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人物 > 正文

王育 挑战“禁区扫雷” 盆底“梦之队”

日期:2016-08-11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王育说,她的理想,就是做到“盆底无死角”,意思是,盆底发生的疾病,仁济医院南院盆底MDT团队都能够解决,让患上盆底复杂疾病的患者,不再投医无门,并获得良好的治疗效果。
记者 | 黄 祺
 
 
        尽管很残酷,但客观上,有一些患者,的确常常遭到医生的拒绝。这并非因为医生医术不精,而是因为,某些特殊部位的疾病,处于传统医学分科的盲区,医生对这类疾病的治疗没有把握。
  女性盆底某些疾病,正是这样一种“三不管”疾病。盆底并不是一个传统医学专科分科上的概念,过去所指的盆底疾病,大部分限于老年女性常见的盆底功能障碍,症状主要是尿失禁、阴道脱垂等等。
  可是,随着诊断技术的提高,特别是影像技术的发展,妇科医生们发现,一些原来无法被发现的盆底复杂疾病“浮出水面”。 一些盆底疾病往往病情复杂,手术风险高,患者经常是辗转各家医院多年求医,却失望而归。 中晚期宫颈癌、盆底深部子宫内膜异位症、复杂盆底占位性疾病……疾病被影像设备发现,但接下来的问题是,这些发生在盆底的复杂疾病该怎样治疗?
  作为资深的妇产科专家,王育也要常常面对这样的病人。当自己的职业生涯走进第23个年头,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副院长、妇产科主任医师王育,想要突破盲区的愿望越来越强烈。“做了20多年妇产科医生,常见妇科疾病的治疗技术可以说已经掌握得很好了,而那些发生在盆底的特殊疾病,各科都不敢做,我总觉得应该挑战一下,不辜负患者对我的信任。”
  在这个念头的促使下,王育开始探索组建一个多学科人才团队,专门攻坚盆底疾病,在传统上视为“禁区”和“盲区”的领域,挑战一个又一个难题。
  这个盆底疾病的“梦之队”,由仁济医院南院妇产科、泌尿科和普外科的医生组成,名为“仁济医院南院盆底MDT团队”。名字有点长,简单地说,他们,用打破专科边界的方式,为“三不管”的盆底疾病患者寻找治疗的方法,给这些病人带来希望。
  现在,仁济医院南院的这支盆底疾病团队,是国内屈指可数针对盆底这个以解剖部位为主的疑难杂症开展临床治疗和科研的团队,也是少有的将达芬奇机器人、单孔微创技术等最前沿手术技术融合到盆底疾病治疗中的团队。这支盆底疾病“梦之队”尽管只有一年多的历史,但已经用自己的技术实力和严谨态度,得到国内同行的认可和赞誉。
  仁济医院南院盆底MDT团队在国内率先常规化、规模化开展了单孔腹腔镜技术,并已经形成了仁济医院特有的单孔腹腔镜诊疗技术及规范,该项单孔技术协同腹腔镜复杂深部子宫内膜异位症技术一起,被2016年10月即将在比利时布鲁塞尔举办的第25届欧洲妇科内镜年会(ESGE)收录并将在大会上作视频展示和学术演讲,王育将会代表仁济医院南院盆底MDT团队前往大会发言。
  当然,在王育看来,最高的荣誉仍然来自患者。她很看重患者在网上的留言、评价;她愿意看到即将失去信心的患者在她这里重拾信心;她最大的成就感是患者重新过上正常的生活。
 
挑战“狼窝”“鬼穴”
 
