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科技 > 正文

海上创客

日期:2016-10-13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全球科创中心正在向亚太地区转移,亚太地区必将诞生一批世界级的科创中心,作为新兴创新中心崛起的上海和那些在此创业的海上创客们,无疑恰逢时机。
记者|陈 冰 实习生|秦诗雨
 
        麦肯锡曾经做过一个研究,将城市的创新发展概括为五个阶段——涌动的热泉、运动的海洋、初生的溪流、瓶颈的湖泊、正在消失的池塘,大部分城市都处于瓶颈的湖泊,而上海、深圳等一批亚太城市迈入了涌动的热泉,中国抓住了这次科技创新转移的机会,提出支持北京和上海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可以预料,在全球创新格局深刻调整的趋势下,全球科创中心正在向亚太地区转移,亚太地区必将诞生一批世界级的科创中心,作为新兴创新中心崛起的上海和那些在此创业的海上创客们,无疑恰逢时机。
  人力资源成本高企、房租不断上涨,创业成本相对较高,让外界有种错觉:上海不适合创新创业。但上海的创客们以一批高质量创业项目,彰显出上海无处不在的创新力量。来自上海市就业促进中心的2015年上海市民创业状况调查显示,2015年16岁至35岁上海青年创业率为11.8%,意向创业活动率达20.7%,这意味着上海每9位青年中就有1位创业者,每5位青年中就有1位有创业意向。
 
