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疫情下的大赛:赚钱向左,健康向右?

日期:2021-07-07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体育本是为了人们的健康而存在,当这个初心被其他目的凌驾,办赛不是为了体育精神的延续而是为了增加收入,那这样的比赛到底还有多少意义?
撰稿|菲尼克斯


  欧洲杯、美洲杯、奥运会……因新冠疫情推迟了一年后,诸多体育大赛纷纷在这个夏天举办。然而,全球疫情并未结束,新型毒株的出现带给人们更艰巨的挑战,部分赛事的主办地仍然没有摆脱疫情“震中”的困局。

  在如此的现实下,比赛的防疫就成了重中之重。但现实中,这些赛事的防疫措施充满了太多人为制造的漏洞。体育本是为了人们的健康而存在,当这个初心被其他目的凌驾,办赛不是为了体育精神的延续而是为了增加收入,那这样的比赛到底还有多少意义?


一边比赛一边感染


  “频频爆冷”本是欧洲杯足球比赛的固有特点,新冠感染的如影随形又增加了这种不确定性。但讽刺的是,这种加码并不全是无可奈何,这个“锅”很大程度上要由人为制定的防疫措施来背。

  当地时间6月28日,2018年世界杯亚军克罗地亚队在本届欧洲杯八分之一决赛中不敌西班牙队,核心球员佩里西奇的缺席被认为是该队失利的重要原因。他正是因为在这场比赛的两天前被查出感染新冠而无法上场。在此前的小组赛中,他为球队贡献了两粒进球一次助攻。

  佩里西奇究竟是如何感染的?虽然只有流调能给出靠谱结论,但人们似乎是等不到这个结论了,因为本届比赛之前的全部感染也没有公布过相关信息。可以确定的事实是:6月22日深夜,苏格兰队官方宣布球员吉尔摩新冠检测阳性,而当晚克罗地亚队就与苏格兰队踢过一场小组赛。克罗地亚主帅达利奇当时就向媒体透露:他们在得知吉尔摩新冠检测阳性后,“所有人都感到害怕,但是我们必须踢比赛。我们有点担心会发生些什么”。不幸的是,他的担心成真了。

  看看这种情况是怎么造成的:本届欧洲杯在跨度数千公里的10国11个城市举办,球员等比赛工作人员和球迷都要频繁流动,由此带来的疫情风险,不可谓不大。然而比赛防疫政策很可能加剧这种风险。按照本届欧洲杯的规定,如果参赛队伍中有球员感染,只要教练不把他从球队大名单中换掉,他自行隔离10天后新冠检测为阴性,就可以回到赛场。

  什么?根本不用考虑密接者的问题,也不用考虑10天转阴可能仍带有传染力或者有复阳风险,检测为阳性的人员也只需要自行隔离而不是接受严格的医学集中隔离?

  没错,这不是开玩笑。本届欧洲杯就是这么做的。西班牙队队长布斯克茨在欧洲杯开幕前的6月6日被检测出感染新冠肺炎,他回家自行隔离了十多天。在随后检测中转为阴性后,他就回到球队中继续比赛。

  瑞典队队员库卢塞夫斯基在开赛前感染新冠,之后回归,在替补席上见证了自己的球队战胜出现欧洲杯首例新冠感染者的斯洛伐克队。新冠病毒就这样在欧洲杯各参赛球队之间“交替轮回”。

  欧洲杯官网发表的相关文章称:多国多城联合主办的形式,有助于避免大规模疫情暴发,因为有9支球队可以在国内完成小组赛;如果某举办地疫情失控,比赛还可以临时分摊转移到其他几个举办地。

  实际上,这只不过是自欺欺人。且不说当初欧足联决定本届欧洲杯的举办模式时,纯粹是为了“纪念欧洲杯设立60周年”,目标是扩大赛事影响力和经济收益,彼时新冠疫情尚未暴发;单看目前欧洲疫情“风起云涌”的形势和欧洲杯的防控政策,多地举办只会徒增麻烦。

  然而为了经济利益,欧足联不仅延续了既定的办赛模式,还要求所有主办城市必须开放一定的球迷入场额度。在最初选定的12个举办城市中,毕尔巴鄂和都柏林就因当地卫生部门不允许任何球迷入场而被欧足联收回了主办权。

  欧足联的做法是:只要主办地答应让一定的球迷进入赛场就行,不管这个比例是多少,而且尊重各个主办城市各自的防疫政策。现实中,有的城市决定开放20%左右的球场座位,有的直接全面放开。后者是匈牙利布达佩斯的普斯卡什球场,理由是放入的本国球迷都已打过新冠疫苗。问题是,当地卫生部门不知道疫苗的防感染率可能只有七成吗?

