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社会 > 正文

职业司机必须把好公交方向盘

日期:2018-12-05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遇到乘客撒泼,非专业人士当然不知所措。但对于有资格上岗的公交司机,绝对不应该像万州公交司机冉某那样——一边把着方向盘,甚至脱开方向盘,一边去回击。
作者|姜浩峰

  “高速路上有人抓方向盘!这种人坚决不能留!”说这话时,4名壮汉将一名着米黄色外套的男子死死摁住。这是11月27日发生在重庆綦万高速一辆大巴车上的一幕。原来,在高速行驶的大巴车上,着米黄色外套的男子竟然抢夺起了方向盘,并将大巴车的转弯灯开关撞弯。说时迟那时快,四壮汉挺身而出,摁住肇事者。之后,重庆警方称,抓方向盘的男子已被刑事拘留。据司机说,男子之所以要抓方向盘,是因为感觉自己买错票了,想下车。

  这起抢方向盘事故,距离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刚好30天。

  10月28日,重庆市万州区,一辆22路公交车在万州长江二桥桥面与小轿车发生碰撞后,坠入江中。重庆公安机关经过全面排查,特别是通过走访事发前两站——南山岔路口站、回澜塔站下车的4名乘客,证实当时车内有一名中等身材、着浅蓝色牛仔衣的女乘客刘某,因错过下车地点与驾驶员冉某发生争吵。最终导致这辆22路坠江的,就是两人争执、冲突的升级。重庆公安表示,刘某、冉某的行为涉嫌犯罪。然而,他俩已经随着坠江车辆踏上了黄泉路,同时还牵连了同车的另外13名无辜者!

  这起事故,全国瞩目。《新民周刊》官方微信在事发后刊发《重庆万州事故的司机,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之后包括“今日头条”等统计出的阅读量上千万。这篇文章的观点主要是——司机冉某缺乏职业操守,万州公交对司乘人员的培训很不到位;公交车驾驶室应设隔离装置,让乘客与驾驶员无法身体接触;在经过大桥、火车站、机场等较为特殊场合的公交车上,应增加人员配备。

  果然,11月9日,交通运输部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公共汽车和电车运行安全保障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交通部《通知》”),通知提出四点要求:一是切实加强城市公共汽电车驾驶员安全意识和应急处置能力的培训教育。二是要求新购置车辆应具有驾驶区域安全防护隔离设施,鼓励在用车辆改装防护隔离设施。三是提升乘客安全乘车意识,鼓励乘客参与城市公共汽电车运行安全保障。四是对发现影响运行安全的违法违规行为要及时报警。

  然而,令人感到遗憾的是,在万州公交坠江事故发生后,至《新民周刊》记者发稿,全国各地竟然接连又报出20多起乘客大闹公交车的事件。好在由于万州事故的传播效应,使得更多司机与乘客觉悟到安全的重要性。四壮汉挺身摁肇事者,就是一例。


每天担负2亿人次生命安全


  遇到乘客撒泼,非专业人士当然不知所措。但对于有资格上岗的公交司机,绝对不应该像万州公交司机冉某那样——一边把着方向盘,甚至脱开方向盘,一边去回击。经过培训的司乘人员,会看惹事乘客状态,选择是否做安抚解释工作,还是停车报警,或者请乘客到终点站找乘务管理部门协助处置。

  “目前,全中国有近百万公交车驾驶员,每天运送乘客达2亿人次,每个方向盘的背后,都是几十、上百条生命,可见司机责任之重大。”这是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吴春耕的看法。

  作为“近百万大军”中的一员,万州公交司机冉某之所以会造成包括他自己在内,15条生命无法挽回的事故,显然是在工作场所受到伤害的同时,罔顾自己的职业身份,罔顾各种法律法规对公交司机的岗位规定。

  不妨回顾一下万州公交坠江的情况——

  10月28日9时35分,女乘客刘某在重庆龙都广场四季花城站上了冉某驾驶的22路车。刘某的目的地为壹号家居馆站。由于道路维修改道,当天22路不会经过壹号家居馆站。此前,驾驶员冉某曾提醒到壹号家居馆的乘客在南滨公园站下车。刘某未下车。当车继续行驶途中,刘某发现车辆已过自己的目的地,要求下车。但因为没到站,驾驶员冉某没有停车。根据事后打捞的公交车黑匣子记录显示,10时3分32秒,刘某从座位上起来,走到驾驶员冉某右后侧,靠在冉某旁边的扶手立柱上指责冉某。冉某多次转头与刘某解释、争吵。双方的争吵逐步升级,直到动手。当车行驶到距万州长江二桥南桥头348米处时,刘某右手拿着手机击向冉某头部右侧。过后,驾驶员冉某右手放开方向盘还击,侧身挥拳击中刘某颈部。随后,这司机和乘客、一男一女又大战了一个回合。直到10时8分51秒,冉某收回右手,并用右手往左侧急打方向,导致正以时速51公里行驶的公交车失控,向左偏离越过中心实线,与对面正常行驶的红色小轿车相撞。公交车遂冲上路沿,撞断护栏,坠入江中。