白领创业:稳
 
  在上海运行了近5个月的摩拜单车,已经让橙色自行车成为上海街头最亮丽的风景线。
  在摩拜单车众多新颖的设计理念中最独特的一点在于互联网技术的运用。通过互联网,将自行车与手机App相连,即注册手机App来预约自行车,然后通过手机扫描二维码使用自行车并支付相应的租赁费,费用标准为30分钟1元。可以说,摩拜自行车是一辆智能的共享单车。提出摩拜单车概念的主要创始人是,曾经从事过汽车类媒体的总裁胡玮炜和前Uber的上海总经理王晓峰,而他们的此项创业理念是希望人们用自行车这样绿色、健康的方式代替汽车出行,让自行车回归城市。
  摩拜单车的联合创始人夏一平表示,在创业的路上,团队也遭遇了很大的困难,当他们把自行车的设计图拿到工厂的时候,很多的自行车工厂不愿意为这样一个定制化的产品加工、甚至不愿意开生产线,无奈只能自己去组建研发团队,直至建了自己的工厂,把自己的第一台车生产了出来。4月22日,世界地球日当天,从摩拜工厂的生产线下来的第一台摩拜单车正式在上海投入运营。
  摩拜单车打破了公用自行车的有桩模式,撤销了停车桩,在降低了企业管理运营成本的同时使得公用自行车的使用更加便捷。在技术创新上,摩拜单车借鉴了汽车的设计理念,引入轴传动技术——利用传动轴进行动力传动的自行车,不会出现一般自行车的掉链子的状况;第二,使用了相较一般轮胎而言更加舒适耐用的实心轮胎;第三,摩拜单车在骑行的过程中可以发电。
  在上海运营的时间里,也出现了许多困难——有人损毁车上的二维码,有的人把单车停到家里、办公室或者荒郊野外的草丛中,为的只是方便自己使用,还有的人更是直接对单车下“黑手”,导致自行车根本无法骑行。还有一次,上海的用户竟然遭遇了系统故障,导致所有的单车都不可以解锁使用……
  这些困难有的是用户造成的,也有的是摩拜作为一家创业公司在技术、设备上不成熟造成的。但大家让城市越来越美好的初衷从未动摇过。所以,我们看到了一群“摩拜骑士”,每天晚上自发组织起来,去各个小区里面找违停的车辆,并且把车子从小区里搬到小区外面,他们只是想第二天让更多的人方便骑行。越来越多的用户开始自觉在App中举报用户的不文明用车行为,大家都在努力维护方便快捷的共享环境,推动橙色骑行的单车文化在城市的每个角落里生根发芽。9月1日摩拜正式进入了北京, 15天之内,用户的骑行轨迹已经基本覆盖了整个北京市。
  夏一平感慨,“摩拜科技其实也是一家科技公司,我们做的单车从智能锁到App拥有超过30项专利,我们相信技术不是用来替代人的,它用来改变世界,改变人类的生活。从4月22日我们正式上线运营到今天摩拜单车共走过了100多个日子,在这些日子里面,我们发现越来越多的用户开始骑摩拜单车,也发现越来越多的用户开始使用公交出行,甚至用自己的自行车出行,我们看到这些影响,看到这些变化,我们也感觉我们自己做了一些有益于社会和城市的事情。相信用我们的科技,用我们的技术可以一起让这个城市,让这个地球更加美好。至于摩拜单车的盈利模式,还需要一段不短的探索过程。
  开车不喝酒?没事。喝了酒可以找代驾。上海本土创业项目“爱代驾”创立之初曾是一家传统企业,但伴随移动互联网发展,公司在2013年借助新技术上线App,利用共享经济的契机转身成为移动互联网企业,让平台成为共享司机的“司机之家”,为用户提供酒后代驾、陪练、一般司机等服务,目前有超过10万名注册司机,地域更是突破上海遍布全国200多座城市。爱代驾创始人夏涛说,选择在代驾行业创业,目标就是“让世界不再有酒驾”。
  短短三年时间,爱代驾已经成为国内互联网代驾TOP3公司(前面分别是滴滴和e代驾),夏涛认为自己的机会仍然非常大。“滴滴主打出行,e代驾侧重车后市场,而我们侧重围绕司机做文章。中国的市场还处于市场培育期,任何一块业务的市场都还很大。虽然我们80%的业务量来自酒后代驾,但远远没有饱和。韩国的酒后代驾市场发展了十几年,有5家同类型的上市公司,全国每天晚上有70万人次使用酒后代驾服务。按照相关数据测算,中国具备韩国首尔体量的城市不下20座,国内每天的酒后代驾服务使用人次应该达到700万次,而现状是目前每晚只有30万单左右的使用量。爱代驾每天的酒后代驾订单也不过只有3万单左右,成长空间巨大。”
  夏涛指出,从2012年颁布酒驾入刑的法律到现在不过4年时间,国人刚刚树立起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的意识,离喝酒没关系,开车找代驾的文化意识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不过作为一个创业者,夏涛认为最好还是在社会上历练一圈再进行创业比较好,他对《新民周刊》记者说,“现在上海的创业氛围越来越浓,相关方面也非常重视,周围有越来越多的同行者,不但不觉得孤单,反倒是越来越自豪。”
          
