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社会 > 正文

鼓励“造人”,这些国家也拼了

日期:2018-08-08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后继无人”,成了许多国家要面对的新难题。而为了破题,各国也是想尽了办法、费尽了心思。
作者|周 洁
  1798年,32岁的英国神父马尔萨斯在其著作《人口原理》中提出:如果粮食增长无法跟上人口增长,过度的人口增长将带来饥荒、瘟疫、战争和各种灾难。这一观点给当时工业革命的欧洲敲响了警钟。
  然而,令马尔萨斯没有想到的是,20世纪世界人口增加了4倍,与此同时,全球物质产出增加了16倍,他所担心的由于人口增长带来的饥荒并没有出现。他更没有想到的是,经历了人口爆炸的20世纪,人类历史上一种全新的现象出现了——低生育率和人口老龄化。数据显示,日本、韩国、瑞士等许多国家生育率持续下滑,人口负增长的情况非常严重。
  复旦大学人口与发展政策研究中心教授王丰曾撰文指出:全世界近一半人口已经生活在生育率水平低于更替水平之下的国家,联合国依照中等生育水平假设预测,本世纪末世界人口增长率将降至0.06%,而这一现象也将大大牵动消费、生产、社会安全等诸多问题。
  “后继无人”,成了许多国家要面对的新难题。而为了破题,各国也是想尽了办法、费尽了心思。
    
少子化?先解决单身人口
    
  想不想结婚,是个人问题。不过,如果社会上的适龄青年们都更喜欢单身生活,势必将引起晚婚,进而出现少子化。
  随着剩男剩女一词的风靡,近十年来,我国的单身人口越来越多。民政部的数据显示,我国单身人数近2亿,其中男女比例存在失调。专家表示,从社会学角度看,单身问题将牵涉到国家的人口政策、社会保障等。在近日发布的《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中的一大亮点,首次增加了“专项附加扣除”——包括子女教育支出、继续教育支出、大病医疗支出、住房贷款利息和住房租金等。这被不少网友解读为变相“单身税”,理由是单身人士不存子女教育等支出,将会比已婚人士纳税更多。
  虽然这一理解有偏差,不过,世界上几个单身大国,也都是少子化严重的国家。比如同我们一衣带水的邻邦日本,是素有盛名的单身大国。调查显示,目前日本约四分之一的男性50岁之前从未结过婚,约七分之一的女性也是如此,日本将进入“超单身社会”;与此同时,日本厚生劳动省日前发布的一份人口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出生的婴儿数(出生人数)比2016年减少了3万余人,降至94.606万人,创历史新低。一位厚生劳动省负责人认为,新生儿人数减少的原因是晚婚和不结婚,照此下去预计年出生人数会继续减少。
  为了鼓励人们生育,日本首先着眼于大家的单身问题。早在2004年,自民党内一个名为“育儿小委员会”的机构中就曾有人提出对单身者征税,最后不了了之。去年,“河北市妈妈科”与日本财务省一名科长级预算官员阿久泽孝会谈时再度提出创设“单身税”和削减医疗费用的想法,一度引发讨论,但并无进展。
  虽然“单身税”实际上并未实行,但日本对已婚人士已设有一定的税收优惠,如果已婚人士没有工作或年收入低于103万日元(约6万元人民币),其配偶在缴税时就能获得一定减免。相当于一种变相的“单身税”。
  除了经济方面鼓励大家结婚,日本在服务年轻人脱单方面也是甘当“月老”。2015年,日本政府首次将“结婚支援”作为重点工作措施列入少子化社会对策大纲,在各地成立“结婚支援中心”和“年轻人交流信息网站”等平台。
  不过,说起月老,恐怕还得把新加坡放到头位。一份调查报告显示,新加坡人结婚年龄在过去30年里推迟了3-4岁,是亚洲单身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因为单身年轻人太多,新加坡政府采用了民间企业提供的创意,进行了一个长达1年的鼓励约会大型宣传。新加坡政府称,还将资助一些“为单身男女提供交流机会”项目,为速配成功男女约会开销提供80%的经费,向国内适龄青年男女分发了一本如何约会的手册,可以说是从恋爱开始手把手操心,一站式服务。
  就在今年3月份,新加坡官方机构和官方认证的交友组织举办了一个叫“spark connections 2018”的活动,在一个半月的时间里,举办各种为单身男女量身打造的约会活动,从健身跑步、出海旅游到篝火晚会、主题派对应有尽有,政府将帮参与者买单一半的费用。
  同样是总和生育率全球排名倒数的韩国(2016年,韩国总和生育率在224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219)。为了鼓励婚育,韩国新税制规定,年薪2000万到3000万韩元的未婚劳动者,需要多缴纳20万韩元(约合1100元人民币)左右的税金。韩国网友还戏称年轻一代是把恋爱、结婚、生育统统抛弃的“三抛一代”。
  在西方的发达国家,欧洲同样面临少子化的危机。不仅几个主要国家的领导人都没有孩子,在世界人口出生率最低的25个国家中,22个为欧洲发达国家——欧洲已经有18个国家的人口出现了负增长。其中,意大利更是连续三年负增长,如果这一趋势长期持续,意大利将变成一片“荒漠”。不过,意大利最新的一组统计数据显示,意大利近两年单身人数显著增加,贫困人口增多,而国民幸福指数却在提高,看来,解决单身人口任重道远啊。
    
