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社会 > 正文

除了愤怒,我们还该怎么做

日期:2018-04-24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人有人格,国有国格。公民依法享有人格尊严权,国家也同样拥有国格权,民族同样拥有民族尊严权。
作者|孔冰欣
  近这段时间,有那么一小撮人,用一种十分不光彩的方式,“火”了。
  “精日”者,所谓极端的“精神日本人”。而由此团体所导演的荒诞无稽的闹剧,终使民怒沸腾,且上达天听。
  怨愤之余,反思能够让我们更清醒。我们的当务之急,是应该在立法、历史教育以及加强民族文化自信等层面固本培元,防患于未然。

  思想启蒙与法治保障之威,绝不亚于虎骑狼兵攻城拔寨之势。破阵子,定风波,攻心伐谋为上。


两会呼立法

  于南京紫金山抗战遗址拍摄二战日军军服照者,被警方依法行政拘留15日;对该事件举报人进行人身威胁者,被警方处以行政拘留7日。此外,还有在微信群/QQ群内发布“南京杀三十万太少”、“南京是不是还没被强奸够”等言论的无底线炒作者,各被警方处以行政拘留5日、15日;而之前四行仓库穿日军服拍摄的涉事五人,亦分别遭行政拘留、受教育训诫。面对“精日”这般丢人现眼的“奇葩”,如何在我国现行法律空间找到更准确的惩治措施?如何在立法层面进一步有的放矢?
  《新民周刊》记者咨询了数名律师,均表示警方多以治安管理处罚法“其他寻衅滋事行为”让“精日”们消停,不过,该条款是一个兜底条款,并不是针对“精日”而设。鉴于“精日”事件一而再、再而三,最好有专门的立法,从行为的次数、场所、方式、时机、扩散程度以及主观意识等方面进行细化界定,判断究竟算一般违反公序良俗,还是违法犯罪,据此威慑宵小。
  今年全国两会上,来自文艺界第26组的38位全国政协委员,联名递交了一份关于“制定保护国格与民族尊严专门法”的提案。
  3月8日,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贺云翱将该提案以及联合签名表,郑重地交给了提案组。记者注意到,签名中有张凯丽、郑晓龙、张光北、冯远征、成龙等来自各领域的文艺界知名人士。
  提案建议,遵循《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法》的立法体例,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专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格与中华民族尊严保护法》,规定对侮辱、侵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格、中华民族尊严的行为,处以治安处罚,并制定《刑法修正案》,将严重侮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格,侵犯中华民族尊严,侮辱民族英雄、革命先烈,或宣扬日本军国主义、法西斯主义及日本武士道精神的行为纳入刑法处罚的范畴。
  贺云翱表示,“‘精日’行为不仅仅是‘寻衅滋事’,我们需要法律层面的鉴定及处罚方式,这样才有利于维护正常的社会秩序,形成正常的文化氛围。人有人格,国有国格。公民依法享有人格尊严权,国家也同样拥有国格权,民族同样拥有民族尊严权。”

  3月10日,江苏代表团的多位全国人大代表,联名提交关于《完善立法保护国格与民族尊严》的议案,呼吁法律“长出利齿”,从立法层面对“精日”行径予以严惩。议案牵头人、中共南京市委副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龙翔表示:“尽管几起类似事件的当事人都已经受到法律的惩处,但屡罚屡犯,说明了惩处太轻,没有起到应有的惩戒作用。因此,建议完善对此类相关问题的处置立法,为此类事件划明法律红线。”


  同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官方网站发布: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关于加强抗战历史教育的倡议》,针对“精日”分子践踏抗战先辈伟绩、损害国家尊严的行径,呼吁要不断完善法律,为违法行为画上一道明确的底线。同时,当德法并重,全力进行包含抗战史在内的历史教育。


  《倡议》认为,“精日”源于历史观的错误。文博场馆尤其是抗战类纪念馆,要全面强化爱国主义教育职责,充分发挥爱国主义教育“第二课堂”功能。通过仪式性、体验性、参与性的项目,将爱国主义与游学、研学相结合,在现场学习中将爱国变为活化的情感,将爱国主义变为可实践、能落地的实实在在的行动。《倡议》建议文博场馆利用各类媒体渠道,传递正确史实、正能量,引导社会形成正确的历史观念,弘扬爱国主义主旋律,抵制虚无主义、戏说等各种歪风邪气。同时,加强各抗战类文博场馆新媒体平台互动,守土有责,在事关抗战历史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以鲜明坚定的态度、冷静客观的事实,铸新时代爱国主义教育新长城。