  如果某球队成员大量感染新冠怎么办?欧足联的预案中,规定只要球队的大名单中还有包括1名门将在内的13人可上场,比赛就可以照常进行。如果连这个条件也不能满足,欧足联将视情况在48小时内重新安排比赛;若这场重赛仍无法实现,欧足联道德与纪律委员会将直接把感染新冠造成无法比赛的球队判为0比3告负。2020年,欧足联主办的欧冠联赛、欧国联等比赛中,这项原则就被多次使用。

  如果真的出现极端情况:疫情防控不力导致参加欧洲杯决赛的队伍成员大量感染新冠,无法在原定的日期参加比赛,也无法在备选日期参赛的话,最终冠军就不是靠比赛来决定,而是交给欧足联道德与纪律委员会来裁决。理论上,有可能出现“不战而胜”的冠军。不好好防疫,病毒可不会听从欧足联的安排!


“奇葩防疫”不只欧洲杯



  显而易见,无论是欧足联还是参赛各国,防疫政策可以任性制定随意改变,“打脸”是家常便饭。本届欧洲杯的半决赛和决赛将在英国伦敦的温布利球场举行,而英国因为本国疫情肆虐,其防疫政策是目前主办地中最严格的之一。当地媒体《泰晤士报》报道:本届欧洲杯参赛24支球队所属地区,除英国自身的三队外都在英国的疫情橙色名单上,土耳其更是位列红色名单。按规定,来自橙色和红色名单地区的人员抵达英国后必须接受10天的隔离。

  报道称:尽管英国政府之前已为欧洲杯参赛球队的球员、教练和工作人员做出“隔离豁免”,但从半决赛开始,包括欧足联和国际足联官员、政界人士、转播商和赞助商在内的约2500名欧足联的贵宾将被隔离政策阻拦。欧足联提出,如果英国不能让这些贵宾免于隔离,就考虑改变半决赛和决赛场地。如今,英格兰队已打入半决赛、剑指冠军,英国政府很可能为了保住主办地而冒着防疫风险满足欧足联的要求。

  英国在体育赛事防疫上的匪夷所思不只表现在足球领域。温布尔登网球公开赛(简称“温网”)2020年因疫情停办,2021年的赛事于6月28日开始。当天,不少观众到了球场之后发现观众坐得密密麻麻,很多人不戴口罩,也没有社交距离限制。他们在社交网络上惊呼:“疫情结束了吗?!”

  事实是:7月4日,英国单日新增新冠确诊病例24248例、死亡病例15例,创2021年1月底以来单日最高纪录。

  温网官网在6月16日对防疫政策的说明是:本届入场观众均需遵守严格防疫要求,包括“需出示疫苗接种证明或者48小时内的新冠检测阴性证明”。此外,现场观众在球场内走动时需佩戴口罩,但在入座后可自愿选择是否继续遵循“佩戴口罩”和“社交距离限制”的规定。

  这不是自相矛盾?温网组织方不这么认为,或许是因为他们声称“球场仅向观众开放50%座位”。现场观众道破了玄机:球场的上层座位完全是空的,但其他座位完全坐满,这的确是“只坐了一半的人”!

  与今夏欧洲杯日程几乎同步的,是大西洋另一边的美洲杯足球赛。虽然关注度远不如欧洲杯、还与后者赛程“完美撞车”,但毕竟赛事中有梅西、内马尔等球星登场,也吸引了一批球迷。本届美洲杯同样深受疫情影响,也是延期了一年;但更为曲折的是,在离新的开赛日期不到一个月时,原来的联合主办国哥伦比亚和阿根廷因控制不住疫情先后放弃举办权。

  随后巴西在6月1日宣布“火线”接力,准备时间不到半个月。关键在于,该国的疫情其实比哥、阿两国更严重。巴西以累计187万余人感染、52万余人死亡,在截至7月3日的最近一周里平均每日新增确诊达50905例,不折不扣仍占据全球新冠疫情的“震中”位置。

  刚刚确认举办本届美洲杯时,巴西政府制定的防疫政策包括:所有比赛空场举行,全部球队成员必须接种新冠疫苗,每支球队不能超过65人,所有参赛队成员除了训练、比赛和出现健康问题不得离开下榻酒店等。看上去似乎足够严格。

