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人物 > 正文

他的“神笔”绝技,吓“死”嫌疑人

日期:2018-10-24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张欣是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雄模范、公安部刑侦专家。他从警30余年,经手案件11000多起,通过画像破案超过1000起,是国内公认的模拟画像“第一人”。
作者|记者|王 

  警界的“神笔马良”走了。

  2018年10月20日,上海铁路公安局刑事侦查处一级警长张欣因连续加班、工作劳累过度,突感身体不适,经抢救无效不幸逝世,享年58岁。

  张欣是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雄模范、公安部刑侦专家。他从警30余年,经手案件11000多起,通过画像破案超过1000起,是国内公认的模拟画像“第一人”。

  10月23日,在张欣家中,他的家人、学生向《新民周刊》讲述了他们眼中的张欣。


  张欣的太太朱心心哽咽着说,丈夫生前总是出差,平时儿子几乎都是自己带的,但张太太对此无怨无悔,“他热爱他的工作,我看重他的品德。”

  张欣的儿子张惟真表示,2011年父亲因为积劳成疾病倒后,他曾劝父亲不要那么辛苦,但张欣却说:“我不能做没有用的人,一定要继续奉献下去。”

  在张欣生命的最后几天,他还在为海口、焦作两个公安局联系工作,直至倒下的那一刻。

  回顾张欣的一生,我们不禁要问:他的品行与绝技,是如何修炼而成的?


画像太逼真吓破凶手胆


  1992年秋天,兰州市发生了一起假冒供电局职工上居民家抄电表之际,趁机持刀杀人的系列大案。凶手先后杀死了4名老太和一个婴儿。此案被传得沸沸扬扬,弄得满城风雨,使得抄煤气表、电表、水表的职工都无法进居民家的门,甚至许多居民听到敲门声便吓得不敢开门。

  兰州市公安局刑警队的刘队长费尽力气,只找到25个目击者,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任何有价值的线索。警方正愁眉不展时,刘队长突然听说上海有个画模拟像的警察,能根据目击者的描述画出人像。这个人就是张欣。刘队长赶紧联系上了张欣。

  张欣到了兰州,根据目击者的描述认真地画像,用了一周的时间,根据20人描述的情况共画了20张模拟像,最后让其他5名目击者过目,看看是否像。有的说眼睛有一点像,有的说鼻子还短了一点,有的说脸长了一些,众说纷纭。张欣根据大家的意见,不断修改,最后终于定稿,让25个目击者一看,这下大家异口同声地说:“像!”

  张欣这时正在研究各地域、各民族的脸型特征,他画后感到这个对象似乎不像当地人,而像是沿海一带的人。张欣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了刘队长,刘队长反问张欣:“那目击者反映,他说的是本地口音,这又如何解释?”

  张欣无法解释,就继续从已有线索分析思考。他想起听到目击者说,嫌疑人上门抄表时,还带了个照相机,硬说用户偷电,还拍了许多电线照片。张欣感到他不像供电局的职工,因为偷电是在电表上做手脚,而非电线上。他既然不是供电局的职工,亦非当地人,那又怎么会说当地话呢?张欣反复思考,他怀疑可能是沿海一带的人来这里时间长了,入乡随俗改变了口音。

  张欣制作的画像印了几千份,沿街张贴。其中有一张模拟像贴在了嫌疑人的家门口。可以料想,嫌疑人回家抬头开门时,突然发现门口张贴了一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模拟像协查通告,必然是魂飞魄散,惶惶不可终日。该辖区的派出所所长也看到了这张模拟像协查,感到画像颇似地区里那个独身裁缝。所长带着几个民警来到裁缝家敲门,准备将他叫到派出所去盘问。敲了一阵门,无人应答,民警踢开门进去一看,那个裁缝已直挺挺地吊在房梁上,早已气绝身亡。经过目击者辨认,凶手就是此人。一查,他果然不是当地人,而是宁波来的裁缝,来兰州已经10年有余,能说一口标准的当地话。

