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科技 > 正文

中英创新合作奔向“白金时代”

日期:2016-10-13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除了在加强基础研究推动原始创新方面取得巨大成就之外,英国还在推动学术界、企业界、政府部门密切合作引入金融资本支持创新方面经验丰富,是与中国最早最广泛开展科技创新合作的科技强国之一。在英国脱欧背景下,如何深化中英科技创新合作,颇为外界所关注。
记者|陈 冰
 
      “当前,中国经济发展正面临新的转型,我们正面临 成长的烦恼 ,转型的阵痛。要实现13亿人的中国梦,创新是我们的唯一选择。”9月23日,出席“非凡中英创新论坛”开幕式的中国科学技术部部长万钢说道,“去年,习近平主席访英,双方都提到中英关系进入黄金时代,我想,中英科学技术领域应该先走一步,使这个黄金时代能够更加升温、升级,向着白金时代发展。”
     作为世界上创新效率最高的国家之一,英国在创新方面有着悠久的历史,自2000年以来,英国已经获得了13个诺贝尔奖,人均获奖比例远超美国、俄罗斯等国。除了在加强基础研究推动原始创新方面取得巨大成就之外,英国还在推动学术界、企业界、政府部门密切合作引入金融资本支持创新方面经验丰富,是与中国最早最广泛开展科技创新合作的科技强国之一。在英国脱欧背景下,如何深化中英科技创新合作,颇为外界所关注。
  9月24日,在以“创新:创意到产品之路”为主题的2016浦江创新论坛主宾国论坛上,主宾国英国给出了一个令人激动的答案。
 
强强联手
 
  “中国与英国的合作是优势互补,强强联合。”科技部国际合作司副司长陈家昌指出,英国在科学、技术、工程等方面都有独到的地方,特别是在技术研究方面,有很强实力;同时在成果转化方面也有明显优势,比如世界公认的最重要的技术中心之一剑桥科技园。而在新的互联网条件下中国特别是在信息技术发展方面创造了很多经验,比如微信、支付宝等,人们不需要带信用卡和现金就可以完成支付,在餐馆、书店、商场等各方面都通行,这些方面的发展,中国相对比国外要快。
  “在创新方面,我们提供了多方位的支持。”英国大学与科学国务大臣乔·约翰逊(Jo Johnson)在主宾国论坛上介绍,目前英国有100多个科学园区,300多个商业孵化措施,2020年科学专项基金达到15亿英镑;英国有非常好的商业环境,包括非常低的企业所得税以及对于创新的各种奖励。
  乔·约翰逊表示,为了能够保持英国处于领先的创新地位不变,需要确保英中两国能够实现研究方面的合作互补。两国合作才能解决巨大的全球挑战,开发适合人类发展的未来技术,同时,只有两国合作才能让创新成果更快地进入市场,并且在两国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
  实际上,近年来,中英双方共同建立了政府高层创新合作机制,包括高级别人文交流机制、中英财经对话机制、中英科技创新联委会等,还共同设立中英联合科学创新基金,共同推动抗生素耐药性合作,共同实施研究与创新桥计划等等。
  这一系列广泛深入的交流合作使得双方的政府和民间科技创新合作精彩纷呈、亮点不断。正是因为双方合作达到非常高的水平,所以英国成为了本次浦江创新论坛的主宾国,各种重量级嘉宾轮番亮相,为大家近距离了解英国创新打开一扇窗口,更为中英双方进一步推进创新合作搭建一个重要的平台。英国政府首席科学顾问兼政府科学办公室主任马克·沃尔伯特(Mark Walport)表示,预计到2020年,中国将成为科技方面最大的投资国。
  科技部政策法规与监督司司长贺德方在论坛上表示,中国下一步在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行动的工作目标,要推动建设100个示范性国家技术转移机构,支持有条件的地方建设10个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的示范区,在一些重点行业和领域布局建设一批支撑实体经济发展的众创空间,建成若干技术转移人才培养基地,有一个1万名专业技术转移人才队伍,全国技术合同交易额利润要达到2万亿人民币。贺德方提到,中国政府将实行更加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来保护知识产权,保护企业的创新投资取得应有的效益。
  2016年全球创新指数显示,英国在榜单名列第三,中国首次跻身世界最具创新力的经济体前25强,较前一年上升4位。《“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的总体目标提到,国家综合创新能力世界排名要进入前15位,迈进创新型国家行列,有力支撑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实现。
 
