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社会 > 正文

起底滴滴公司原罪:资本的恶、女孩的血、市场的泪

日期:2018-08-27 【 来源 : 新民周刊 】
作者|姜浩峰

  本是百日之祭——今年5月6日,空姐李某在郑州市航空港区搭乘滴滴顺风车遇害,至8月下旬刚好百日。百日之祭之时,又一个女孩香消玉殒,做了滴滴的牺牲品!8月24日,浙江温州乐清市女孩赵某乘坐滴滴顺风车前往永嘉县,途中遇害。
  一样的顺风车,一样的强奸与杀戮!两起命案,有着许多相似之处。而滴滴的回应甚至都是相似的——顺风车业务暂时停业自查。
  有网友发现,这两起滴滴悲剧,或许早已隐藏于三年前的营销海报中——微博上,有人扒出滴滴顺风车的海报和文案,并指出——从以往广告来看,滴滴顺风车有意将自己打造成“约炮神器”。


  滴滴顺风车营销是否真的画风不正?滴滴顺风车是否一开始就想把自己打造成打车界的“陌陌”,利用乘客女色诱惑大量私家车司机入驻平台,用顺风车社交功能带来流量抢占市场?我们看图说话,相信大家心里自有评判。

  比如在2015年七夕时,滴滴顺风车曾发布过一张这样的海报——



  还是2015年七夕,滴滴顺风车发起了一场“移动相亲盛会”——8月20号当天,乘客与车主昵称里如果都带有“820”,即可开始一场约会。


  2016年2月14日,滴滴顺风车鼓励大家分享“那些开始于顺风车的爱情故事”,并po出一张非常甜腻的活动海报。


  2016年3月14日,滴滴顺风车同样发起来了一次征集活动。

  如果说滴滴顺风车特意为情人节做的借势营销,或许也能理解,不过平日里类似的营销依然存在,比如2017年春节时的这张海报——


  不仅如此,滴滴顺风车营销一直非常侧重“女乘客”,比如滴滴初上线时发起的“粉色星期三活动”,星期三当天可为女性免单。


  请来SNH48,让她们变身萌妹乘客,来教大家除了撒娇卖萌之外,如何让顺风车司机为你免单。


  乐清女孩赵某被害后,滴滴在第一时间先发出一封道歉信。信中竟然大言不惭地称:“未来平台上发生的所有刑事案件,滴滴都将参照法律规定的人身伤害赔偿标准给予3倍的补偿。”似乎滴滴很懂法,很愿意依法行事。也似乎滴滴很愿意出一点小钱钱摆平一切。与此同时,咄咄怪事——人们发现,之前空姐李某遇害时滴滴所发的道歉信,早已在滴滴官方平台了无踪影,似乎,那起刚满百日祭的命案,已经与滴滴没了干系。


  如果再仔细核对,“滴滴”似乎也只是一个面具,面具背后,则是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这家成立于2012年7月的有限责任公司,注册地在北京市海淀区。经营范围有——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服务、技术推广;基础软件服务;应用软件服务;设计、制作、代理、发布广告;软件开发;销售自行开发后的产品;企业管理咨询;计算机系统服务;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不含营业性演出);公共关系服务……反正不是一家出租车或者网络出租车企业!


  在李某、赵某两女孩被侵犯、被杀害之后,我们仔细梳理、回顾,发现至少在过去4年的时间里,媒体报道或者相关部门处理通报过的滴滴司机性侵、性骚扰事件,至少有50起。女乘客被顺风车司机奸杀的事情,空姐李某不是第一个,乐清女孩赵某不是第二个——早在2017年已经发生过此类案件。毫不夸张地说,滴滴已经成了引发犯罪的温床!

滴滴是谁?

  许多下载过滴滴APP的用户会明确无误地回答,滴滴是一款打车软件。
  小桔科技有限公司在2012年12月获得A轮创投300万美元融资时,其公之于众的“芳名”是“嘀嘀打车”。2013年,其获得腾讯集团投资1500万美元。2014年1月,完成C轮1亿美元融资。2014年5月20日下午,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对外宣布,旗下打车软件“嘀嘀打车”更名为“滴滴打车”。公司官方的说法是,这款打车软件将寓意“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而实际上,正是此时,“嘀嘀打车”商标对于“嘀嘀”商标是否侵权一案,当时已经进入司法程序。
  原来,早在2012年5月21日,宁波妙影公司就获得了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批准核发的商标“嘀嘀”,核定使用类别包括计算机程序,之后又把使用权转让给了自家“兄弟”杭州妙影公司。更令当时的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感到麻烦的是,杭州妙影公司和北京小桔公司还是“同行”:早在2011年8月,杭州妙影公司就推出了一款叫“嘀嘀出行”的下载软件,后来还有“嘀嘀导航”、“嘀嘀地图”、“嘀嘀打车”等,主要在杭州地区推广。
  2016年,经调解,原告妙影公司和北京小桔科技公司达成了一揽子商标转让协议,妙影公司撤回了对这个案子以及另一个相关商标侵权案的起诉。
  原来,是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在浙江使用“嘀嘀”商标时,被“嘀嘀”商标持有人妙影公司告上法庭。经一审判决、小桔公司上诉、二审维持原判。之后经调解,小桔公司获得了“嘀嘀”的使用权——钱能解决的,那就不是事儿!