  张欣画像和推理的神准,由此可见一斑。

  1995年,他一连参与了公安部督办的4起大案,每次画像都出神入化,为破案起到了关键作用。



“神笔”源于用心苦练


  张欣进入刑侦的模拟画像领域,说起来也是一次偶然的机遇。

  1986年春天,张欣从军队复员,进入上海铁路公安处办公室任秘书工作。当年夏天,上海铁路老北站行李房被冒领走一台彩电,当时的立案标准是38.5元,而一台彩电价值1000多元,可谓是大案。车站行李员能说出冒领者的面貌特征,于是民警请来了大学里的美术老师画模拟像,但画了很多张,行李员总是说不像。

  张欣跟着领导也来到现场了解案情,他在边上仔细倾听,随手将嫌疑人的头像画了下来。这是张欣生平画的第一张案犯模拟像。没想到,站在边上的老北站派出所的周副所长见了画像后说:“这不是刚被开除的搬运工徐小林吗?”民警立刻赶到该搬运工家里,只见绑在他自行车上面的彩电还没有卸下来。冒领彩电大案就这样简单地破了。

  一战成名,张欣被调到刑警队技术组,开始专门从事犯罪模拟画像。虽然绘画是他的兴趣爱好,他有国画的基础,过去在部队也认真地学过素描、写生,但那些和刑侦中的模拟画像有着很大的区别。模拟画像是一项科学性极强的技术活,张欣之前从未接触过,当时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学习,全要靠他自己摸索。

  为了提高自己的能力,他给自己下了硬指标,天天都要练习画像,每天必须完成30张画。他利用每天乘火车来回上下班的机会,描画车上形形色色人的面貌特征,上班时更是全身心投入地沉溺其中,回家后也见缝插针地画。这样,一年下来,一共画了一万多幅头像。

  除此之外,他还走进美术学院进修大专和本科的课程,利用节假日走进城市、农村、矿山和少数民族聚居区,认真观察各类人的体貌特征,并画出了几十万张各类人的素描。

  有了这样的积累,他的画像协助的破案越来越多。张欣说,在为案件制作了数万张模拟像后,他才渐渐摸出了路子,有了一点画像感觉。勤奋也让他年轻成名,当时许多地方都以为张欣是个“老专家”,等到见到真人才知道他只是个三十多岁的小青年。

  当目击者向他描绘嫌疑人的体貌特征时,往往说不清。张欣就根据经验,初步判定嫌疑对象的大概体形,然后开始在头脑里将各种不同人的脸型、眉毛、眼睛、鼻子、耳朵分别组合成人的头部形象,一次次画出来给目击者看,直到他们真正认清为止。长期实践使他对口述的人物形象有了很强的理解力,他画出的像,只要口述者指出,他能很快地修正。并且,人物的头像只要画过一次,他就能在脑中留下极深的印象,之后一旦出现相似的人像,他很快就能想起。

  多年的积累,对人脸的结构烂熟于心,张欣练就了去伪存真的“画像神功”。就算是目击者描述再不清楚,或者是监控录像中只有模糊的影子、嫌疑人做了蒙面的伪装,他都能将他们的形象解构还原出来。

  张欣比喻说:蒙面的嫌疑人就像个布袋,里面装的是棉花还是石头一下子就能看出来。因为即使蒙面了,鼻子、眼睛的位置是不会变的,通过观察边缘轮廓可以分析出嫌疑人的脸型和大小,再加上他对于解剖学的研究和几十年的经验,连嫌疑人是蒜鼻还是鹰钩鼻也都可以分析出来。张欣重构出的蒙面画像可以达到六、七分像,这对于许多大案重案的破获起了关键贡献。



