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科技 > 正文

性犯罪成瘾者治得好吗?

日期:2018-05-23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性瘾,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存在?它为何会让人如此沉沦?
撰稿|蒲 琳

  记得凯文·史派西(Kevin Spacey)性骚扰丑闻爆出之后,好莱坞闹得满城风雨的情况吗?去年 11 月 ,史派西通过公关给《纽约时报》提供了一则声明表示:“ 凯文·史派西正在用必要的时间,来寻求评估和治疗,当下不再提供其他信息。”
  作为一名性犯罪者,史派西主动走向诊间寻求治疗,但更多时候,性犯罪者是被法院安排强制进行治疗。
  当我们对烟瘾、毒瘾、网瘾习以为常的时候,36位专家、72位博士、89位大夫,花了600多个小时,研究出一种新的人类疾病——性瘾。

  性瘾,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存在?它为何会让人如此沉沦? 



明星结队治性瘾

  史派西的丑闻事件终结了大热美剧《纸牌屋》。
  时间倒退到2017年10月31日(万圣夜),美国新闻聚合网站BuzzFeed登了一篇采访46岁的美国男演员安东尼·拉普(Anthony Rapp)的文章。文章一经刊发随即成为当天最热的新闻。
  拉普在接受采访时宣称,奥斯卡影帝、美剧《纸牌屋》男主角凯文·史派西于1986年性骚扰过他,当时拉普只有14岁。当时的拉普是百老汇的一名儿童演员,而27岁的史派西也在百老汇的另一部剧中担当主演。
  某一天,史派西邀请了一群百老汇演员在家中小聚,拉普也在其中。后来,大家酒足饭饱之后纷纷散了。拉普回忆说:“因为派对实在太无聊,我就在史派西的卧室看电视。直到午夜过后,史派西出现在卧室门口,我才发现整间屋子只剩下了我和他。我看到他有些喝多了。”当拉普准备起身告别时,史派西突然把他抱了起来,而后压在了他身上。拉普吓坏了,挣脱后跑开了……虽然没有发生任何身体伤害,但此事给拉普造成了心理阴影。
  继拉普之后,至少有十几个青年男子公开或匿名表示,遭遇过史派西的性骚扰。其中,就有奥斯卡奖得主理查德·德莱弗斯(Richard Dreyfuss)的小儿子,27岁的演员兼作家哈利·德莱弗斯(Harry Dreyfuss)。2008年,理查德·德莱弗斯在伦敦拍摄一部叫《同谋》的影片,而史派西正是导演之一。据哈利称,当时三人聚在史派西的公寓里演练台词。当父亲在专心读剧本时,史派西对18岁的哈利“上下其手”。“过了一会儿,他把手放到了我的大腿上,我终于开始起疑心了。”哈利这样描述,“我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因为首先我觉得凯文不会对我感兴趣。凯文在我眼里是一位成熟的男士,也是我爸爸的老板,也是我眼里的英雄。其次,我没想到这会在我父亲在场的情况下发生。”
  哈利说,后来他调整了一下心态,走出了房间以躲开史派西,但史派西却“锲而不舍”。“大概有20分钟,简直度日如年,凯文的手从我的大腿向胯部方向伸。”哈利还解释道,事情过去这么久才发声是因为他本来觉得沉默会保护众人,但后来才发现并不是这么回事。他的父亲并没有看见事情的发生,多年以来他也没有告诉父亲这个秘密。“在后来的9年间,我只有在派对上跟朋友开玩笑时提及过这件事。”
  而匿名指控史派西性骚扰的包括他的影迷、采访他的记者、电影片场的军事顾问,以及《纸牌屋》剧组的工作人员。这些受害者形容史派西为“掠夺成性”的人,而目标对象通常为年轻的男性,骚扰的程度从言语到肢体不等。
  面对指控,私生活一向低调的史派西选择“出柜”,承认自己是同性恋。有媒体认为,这是他借机回避“性骚扰未成年人”之嫌。而后,史派西入住亚利桑那州的豪华康复中心,接受性瘾治疗,与此前同样深陷性骚扰风波的好莱坞金牌制片人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成了“病友”。
  根据《每日邮报》的报道,两位好莱坞“大佬”选择入住的这家“梅多斯诊所”(Meadows Clinic),也来头不小。这是一家专门针对滥用药物、强迫性紊乱(如赌博和性瘾)进行治疗的中心,有全美最好的“性瘾治疗项目”,一般为期 45 天,每月费用约为 36000 美元。报道称,在中心接受“治疗”期间,史派西还可以享受骑马、瑜伽以及冥想等活动。
  2009年美国著名的高尔夫球手泰格·伍兹,因一场车祸牵扯出十几名情人,从而把“性瘾”这一话题引入了公众的视野。而他正是在这家诊所治疗性瘾问题的。
  据纽约著名性瘾癖治疗师巴特·曼德尔介绍,伍兹当年的治疗日程大概含“清晨冥思”和运动——包括与其他病人之间建立信任的“障碍课程”训练和眼部移动练习;同时,治疗还包括对童年创伤的探索、小组治疗、美术治疗法。
  在美术治疗法中,伍兹可以通过绘画等艺术方式表达自己的故事——“他轰轰烈烈的性史”,比如第一次性兴奋,第一次接触色情片。在小组治疗时,患者们要逐个描述自己对家人、朋友、自身职业造成的伤害,并细数自己撒下的谎言、诡计以及对他人的责难。而伍兹在公开的道歉中做了这点,他强调自己的妻子艾琳“值得赞扬,而不是怪罪”。
  据悉,伍兹还接受了“12步治疗法”,它最早起源于美国“匿名戒酒互助协会”,后来被“麻醉药品滥用者互助协会”“性瘾癖互助协会”以及帮助人们戒除赌瘾、购物癖的机构广泛采用。患者通过参与此项目分享自身经历,重拾生活希望,并从性瘾中恢复。
  事实上,大部分的性瘾治疗方案都是提倡一种称为“性节制”的方法,并不主张一次戒除。