  2014年时,市场只被滴滴、快的、易到等几家“寡头”瓜分。

  “寡头”之间的残杀,以补贴大战、超低价甚至倒贴消费者为主要手段。仗着有风投资金——快的补贴10块钱,滴滴补11块;滴滴补贴11块,快的补贴12块。后来,滴滴索性玩起了这么一手——每单补贴随机,10块到20块不等。是不是有点像赌场里的赌徒?就问对手敢不敢跟!据小桔科技的法人代表程维所说,2014年下半年时,滴滴花了15亿用于补贴。 而后,但凡有新入局者,补贴大战必然重演一次。最近的一次,即是今年春节之后的滴滴、美团大战。此前,滴滴刚宣布完成超过40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以超过200亿美元的总融资额,创造了未上市公司融资额纪录。烧钱之际,弹药充足。钱能解决的问题,就用钱去做开路先锋!
  今年5月,《新民周刊》曾以《滴滴,独角怪兽》对之进行过封面报道。其中报道了滴滴等一众网约车企业烧钱大战,祸及传统出租车企业。在南京,在成都,在广州,包括在上海,都出现了传统出租车被空置的现象,一些传统出租车企业举步维艰。
  原因何在呢?
  一方面,是网约车作为一种新生事物,确实带来了出行的便利。另一方面,则是价格大战搅乱了出租车市场。《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第十七条明确规定,禁止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从事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包括以不公平的高价销售商品或者以不公平的低价购买商品;没有正当理由,以低于成本的价格销售商品;国务院反垄断执法机构认定的其他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
  滴滴是否违反反垄断法,自然还需相关部门调查取证。但可以看出的是,滴滴使用的价格大战手段,实在凶狠。


  上海发布微信公号8月10日公布,今年上半年,上海市交通委受理12345、12319出租行业各类诉求37272件,其中,关于网约车平台的诉求4150件,占比11.13%。诉求中投诉3330件,占比80.3%。全市网约车平台受理投诉量排名中,“滴滴打车”投诉占比最高,为70.63%。全行业回访满意度仅为45%。
  在投诉量很大的同时,滴滴出行,到底是合法还是非法,在公众眼中似乎已不成为一个问题。似乎“存在就是合理”,似乎当人们通过手机APP点开滴滴,很方便地打到一单顺风车、快车或者专车来,就只记住了滴滴带来的好处,而忘了其很可能是在非法经营!
  在烧钱大战期间,超高补贴甚至倒贴,让乘客免费打车,让司机月入数万。记者今年春节过后,曾经随机采访过一些司机。曾有人称,自己同时使用滴滴和美团两个软件,哪家补贴高就用哪家。也有司机告诉记者,他们全家五六口人,包括表亲,春节过后都开着自家私家车来到上海,做起了滴滴网约车的生意。
  然而,这些做着滴滴生意的司机,真的是在合法经营吗?
  记者曾在上海外环内通过滴滴打车叫到一部注册为沪C牌照的车辆。明显滴滴平台知道这是一部沪C牌照车,平台显示其进入外环以内。而上海的规定是沪C牌照不得开进外环。果不其然,来接客人的那辆车是外地牌照车。驾驶员自然也不是上海司机。


  以2016年12月22日实施的《上海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若干规定》来看,从事网约车驾驶员的条件,必须是本市户籍。然而,现在在上海街头随便找几部做滴滴生意的网约车,是本市户籍的凤毛麟角!此前,滴滴平台曾称:“上海已激活的41万余司机中,仅有不到1万名司机具有上海本地户籍。”也就是说,在滴滴平台上,合规的司机不到1/41。


  譬如交通运输部颁布的网约车管理细则规定:网约车平台合法运营必须做到“平台持证经营,司机持证上岗,车辆持证载客”。然而,滴滴平台至今只在天津、成都、沈阳、青岛、杭州、贵阳、宁波、南京、厦门、北京、郑州、武汉等若干地方取得网约车运营牌照。换句话说,在没有获得网约车运营牌照的地方,滴滴就是在非法经营。
  从发票上来说,亦能找出滴滴非法经营的痕迹。记者曾数次开具滴滴快车、专车发票。无论是在上海还是北京等地使用滴滴打车,事后通过网络平台获得的发票都是从天津发出。
  不久前成立的中国出租汽车产业联盟即称,滴滴未将真实运营数据实时接入政府交通主管部门平台接受监管;存在大量线上信息和线下实际提供服务车辆不一致的情况,即所谓的“马甲车”;在税收、保险、劳动关系、定价权、车辆管理等方面均与合法企业处于严重不公平竞争地位等。至于对那些顺风车司机的管理,更是无从谈起!
  而补贴过后,一地鸡毛,忽而月入数万,忽而揭不开锅——记者了解到,近来一些滴滴司机因为生意太少,转身离去。而留下的空白,却因传统出租车企业遭受打击过大,而无法迅速填补。
  按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规定,违反国家规定,从事非法经营行为,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可被判处“非法经营罪”。此种情景,滴滴面对的,恐怕不是暂时关闭顺风车自查旗下司机,而是该扪心自问,这个平台还该不该存在下去?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