各项政策鼓励“造人”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近日曾警告说,亚洲主要经济体在全球经济领域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但随着中国、日本、韩国和泰国迅速步入老龄化社会,未来,这些国家的劳动力数量将减少,生育率增长也可能下降。拉加德估算,上述国家年度国内生产总值(GDP)下降幅度最高可达百分之一,如果亚洲国家经济增长因此放缓,可能会对全球经济造成冲击。
  其中,香港、新加坡等地区的生育率都在1.0至1.3之间,比日本、韩国更低。尤其是对新加坡来说,青壮年劳动力的减少一方面影响了新加坡的服务业发展;另一方面,阻碍了新加坡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为此,除了上文中提到的催婚活动,政府为促进生育率的提高也下足了本金,最近,政府每年的结婚生育配套预算从之前的16亿新元提高至20亿新元——这其中包括,每个家庭新出生的前两胎婴儿,只要是新加坡籍,便分别可以获得6000新元的婴儿花红,第三和第四个孩子则能够获得8000新元的花红。据人口与人才署的统计显示,生育两个孩子的家庭在两个孩子13岁以前一共可以领到折合现金16.6万新元的津贴。此外,政府还为育儿家庭提供税务减免、医疗补贴等各项福利,并为需要接受辅助受孕的夫妻支付最少一半的治疗费。
  除此之外,为了让父亲照看小孩、分担家务成为日常,除了产妇拥有四个月的产假外,新的政策规定父亲可以享有一个星期的陪产假,并且可以移用妻子一个礼拜的产假。此外,7岁以下孩童的父母每年还可以享有6天的育儿事假,所有以上假期的薪水均由政府承担。
  出生率同样不尽如人意的德国,对生育的福利补贴同样凶猛。

  孩子出生后的一年内,停职在家照顾孩子的父母一方每月可得到相当于本人税后月收入67%的补贴,每月最高可达1800欧元。一年期满,另外一方如果愿意,仍可以申请停职两个月,每月同样享受本人税后收入67%的补贴。也就是说,孩子出生后,这个家庭一共可以享受14个月的补贴,即最高为2.52万欧元的生育福利津贴。