  警方通过调查走访,排除了驾驶员冉某酒驾、精神失常等等可能。同时,当天事发地各种路况、天气状况都良好。车辆打捞上岸后,经鉴定,事发前车辆灯光信号、转向及制动有效,传动及行驶系统技术状况正常,排除因故障导致车辆失控的因素。重庆警方认为,乘客刘某和驾驶员冉某的互殴,就与22路公交车坠江具有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两人的行为严重危害公共安全,已触犯《刑法》第一百一十五条之规定,涉嫌犯罪。

  而作为公交驾驶员,冉某显然没有严格执行交通运输部2017年发出的《城市公共汽车和电车客运管理规定》中的岗位要求。该规定第二十九条第六款是——“发生突发事件时应当及时处置,保护乘客安全,不得先于乘客弃车逃离。”当然,冉某并未弃车逃离,但在遭到突发的袭击时,他没有及时处置,而是不顾及乘客安全,与刘某互殴,导致车辆坠江——害人害己害了15条性命。

  交通部《通知》特别提到,要求各地交通运输主管部门抓好《城市公共汽车和电车客运管理规定》的贯彻落实。还要求“加强对城市公共汽电车驾驶员、乘务员开展法律法规、岗位职责、操作规程、服务规范、安全防范和应急处置等基本知识与技能的培训考核”。这些要求,无疑是为了每天2亿人次的生命安全真正被一线驾驶员重视起来。


职业司机的职业伦理


  交通部《通知》中,对“安全第一”有这样一段解释——“任何情况下都要把保障乘客安全作为驾驶员的第一责任”。这涉及的是——公交车驾驶员是一种职业。作为一种职业,必然有其职业伦理。

  何谓“任何情况下”,2014年3月9日,华山景区游客摆渡中巴车驾驶员、38岁的杨京红的所为可以作为一个例子。当天,他驾车载着31名下了索道站前往游客中心的游客下山。这一路有许多弯道。在一个大弯道,车突然靠边停了下来。有乘客看到司机伸手扶车门,左一下,右一下,就是抓不住。但杨京红仍颤巍巍照护乘客下车。在电话告知单位乘客安全后,他一头栽倒在车门口,再也没有醒来。次日凌晨在医院过世。

  “如果不是他刹住车停在路边,我们三十几个人可能就没命了,很感激他。”乘客们都如是说。

  杨京红在突发脑出血、自身生命垂危的情况下,确保了乘客安全。这无疑是符合职业伦理的行为。而更多的时候,驾驶员遇到的问题不是来自自身,而是遇到来自乘客的压力、袭扰。万州坠江公交司机冉某遇到的就是这样的情况。

  11月19日,最高人民法院在官网发布《司法大数据专题报告之公交车司乘冲突引发刑事案件分析》(以下简称《分析》),其中提到,此类案件数量稳中有升,“2016年1月1日至2018年10月31日,全国各级人民法院一审审结的公交司乘冲突案件223起。2017年较2016年增长4.8%。”《分析》还提到一个数据:“50.54%的案件受害人为司机”。可见,司机是目前司乘冲突案件的一个关键点。一方面,其面对各色人等组成的乘客,在与乘客的社交上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不可控性,容易受到伤害;另一方面,作为在岗位上工作的职业司机,又必须遵守《道路交通安全法》、交通规则、操作规程和客运管理方面的规定,坚守职业操守。然而,无论如何,既然端起了公交司机这个饭碗,在岗位上,特别是车辆行驶中,就职业伦理的角度来说,就该心系全车人的生命安全,将之放在心中最重要的位置。

  在接受《新民周刊》采访时,上海师范大学教授、中国伦理学会副会长周中之说:“从职业伦理的角度说,公交车驾驶员一定要把安全放在第一位。从价值排序看,生命价值是最重要的,保证乘客的安全压倒一切。碰到难缠的乘客,需要耐心地与他周旋。实在不讲理的,停车与他理论。抢夺方向盘,越过了底线,应该报警。”

