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社会 > 正文

婚姻之“痒”七变三

日期:2019-04-03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在李银河看来,婚姻会越来越走向多元化的情况。一是一对一从一而终的婚姻还会存在;二是开放式的婚姻,一双人在肉体上互相不约束,不严格禁止对方出轨;第三种形式可以是合同制婚姻,约定婚姻的期限。
作者|应 琛

  即便中国老一辈的多数人仍然将“结婚”作为通向幸福的必经之路,逢年过节催娶逼嫁,但逐年走高的离婚率、不断降低的结婚率、持续推迟的初婚年龄都展示着婚姻在当代人中,似乎并不受那么待见。

  根据最新的数据显示,中国的单身人口总数已经达到了2亿人。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愿意结婚了,或者说不愿意过早进入婚姻了。

  另据上海市民政局的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全市办理协议离婚登记51428对,其中40岁以下的年轻人共有57259人,占到总的离婚人数的56%。不光上海的离婚数字惊人,综观全国,离婚数据也是一个惊人的数字。民政部的数据显示:仅2018年上半年,中国就有540万对新人结婚,193万对夫妻离婚。2016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的全国离婚纠纷一审审结案件显示:婚后2年至7年为婚姻破裂的高发期。大数据显示,婚姻保鲜期正逐年缩短,已从“七年之痒”,变成了如今的“三年之痒”。

  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李银河更是在《奇葩大会》上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观点:现代的婚姻制度终将消亡。

  在李银河看来,婚姻是一种人类文明的习俗惯性,在一定阶段有着存在的意义,但随着时代变迁,它的弊端和“反人性”的一面将越来越突显,“在我们找到适用于这个时代的新婚姻模式后,现有的制度必然会被淘汰。”


唯独与爱无关



  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里,恩格斯说,婚姻是随着私有制产生而产生的,目的是巩固私有财产。

  母系社会里,孩子基本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代行父亲角色的是孩子的舅舅,然而舅舅还得作为移动精子库去给其他部落生娃。因此在母系社会,没有父亲的概念,自然也没有婚姻。

  父系社会之后,女性渐渐需要依附于男性来保障自己的生活,她们的地位随之下降,女人跟男人的关系,逐渐从“平等”变成了男人的“财产”。

  最早的婚姻制度产生,正是为了保证血缘的纯洁,而逐渐形成的一种社会契约。

  过去人类所有的政治统治和社会生产,几乎全部依赖父系这条血脉的传承。著名社会学家、人类学家费孝通曾说,“婚姻是社会为孩子们确定父母的手段。”婚姻让财富通过家庭稳定传递给下一代。数百年来,人们利用婚姻来继承父辈的财富,建立社会地位,连接社会资源。统治者通过婚姻制度建立起一系列统治制度,把被统治者紧紧绑在社会的利益网上。

  归根结底,婚姻制度的起源是一种产权制度。如此看来,婚姻制度和群体协作有关,和资源垄断有关,和抚育后代有关,甚至和政治互利有关,唯独和爱情关系不大,爱情完全可以脱离于婚姻之外,是人类给婚姻强行匹配的一种浪漫又牵强的解释。

  随着女性在家庭中的地位慢慢从从属变成了平等,夫妻双方变成了一种平等的合作关系。这时的婚姻制度,更像是一种经济制度:双方一起生活,经济上的产出,远比一个人单个的生活更多。

  男女分工的意识在婚姻里渐渐成型,特别是西方社会,男女在婚姻中的分工开始了多样化,并形成了现在主流婚姻价值观的共识:一个平等、尊重、共同承担风险的利益共同体。


未来将会怎样?


  当工业社会的发展会越来越细,人们开始越来越回归自身。当对于“自我”,“爱”和“自由”的追求开始和婚姻牵扯到一起,这个时代什么才是合理的婚姻制度与模式?或许没人能回答,但离婚率一再创历史新高,事实总是默默给出最真实的答案。

  于是,在这样的现状下,不婚不失为一个好选择。李银河老师对于不婚的人群总结过几个原因。首先,她认为,婚姻制度它和人性之间有一种内在的紧张,因为它是要求完全的一对一,白头偕老,可是人类的感情这东西流动性是挺大的,“现在人类平均寿命的延长,维持婚姻很辛苦。”

  其次,离婚成本太高,精神上备受折磨。第三,性观念的改变使得不结婚也能有性生活。最后,女性自我意识的崛起,“随着经济的发展、受教育程度的提高,越来越多的女性不仅在经济上更加独立,在思想上也与传统的女性相去甚远。她们更关注的是自我成长和个人价值的实现,更乐于花时间去奋斗,去学习,去取悦自己。于她们而言,如果婚后生活质量下降,不如选择从一开始就不参与这种契约型的合作模式。”

  但这并不是因为大家觉得婚姻不重要,而是认为婚姻太重要了。物资生活丰富之后,精神世界就显得异常珍贵,对亲密伴侣的要求变得前所未有的重。当婚姻与生育不再绑定,恋、性、婚、生呈现相互独立的态势。

  在李银河看来,婚姻其实并不会彻底消亡,而是会越来越走向多元化的情况。一是目前这种一对一的从一而终的婚姻还会存在。第二是开放式的婚姻,虽然两个人还是一对,但是在肉体上互相不约束,不严格禁止对方出轨。第三种形式可以是合同制婚姻,约定婚姻的期限。

  “还有就是同居、不结婚,或者单身。” 对于现在很多年轻人,李银河说,完全可以有很多和传统婚姻不一样的选择,“希望你可以不用担心身上背负的一些来自传统的眼光,传统的压力,而是努力寻找到最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

  目前,北欧已进入“制度化福利国家”,其社会福利政策的重要特点就是去家庭化,降低公民对家庭福利功能的依赖。这种制度,让更多的人以“同居”取代“结婚”。

  恩格斯曾说:“结婚的充分自由,只有在消灭了资本主义生产和它所造成的财产关系,从而把今日对选择配偶还有巨大影响的一切派生的经济考虑消除以后,才能普遍实现。到那时候,除了互相爱慕以外,就再也不会有别的动机了。”

  这样的时代,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