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社会 > 正文

以文养心——请让我们优雅地老去

日期:2018-04-24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数据显示,中国将于2020年全面进入老龄化社会,如何让老年人优雅地老去,成为了全社会共同关注的话题。文化,作为返老还童的青春剂,也许就是最佳答案。
作者|吴 雪
  4月17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下令大力整治保健品市场乱象,严格药品广告审批,落实属地监管责任。保健品推销、高息理财、藏品拍卖,围猎老人作为现象级存在,再一次被置于风口浪尖。表面上看,重拳出击是针对单一品牌的监管漏洞,实质上折射出了老有所养、老有所依“是与非”的关键痛点。
  据全国老龄办统计显示,截至2017年底,中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已达2.41亿人,占总人口17.3%。上海市老龄科学研究中心主任殷志刚介绍,上海老年人已达483.60万,比上年增长5.6%。中国将于2020年全面进入老龄化社会,如何让老年人养老变享老,成为了全社会共同关注的话题。
  
两种养老 双面人生 
     
  “喝了增强体质,腿脚好,精神也好。”你没听错,这不是一则广告,而是75岁的上海王荣阿姨说出的切身感受。记者在浦东一个小区,见到了王阿姨,寒暄几句后,王阿姨就推荐起了这款补肾虚、养心肺、治消渴,堪称神效的“中老年羊奶粉”。“你也给家里人带点,我帮你联系小刘买。”小刘,正是陕西圣唐秦龙乳业有限公司销售员。而当听到母亲又要买保健品时,女儿李燕(化名)严肃地说:“妈,以后你想买什么东西,和我说,自己不要乱买了。”
  在李燕心里,退休母亲对保健品的执念,像是着了魔。“一箱奶粉12罐,一罐350元,一次要你买四箱,这不骗人嘛。”为了彻底躲开小刘的纠缠,她把母亲的手机号换了,家也从原来的闵行搬到了浦东。据相关新闻报道,2015年—2017年,陕西圣唐秦龙乳业一年16次抽检不合格,陕西圣唐秦龙乳业涉嫌虚假宣传、1.2万盒羊奶粉被查扣。堂而皇之的背后,却已然挡不住惊人销售数字的攀升。
  据美国一项研究显示,65岁以上老年人较40岁人群受骗概率高34%,在2014年纽约有5%的老年人报告其经历过财务诈骗。事实上,不管在国内国外,这个5%的比率是严重被低估的,实际数字预估远远大于这个比率。

  据内部人士透露,保健品传销组织,在给员工培训时,往往能精准掌握老年人的心理需求。用延年益寿的说辞对症下药,用低投资高回报的靶子满足占便宜的心理;用并不违和的亲切感填充老年人的匮乏生活。正如李燕所说,因为平时工作忙,对老人疏于照顾。没有保健品推销员的“嘘寒问暖”,母亲像少了心理上的寄托,反而不知道自己的退休生活该干什么了。


  与王阿姨正相反,退休军官卢江阿姨,简直就是老年圈里的“青春美少女”,活力十足的精气神,让68岁的她看上去“最多四十多岁”。虽说仅相差7岁,但在精神状态、生活丰富度上,两位老人有着天壤之别。“十几个爱唱歌的好朋友,组成了“红旗艺术团,陪伴我六年了。我有乐趣、有朋友,还能养心、养生,无比满足和幸福!”卢阿姨告诉记者,红旗艺术团的主角们,大多是老红军、八路军、新四军的后代。团里平均年龄65岁,最小的56岁,最大的80岁。在姐妹们眼中,卢阿姨是掌舵艺术团的“政委”,彼此趣味相投,个性融洽,在一起,不存在所谓的养老,而是享老。