  2017年4月,福建泉州公交公司设立“委屈奖”,意在对处理司乘矛盾纠纷时,表现出较高职业道德的司机表示安慰和支持。泉州公交称,这是为了促进建立更加和谐的司乘关系。

  近日,四川资阳一女子将垃圾袋放在公交车引擎盖上,司机因劝阻而遭其长时间辱骂,所幸司机一直沉默不语,未酿成事故。当地公交公司负责人表示,将给予司机“委屈奖”奖励。

  有评论认为,“委屈奖”不能委曲求全,更不能替代法律。诚然,就法律层面来说,谁违法了就该负法律责任。然而,从交通部《通知》对“安全第一”的解释可以看出 “委屈奖”存在的合理性。

  周中之教授对此评价道:“发‘委屈奖’是企业行为,是对受害驾驶员的补偿。我认为更重要的是——企业应该组织力量研究如何对待司乘矛盾,在一些情况下如何应对,做好预案,并且对司机进行培训。”

  由此,又引出一个话题——什么样脾性的人适合做公交驾驶员?科学分析的话,炮仗性格、一点就着的人,即使驾驶技术再好,似乎也不可能胜任了。从2017年开始,青岛公交集团招聘驾驶员,就增加了心理测试环节。青岛公交集团崂山巴士公司企管部经理王德兴介绍:“驾驶员的心理健康程度将直接影响到服务质量,所以需要心理测试。心理测试是为了确保选拔心理过关的驾驶员进入公交队伍,为乘客提供更加满意的服务。心理素质差的,性格偏激怪异、脾气大的新司机很难进入公交队伍。”

  前些年,广东省惠州市曾发生过一宗专线大巴车连续碰刮在路面行驶的汽车、自行车事件。后来调查发现原因出在肇事大巴司机李某某身上。他因在请假休息期间被要求顶班,心情不好,造成了事件的发生。之后,惠州市政协委员刘亚红在一份政协提案中写道,“人们通常认为公共汽车司机开快车、脾气大,是因为‘素质差’造成的。但心理专家指出,公交车驾驶员的职业有很大特殊性,超过50%的司机因为劳累、压力存在这样或那样的心理问题,心理问题对公交车司机的影响不容忽视。倘若得不到及时释放,他们会将情绪带到工作上,轻微的会影响工作,严重的就会危及公众安全。”

  不久前,一份对济南市78名公交车司机做的调查显示——不同学历、不同性别、不同年龄、不同婚姻状况的公交车司机,不同程度存在躯体化、强迫症状、人际关系敏感、焦虑和抑郁。所谓“躯体化”,亦即“一个人本来有情绪问题或者心理障碍,但却没有以心理症状表现出来,而转换为各种躯体症状表现出来”。该调查发现,公交司机心理障碍发生率高达80%。

  回看万州公交坠江事故发生前,据重庆公安调查报告显示,驾驶员冉某出事故前,是10月28日凌晨5时离家上班,5时50分驾驶22路公交车在起始站万达广场发车,沿22路公交车路线正常行驶。事发时系冉某第3趟发车。看似冉某处于正常状态,但其起床时间比绝大多数城市居民要早很多,且从5时50分从始发站发车,到事发时,已经连续工作四个半小时。调查报告没显示冉某每趟发车前是否有足够休息时间。这些是否影响到冉某当天情绪,以至造成躯体化症状,甚至是否影响到冉某最后将公交车开过中线,还有待调查。

  如果跨行业比较的话,有一些国家在飞行员入职时,要进行心理测评,以评估飞行员对压力的反应,包括生理、心理和行为三方面。如果在测试中发现有情绪激昂、情感多变、易激惹、比较偏执、善猜疑、攻击性强等特征,就不会被录用。即便顺利入职,也会定期进行心理评估和调适,一旦发现心理压力较大,情绪波动和低落者等,都要停飞一段时间。未来,青岛公交的经验是否能推广,出台类似“公交车驾驶员心理健康测试”等评估系统,值得有关主管部门考虑。

  记者亦了解到,这次交通部《通知》里,已明确要求各地交通运输主管部门“加强驾驶员心理疏导、情绪管理,确保驾驶员心理健康”。目前,有些城市已走在前面。今年6月,宁波奉化公交公司就曾请二级心理咨询师颜春仙对公交驾驶人员进行心理疏导和培训。颜春仙通过向驾驶员分析何为负面情绪,何为正面情绪,以及逐条讲解“如何认识愤怒、引发负面情绪的压力源、怎样化解负面情绪”,让驾驶员获益匪浅。奉化公交还为在工会的职工之家设立 “蒲公英驿站”,并将每月的10日定为心理健康日,无偿为公交驾驶员提供心理咨询服务。这些举措值得推广。


