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人物 > 正文

17岁的梦想不是进名校

日期:2015-07-16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如果一群17岁的中学生可以完成一个大型的公益派对,激情炫耀全场,姚明,王励勤都来助阵,可不可以想象一下,当他们27岁、37岁时, 他们的能量将有多大?那个时候改变世界的梦想是不是将不遥远。
记者|应 琛
 
       当历时三个小时的活动完满落幕,当送走了现场最后一个观众时,徐天阳和We Club的其他成员几乎是瘫倒在椅子上——所有人都已经48小时没有合过眼了。
  整整十分钟,谁都没有讲话,默默沉浸在成功的喜悦中。
  姚明开球“点燃”青年篮球赛表演,王励勤现场乒乓互动,学生乐团摇滚、热风拉拉队、全场舞动以及激情澎湃的中英文演讲……7月4日下午,一场酷炫的Party——Mini We Day Charity Fest在卢湾体育馆上演。
  很难想象,这样一场井然有序的大型活动,从总策划、项目执行、现场总指挥,到主持人全都是由一群十七八岁的高中生完成的。而他们均是上海世界外国语学校We Club社团的核心成员。
  记者了解到,We Club的概念来自全球最具有影响力的青少年国际素质教育和志愿者服务机构Me to We,其在全球拥有8500多个We Club。除了帮助组织成立社团,Me to We还会派专职老师指导其学员自创公益项目,完成从参与者到行动者,再到领导者的成长。
  “Be The Change,让我们自己成为改变的一部分”,在Me to We这种精神的感召下,曾参与过其明日领袖项目、世外We Club的社长、年仅17岁的徐天阳说,组织这样一场公益派对,正是想传达这样一种“青少年可以改变世界”的想法。
 
从行动到“我们”
 
  “我的经历告诉我,在生活的某个时刻,我必须要去承担起那份该担当的责任。为了我们共同的目标,我和我们有着无法分开的关系。”活动当天,重磅嘉宾姚明和王励勤无疑是舞台上最引人注目的明星。姚明献上了以“从我到我们”为主题的演讲。在他看来,个体之于国家的价值是不可忽视的,每个人都有改变环境的力量和责任。
  姚明还引用了肯尼迪的名言来激励在场的青少年:“不要问国家为我做了什么?问我自己为国家做了什么?”随后,他为青年篮球赛表演开球,鼓舞青少年们努力承担责任。
  王励勤在谈及责任意识则表示,“过去自己获得的荣誉属于整个球队、国家和球迷们……希望青少年们记住,在任何时刻都记得要共同承担起责任。”
  而在台下,徐天阳和他的团队是整个派对能顺利推进的幕后英雄。他们非但不能放松地欣赏整场演出,还在场内设立了“临时办公室”,时刻准备着应对现场任何的突发状况。
  “从2日的下午开始,我和其他成员就分头联系各个学校的社团、赞助商,与他们确认到场时间和活动的整个流程,海报的打印、现场的布置,以及给20个志愿者开会,现场彩排等等。”徐天阳告诉记者,就在活动当天的凌晨两三点,他们还因内场观众的座位该如何摆放起了小小的“争执”。
  “这次活动,我们团队从今年3月开始策划筹备,有了今天这样的成果,我们都很骄傲!”徐天阳说,社团旨在通过活动,积极鼓励和支持青少年通过行动改变自己,改变世界。
  那天活动后,一位观众评价说:“这一天,不是被姚明和王励勤的到来所激动,而是被这一群青春飞扬的高中生所感动。什么叫做成功的教育?孩子们所展现出来的温良的教养,独立的思想,积极的行动,团队的协作,让我似乎看到了未来的精英。这是一群摆脱了中国‘唯分数论英雄’理论的高中学生,在高二这个无数同龄人紧张‘刷题’的夏天,在Me To We这个平台,一场青春的聚会,激发出每个人的热情潜力!我想,这样的教育才是成功的教育!”
  无疑,徐天阳和他的伙伴们做到了。他们的行动实实在在地感染到了身边的人。据悉,活动门票和现场义卖的收入将全部用于留守儿童关爱项目及帮助肯尼亚孩子在马赛马拉打造水井。
  那晚,徐天阳整整睡了14个小时。
 