以史为镜鉴

  回顾我国近代史,固有倾巧取媚、惺惺作态的汉奸与“精日”,但卑躬屈膝的下场,逃不过身首异处的惨然。在众叛亲离、无人捡尸骨的死局面前,无论痛哭流涕抑或自哀自怨,皆于事无补。
  王克敏、李士群、丁默邨、殷汝耕、梁鸿志、周佛海、陈公博,这些“鼎鼎大名”的人物,似乎都曾煊赫一时、不可一世。然而,因为背叛了国家、背叛了信仰,所以他们必须用生命的代价,偿还“不能悔”的错误。至于“如雷贯耳”的汪精卫、陈璧君夫妇,则有诗谶盖棺定论。以前,汪“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后来,夫妇俩渐渐面目可憎,那首《被逮口占》,恶化变异:“当时慷慨歌燕市,曾羡从容作楚囚。恨未引刀成一快,终惭不负少年头。”1944年11月,汪精卫在日本名古屋病死,终年62岁。1945年9月12日,陈璧君被国民政府逮捕,以汉奸罪判无期徒刑,终身监禁。新中国成立后,她继续被关押,1959年6月17日病死上海监狱医院,年69岁。
  以史为鉴,知兴替、明得失、正人心。杜绝“精日”现象,必先阻断孽障滋生的温床,要从不断改进、加强我国的历史教育抓起。如何潜移默化地在输出史实的同时,表述立场,传递正确“三观”?对此,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李宏图在接受《新民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看了最近关于‘精日’问题的一些新闻与素材,觉得无知者还真不少。由此也的确需要反思我们的教育,当然,历史教育首当其冲。”

  担任过上海高考历史学科命题组组长的李宏图认为,目前,很多地方历史教育的缺失,导致了部分国民对过往知之不详,乃至一无所知。而且,即使课堂上讲了一些历史知识,但学生由于要应对高考或者各种考试的压力,陷于死记硬背,从而缺乏对是与非、文明与野蛮、权利与权力、正义与非正义等的价值观教育。另外一方面,我们的价值观要么是一味的灌输,要么索性缺失,匮乏对历史知识的解析。因此,今后需要在全国这一空间范围强化历史教育。


  “现在有一种倾向,重视理科,削弱历史教学,这会给人的培养带来问题。更为重要的是,如何在作为经验性的和遥远性的历史知识中,通过老师的讲解,提炼、总结、呈现核心价值观。如果不重视这一问题和进行改变的话,也许就不仅会出现‘精日’,未来还会出现亲希特勒现象。”李宏图指出。
  辽宁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毕会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则建言:“作为一名历史学者,我对历史教育的看法是:在体制上和实践上把历史教育与历史研究两个范畴适当区分开来。历史研究是高校或研究所的专业行为;历史教育则是国民教育制度的核心部分,它的空间载体可以是中小学课堂,也可以是大众传媒、历史纪念馆等。”
  不容忽视的是,历史教育既在课堂间,也在大众媒介上。一度,粗制滥造不过脑的历史类影视作品(抗战雷剧、戏说胡说)霸占荧屏,对仍旧隐隐作痛的民族伤痕造成了二次伤害;如今,是时候停止此等不堪入目的、自残式的“表演”了。
  “每一个民族都有自己的‘奥斯维辛’,即不能以戏说或轻慢的态度去对待的历史禁忌——很难想象,美国人会以手撕日本人这种违反力学原理的剧情,去再现珍珠港事变。对诸如抗日战争这一类关乎民族情感的题材的审查,应该比照影视剧当中的暴力、色情审查,但在程度上要更加严格。”毕会成如是表态。

文化当自信

  纵观“精日”百鬼夜行图,大概可分这么几个维度:
  外围的猎奇者,基于寻求刺激的从众心理,觉得加入一个“秘密社团”特别带感,自己特别不合俗流、狂霸酷炫;
  中间层的情绪发泄者,对流量有近乎疯癫的贪欲,美名、骂名来者不拒,只要出名即可;
  内圈的“精日”,包括国家认知错乱、自我认知错乱的偏执狂,浸淫日本文化不能自拔、又无力改变现实的“慕强”懦夫,以及日本在华的“第五纵队”。
  值得引起警惕的是,“精日”群体喜从日本动漫和游戏爱好者中发展“同志”——日本动漫和游戏不乏优异之作,简单视其为“糖衣炮弹”,恐失之偏颇。
  李宏图坦言:“全球化时代,不同国家、不同区域的文化要进行交流沟通,喜欢日本的动漫、好莱坞的电影、法国的美食等等都无可非议,也正是在这样的接触吸收中,丰富了我们的生活,扩展了我们的视野,同样也会带给我们灵感,激发着我们的文化创造。就好比法国,从全世界不同的文化中吸收营养,故法国巴黎最终发展成为世界的文化中心。所以,我们要分清楚‘精日’的边界,‘精日’和学习日本、理解日本、喜欢日本是两个内涵完全不同的区间。自然,过了度、越了界,那又另当别论了。譬如德国,一旦出现带有法西斯象征性的言论、举动,即会受到严惩。”
  另一方面,在毕会成看来,要重塑中华文化的强者地位,虽然“路遥遥”,但,依照今时今日中国的胆魄与能力,这恰是万众期待的未来图景,绝不是不切实际的妄想空谈。加强民族文化自信,让越来越多的国人充分认识到“中华”的伟大、“中华文化”的伟大、“中华历史”的伟大,正是这代中华儿女、千秋万代中华儿女义不容辞的使命。
  千余年前,奈良时代和平安时代的日本,为天朝上国之极盛目眩神迷;时至今日,东瀛古都风致,犹依稀可见长安掠影。八十多年前,出柙的恶毒野兽被唤醒,山河喋血,我军英烈誓扫倭奴不顾身,方换来锦绣今朝。故而,重铸文化自信,是“曾经沧海,百川俱废”的骄傲——作为东亚文明宗师级的引路人,只要中国有心,萃取、发扬传统文化之菁华,何愁他人东施效颦,兴风作浪?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