  “即便是彩排,孙老师都要求我们感情要到位,有时候我们唱着唱着,不由自主就热泪盈眶了。”卢阿姨说,正因为发自内心的热爱,再加上有东海舰队文工团“大咖”助阵,最突出的女生小组唱,得到了一众老年朋友的青睐。“定期排练一些应景的节目,比如建军节、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纪念日,上次与江西红色文化促进会合作,在江西大剧院举办专场演出,唱的节目我们完成,舞蹈他们完成。”卢阿姨开心地说,一站上舞台,灯光一打,姐妹们就变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在红旗艺术团,好多老年人不止学合唱,还青睐于读老年大学。“都挺忙,很难聚”是常有的事儿。“在老年大学,学书法,学画画,学唱歌,在福利彩票工作的‘小马’,能唱,能朗诵,学的电萨克斯和手风琴。在地铁工作的干部,一人带了两个模特队,去年获得了老年模特队全国比赛一等奖。”卢阿姨笑着评价说“我们可比年轻人活得精彩”。为此,艺术指导孙老师还专门将自己的房子,改建成了一个唱歌娱乐间,取名“快乐小屋”。
  在卢阿姨生活里,每一天都是新的,每一天都有惊喜。因此,对于“围猎老人”的诸多情况,鲜少会发生在他们身上。卢阿姨深信,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儿。只要一听“阿姨,你中奖了”“你好,免费送礼物”,便会直接挂掉电话。不给机会,就是最好的拒绝。在卢阿姨眼中,缺乏对事物清晰的判断能力,以及片面的知识文化结构,是直接导致围猎老人事件频发的关键。
  一个期待着非亲非故的“嘘寒问暖”,一个游走于演唱圈子的艺术之巅。两种养老方式,两种不同人生。

文化 返老还童的青春剂
  
  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指出,人口老龄化涉及个体生命的意义,其定义,不再局限于公民养老本身,更多是人口问题、社会问题,经济问题、政治问题,本质上讲还是文化问题。

  何为文化养老?从小的层面来讲,全世界都知晓“中国大妈”会跳广场舞,或爱好或锻炼或交友,这算不算文化?算,它既是一种文化符号,也是一个时代的印记。就如同四川成都的茶馆文化、北京的胡同文化、东北的二人转,虽不能代表中国特色,但却是群众乐此不疲的精神文明载体。


  在“老有所养”被写进十九大报告的今天,越来越多老人的养老需求已不满足于老有所养、老有所医,还希望老有所乐、老有所学。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伍海霞在接受《新民周刊》采访时分析,目前,文化养老的内容可分为三种:人生价值的追求、老年教育、老年文化活动。有道是“最美不过夕阳红”,文化作为一条清晰的线,联结的是“夕阳红式”的青春文化生活。
  古今中外,为了实现自身价值,耄耋老人著书、研究,甚至成就一番事业的实例屡见不鲜。杨绛的《洗澡》《我们仨》等作品都是在70岁后完成的,小说《洗澡之后》更是98岁才开始动笔。不仅是文化名人,随着养老保障体系的完善,众多老人也逐渐培养起全新的价值观。郭纯享老人,喜爱收藏报纸,3年时间收藏了3万份,退休后的他跑遍了江浙沪,上门收报、老友聚餐、社区开研讨会,一周七天安排满满。还在多伦路文化名人街,开了一间属于自己的家庭集报纸馆;85岁的吕宝华,退休后30多年,常穿梭于北京大小胡同拍摄对联、门墩以及北京城面貌,以期能为后人留下北京记忆。
  老龄化社会,他们,正积极与岁月抵抗,他们,期许着,真正从社会“负担”变成社会资源。伍海霞告诉记者,选择老年大学充电,发挥“活到老,学到老”的精神,已然是众多老年人养老的新方式。据中国老年大学协会不完全统计,全国有各级各类老年大学近6万所,在校学员约677万人,参加远程教育学习的老年人达220多万人。
  曾刷爆朋友圈的81岁“学霸奶奶”薛修敏,今年2月份拿到了天津大学本科毕业证书。会五门语言、会制作表格、会用Photoshop处理照片;83岁的清华学霸奶奶,在3000多份简历中脱颖而出,被阿里以40万元年薪争抢。多所老年大学负责人表示,中国老年教育历经35年变迁,老年教育框架基本形成,目前,有810多万老年人在6.2万多所老年教育机构学习。老年大学,既满足了老年人朝阳般的梦想,又是塑造“第二个青春”的明智选择。
  无论农村还是城市,从文化设施到平台建设、从品牌活动到文艺团队创立,都在为文化养老开辟一条全新道路。比如,全国老龄办创办的中国老年文化艺术节、文化部主办的中国老年合唱节等广受好评。伍海霞告诉记者,除了国家层面的扶持,一些有名望的经济宽裕的老作家、老画家们专门设置专项基金,用于大学设立奖学金,以及捐助希望小学,从中获得价值感与成就感。卢江阿姨作为诠释老年文化活动的最佳模范代表,由起初的热爱到现在的钻研,经她手改编的歌曲达20多首。“突然灵感来了,就去改编《九个炊事员》的曲子,在手机上反复听,把二声摘出来,然后自己一个个填进去。”卢阿姨说,正是这种不求回报的坚持,让她想把美好体验传递给更多人,定期到杨浦区夕阳红养老院,为老人庆生、举办专场演出,让更多老人跟着他们的精气神,一起年轻起来。