牛顿基金显威
 
  中英联合科学创新基金,也称牛顿基金,是2013年英国前首相卡梅伦访问中国时与中国政府共同建立的一个科研基金,按照约定,中英双方在此后5年间为其提供超过2.2亿英镑的资金支持。牛顿基金设立的目的就是要促进中英之间的创新合作。从2014年至今,牛顿基金在教育、医疗、环境、食品、水资源、城市和健康七大领域,已为中英37个联合项目与220多项合作投入2.2亿英镑,极大地促进了中英研究与创新合作伙伴关系。乔·约翰逊表示,“科学的未来取决于合作和专业知识共享。中国是英国重要的科研合作伙伴。通过牛顿基金,两国能够在可持续农业以及智慧城市等诸多领域共同努力,提高全球亿万人的生活质量。牛顿基金的成功与我们令人激动的合作伙伴关系正使两国在科学与创新领域的纽带日益增强。”
  马克·沃尔伯特指出,中英联合研发非常重要的目的就是希望把研发的结果转移到行业当中,使更广泛的人民受益其中。比如投资2100万英镑用于“中英研究与创新桥项目”,以及支持中英“气候科学面向服务伙伴关系”计划。两国的气象局通力合作,利用双边科学家做全球的项目。从2007年开始,英国研究委员会就非常关注英中两方的合作,与中国自然科学基金会建立了长时间的合作,并建立一些新的研究中心,常驻两国科学家开展更多的研究。
  “英国政府在英国的创新当中主要是发挥‘催化’的作用,通过提供基础设施方面的帮助,从而促进创新和工业的繁荣。在这其中,英国政府主要做两项具体的工作:首先,因为创新要求人们共同寻找商业的解决方案和市场标准,因此英国政府努力让人们汇聚在一起,为了实现创新和工业的繁荣而进行讨论。英国政府能够做的第二件事是,为人们实现合作的‘第一步’提供支持和帮助。在英国,我们有专门促进英国创新的机构,它们的工作就是帮助人们与专业人士建立联系。我们在这方面的工作做得相当成功,英国许多领域中的创新活动都非常活跃。目前,英国在G20国家中创新能力位列第一。” 马克·沃尔伯特说道。
     “退欧”确实给英国带来了很多挑战,但却不会对英国的创新能力造成很大的挑战。因为在马克·沃尔伯特看来,英国一直保持着全球化的视野,在英国的大学里总是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科学家,而这种情况仍将持续下去。“目前我们仍然是欧盟的一部分,虽然已经不是欧盟议会的一员,但我们会与欧盟的伙伴以及世界上的其他伙伴紧密合作。”
  马克·沃尔伯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50%的人力劳动率的增长都是得益于技术创新的。在创新的经济回报上,从2007年至今,1英镑可以产出7英镑的回报,回报率非常高,而且可以创造很多就业,5.5万个就业机会已经被创造出来。在有些行业,回报更高。“比如说低碳汽车方面的公司,1英镑可能会产生34英镑的收益回报。再如一家2007年建立的公司,开发了治疗癌症的医疗设施,他们创新的产品可以使手术在任何时候都实现,不需要病患等待很长时间。”
  马克·沃尔伯特指出,基础研究是未来科技发展的希望,英国希望和中国在基础研究领域加强合作。英国在科技方面是世界的领导者,拥有很多的DNA结构和次序专家、太空和卫星方面的专家,还有多个诺贝尔奖获得者。英国在发表论文和频繁引用的论文占比很高,在生命科学、再生医学方面也引领世界的发展。中英的多个合作伙伴关系,如英国太空学院的建立,有效确保了科技创新成为持续经济增长的动力。
 