  从2010年1月1日起,拥有2个孩子以下的德国家庭,可以领到184欧元的月津贴,拥有2个孩子以上的家庭,第三个孩子可以得到每月190欧元,第四个孩子为215欧元。并且,每年每对夫妇可获得总计为7008欧元的儿童免税补贴,单亲家庭则为3504欧元。这还不算,这些福利只要是在德国境内的纳税人都可以享受,即使是非德国国籍。
  战斗民族俄罗斯的催生政策就直白得多了。除了给钱补贴之外,为了鼓励年轻人多生孩子,俄罗斯从2007年开始特意设立了一个“怀孕日”:9月12日这一天,已婚夫妇可以不用上班,专心在家“造人”。
  生育子女多的妇女会被人们称为“英雄母亲”,不仅放产假3年,而且工资奖金照发,职位保留到产假期满,还规定产假时间算入工龄,女性可以随时要求返回工作岗位。除此之外,各地还会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获得一定的补助。有数据显示,这一项目实施后,俄出生率提高30%。
  而在高福利著称的北欧国家瑞典,为了鼓励生育出台了一系列政策规定,核心就是休假休假休假,休假越多津贴越高。
  瑞典政府认为,生宝宝不是妈妈一个人的事儿,父亲也必须承担责任。早在1974年,瑞典就成为全球首个将产假换成育婴假的国家。之后,为了鼓励更多的父亲承担照顾孩子的责任,瑞典政府在1995年引入了“爸爸配额”,即政府专门给新晋奶爸们分配了30天产假,如果他们不休掉这30天,那夫妻双方就会白白失掉一个月的带薪产假。2002年,瑞典政府将“爸爸配额”延长至60天,2016年,又延长至90天。
  目前,瑞典父母双方一共可享有16个月(480天)的产假。头390天,休假的一方可以拿到原有薪水的80%,390天之后的产假薪水会降低。为了鼓励父亲多休产假,瑞典的社会保障部门还设立了奖金,在休够法定的90天产假后,父母每多休30天产假,就可多领取3000克朗奖金,如果父亲和母亲在休产假上做到“完全平等”,即每人休假240天,这对父母可领取135000克朗的最高奖金。
  瑞典的邻居丹麦,不仅为产妇和奶爸提供了充裕的产假和生育津贴,还提供了极其完善周到的母婴保健。母亲怀孕后一系列保健检查、生产费用都是政府买单;宝宝满周岁后,还会有政府付费的护士定期上门探访;你甚至不需要为孩子的奶粉和尿布花钱,领取生育津贴后,一直都不需要再行纳税。
  其他种种不胜枚举,有不少专家认为,我国应向这些国家学习,力所能及地建立和落实各种鼓励生育的激励和配套措施,真正有效地提高生育率。

少子化现象不可逆?
    
  这些赤裸裸的金钱鼓励政策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生育率,但生不生孩子,钱不是唯一的原因。就新加坡来说,首先,城市生活的人本身就容易晚婚晚育,而观念的开放让父母都比较开明,没有来自长辈的压力,又看不上古板的相亲,无拘无束享受单身生活,可不就活出自我了吗?而且,孩子的成长需要不菲的投入,有人统计,新加坡华人家庭养育一个孩子从出生到大学毕业,花费至少要30万新元以上(大约170万元人民币),自然不会多生;另外,随着女性在职场中的竞争力加大,为了保住职位,不敢生不愿生也成了不得已的选择,有调查显示,受过良好教育的新加坡人优先选择发展自己的职业。
  为了解决新加坡生育率不断下降的难题,甚至还有妇产科医生写信倡议要求恢复一夫多妻制。当然,这一提议并没有多少人响应。为了解决人才短缺的难题,李显龙还一度放宽移民政策,希望用新的移民弥补生育率的不足。于是,外来人口大量涌入,占到新加坡560万总人口的30%以上。但由于移民与当地人的就业竞争,摩擦和冲突不断,2013年,新加坡不得不开始放缓引进移民的政策。
  根据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世界概况》报告,新加坡的生育率在报告中的226个国家中,排名第214。而根据新加坡政府公布的数据,近年来维持在1.2的整体生育率在去年跌至1.16。有分析认为,如果新加坡的生育率持续低迷,新加坡的劳动力将在2020年开始萎缩,人口也会在2025年开始下滑。届时新加坡恐怕如李光耀所言,有“垮掉”的危险。
  在推动生育上同样大手笔的德国,自2012年起,出生率连年增长。根据德国联邦统计局2017年发布的数据,2016年德国新生儿为79.2万人,比2015年增长7.4%。但2016年德国死亡91.1万人,人口仍然净减少。
  从长远看,德国人口减少的大势不可逆转。今年年初,德国央行行长延斯·魏德曼在公开场合表示,虽然近年来德国经济增长率持续走高,失业率降至两德统一以来最低水平,但2020年后,人口老龄化可能严重制约德国经济增长。魏德曼说,未来10年,德国在职人口与退休人口的比例将从2∶1降至1∶1;如果不能采取全面措施加以应对,德国经济的增长潜力将显著下降。
  2017年,日本的出生率比2016年下降了0.01个百分点,不过,比起2005年创下的最低纪录1.26,近年出生率逐渐得以恢复,始终徘徊在在1.40-1.44水平。然而,尽管出生率波动不大,但出生人数却大幅降低,原因在于女性人口的减少;并且,日本女性生育第一胎的平均年龄为30.7岁,随着生育第一胎的年龄升高,之后继续生育的数量就会减少。
  有学者曾表示,现在任何一个现代国家,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只要没有经历战争或者极特殊原因),出生率一旦降低,无论给予什么鼓励生育的政策,都几乎没有效果。或许,未来的我们将要渐渐适应人口变少的地球家园了。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