争议性瘾

  那么,性瘾到底是什么?
  从目前医学的专业术语来讲,就是“性冲动控制障碍或者性欲亢进”,是一种对自身的强迫性性行为。
  早在20世纪初期中期,精神病理学和心理学上就对性瘾有所研究。在《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第四卷中,还有对于“性瘾”的定义和描述,而在最新出的《美国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五卷(DSM-5)中,已经没有了关于“性瘾”的词汇和定义。
  由此可见,“性瘾”作为医学名词,仍颇有争议。
  “性瘾癖”这一观点就曾在美国引起很大争议,不乏有民众认为此概念滑稽好笑,因为人们觉得,“宣称患性瘾癖的这类人,无非是为了自己的不忠寻找一个冠冕堂皇的医学借口”。而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总裁卡恩、伍兹这类名人的艳事里,“性瘾”不过是脱口秀笑料。
  不过,在好莱坞“X3LA性瘾康复小组”指导史蒂文·勒夫看来,性瘾这种强迫性性行为,或者叫“纵欲症”,如同酒瘾或毒瘾,会对人的一生造成系统性的毁害。
  越来越多的研究数据显示,“纵欲症”紊乱形式与其他类型的成瘾形式相符。性瘾患者会受到高度兴奋情绪驱使,举止恣意妄为,与酗酒者或吸毒者的情形一样,形成了对脑欣快神经递质——多巴胺的依赖。多巴胺是大脑快乐中心的神经递质,性瘾者沉溺的不是性,更多追求的是精神上的慰藉。一个严重的性瘾者可以一晚上不停地看A片,强迫自慰无数次,性器官甚至出血依然无法终止,显然这已经没有享受可言了。
  据美国《财富》杂志报道,美国人口中6%的人患有“性瘾”,其比例还在上升,其中以“成功专业人士”增长最快。这些人或迷恋色情,想入非非,或性行为频繁无节制,身心憔悴。其行为对美国社会的基本价值和社会文化均构成毁灭性影响。
  与之相对应的是,若干研究人员和临床医生表示:现今,医治强迫行为的执业性瘾治疗医师仅有数千名,同时在为医疗方案做广告的康复中心也只几十家。“这是全国性的灾难。”勒夫说。
  不过,作为科技大国,“性瘾症”如今已基本得到美国医学界认定,并成立了全国性专业组织——“性瘾和强迫症全国委员会”,以应对这一问题。
  研究者发现,性瘾患者的分布结构也在改变。“过去常常是40岁到50岁的男性寻求治疗,现在寻求治疗的女性和青少年明显增加,”创伤与成瘾国际学会副主席塔米说,“未成年人在自己爷爷电脑上发现色情电影已不为鲜,而12岁的小孩儿现在也开始互发色情短信了。”
  可以说,电子革命在一定程度上推波助澜了性瘾患者的增加。上一代人如要光顾色情书店、观看色情电影,得冒着出丑的风险,而现在,互联网使色情内容变得畅通无阻,免费匿名。根据互联网过滤软件审查协会的估计,在美国,约420万个网站含有色情内容,每日有超过4000万人浏览。
  当然,不是每个看了裸体图像的人都会变成性瘾患者,而是经常接触这些东西,对那些意志不坚定的人来说,会诱发性瘾。
  美国性治疗师、婚姻咨询师马蒂·克莱因(Marty Klein)在总结了30年的职业生涯后表示,他不会给患者轻易做出“性成瘾”的诊断,他更愿意认为这是性倾向异常、性强迫症、性幻想、性创伤等。有这种心理倾向的人,基本上同时还与这些心理问题做抗争:强迫症、容易冲动、强迫性精神障碍、躁郁症、边缘型人格障碍或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所以伴随性瘾,他们还可能赌博、酗酒,吸毒,是暴力狂,工作狂等。