大学生创业:准
 
  艾漫(上海)动漫设计有限公司一家以动漫设计、正版衍生品、服务为主营业务的创新型科技公司。吴伟诚是艾漫的创始人,1986年出生于宝岛台湾,小学四年级时随父母来沪,从小就喜欢看漫画的他,如今将动漫产业转化为了事业。
  吴伟诚的创业之路始于大学时期,他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信息系统与信息管理专业,还在大一时就荣获学校创业计划大赛一等奖。于是在紫竹高科技园区的孵化下,自主创业成立公司。
  “当时创业在做的事情就是,找到当时学生喜欢的动漫周边售卖,比如做悠嘻猴、绿豆蛙、刀刀狗。当时运气非常好,卖得非常好。这件事情就给了我一个灵感。当时上海大概有20多所高校,只要它们有活动,我就去帮忙包装,做成动漫企业喜欢的形式。拿到这些企业去的时候,有钱的我就要钱,有货的我就要货。这就是我最初的一个商业模式。” 
  大学毕业后,吴伟诚依然做着买进卖出的生意,并在上海市政府的扶持下自主创业,组建了11人的初始团队,其中大多是校友,每人掏出5000元,共筹得5.5万元作为初始资金,此外,第一年的办公室由园区免费提供。
  2010年5月,吴伟诚在杭州动漫展上碰到一位老先生,老先生说3年前就看到吴的公司在展会和学校里做正版,而且员工对吴的评价很不错,觉得可以尝试跟他合作。事后吴伟诚才知道,老先生是当时台湾第二大的动漫企业木棉花的老板(如今是台湾第一大的动漫企业)。“那次会面之后,团队获得木棉花投资,成立了艾漫(上海)贸易有限公司,并成为木棉花在内地的总经销商,经营动漫衍生品。老实说,当时卖得并不好。但是我每两周都会写一份报告给他,告诉他销售过程中发生的一些情况。这样,我们之间一直保持着密切的合作关系。”
  吴伟诚表示,近年来,小说、电影、动画的IP热获得了大量的投资与关注,而这些IP的受众群正是新一代的“90后”和“00后”,他们较之父母辈生存压力减少,对于精神生活有着更多的需求,而艾漫所处的动漫行业正好顺应了时代发展的需求,因此,艾漫专注于做从初中生到大学生阶段为主的青少年市场。在中国,动漫产业作为一个比较年轻的行业,其中有许多不规范之处,例如:盗版。吴伟诚对《新民周刊》记者说:“实际上中国90%的动漫经销商都坚持做正版,但是整个市场却受到少部分粗制滥造的破坏,10年来我遇到太多诱惑,如果做盗版恐怕早就发了。做这份事业,不仅仅是为了赚钱。我希望能够通过衍生品的方式延续IP的寿命、市场热度、曝光度,并创造IP的生命力和活力。许多时候,IP方之所以信任我们,也是因为我们能够挖掘出一些IP方都没有发现的闪光点。我们希望与所有同行业者一起维护这个行业,坚持正版。”
  艾漫目前经过三轮投资共融资1.5亿,预计今年将获得4000万的营收,其中净利占比15%。在内容提供上,艾漫根据产品的预计销售额给付5%-15%收益分成的做法获得了约130个的正版动漫版权,在数量上是国内第一。同时,艾漫拥有一个20人的专业设计团队,吸纳众多的粉丝和民间设计师投稿,经过粉丝的网络投票后将其中的优秀设计制造出来。销售渠道上,艾漫目前仍旧以电商平台为主,吴伟诚表示在未来将会继续通过快闪店的形式推出实体店以及动漫主题的咖啡馆。
  吴伟诚表示,艾漫能够获得现在的发展同上海政府的大力支持分不开。政府在给予房屋及税收优惠的同时还提供了许多宣传渠道与资源,不仅如此,今年艾漫还获得了上海市文创办200万元的扶持资金,并在“创青春”上海青年创新创业大赛(以下简称“创青春”大赛)中获得玉蕾组二等奖。对于当下的创业时机,吴伟诚表示,相对于其他创业项目,文创类的在上海更有优势突围。