  王育医生连比带划,又是写字,又是画图,试图让记者理解盆底是什么概念,盆底里有些什么。显然,要让一个没上过人体解剖课的外行搞清盆底,实在是有难度。事实上,就算是医生,很多人对盆底也不是太了解。
  盆腔,指的是包括子宫、膀胱、肠道以及一系列韧带所在的位置,各个脏器之间密集分布着神经、淋巴、血管,互相交错关联。按照传统分科,子宫及附件属于妇科,膀胱属于泌尿科,肠道属于普外科。可是,疾病的发生可不管什么分科,妇科的肿瘤可能浸润影响到肠道、膀胱;子宫内膜异位产生的囊肿,可能出现在肠道周围,更有一些在各器官间隙里的疾病,传统概念上不属于任何一个科……
  42岁的林青(化名),就遇到了上面这个问题。
  一年多前,林青经常感到腹痛,伴有水样腹泻。跟大多数人一样,肚子疼加腹泻,林青先去看了消化科。经过治疗,没有效果。接下来,她去看普外科,普外科通过肠镜观察以及其他检查,没有找到病因。林青开始看妇科,子宫和卵巢也都正常,盆腔的磁共振射片提示在盆底肠道后方后腹膜内有一个很大的占位,这个部位,似乎就是盆腔的“盲区”了,各科都可以不管,最后,终于有一位医生,推荐林青到仁济医院南院盆底MDT团队。
  当林青坐到王育面前时,这个已经看过多家医院的病人,显然已经快要绝望。“王医生,我已经被很多医生拒绝过了,你再拒绝我,我也觉得很正常。”林青没有想到的是,对面这位看起来很温柔的王育医生,在详细了解了病情后,果敢地收下她。
  “说实话,把这个病人收进来是需要勇气的。”王育如今感慨说。林青的病情非常复杂,经过妇科、泌尿科和普外科医生的共同讨论和研究,疾病被诊断为骶前囊肿。骶前,是盆腔内一处神经、血管密集的区域,又被称为“鬼穴”,意思是风险非常高。如果手术中稍有差池,血管瞬间大量的失血,会在几分钟内危及患者的生命安全。“对于妇科医生来说,骶前就像是个禁区,以前老医生告诉我们,这些地方不要动,很危险。”
  现在,多学科MDT团队的模式,给妇科医生提供了突破禁区的保障。王育与患者达成一致,准备接受挑战,尝试手术。
  手术前,影像检查显示囊肿大约7厘米乘8厘米的大小,但等微创手术器械进入腹腔探查,才发现囊肿比影像显示的还要大,直径在10厘米左右。手术进行了4个多小时。囊肿与直肠紧密粘连,距离肛门也只有2厘米,任何失误,都可能造成患者肠段受损,而这个部位如果损伤,连肛门都保不住,会给患者带来很大的伤害。在各科医生的合作下,最终,一个拳头大小的囊肿,清清楚楚地被剥离下来,手术中出血只有50毫升。
  林青腹中的“地雷”,被医生们干净利落地“扫除”,林青之前腹痛和腹泻的症状,随之消失。王育告诉记者,囊肿如果不清除,有可能越来越大,压迫器官,对病人生活的影响也越来越严重。
  原本求医无门的林青,如今已经完全康复。另一名病人冯丹(化名),因手术获得的不仅是健康,可以说是新的人生。
  冯丹38岁,上海人,因为严重痛经,无法工作也无法结婚。每个月生理周期来临,冯丹就会被疼痛折磨,这种所谓的痛经不是普通人感受的那种不适,而是痛不欲生,几乎每个月她都会被救护车送到医院,靠止痛针度过难熬的几天。每月一次的疼痛,几乎摧毁了冯丹的人生,父母也为此提心吊胆。
  冯丹患的是子宫内膜异位症。子宫内膜是一种活性细胞,如果这些细胞游离种植在子宫内膜以外的位置,就可能变成结节,引起疼痛和其他症状。冯丹的子宫内膜异位症,让她的盆腔中长出大大小小葡萄一样的一串结节,结节随着每月的生理周期压迫神经,带来巨大的疼痛。
  十多年来,冯丹四处求医,但因为她的病情特殊,手术风险大,一直没有得到治疗。冯丹从网上搜索到王育团队的信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找到王育。“你的病情特殊,如果手术中出现意外,也许需要肠道改道,肛门切除,你愿意承受这些风险吗?”王育原原本本地告知冯丹这些风险,尽管她心中,手术成功的把握是比较大的。被疼痛折磨十多年的冯丹,打算放手一搏。
  又是一台充满挑战的手术,手术台上,王育手中的器械,要避开纵横交错的神经、血管和脏器,灵巧、仔细地将病灶一点点剥离下来。
  手术后3天,冯丹出院。手术后3个月,王育见到了到医院复查的冯丹。“看起来像是另外一个人。”如果没有接受手术治疗,冯丹应该又经历了三次疼痛,但站在王育面前的冯丹,面色好很多,人也精神了不少,捧着一大束鲜花,要感谢王育。
  痊愈的冯丹,如今已经找到一份帮游客办理旅游签证的工作,接下来,她要找个男朋友,享受作为健康女性的幸福生活。“王医生,你如果要去美国,我帮你去办签证啊。”
  看到冯丹一脸的轻松,王育觉得得到了最高的奖赏。
 