工夫不仅在绘画


  在刑侦生涯中,张欣不仅涉足于模拟画像,还潜心自学了犯罪心理学、刑事侦查学、预审学、痕迹检验学等多门学科,并把这些综合运用到模拟画像中。他善于根据目击者口述嫌疑人的特征,从中发现线索和捕捉关键细节,为破案找到突破口。

  1995年1月14日,昆明百货大楼发生一起特大恶性爆炸案件,造成1人死亡、98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600万元,震动全国,中央关注。公安部督办此案,张欣也被调往现场。

  民警找到了50多个目击者,他们从不同的角度描述嫌疑人的形象,张欣一张一张地画。经过两天时间的反复琢磨,昼夜画像,张欣一共画了52张模拟像,最后画出了两个定型的头像,给这些目击者看,他们不约而同地点头惊叹道:“像!”最后,民警找到了其中一名嫌疑人的身份证照片,一核对简直是惟妙惟肖。

  张欣的画像任务完成,即将返回上海时,又对给他送行的云南同行谈了自己的想法:他在画像时,有个与嫌疑人同寝室的民工讲了一个细节,说嫌疑人临走时问过他是否愿意一起去广州赚钱。故此,可以推断他们可能去了广州。另外,嫌疑人的老板娘在给描述他们的相貌时,说几天前刚给大家发了工资。“我问了一下,只有100来元,所以这点钱他们不可能坐飞机和快车,所以我估计他俩只有坐慢车去广州,我查了一下列车时刻表,又推算了一下,如果他们坐那一趟慢车的话,明天下午1时23分到广州,所以我建议你们分两个小组,赶快坐飞机赶往广州,于火车抵达之前堵住他们。”

  第二天,张欣飞回上海不久,云南省公安厅刑侦总队的民警来电报捷:“张老师,你真是料事如神啊!我们派去的两个小组坐飞机赶到广州,刚到了火车站十几分钟慢车就进站了,那两个小子摇摇晃晃地刚走出站台,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被我们刑警抓获了。”

  1995年9月底,张欣又接到了公安部的命令,前往太原侦破一起武装抢劫运钞车大案。按说,张欣画完模拟像后就没有工作任务了,但他还钻进嫌疑人作案用的小车里,闻气味、做观察,发现了各种细节,并由此推断出正确的案情,为最终的破案起了关键的推动作用。


与时代同进步


  随着科技的进步,张欣手中的绘画工具也有了革新。从上世纪90年代起,张欣就已经开始使用电脑软件组合人像,他也曾开发过组合人像的软件,把头发、眼睛、眉毛、鼻子等人像特征分门别类,从中挑选最像的,拼凑在一起。如今,在公安系统内部,利用电脑组合人像是主流,但张欣认为:“有手绘功底的人,更能用好拼图软件”。

  对模拟画像更直接的冲击是视频监控的广泛运用。但监控并不是万能的,拍摄的光线、距离、角度等,都会影响图像质量;此外,嫌疑人的警惕性和反侦察能力也在不断提高,伪装越来越多。在张欣看来,不管技术手段如何进步,模拟画像人员依然有很大的用武之地,只是自己的本领需要不断发展和精进。


  常年的高负荷工作,让张欣的身体不堪重负。然而2016年病愈后,他又立即回到了工作一线。虽然到了临近退休的年龄,但他对工作依然孜孜不倦。他说,一来是工作需要,每天都有大量的兄弟公安机关求助;二来也是自己喜爱,沉浸其中就是最大的快乐;更重要的是,手不能停,要是十天半月不练手就找不到感觉了。他说,他在全国各地培养了二十几个学生,这些学生中的多数都已经可以替他去画像了。

  2016年底接受采访时,张欣说:“画像只是破案的手段之一。社会在发展,必须要不断学习,才能不落伍。学习应该是无止境的。”他认为,他越没有活干,说明案子越好破了,社会治安形势越好了;只要“天下太平”,他乐意自己清闲无事。(资料来源:《人民公安》、澎湃新闻、《方圆》等)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