偶遇公益之梦
 
  事实上,世外We Club的成立始于一次Me to We的明日领袖肯尼亚志愿者夏令营。而徐天阳和Me to We的相遇也有些微妙。
  徐天阳向记者坦言,当初他根本不知道Me to We的存在,只是单纯地从一位他崇拜的老师那里听说了这个项目。抱着要和“偶像”同行的目的,年仅15岁的他说服了有些担心的父母让他独自前往。岂料临行前,那位老师却有事退出了。
  虽然小小的愿望泡了汤,但肯尼亚之行却给徐天阳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收获。除了亲眼看到了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的繁华与马赛马拉的壮丽之美,除了结识了一群优秀的小伙伴,在与当地孩子的深度交流、共同搬泥砖建立校舍中,徐天阳真正体会到了“公益并不遥远,也不虚假,它不只是将手中的零钱捐出去,或是去养老院给老人洗洗脚那么片面和简单”。
  “真正的公益是应该自己投身于行动,使更多人知道这个这个世界还有很多人需要我们的帮助,呼吁更多人去做出改变。”徐天阳说,他第一次切身体会到了“水资源缺乏”的程度,“在肯尼亚习惯了每天定量用水,让我回到家后整整两周不敢冲淋浴。”
  而这一次,徐天阳也对Me to We有了充分的了解:Me to We就像是一个“正能量”的循环,发达国家与城市的青少年通过课程的学习和志愿者经历,更多地了解了世界的多面性,寻找更好的方式去创造积极的改变;而被帮助地区的青少年在获得教育和可持续发展的经济收入帮助下,建立了自信与人生的目标,他们同样积极参与回馈社会的工作。
  据了解,Me to We的公益合作伙伴Free The Children (FTC)在全球共援建了650所学校,5.5万贫困儿童每天走进校园,接受免费的全日制教育。同时,Me to We 支持FTC“领养村庄”的全面可持续发展模式,让120万人受益于干净的饮水系统和医疗服务,种植了超过53万棵树,协助3万名妇女就业,让贫困的家庭站起来,实现经济上的自给自足。
  这些数字让徐天阳明白“原来公益可以那么真实,触手可及”。也就是从那时起,公益的梦想在他的心里生根发芽。
  回到城市后的徐天阳带着晒黑的皮肤和发自内心的快乐,开始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凭借在活动中得到提升的领导力和行动力,他先是在学校成立了“We Club”社团,召集了一批志同道合的同学。
  两年间,他还参加了Me to We在北京举行的明日领袖峰会;前往位于中国河北的小乡村进行支教,帮助当地建造校舍、羊圈……
  2014年,在他的带领下,社团第一次成功组织起了一场名为“Jungle Party”的大型义卖活动。今年1月,他又和其他4个社团成员一同去了福建一个名为桃舟乡的偏远山村。
  “以前他们都是在听我的介绍,而这一次我想带着他们去亲身体验一下。”徐天阳表示,福建之行,让成员们感受良多,也使他们对公益的想法更加一致了。
  在这样的历练后,孩子们变得自信,变得谦虚,变得有行动力,他们会发现原来孩子做的事也可以改变别人的生活。Me to We中国区总裁张婕说,她相信英语里的那句话:“Education is not the filling of a pail, but the lighting of a fire.”(教育不是注满一桶水,而是点燃一把火。)
  Me to We相信青少年有能力也有力量改变自己,改变世界。青少年用行动和成果向世界证明,关爱社会、成就梦想并不只是成人可以做到事情,改变世界并不要等到长大。
 
初心不变
 
  采访中,徐天阳也向记者提到了在北京见到Me to We和FTC的创始人克雷格的经历。虽然没有深入的交流,但仅从克雷格的一个眼神中,徐天阳就感受到了他强大的人格魅力,也感受到了自己被关注并信任着。
  克雷格在12岁时就找到了人生的目标,一生值得的奋斗目标。当年,他和其他11个同学在加拿大多伦多成立了FTC的公益小组,希望通过同龄人的力量帮助贫困国家的童工;20年后,FTC组织不断壮大,遍布世界45个国家,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青少年公益组织。
  徐天阳则坦言,他并有没有克雷格这么幸运,“老实说,我这个年纪正是处在人生一段很迷茫的时期,对于未来,我也没有太多规划。”
  如今,徐天阳正在Me to We上海办公室实习。7月下旬,他就将作为带队老师带领一批新的学员前往湖南江永进行公益之旅。而10月在中加建交75周年的日子,他也将作为优秀学员代表出席位于多伦多的全球We Day盛会。
  眼下最让即将升入高三的他头痛的问题是要尽快找到社团的接班人,“一定要在今年年底前找到。”徐天阳给自己定下了目标。
  徐天阳不能想象若是没有遇到Me to We,他的生活将会怎样,“也许我也会做做公益,但肯定不会是现在这样,不会结识这么多有共同目标的朋友;我肯定不会知道中国那么多贫困乡村的名字。”
  “Be The Change”,让自己成为改变的一部分。但徐天阳可以肯定的是,将来无论在哪里、干什么,他如何改变,都不会放弃继续做公益的梦想。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