什么样的人更容易性上瘾?

  美国影片《性瘾者》(I Am a Sex Addict)里描述了中年男人凯威特对妓女有无法抑制的近乎变态的性渴求,他已经离了两次婚,均因为他是个无可救药的性瘾者。无独有偶,西班牙电影《性瘾日记》则讲述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薇拉莉,她疯狂地迷恋做爱,男人都视之为尤物,最后却也因为同样的理由离她而去。为了光明正大地做爱,她竟然去当一名妓女。

  现实生活中,除了伍兹,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也被指患有性瘾症,《X档案》系列的男主角大卫·杜楚尼治疗“性瘾症”的消息也曾轰动一时,而小甜甜布兰妮亦在疑似“性瘾”患者之列……人人都会有性瘾倾向吗?


  根据美国四大性瘾匿名治疗协会的统计,性瘾多发生于男性,男女比例在4:1,这个数字可能有待考量,因为大部分女性通常羞于把她们的问题定义为性瘾,甚至没能意识到自己患上了性瘾,她们通常将之称之为“爱上瘾”,或“男女关系上瘾”。性瘾是不分国界、性别、年龄、职业的心理疾病,其表现轻重不一,差异较大。
  性瘾的成因则多种多样,受到家庭背景、文化知识、偏执性格、遗传、生活环境等等多方面的影响。
  在《无时不刻的孤独:识别,理解和战胜性瘾》一书中,作者心理学家伊尔·莱弗从生理角度阐述,性瘾来自于大脑肾上腺素过度分泌,导致人们产生对性的极度渴求,以至于形成了一种强迫性的、仪式性的性行为模式,以缓解由于激素不平衡带来的行为。血液化验结果的分析显示,性中枢神经荷尔蒙分泌比例失调,在体质强悍者中较为高发。
  另据调查,60%的性瘾者在儿童期都遭受过虐待。研究性瘾的知名心理学家帕崔克·卡尼斯认为有些性瘾者童年成长在充满敌意、混乱和冷漠的家庭,抑或尽管家庭环境正常但在家里情绪很少被得到表达,缺乏自我存在感,建立负面的核心价值,导致他们对爱的极度渴望。
  或许,这也部分解释了史派西性骚扰年轻男子的原因——家暴(肉体和心理虐待)受害者。其父托马斯·佛勒(Thomas Geoffrey Fowler)是一个技术文档撰写人,在他还是孩童时就加入了美国纳粹党。他把小胡子修剪得像希特勒,经常鞭打和强暴长子。史派西的姐姐Julie也曾被父亲毒打,在18岁时就离家出走了。
  而史派西公开场合经常带着他的母亲凯特琳·安(Kathleen Ann)。可能对于他而言,童年唯一的美好记忆来自母亲,虽然后者对于三个孩子遭受的虐待无能为力。
  除此外,高压工作,失恋,婚后性生活长期无法得到满足性极度饥渴,一夜情,多个性伴侣,多种场合的性交易,多边恋,换妻活动等也会导致性瘾倾向,性瘾者往往把性活动作为平抚情绪、稳定精神状态、逃避现实的发泄渠道。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