搭建中英之桥
 
  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石墨烯之父、英国曼彻斯特大学讲席教授康斯坦丁·诺沃肖洛夫 (Konstantin Novoselov)在演讲中分享了石墨烯被英国政府“变现”的历程——石墨烯在光导电、健康和生物、化学、热应用以及组合材料方面有着广泛的应用。英国政府意识到石墨烯以及新材料的战略重要性,投入了6200万英镑用于石墨烯的研究。英国在类似于石墨烯科学研究以及很多其他的新材料研究领域,将创新的科学研究应用于生命科学以及其他领域,包括量子物理学、化学领域等。非常重要的一点是,英国与中国领先大学研究者的合作紧密,英国与中国物理学所以及厦门大学、北京大学等很多其他大学的科学家有着紧密的合作。目前很多英国公司已经在中国扎根,对各种原创性的材料进行更进一步的研究,包括南京、青岛的研究所。
  “我们真正的机遇在于如何能够把这些非常卓越的科学成就变成真正的应用,把它们应用到不同的设备当中,为人类带来福利。中英双边合作,不论技术的流动是从英国到中国,还是从中国到英国,应该都是关注长远、促进双赢的合作。比如与华为开展合作,研究如何将石墨烯领域的突破性成果应用于消费电子产品和移动通信设备。这是英国的技术如何能够在中国得到更广泛应用的非常好的案例。另一个例子是石墨烯金属的复合材料研究在中国启动,现在已经转移到英国来进一步延续中国的研究,希望找到更多的机会创造出更好的材质性能用于新的设备。”
  英国谢菲尔德大学校长基思·伯内特(Keith Burnett)则指出,对于创新人才而言,必须要打破界限,不应该在思想和实践方面被束缚。“不能说我光研究理论,就光研究理论。比如说开发一个软件,你应该知道如何把这个软件应用到实践当中。比如说建筑师有一个想法,转化他的想法需要用到什么样的技术、手段,作为创新型人才必须得看清这条路线。对他们来说重要的是看清创新的想法和实践之间的连接和纽带,然后再把目光投向世界,去观察世界上的人是如何工作、思想的,只有这样他才能够明白发展和创新的内在动力是什么。创新人才应该预见到他们的创意,如何在制造业当中得到实践和转化,他们需要了解创意变成实践所需要的材料和技术。”
  作为一名教育专家,基思·伯内特非常赞同中国政府提倡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 “我觉得创新就是一种持续的努力。对于创新我们还需要有面对失败的勇气,不得不承认,大多数的创新都是失败的,或者在成功之前要失败很多次,所以我们要对失败有足够的耐心。”
  此外,基思·伯内特还建言,“我们需要考虑的是怎样让这些人持续地去坚持这种尝试,而不是说失败了就放弃,或者只在粗浅层面浅尝辄止。关于创新没有一个放之四海皆准的标准,总之一是要有面对失败的勇气,二是不停地尝试。”
  基思·伯内特用英国诗人约翰·多恩的话来形容眼下的中英合作时代,“没有人是一座孤岛,自成一体,每个人都是整体的一部分”,只有建立中英之桥,才能通向更加美好的未来。
 
链接:李克强谈双创
  “以大数据为代表的创新意识和传统产业长期孕育的工匠精神相结合,使新旧动能融合发展,并带动改造和提升传统产业,有力推动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融合发展,打造中国经济发展的‘双引擎’。” 2016年5月25日,李克强在贵州数博会上强调。
 
总理谈双创
  2014年12月,瑞士达沃斯论坛上,李克强首提“双引擎”,向世界表示中国在改造升级传统引擎外,将要培育打造“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这个新引擎。通过激活中国13亿人口,9亿劳动力,7000万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发掘取之不竭的金矿。
 
中外科创领域合作项目
 
1.中美
  上海张江—波士顿企业园区重点构建中美创新资本服务和市场对接平台、中美创新智慧和新兴产业培育和孵化平台等七大平台,着力打造生命科学和生物医药技术、医疗健康技术、人工智能技术、半导体及集成电路技术、网络信息技术、新能源和环保技术六大创新中心。
  中美两国首次在基础科学领域真正按照“共同出资、共同受益”模式进行的大规模合的。大亚湾反应堆中微子实验,发现了一种新的中微子振荡模式,首次精确测量了其振荡幅度。这一重大科学成果使中美双方研究带头人共同获得美国物理学会的顶级奖项——潘诺夫斯基实验粒子物理学奖。
 
2.中德
  常州中德产业创新与合作中心项目按照“德国技术+中国市场+常州企业”模式建设形成产业园区、研发园区、教育园区,并依托武进国家高新区打造生态宜居区和现代商务区。
 
3.中韩
  今年在成都举行的首届中韩青年创新创业大赛上,3家韩资企业宣布进驻中韩创新创业园——菁蓉国际广场,一流风投机构、全要素孵化器、科技创新企业等各类韩国项目已落地。中韩双方已成立了“中韩利用生物技术防止沙漠化联合研究中心”和“中韩光学物理技术联合研究中心”。 
 
4.中法
  目前,法国国家航天中心与中国国家航天局合作,计划于2018年发射中法海洋卫星,通过观测海洋表面风场和海浪情况来研究气候变化。双方还计划于2021年发射探测太空伽马射线暴的SVOM天文卫星。
 
5.中澳
  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CSIRO)与中国有着41年的合作历史,合作项目领域包括医疗健康、纳米材料、农业、环境等。
  近期,由中科院的干细胞生物学家和CSIRO的干细胞生物学家、生物医学材料专家和干细胞临床应用研究专家合作的“干细胞与生物材料向心血管再生医学的转化研究”项目已经顺利结题。(整理/秦诗雨)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