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科技 > 正文

从创意到产品: 需要走多长的路?

日期:2016-10-13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众创空间,是创业生态环境中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在浦江创新论坛的创业者分论坛上,来自国际、国内孵化器的代表、教授学者,以他们不同的视角,为我们解读当下在全球范围内的创业生态环境。
记者|陈 冰
 
      创新创业,除了创业者,也特别要提到众创空间,它是创业生态环境中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在浦江创新论坛的创业者分论坛上,来自国际、国内孵化器的代表、教授学者,以他们不同的视角,为我们解读当下在全球范围内的创业生态环境。
 
创时代的孵化器
 
  1987年武汉东湖的创业者服务中心成立,标志着我国的第一个科技企业孵化器诞生。到今年,孵化器的建设和发展已经有差不多30年的历史。早期的孵化器以政府主导为主,科技管理部门和大学、科研院所等事业单位组建了一批以转换科技成果为主要任务的孵化器。从2007年开始,民营的和社会各种资本纷纷投资孵化器,形成多元化发展格局。2014年以后,孵化器和众创空间快速涌现,到目前为止全国的科技企业孵化器达到了2530家,其中经过国家认定的科技企业孵化器达到736家,孵化面积有8600多万平方米。孵化器遍布了全国所有的省市自治区,甚至在很多的县和一些发达的乡镇都建立起了科技企业孵化器。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中国是一个孵化器大国。
  在众多孵化器中,最为引人注目的就是高新区。因为超过50%的孵化器、大学科技园聚集在高新区内。科技部火炬高技术开发中心主任张志宏说,“经过20多年的发展,国家高新区内聚集的高新技术企业3万多家,占到了全国接近40%。其中移动互联网、物联网、3D打印、可穿戴设备等新业态在高新区内实现了非常好的进展,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发展非常迅速,全国100强互联网企业其中96家在高新区,前10强互联网企业9家在高新区内产生,百度、腾讯、阿里巴巴都是在高新区从零成长到目前具有世界级影响力。同时,这146个高新区形成了一些有竞争力的产业集群,武汉东湖的光纤光缆产品占到了国内总产出的50%,张江高新区集成电路产业的产值大概占到全国的三分之一。天津高新区的新能源领域,特别是以电动汽车动力电池为主的产业能够占到全国的30%。高新区成为创业驱动的新引擎。在中国现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热潮中,最集中的区域也是在高新区,2015年国家高新区新注册的企业超过19万家, 比2014年实现了超过20%的增长,应该说科技型创业主要集中在国家高新区。”
  显而易见,孵化器在培育科技型的中小企业、加速科技成果转化、培养人才和带动就业等方面显现出巨大的优势。上海市现代管理研究中心马湘临所长在接受《新民周刊》采访时指出,中国2015年诞生了75万家创业企业,但是其中50%已经消失。据全国工商联的调查数据显示,中小企业占我国企业总数的90%以上、贡献50%的税收,但从银行获得的贷款却不足10%。显然,新创企业往往会因政策、人事、法务、资金、资源、市场等风险而被扼于摇篮。孵化器被业界研究者认为是一种极具成本效益的经济发展手段,可以减少小企业失败的风险,从孵化器毕业的87%-90%的企业仍在运营,而处于同期的非孵化企业仍在运营的比率约为20%—30%。孵化器将处在创业生态系统两端的创业者和投资者连接起来,形成凝聚资金、服务等资源的磁场。
 
如何孵化“金鸡”?
 