鼓励乘客参与保障安全



  交通部《通知》要求,“新购置车辆应具有驾驶区域安全防护隔离设施,鼓励在用车辆改装防护隔离设施”。具体措施是——要在调查摸底在用城市公共汽电车驾驶区域安全防护隔离设施安装情况的基础上,制定城市公共汽电车驾驶区域安全防护隔离设施安装改造方案,明确安装时间节点、技术要求和保障措施。要积极争取地方财政、公安等部门在资金、车辆检测等方面予以政策支持,鼓励推广应用新技术、新产品提升驾驶员防侵扰能力。

  然而,目前我国大多数仍在使用期的公交车,不可能立即全部更换,或者改装防护隔离设施。周中之认为,目前的补救措施该是——企业应该在驾驶座旁贴上:“抢夺行驶中公交车辆的方向盘,危及你和他人的生命安全。违法!”

  更实际迅速可行的操作,该是“提升乘客安全乘车意识,鼓励乘客参与城市公共汽电车运行安全保障”。

  重庆万州22路坠江前,刘某起身的时间是10时3分32秒,出手用手机敲打冉某头部的时间是10时8分49秒,中间相隔5分钟。从刘某开始动手到冉某向左急打方向盘的10时8分51秒,则仅仅只有两秒钟!如果在刘某起身后到刘某动手前的这五分钟时间里,车上乘客能够劝阻住刘某,甚至主动隔离开两人,也许之后的两人互殴、车辆坠江事故就不会发生。

  在11月22日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交通运输部向全社会发出倡议——“驾驶员每时每刻安全驾驶,一言一语心平气和,文明行车,从我做起;乘客与人为善以和为贵,一上一下遵章守序,文明乘车,从我做起。”可见,交通运输部亦向乘客发出了呼吁。

  11月27日綦万高速上的4名壮汉乘客,看似采取了死死摁住抓方向盘者的行为,但恰恰是做到了“文明乘车,从我做起”。原因就在于他们心系安全。否则,在大巴车进入隧道后,抓方向盘的行为后果可能非常严重。

  万一方向盘失控,车辆撞到隧道墙壁,可能车毁人亡。

  万州公交坠江事故,全国瞩目,也确实让许多公交乘客明白了自己该做什么。11月10日上午10时45分许,记者在上海南翔真南路众仁路站登上了一辆开往市区的62路公交车。因是周六,乘客并不多,路况也不拥堵。此时,一名坐在后排的男性乘客突然叫嚷着冲到驾驶员处,称车开得太慢。“路上这么空,你开这么慢。看你一头白头发,就是退休返聘的吧?退休了没本事就回家去,有本事就开快点……”该男子一阵叫嚷。车上人众口一词让该男子回到座位上,不许干扰司机,并向他说明万州公交坠江事故的前因后果。这位62路驾驶员果然是“老司机”,一言不发,照样开他的车。事后记者问他为何不向这名乘客解释,如果他继续冲上来怎么办?驾驶员答:“我不认识这乘客,看那架势,谁知道他是不是吃饱老酒了?我就当没听到,开我的车。如果他继续骚扰,我就停车报警。好在车上有乘客帮我劝退了他,那我就照样开车。”

  类似冉某这样开车到桥上,遇到乘客撒泼的事,过往也有处置得当的案例。譬如2016年5月27日下午,武汉610路女驾驶员戚婷婷开车行驶在武汉长江二桥中部时,一名中年女乘客突然上前抢夺她手中的方向盘,并要求驾驶员停车。戚婷婷见状,仍好言相劝:“这里不能停车。”没想到的是,这个妇女仍扑向戚婷婷,抢夺方向盘。面对突发情况,戚婷婷二话不说,踩脚刹!拉手刹!这迅疾的两个连续动作,让车子立即停了下来。危急时刻,坐在车厢后部座位上的男乘客吴烨猛地冲上前,死死抱住正在拼命抢夺方向盘的那位中年妇女并将其拖离驾驶室。随后在其他乘客协助下,吴烨等乘客一起将该中年妇女围在座位上。驾驶员戚婷婷和乘客吴烨的连续动作,无疑是保障了安全,保护了车上约20名乘客。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