,更有2000万人的工作和社会生活因此严重受到干扰。
 
赌博与嗜药类似
  
  APA根据新近对心理学、神经科学和遗传学研究证明:赌博和药物成瘾远比先前了解的还要相似。过去20年的研究使精神科学家大幅提高对于大脑在成瘾发展过程中变化模式的认识,大脑里存在有被称为“报答系统”的一系列神经回路,它将脑中各种不同且分散的包括记忆、运动、快乐和行为动机的区域链接起来,当我们忙于活动时,维持我们生存的基因转移到下一个活动时,报答系统内的神经元会喷发出一种化学信号——多巴胺,它瞬间会带给我们一波满足感,并鼓励我们养成享用美味佳肴和男女间调情的习惯。而当大脑受到像非他的、可卡因或其他会成瘾药物刺激后,报答系统会喷出比寻常时多达10倍以上的多巴胺。
  持续不断服用此类药物,会丧失诱发欣快愉悦的能力,成瘾物质会使脑中的多巴胺泛滥,久而久之致使分子制造越来越少,影响力降低,结果成瘾者产生对药物的耐受性,这时需要越来越大剂量药物才能得到高度兴奋。成瘾严重的患者,如果大脑中多巴胺的刺激物质被丧失太久的话,身体会感到不适,难以入睡,还会控制不住地颤抖。同时,链接报答系统到前额脑皮层回路的精神通路强度锐减,换句话说,成瘾者服用药物越多,想停止用药就越困难。
  最新研究还表明:病态嗜赌者和药物成瘾者在冲动和寻求奖赏上有许多自然性的相同倾向,物质成瘾者需要大幅加量才能获得兴奋感,而赌徒则追逐更大的冒险。还有一些人,既是药物或毒品的成瘾者又是嗜赌者,原因是他们的报答回路生来就反应迟钝——这大概就是他们为什么要追求较大刺激的根本缘由。
  引人注目的是神经科学家已经得知,药物和赌博以相类似的方式改变许多相同的大脑回路,这些结论来自对志愿者大脑内的血液流量和电性活动的研究,在试验中,他们必须完成电脑上的各项任务,例如,完成模仿赌场的游戏或对自身冲动的控制。
  2005年德国科研人员通过一项对卡片游戏的研究,显示出赌徒像药物或吸毒成瘾者一样,失去其对兴奋的灵敏度,当接受试验的赌徒在赢的时候,大脑报答系统关联区域的电活动低于普通人。2003年美国耶鲁大学和2012年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研究表明,病态性赌徒在冲动量的测试中,大脑前额区域电性活动非常之低,该区的脑皮质显示出极度倦怠的状态。更有证据表明,赌博和药物改变大脑的方式和一群意想不到的人相类似:他们就是帕金森氏症患者,帕氏症的主要症状是肌肉僵硬和颤抖,导致该病状的原因是中脑部位产生多巴胺的神经元失态而造成。过去几十年,科研人员注意到帕氏症患者中竟然有2%-7%同时也是病态性赌徒,因而针对性的治疗同时对这两个病理都有效,有的病人服用左旋多巴及其他药物来增加多巴胺,研究人员认为这些化学药物能改变大脑生理状态,使人们在打扑克牌游戏中对冒险及报偿更难以抗拒。
 
积极应对和治疗
  
  对于嗜赌成癖的赌徒须有新的认识,这也有助于科学家重新对其定义。鉴于专家们习惯认为成瘾者是对化学药物的依赖,现在研究者们将其定义为:再三重复追求报偿的进程,摒弃严重的后果,这种体验可以是可卡因或海洛因的兴奋感或者是在卡西诺赌场双倍下赌的快感。现在治疗医师发现病态性赌徒如果用药物成瘾的方法来治疗所得到的效果比预想的要快。
  许多研究证实:另有一种治疗成瘾的有效方法是认知行为疗法,它主要是教导人们抵制或抛弃无用多余的想法及习惯。不幸的是研究人员估计有80%以上的赌博成瘾者从未寻求治疗,而受过治疗的人中75%又重返赌场,因而预防显得更为重要。在美国,特别在加利福尼亚州,赌场方相当认真地对待成瘾问题,加州赌博问题委员会乌尔克·莱夫科维兹先生会经常集训赌场管理者和工作人员密切关注一些令人担忧的趋向,特别对于那些长时间往死里花钱的赌客予以阻止,并在取钱的ATM机及电话亭附近张贴有关戒赌和供选择的治疗方法。尽管赌徒会给赌场带来丰厚的收入,但最终得到的是难以偿还的巨债。
  雪莉,现在已60岁,她目前是赌博成瘾者治疗计划的辅导员,“我不反对赌博”,她说,“但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是一项昂贵的娱乐,对某些人来讲这又是一项危险的娱乐,希望人们能认识赌博真的会上瘾,更希望赌场能担负起责任。”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