抱团养老 优雅地老去
  

  国人一直奉行“养儿防老”的古老观念,可随着城市化与少子化的到来,“空巢老人”数量不断增多。据上海社科院城市与人口发展研究所预测,至2020年,上海常住老年人口总数将超过570万,预计2045年至2050年间将达到峰值。2050年,中国临终无子女的老年人将达到7900万左右,独居和空巢老年人将占54%以上。


  “年轻人工作压力大,父母帮带下一代,但是孩子们都大了,老人怎么办。”卢阿姨说出了老一辈人的担忧。大多数老年人可能并不像卢阿姨一样幸运拥有志同道合的朋友,从根本上来讲,真正落实文化养老还需从国家制度上重点着手。2015年,中办、国办印发《关于加快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意见》,明确提出将老年人作为公共文化服务的重点对象,积极开展面向老年人的公益性文化艺术培训服务活动。
  一直秉承先行先试的上海,在完善老龄事业政策上成效显著。据了解,目前,上海市目前有703家养老院、127家社区长者照护之家、560家老年人日间服务中心、300多家社区居家服务组织。近日,在松江区叶榭镇堰泾村首尝新模式,几个年轻人租用村民闲置农宅创办了“幸福老人村”,让本村或邻近村庄的老人在熟悉环境中颐养天年。5月起,上海将在街镇层面试点养老顾问制度,首批在80个社区综合为老服务中心设立顾问点,由中心工作力量和街镇养老工作人员提供服务。
  “幸福老人村”模式,换句话讲,正是抱团养老的正规雏形。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伍海霞分析,“抱团养老”作为民间自发的养老方式,不同于一般的机构养老,凸显了老年人对集体互助养老的期望和情感慰藉需求。“住在一栋房子,轮流做饭,一起唱歌,抱团养老的方式,我很欣赏。”退休军官卢阿姨说,抱团养老一方面知己知彼、心情愉悦,更重要是避免了单一养老院的弊端。就像《爱情公寓》里合住的闺蜜及哥们,这种方式,在全国不少地方已变为现实。
  同一屋檐下生活近半年的杭州13位老人,作为中国抱团养老的成功样本,在共居的过程中,旅游、打麻将、下围棋。据中国社会科学院调查报告显示,城市第一代老年独生子女父母中,约25%有抱团养老的想法。而这些人大多家庭较富裕、社会活动丰富,亲朋好友多。伍海霞解释道,对于抱团养老,并不意味着完全靠老人自己满足日常照护需求,毕竟老人年事已高,自理能力下降,这就要求政府、企业与社会组织,为养老搭建平台,提供日常生活、医疗保健、法律援助等配套服务,这样“抱团养老”才能走得更远。
  “抱团养老还可以和社区养老服务结合起来。社区养老服务大多针对居家养老的老人,也可以把“抱团养老”的老人作为一个居家群体,为他们提供服务,在一定程度上将原本自发的养老群体纳入到基层社区管理体系,关注并解决抱团养老中存在的困难与问题。”伍海霞补充道。
  不管是抱团养老,还是社区养老,本质上都是文化养老的载体 。正所谓“有文化的养老”,是让老人更有尊严、更体面、更有价值地生活,让“最美不过夕阳红”优雅地呈现,发挥余光余热,让接下来的生命更有厚度、深度、广度。
  
链接:发达国家养老模式
   
德国——“老少搭配式”养老
  德国人60岁后就可住进疗养院养老,但很多老人十分厌倦其中的单调生活。一些老人甘愿把自己的房子低价或免费提供给志趣相投的年轻人,老少搭配生活,但前提是年轻人必须承担部分照顾老人的义务,比如,常陪老人聊天、打扫花园、外出采购等。

日本——打造日本版CCRC社区
  日本政府规定:对雇佣延迟至70岁退休的企业给予补贴;政府对实现老年人再就业企业给予奖励;设立老年人才中心,为老年人提供临时、短期就业机会。打造日本版CCRC,即建立老年人健康的、充满活力的社区。在社保、法律、医疗方面多措并举,推动东京都圈等老龄化严重地区的老年人主动到地方养老,过上高质量生活。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