  美国孵化器协会国际合作事务总监马特·梅洛伊( Matt Melloy)一直致力于促进中美合作,这些年他一手促成了无数个中美交流项目,对于中国的创业生态环境,他非常熟悉。在他看来,美国和中国的政策非常不一样。美国当初始建的12家孵化器都是由州政府直接资助成立,多以非营利性机构的形式存在,对孵化器提供的支持分为正式的和非正式的。正式的支持包括资助孵化器基础设施的国家立法拨款、国家给予孵化器的竞争性资助、通过国家经济发展局(State Economic Development Agency)发放的资金以及给予新创企业的服务配套资金。非正式的支持来源包括以税收抵免的形式向投资孵化器的企业给予税收优惠、对支持投资孵化器的当地政府机构提供低利率贷款以及孵化器联合企业和银行筹集的、用于运营的民间合伙资金。
  而中国对于孵化器的资助多来自政府,政府还参与孵化器的运营、决策,从而影响到了孵化器的模式、组织结构、资金和战略。如此运营的孵化器往往服从行政指令有余,满足市场需求不足,因此可能培育创新,但是创业乏力。“对中国来讲合作是重要的,我们可以一年建立上千个孵化中心,但是我们必须要有一个很好的孵化过程,才能够打造创新经济。只有四面墙和免费的咖啡和无线网络是不够的,我们要有一个很好的传帮带的体系,才能帮助年轻的企业家进行创业。像领英在中国建立了一个非常好的本地化的团队,非常了解中国的市场,所以他们就能够为中国市场量身定制一些本地化产品。所以我们的孵化器产品一定要了解本地的情况,没有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孵化器解决方案,我们必须要因地制宜。孵化器的成功真的是政策和我们的最佳实践以及管理各个方面的综合效应协同的结果。”马特总结道。
  与此同时,马特还指出,由于巨大的文化差异,导致中西方的激励因素非常不一样,中国的孵化中心往往是自上而下获得很多的财务支持,在这样的情况下,可能就会有压力要交出很好的答卷。“有的时候你手里的钱太多也不是件好事”。一直从事孵化器研究的马湘临也指出,美国政府只是占有孵化器的股份、提供政策支持或资金援助,并不直接参与孵化器的经营和管理,让孵化器发挥市场性主体地位,享有经营自主权,经受自负盈亏和优胜劣汰的达尔文式洗礼。而我国孵化器处在一个较缺乏风险/成长资本的环境之中,有着高度依赖政府的缺点。不过,市场化的发展趋势正在促使某些孵化器由公益性组织过渡成为面向市场的企业,以提供多样化的服务来营利。“美国国家孵化器协会发现了三种营利性孵化器,第一种通过租金和服务费获得投资回报;第二种把孵化器作为一种投资组合,通过持有创始企业的股权来获得回报;第三种是企业性质的孵化器,通过出让技术获取收益。当然,孵化器Betaspring还开辟了新的RevUp孵化模式,关注企业的收入增长能力,要求孵化企业的三年收入回报,而非股权投资回报。”
  BIIA-澳大利亚创新孵化协会副主席菲利浦肯普Phillip Kemp,是澳大利亚天使投资创始人之一,一直致力于为中小型企业提供服务,被公认为中小型企业发展的专家。在他看来,孵化器要切实帮助中小企业,首先必须要让企业了解政府的政策,了解整个创业的各个方面。对于做硬件创新的公司来说,他需要知道每一个零部件的成本在哪,每一个供应商如何沟通,所有的鸿沟如何跨越,如何控制成本,如何控制产品质量,如何把所有的认证都做完。对于做模式创新的公司来说,营销如何开展,股权架构怎么分配,如何得到专业的法律和财务方面的服务,这些都是需要创业者切实面对的问题。许多明星的案例最终都是败在不熟悉现实之下。“孵化器必须拥有一套孵化创新创业的系统性服务和机制,包括培训课程、导师帮扶、组织活动和投融资网络等。孵化器给这些初创企业最大的价值就是能够帮助它们介绍国际化的客户和供应链,能够让它们快速地实现业务启动。”
   纵观国内外孵化器发展,可以明显看到聚焦(移动)互联网、生物医药、智能硬件等新兴产业、专注于某一垂直领域的孵化器已成趋势。针对企业不同发展阶段的需求,不同的孵化器扮演的角色也各有不同。我国孵化器Madnet引入了垂直产业相关的诸多企业,创业者可以在30分钟的车程内,完成样机制作、小规模生产乃至大批量代工,在社区内测试硬件设备,得到产品反馈,并依次进行迭代。
  马湘临指出,我国的孵化器倾向于提供本质上有形的基础服务,如办公空间、设备、实验室、会议室以及一些咨询建议。而接下来服务购买将会成为孵化器重要的收入来源。如导师服务、投资服务、财务服务、法律服务和银行服务。孵化器汇聚创业服务产业链上各个节点,政府、科研机构、产业龙头、初创企业、投融资组织等核心参与者在孵化器平台产生化学反应,最终形成创业创新的生态系统。
  
链接:总理谈双创
 
  “双创”是扩大就业的有力支撑。经济增速放缓而就业不减反增,主要是因为新的市场主体快速增长。我们通过简政放权、商事制度改革等,现在每天仍有1万多家新企业注册成立,这种现象已经持续一年半以上了,目前仍然如此,这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