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社会 > 正文

玩抖音的我们,废了;做抖音的他们,发了

日期:2018-07-24 【 来源 : 新民周刊 】
文 | 不小可
 
      黑森林、马桶大战、换衣门、洗澡门、游泳门等余热还未停止,近日“迪卡侬潮门”事件又在短视频App“抖音”上火了一把。个别不雅视频的存在,成为抖音当下的原罪,甚至在国外都遇到了麻烦——印尼政府自7月3日起封禁抖音的国际版Tik Tok,原因是其中包含“色情、不当和亵渎神灵”的不良内容(7月10日又恢复了……)。

      说实话,即便抖音不存在这些不良内容,我也建议大家三思。
      很多人是为了不落伍而下载抖音的,谁知抖起来了,动不动就食指双击了,还慢慢学会了抖友们的鸣笛暗号。这一抖,就抖掉了一个夜晚,整个周末,大半个暑假。
      作为一个早就跟不上时代的老年人,我本来是抱着“不玩抖音是我最后的倔强”,但是作为媒体人,接触新事物又是“神农尝百草”式的职业必须。

      抖了一周以后,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毕竟,通过抖音,我掌握了很多新知——我看过和朋友圈类似的地球大好河山,我学会了做石头炒鸡蛋、把西瓜切出花、让隔壁孩子都馋哭了,欣赏了猫狗兔鼠各种萌宠萌态,掌握了用一根线画出一支马蹄莲,或是用一只塑料袋印刻出一朵玫瑰花的技巧,观摩了设计签名的隽永书法,了解到世界上有一种小V脸拨开头发就能变满月,还明白了废弃的牛仔裤和塑料瓶千万不要丢可以拿来做出任何生活必需品……
      非常可惜的是,这些技巧与知识,只怕再过一个月就会完全从我的记忆中消失,就像当年开心网上种过的菜、偷过的麒麟,就像曾经在鹅厂放飞过的漂流瓶。
      在这个晒风景、撒狗粮、秀厨艺、学化妆、玩恶搞、直播吃鸡、明星卖萌的抖音世界里,你不知道你的手指即将划出的下一个视频会是什么,你也会迅速遗忘你的手指上一次划出的视频又是什么,但你的手指就是会一直划,划,划。

      这多像是《乌合之众》里提出的无意识机械状态?
      “人是一种理性的存在——他们都知道是非善恶,也知道趋利避害。但这种现象只限于个体或非群体的时候才会发挥作用……个人的人格是如此的脆弱,他随时都会被带入到一种完全失去任何意识的状态之中。就像催眠师在患者面前晃动水晶球,群体中的个人从此陷入了一种极度兴奋的无意识状态……连同他的情感,也沦为外界力量操纵的机械本能。如果催眠师告诉他应该悲伤,那么他就会嚎啕大哭。如果催眠师告诉他应该喜悦,那么他就会笑逐颜开……”
      抖着抖着,我们把自己抖入了一种“催眠状态”,“个体成为一台完全听命于脊椎神经部刺激信号的电子细胞装置,此时他的全部价值与意义已不复存在”。这么说吧,打开抖音以后,我的手指就变成了一只失去自我控制意识的机械臂,只会做一种动作,就是周而复始地往上滑,偶尔双击一次,就像机械运转过热之时的震颤。
      你以为抖音的原罪是危险动作引人模仿?是抖友违规鸣笛妨碍交通?不不,那只是附带伤害。抖音的存在本身,它那种以制造无聊短视频来对抗大规模无聊人生的运转模式,就已经是大型的谋杀现场了,谋杀的不仅是时间,还有思考能力。
“群体中个人智力泯灭,存在着以下四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自我意识模糊
      第二个阶段:独立思考能力下降
      第三个阶段:判断力与逻辑在暗示与传染的作用下趋同一致
      第四个阶段:残存的智力品质被彻底吞噬
      在这样的情况下,原本一个头脑非常严谨的个人不复存在,他成为了群体中的一分子,成为了一个不具备逻辑能力与判断力的智力泯灭者。”
      对号入座,这就是玩抖音时的我。

      然而,这场谋杀,又是加害人与被害人共谋的产物。当我们在群体无意识的笑声中释放了一天的焦虑,当我们动动手指几分钟就能上传一段短视频博得几百万个关注几十万个粉丝,似乎也从中寻找到了存在感,哪怕这种存在感不过像是当年开心网上累积的金币数字——和短视频平台或者网红不同,绝大部分抖友的粉丝和点赞是并不能在真实生活中变现的——抖音的背后站着今日头条,那是一个多么哗众取宠的下三路媒体平台就不用多说了;据说抖音还将迎来阿里爸爸,当你在抖的时候,平台却在忙着带货变现。
      所以为什么,我们要在别人的生意里忙着抖掉自己的人生?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