  评委一对一的点拨让获得“创青春”大赛金种组一等奖的闯奇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获益匪浅。90后创始人黄炳川龙说,“这样面对面的形式感觉更真实,互动性更强。有一种大家坐下来面对面吃饭、聊天沟通的感觉。”
  闯奇带来的CQASO数据分析平台是为各种App“看病”的,平台能对海量App搜索实时数据进行高效抓取分析,对App应用存在的问题进行检测,并根据数据分析结果辅助应用开发者的决策,对下一步完善产品起到支撑作用。“平台正式推出是今年2月,目前注册运用的企业达到了3000多家,帮助企业节约成本三四亿元人民币。预计今年营收将达到1个亿,相比去年有将近十倍的增长,其中净利润达到15%左右。”    
  1992年出生的黄炳川龙是同济大学计算机专业的学生,由于家里的条件不是很好,从上大学开始他就在课余时间积极参与学校的创业活动和创业俱乐部。刚开始创业时他的想法是制作一些App,有物流、交通等等,但是当App制作完成投入使用时黄炳川龙同伙伴发现他们使用了大量的宣传方式,例如:地推、买广告位、同应用商店平台沟通等,但是成本过高而收效甚微,这些失败的经验让他发现了商机,那就是有许多App开发者同他们一样在运营推广方面有着相似的困扰和需求。“面对这样高频刚需的市场,我认为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于是我决定先瞒着家人申请休学,然后一心一意创业,因为读书的机会还很多,但是最佳商机可能只此一次。”黄炳川龙说,“现在家人也知道我休学的事情,但是没有关系,我认为做有价值的事情才能激励人心,就像我的创业目标一样——帮助中小型企业以更少的成本获取更多的用户,用数据帮助它们做决策。”
  在闯奇的发展之路上,杨浦区政府给予了大力支持,包括提供企业员工的就业补助,黄炳川龙和团队申请了杨浦区EFG大学生创业基金和一些高新技术产业的项目,包括小巨人项目等等。在未来,闯奇还要面临许多困难,比如,团队的建设和企业管理,黄炳川龙坦言目前闯奇缺乏具有丰富经验的企业管理人才,“搭建一个优秀的团队十分重要,当平台的数据库愈加庞大的时候,我们请来了一位资深的数据架构师,经过一轮升级改造后闯奇才实现了从去年到今年营收十倍的增长。”
   无独有偶,《新民周刊》记者在采访中,数次听到创业者们对杨浦区政府的给予大力支持的感谢。的确,全国科创中心在上海,上海的科创示范区又落脚在杨浦。杨浦拥有复旦、同济等10所海内外知名高校,近200家科研院所,21家国家和市的工程技术研究中心,33个国家和市级重点实验室等资源吸引了一批批创业者们纷至沓来。杨浦落户的科技企业以中小型为主,侧重于大学师生创业、草根创业。目前,杨浦同各方共建了20家科技园区,其中7家国家级大学科技园,占上海市12家的一半以上。还与腾讯、沪江网等合作推进众创空间建设,启迪之星、优客工场、蚂蚁创客等一批新型孵化器落户,全区被市认定的孵化器、加速器达到37家。
  杨浦区区长谢坚钢今年5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高新技术,附加值大的创新企业,杨浦可以提供人才资源。青年群体的小微创新企业,以及新兴业态,我们更有专业的资源对接,杨浦的科创建设要‘高大洋’与‘小清新’兼备”。
 
