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社会 > 正文

产业升级:中国城市的“刚需”

日期:2018-05-23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更好的工作制度和创业、营商环境,更多的同业交流和教育培训机会,更好的公共服务和生活、居住环境,这些才是人才群体更为关注的诉求。
作者|姜浩峰
记者|姜浩峰

  才争夺战,表面看抢的是人,实际上,无论东部沿海城市,还是西部大城市,其人才政策往往与本地产业升级或者产业转型有关。产业升级是新一轮改革开放的重要任务,而抓住了人,就抓住了发展的历史机遇。  

高端制造业,不能输在人才起跑线上

  “发展是第一要务,人才是第一资源,创新是第一动力。中国如果不走创新驱动发展道路,新旧动能不能顺利转换,就不能真正强大起来。强起来要靠创新,创新要靠人才。”这是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参加广东代表团审议时所说。习近平此言,是针对广东省的“80后”全国人大代表袁玉宇的发言而说。
  身为广州迈普再生医学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袁玉宇博士是生物3D打印专家。2007年,袁玉宇从美国返回家乡广州创业。当时,国内的高端植入医疗器械领域几乎全被进口产品垄断。尽管从产业上看,当时这一领域在国内是一片空白,却也恰恰到了开始发展的时候了。
  袁玉宇的公司开始全球领域内的一种逆袭——目前已实现了生物3D打印技术在软组织修复领域全球的首次产业化,开发的产品定位于高端创新产品,进入了60个国家,打破原有中国出口的医疗耗材较为低端的形象。
  袁玉宇在全国人大广东代表团审议发言中感慨道,自己赶上了好机遇、好政策,使自己的科研成果在国内迅速实现了产业化。他认为,要让创新真正成为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龙头创新型企业就是“主力军”。要让这支主力部队高水平发挥,至关重要的阶段在产业化环节。而产业化环节,最亟需的,恰恰是人才。
  在4月19日于上海电机学院召开的“新经济时代应用技术人才培养研讨会”上,该学院党委副书记、副校长李晓军表示,她通过对中船重工、中国商飞、上海临港、上海电气、上海汽车等先进制造业企业深度调研发现,智能制造与传统制造的差异,在生产方式上,已从原先大批量的单一生产,发展到大规模个性化的智能生产。由此带来的则是工业企业人才需求的转变。
  同济大学中德工程学院副院长陈明表示,中国未来需要的高端制造业人才数量接近百万,但同时要减少61万中低端技术岗位,而软件开发、信息技术、数据分析、人机界面设计的高技能工人和工程师则需要增加约21万个。
  这21万人,即可谓中国高端制造业亟需的人才,亦是各地争抢的对象。
  “这里简直比上海许多地方造得还要漂亮。特别是这几栋高层人才公寓,真有些令人向往的样子。”4月24日,当《新民周刊》记者参加雀巢泰州新工厂竣工仪式,工厂附近有几幢拔地而起的高楼,那外观,比许多一线城市的中高端商品房不遑多让,引得同行的媒体记者感叹连连。
  这里是江苏泰州中国医药城,雀巢泰州工厂的厂长马仲雷,原本在雀巢上海公司工作。他转赴泰州工厂,一方面原因是出于雀巢这一跨国公司的总体战略考量,另一方面,作为江苏人,泰州距离他的家乡较近。
  如果回望中国改革开放之初,像雀巢这样规模的跨国公司,绝不会将工厂设在江苏腹地的泰州,而像马仲雷这样的高级人才,也绝不会愿意离开上海。
  情况出现了变化。特别是生物医药产业,自2015年以来,阿斯利康、勃林格殷格翰等跨国药企纷纷到泰州办厂,如今,雀巢亦将其雀巢健康科学和高德美两大业务落子泰州,分别生产特殊医学用途产品和皮肤健康产品,为中国医药城加码。由此迎来的则是人才跟着产业走的局面。
  入驻泰州的勃林格殷格翰方面即称,目前其和国内许多科研院所、大专院校开展了一系列合作,以及在许多学校设立了奖学金项目,主要目的是为中国的兽药产业来培养人才,然后建立更强大的人才库。
  
羡鱼不如探索结网
  
  对于中国未来亟需的高技术工人、工程师来说,是从其他地区大力引进,还是自主培养,这本身不是个问题。毕竟,世界上并没有哪个国家有中国这样多的人力资源,甚至可以说是较为优质的人力资源。
  广东省社会科学院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助理邓江年博士认为,“我国经济发展水平不断提升的同时,也是一个教育、卫生水平不断提高,人力资本储量不断增大的过程。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已经从一个科技人力资源稀缺国家逐步成长为一个科技人力资源大国。”邓江年说,“但与廉价劳动者群体不同,人才群体的收入水平和知识、文化水平相对较高,对生活、工作的环境和方式要求截然不同。更好的工作制度和创业、营商环境,更多的同业交流和教育培训机会,更好的公共服务和生活、居住环境,这些才是人才群体更为关注的诉求。”

  袁玉宇等人当初归国,一方面是因为国内生物医药产业某些领域处于空白期,另一方面恰恰因为国家的“千人计划”以及地方的“珠江人才计划”“浦江人才计划”等的召唤。此类行业领军人才,当然是目前中国亟需者。对此类人才的延揽,已经到了不论国籍的地步。以上海为例,今年年初推出“聚英计划”,让外籍人才可更方便地在沪申请永久居留身份证。4月2日上午,包括瑞士籍诺贝尔奖得主库尔特·赫尔曼·维特里希在内的6位外籍人才领到了在华永久居留身份证。


  上海科技大学人力资源处何雨霖对此的看法是:“维特里希教授受聘于上科大五年,每次来中国都需要办理签证并准备许多材料。由于年龄超过70岁,他只能一年一签,这占据了他宝贵的科研时间。获发永久居留身份证对教授和学校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目前,上海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局已推出“外籍人才网上申请当场取证”服务。这一服务的背景,正是上海正着力加快构建具有全球竞争力人才制度体系。
  在各地人才争夺临渊羡鱼之际,如何更好地退而结网,似乎仍需要更多探索。
  
链接:高学历、高新技术专业人才特别吃香

北京 为国家和北京市重大人才工程入选专家、重要科技奖项获奖人直接办理引进落户,并提供公租房、共有产权房。

上海  航空航天、量子科学、物联网、大数据等13个科技领域人才直接落户,提供购房补贴、租房补贴、人才公寓等。

西安 在校大学生凭学生证、身份证在线落户,申请公租房时给予一定优惠。

南京 40岁以内本科生及以上学历者可直接落户,提供3年租房补贴。

郑州 专科及以上在郑州就业及居住可落户,对“双一流”高校毕业生及硕、博士给予住房补贴。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