三科合作无界限
 
  为什么过去的禁区现在可以突破?为什么过去无人管的疾病,现在有人管?王育说,这得益于MDT这种医学上新的合作模式。“医学发展的历史,一开始是全科医生,什么病都看,后来分科越来越细,分专科,专科下还有亚专科。现在,医学又需要各个专科融合在一起,共同探讨和寻找解决疑难杂症的办法。MDT模式就是一种多学科合作的模式。”
  MDT概念诞生在美国M.D.安德森癌症中心(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M.D.安德森癌症中心是一家位于美国休斯敦的肿瘤专科医院,也是世界公认的最权威的肿瘤医院。
  在M.D.安德森癌症中心,所有的器官组织系统都有MDT。每个MDT组由包括肿瘤内科、肿瘤外科、肿瘤病理、肿瘤影像、肿瘤放射、肿瘤遗传咨询、肿瘤护理、肿瘤临终关怀等专业人员参加。一般每个MDT组每周进行一次讨论会,参会人员对每个病例的病理诊断、影像学特征,临床现状及家族史、外科手术指征、放化疗的利弊等作全面的评估,在此基础上医生们达成治疗的共识,为病人提供“一站式”服务。
  仁济医院是一家综合性医院,仁济医院妇科、泌尿科和普外科都是国家卫生部重点专科,有强大的学科优势。王育将MDT模式应用到盆底疾病的治疗中,将三科的人才整合到一起,只有这种打破专科边界的合作方式,才有可能让医生对盆底这一复杂的区域,有更多的了解,才有可能让医生掌握挑战盆底复杂疾病的技术。
  与临时性的会诊不同,MDT模式是一种常规性的专科合作模式。在仁济医院南院盆底MDT团队,每遇到一位复杂盆底病人,团队中的妇科、泌尿科、普外科专科医生,会坐在一起研讨,为病人设计检查方案、一起读片、讨论诊断结果、制定手术方案、共同主刀,直至手术后的治疗、随访,都是由多专科的团队来负责。
  “比如一个妇科肿瘤,如果影响到肠道,普外科医生给出意见,该怎么处理;影响到膀胱,泌尿科医生知道该怎么办。只要疾病发生在盆底的范围,我们就可以利用多学科的优势,共同寻找解决的办法。在我们这个团队里,学科的壁垒打破了,医生不再分科,而是只针对盆底疾病”,王育告诉记者。
  今年3月,又一位患者安全出院。患者65岁,宫颈癌,直径超过5厘米的肿瘤侵犯了子宫旁组织,已经累及膀胱和输尿管,如此复杂的病情,超过了普通妇科专科治疗的范围。王育主刀,在泌尿外科医师的协助下,手术顺利完成,肿瘤被完整切除,膀胱、输尿管均保护完好,术中出血仅50毫升,用时4小时。
  盆底“梦之队”成立一年多,完成各类高难度微创手术100余例,其中,收治中晚期宫颈癌患者30余例,收治盆底深部子宫内膜异位症患者40余例,并为30余例国内外罕见盆底占位性疾病患者,通过高难度手术解除了病痛。这些数据,充分说明了仁济医院南院盆底MDT团队所表现出来的优势和实力。
  
当一个医生爱上挑战
 
  作为仁济医院南院盆底MDT团队的“CEO”,王育对团队提出的目标,首先是诊治别人不能诊治的疾病,其次是把别人能做的手术做得更精,最后,也是更重要的目标,是团队要有持续追求创新的能力。
  勇于挑战,是这个团队最大的特色,事实上,成立这一个团队,本身就是一件充满挑战的尝试。
  说起创建团队的动力,王育说了两个“倒逼”和两个“借用”。一些患者慕王育的名,从外地辛苦赶到上海来求医,但之前没有多学科团队支持,复杂的盆底疾病对任何妇科医生来说都有很大的难度。“患者的需求,倒逼我寻找解决盆底复杂疾病的办法。”第二个“倒逼”,是影像技术和妇科治疗技术在最近十年的飞速发展。影像技术,让过去无法被发现的盆底疾病,清楚地显现出来,对于医生来说,发现了疾病,总是希望能够治疗。而借用,指的是充分认识医学发展过程中的新理念和新概念,要跳出传统妇科的范畴提出大盆底妇科的理念,第二个“借用”,指的是最近十年,妇科腹腔镜手术、达芬奇机器人手术越来越广泛,这些全新手术技术的发展给盆底复杂疾病的手术,带来了技术上的保证。
  王育说,她的理想,就是做到“盆底无死角”,意思是,盆底发生的疾病,仁济医院南院盆底MDT团队都能够解决,让患上盆底复杂疾病的患者,不再投医无门,并获得良好的治疗效果。
  目前,王育团队已经多次在全国学术会议上发表成果,接下来,团队正向着全国第一和世界领先的目标努力。
  “我是比较喜欢挑战的。”王育身材高挑,温文尔雅,即便说的是如此铿锵有力的内容,语气也是温和从容的。王育医生喜欢挑战新技术,2014年至今,她已完成各种达芬奇手术机器人系统辅助下的妇科恶性肿瘤根治术及盆底疾病手术100多例,2015年度达芬奇机器人手术量个人全国排名第七。王育的另一“绝技”是单孔腹腔镜,当很多医生还在学习多孔腹腔镜时,王育已经可以熟练地在单孔下操作器械完成复杂的手术。“刚学习的时候,简直就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为了方便操作,扭着身体,一台手术下来腰酸背痛,现在熟练了,不用再那么别扭。”
  妇科肿瘤中腹主动脉旁高位淋巴清扫术,是一种对医生技术要求非常高的手术。“淋巴紧挨着腹主动脉和腔静脉,周围还分布着密密麻麻的血管分支和输尿管以及胰十二指肠等等循环和消化中枢,任何失误都可能造成病人大出血和大损伤,这种出血根本来不及抢救。”目前,王育团队已能成熟开展此项高难度手术。
  在这位医生的身上,沉稳严谨与敢于挑战的两种性格,和谐共处,大概正是这种复合的性格,才可能成就这个全新的盆底疾病“梦之队”。
  现在,除了挑战各种高难度盆底手术,仁济医院南院盆底MDT团队以仁济医院日间病房、达芬奇机器人手术、单孔腹腔镜技术为基础,正在推进病人的快速康复模式,让患者尽快康复,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上。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