海归创业:精
 
  海归海聚,创新创业又怎么少得了海归的身影。上海300多家孵化器里1/3的都是海归创业,海归在上海创业的热情由此可见一斑。海归创业者们的一致感受是,上海对新的事物、新模式有很好的包容度、接受度,而上海的创业者们大多比较低调务实,涌现出了许多独角兽创业企业。
    获得2016创业在上海“最佳成长潜力奖”的流利说信息有限公司创始人王翌向《新民周刊》记者分享了他的海归创业历程。“2012年夏天我和亚马逊前首席科学家来到一个足浴店,他说我每次来都找20号,这个小伙子说话特别好听。然后聊着聊着那个小伙子就说想学英文,想学好英文换一个工资更高的工作。我们问他怎么学,他说我要去买新概念第一册,在我不服务客户的时候,我可以读一读听一听,我问他用什么样的手机,他说我用一个千元的山寨机。我说假设有这么一个App,每天可以给你推送个性化的内容,不仅可以让你读,还可以自由说、交流,但是要你每个月付90块钱你愿不愿意?他说如果真的如你说得那么好,我愿意付钱。我听了之后非常兴奋,因为我知道在每个洗脚工的背后,有千千万万的人希望说一口流利的英文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于是我和两个好朋友回到国内创立了英语流利说,我们的团队是世界最知名的孵化器录取的中国第一个大陆团队,我们从杭州的一个民宅开始,它离马云创业的地方隔了一条街,2013年5月我们搬到上海,因为觉得上海的环境非常适合创业,不仅有国际化视野,而且有政府的高效率支持。”
  流利说的核心功能是自主研发了目前国内领先的口语打分引擎,作为国内最活跃的语言学习社区, 2016年1月份流利说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苹果公司的全球资深副总裁席勒先生,当王翌给他展示产品的时候突发意外,席勒念了一两遍都在RE、RL上面打红了,只有80多分,席勒马上意识到是他的波士顿口音让他说R时不发音。并赞扬说,“你们三个海归利用硅谷最先进的技术结合中国用户的体验做出这个东西非常有意思,我非常希望你们用这种方式帮助更多的中国同学说好英语,走向世界。”
  今天流利说的App已经走到了青海最边远的果洛自治州,王翌和流利说的伙伴们相信先进的科技、加极致的用户体验以及个性化的内容,一定可以帮助越来越多渴望不平凡的中国人用英语改变人生。
  9月24日,“2016中国海归创业大会暨第四届上海海归千人创业大会”上,上海海归千人创业大赛的获奖项目一一揭晓。一等奖的项目圆周率软件科技有限公司,开发出世界首款VR全景替身机器人,“8K高清直播方案”等核心技术填补海外同行的空白,被形容为下一个刷屏的黑科技大成者。其他获奖项目还包括在线汉语动漫字典、吹气健康诊断、高效率声学传感材料及芯片、智能触摸屏等,涵盖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新疆华疆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于小央2005年在英国学习时发现,好多学汉语的人都看不懂传统字典,很多学生看传统字典也觉得枯燥无味。她就开始思考,能不能用思维导图的形式重新演绎汉字,对汉字字源进行正本清源,将全部汉字采用动漫形式解析。这个想法被她周围的人认为是“精卫填海、愚公移山”式的行为,根本不可能实现。但她没理会这些质疑,先试着做了几百个汉字的动漫作品卖到国外,结果很畅销,卖出3000万元。
  这给了于小央极大的信心。她发现,传统字典小学生很难看懂,因为传统字典对汉字没有讲解,没有解释一个字如何产生、怎么应用。“所以,我就想开发一本汉语动漫字典,将汉字的音、形、义通过动漫形式表现出来,向学生讲清楚每个字的含义,强调汉字义项的内在逻辑,达到一通百通的效果。这是一个教学再造的过程,也是中华文化传承的新手段。”于小央表示。
  不过,这个工程繁杂、浩大、艰辛,既要揭示汉字本源真相和内在文化,纠正传统字典的弊端,又要严谨与好玩兼具,类似于解一个多元多次的方程式,这给于小央和团队出了一道难题。好在华疆教育的母公司——上海韬图动漫已有10多年研发积累,拥有30多名顶尖专家队伍。于小央充分发挥这支专家队伍的能动性,将汉字逐一“解剖”。
  汉语动漫字典的先期基础开发工作已做了11年,目前已完成常用汉字的解析。2014年,华疆教育完成近千万元A轮融资,但要做成有世界水准的汉语动漫字典至少还需要近亿元资金。由于项目有着较长的研发周期,截止到目前,于小央已投入个人资产近1亿元用于项目开发,她卖掉了自己在上海的9套房子,全部投入项目开发中。而现在,汉语动漫字典已有成熟的销售渠道,计划2017年起3年内推出初、中、高阶版本,通过教育装备采购、新华书店等机构及线上销售方式进行推广。字典全部上市后,将形成年10亿元的销售规模。
  
链接:总理谈双创
  2015年10月19日,李克强在“双创周”上发表即席讲话,不仅肯定了“双创”对保证就业的重要支撑作用,还指出“双创”有力促进结构调整,将推动发展从过度依赖自然资源转向更多依靠人力资源,促进经济中高速增长、迈向中高端水平。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