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社会 > 正文

为什么会有 “精日”这种异类?

日期:2018-04-24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学习日本人,强过日本人,这才是我们应该要有的态度。中华民族有自己的文化风格和价值观点,也有很多与其他民族不同的特性,做到自省、自律、自我纠正还是很重要的。
作者|应 琛
  “‘日’分子是中国人的败类!”随着外长王毅的一声怒斥,一时间,“精日”再次成为网络热议话题。
  在长达十四年的日本侵华战争中,中国人民遭受惨无人道的劫难,伤亡人数高达3500万。日本侵略者完全失去人性,成为野蛮粗暴、无恶不作的野兽,在中国大地上横冲直撞、恣意妄为,烧、杀、抢、掳、奸、毒,累累罪行罄竹难书,残暴手段无以复加,特别是南京大屠杀、“731”细菌武器试验、“三光”政策、慰安妇,无不惨绝人寰、震惊中外。
  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陆晓文在接受《新民周刊》采访时表示,在这样的历史社会条件下,中国还能出现“精日”分子,确实是一件荒唐的事情。
  “精日”的产生发人深省。

“哈日”与“精日”只有一步之遥
  
  由于“精日”们的过激行为,很多喜欢日本漫画的网友也遭到了池鱼之殃。有人会问,看日漫、吃日料、喜欢优秀的日本文化等行为,为什么会被人说是“精日”?
  幸好,日前共青团中央针对此事作出了回应:这是某些“精日”极力想混淆的概念,“看日漫、吃日料等行为是个人的合法权利,是完全正常的现象,我们否定的也从不是这些。”
  “精日”,带有明显的狂热的二战日本军国主义的特征,将自己对别国的兴趣建立在对自身国家和民族的亵渎和侮辱上,这已然远远超出“兴趣”“爱好”的范畴。
  目前来看,从事“精日”活动的群体主要包括三类:第一类是一些历史虚无主义者,否定、美化日本侵华历史,缺乏对中华民族的认同感,极端崇拜日本而仇恨自我民族,以自己是中国人为耻;第二类是一些“中二期”群体,受日本文化产业浸染严重,特别是在日本动漫的影响下,长期活在虚拟世界里,社会真实感不强,对历史缺乏真实了解,或者不愿了解真实历史,思维思想出现了问题,对日本文化产生极度崇拜和认同心理;第三类是一些社会边缘群体,不被主流社会接纳,通过参加“精日”活动标新立异、寻求慰藉。
  分析“精日”分子产生的社会原因,陆晓文告诉记者,最近出现的“精日”分子大多都是年轻人,“哈日其实是‘精日’产生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哈日不是‘精日’,但两者不是没有关系。”

  改革开放之后,最先进入中国的资本、商品、动画,包括很多的生活方式,都来自日本。陆晓文说,如今很多年轻人是在日本文化的浸润下成长起来的。


  举例来说,中国改革开放之后一些人对于日本电器的推崇,对于日本动画片的推崇,对于日本技术和工匠的推崇,对于日本社会管理和社会秩序的宣传……很多是根据年轻人的心理对他们进行“传销”。
  另一方面,抛开历史事件,现在提起日本,中国一般民众大多的印象是:严谨、纪律、合群、整洁、有秩序等这样正向的印象,这不仅存在于哈日的年轻人中间,很多去过日本旅游的中老年人也这样认为。
  “这也就是中国人说不去韩国旅游,就不去韩国旅游,而去日本旅游仍然火爆的原因。”陆晓文进一步表示,客观上日本确实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和反思的东西,“但向日本学习,只是我们向整个世界开放学习的一部分。”
  在陆晓文看来,从哈日到“精日”其实只有一步之遥。最近几年来,对于抗日战争,对于日本现代化过程中起到的影响,包括日本侵华战争导致的结果问题,在这些方面出现过一系列历史虚无主义的文章。有人认为,在某种程度上,是日本人把西方的文化和管理带到中国来,尤其在东北的工业发展上都存在日本人的痕迹。
  此外,日本作为亚洲范围内最早成为现代化的国家,西方很多科学著作的翻译在亚洲范围也是日本人最先完成的,所以日本被认为是中国和西方之间的桥梁,在中国的近代史上,很多著名人士都去过日本学习。
  “在感情上,现在也有很多人是全面接受日本的,比方说今天的台湾,台湾的‘精日’分子就很多。”陆晓文强调,一旦对于中国历史和现状把握得略有偏差,很容易就会堕落成“精日”分子。

学习日本人,强过日本人
  
  除了日本文化的渗透之外,“精日”分子的产生还与历史文化教育的缺失有关。学校教育中更加注重学习科技知识,对中国历史文化的教育没有入脑入心,极少部分青少年中华民族认同感没有形成,缺乏民族血性,抵御文化侵略的能力不强,成为日本文化的俘虏。
  陆晓文还分析道,历史题材影视作品戏说成分在某种程度上也对年轻人产生了不良影响。一些“抗日神剧”将战争游戏化,视严肃的历史为儿戏,甚至出现很多夸张、雷人的虚构场景,没有真实反映革命先烈们艰苦卓绝的斗争场面。
  当然,互联网虚拟空间为“精日”分子提供了隐蔽聚合平台。“精日”行为在现实生活中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而互联网空间虚拟、隐蔽、跨时空,为“精日”分子提供了极大便利。
  在陆晓文看来,“精日”分子作为一个群体存在,虽然人数不多,但社会危害极大,不及时铲除很可能发展成为社会毒瘤。
  对于“精日”分子,首先要加强立法打击。全国“两会”上,已经有提案,建议对“精日”行为入刑。对“精日”活动露头就打,不能让其有丝毫喘息机会。其次,要加强历史文化传承,提高民众对中华民族认同感、自豪感。还要加强爱国主义教育,让民众特别是青少年铭记历史,勿忘国耻,牢记保家卫国的人生使命。最后,对网络管理也不能松懈,及时发现“精日”分子聚集场所,坚决防止“精日”群体在网上发展壮大。
  “学习日本人,强过日本人,这才是我们应该要有的态度。”陆晓文表示,中华民族有自己的文化风格和价值观点,也有很多与其他民族不同的特性,“做到自省、自律、自我纠正还是很重要的。而在文化、历史、政治、人格,以及民族性教育上,采取更好的办法更有效地树立民族自尊心,也是非常有必要的。”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