  但就在几天之后,该国卫生部宣布:由于时间紧迫,不要求所有球员都接种疫苗,仅每48小时接受核酸检测即可。

  结果怎样呢?当地时间6月11日,委内瑞拉队内就已经发现多名成员感染新冠病毒。南美足联随后宣布:允许本次比赛期间各队无限更换球员。

  要办赛的决心够“狠”,而防疫效果够“弱”。巴西卫生部门统计:美洲杯6月13日开赛以来,至当月22日已有140例确诊病例,当时已有半数参赛的国家队中出现病例。

  南美足联对这样的防疫效果依然表示满意,但不少参赛球员并不给面子。巴西刚刚接手美洲杯时,该国的内马尔、卡塞米罗等旅欧国脚就一度声称集体抵制,并怒斥主办方不顾球员安全强行办赛。南美足联对这些大牌不敢做什么,但玻利维亚队前锋莫雷诺在赛前确诊新冠并随后在社交网络发表同样抱怨时,就收到了“禁赛一场、罚款20000美元”的惩罚。

  正在参加美洲杯的阿根廷球星梅西更是直言:每天都在担心自己会感染新冠!


将来的大赛怎么办


  欧洲杯美洲杯结束后,东京奥运会将接踵而来。7月1日,参加奥运的外国运动员开始正式入境日本。日本国内的疫情现状与目前的防疫措施看上去比欧洲杯美洲杯的情况要好,但该国即将面临的赛事防疫压力显然要大得多。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预计赴日参加奥运的选手团和相关人士,总计达6.8万余人。

  日本一定要咬牙办完这届奥运会的态度,世人都已看到。但究竟该怎么防疫,成了一年多以来困扰日本的巨大难题。

  今年3月20日,东京奥运会确认不接待来自海外的观众。6月底,东京宣布解除疫情“紧急事态宣言”,但随后疫情很快出现反弹。多家日本媒体报道警告称东京疫情形势将再次逼近疫情“第四阶段”,即“暴发式扩大”。

  面对如此情况,日本政府计划将适用于东京等地防疫的“蔓延防止等重点措施”的期限从原定的7月11日结束延长2至4周,并考虑若在奥运会期间该措施仍无法解除,则将完全空场举办奥运会。

  东京奥运会的防疫措施究竟是否踏实,还需要实践检验。6月19日,乌干达代表团先遣队抵达东京机场后,一名教练在新冠检测中呈阳性,其他成员仍然乘大巴到了几百公里外的大阪,之后又有一名运动员确诊。这一事件在日本引起很大反响,许多民众感到恐慌。为避免同样的防疫漏洞,日本政府要求所有海外代表团中只要有一人确诊,全队成员就必须立刻接受隔离。

  7月1日,东京奥运会最新版的《防疫手册》启用。它是否能避免“漏洞频出”,成为本届奥运会与疫情抗争的“宝典”?

  提起接下来的体育大赛,人们不会忘了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足球赛。这届第一次将比赛时间定为年底的世界杯给了人们更多的准备时间。同时,卡塔尔国土面积较小,它为本届世界杯建造的8座球场均在首都多哈附近,相互距离较近,球迷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的通勤时间较之俄罗斯世界杯将大幅减少,客观上也是防疫的有利条件。

  所有参与方当然希望届时全球疫情能稳定或结束,但从已经过去的一年半时间里发生的事实来看,这样的想法很可能只是美好的愿望。一切都得靠主办方做好防疫准备。

  当地时间6月20日,卡塔尔首相兼内政大臣哈立德·本·阿勒萨尼表示: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期间,该国不会允许没有接种新冠疫苗的球迷入场观赛。为此,卡塔尔将购买、储备100万剂新冠疫苗,以在世界杯期间为尚未在出发国打好疫苗的外国球迷接种。哈立德说:卡塔尔此举的主要目的是保护本国民众的健康安全。

  关于卡塔尔政府的此番表态,国际足联并未直接回应,也不愿透露是否计划给所有球员、比赛官员及受邀参加世界杯的政要等人士注射疫苗。这并不让人意外。毕竟,国际足联“贪财”的黑历史已经很多了。2022年,人们能迎来一个团结抗疫、健康安全的世界杯吗?(撰稿 菲尼克斯)

编辑推荐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