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社会 > 正文

上海扫黑除恶,打法彰显“地方特色”

日期:2019-06-12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对于像上海这样的大城市而言,扫黑除恶不仅仅集中在“套路贷”等经济领域,还和破坏营商环境的“恶势力”有关。
作者|金 姬

  2019年6月6日,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对外透露,经中央批准,5月底至6月上旬,中央扫黑除恶第11-20督导组已完成对北京、陕西、黑龙江、内蒙古、上海、江苏、青海、甘肃等8个省(区、市)的进驻工作,6月12日前进驻西藏、宁夏,第三轮督导工作全面启动,这标志着中央扫黑除恶督导实现了对各省(区、市)全覆盖。

  老百姓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从政策中得到实惠,是生活条件得到改善,是合法权益得到保障。而在全国各地轰轰烈烈展开的新一轮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既有力打击黑恶势力犯罪,又铲除滋生土壤,不断增强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打击“套路贷”,上海模式全国推广



  黑恶势力是经济社会健康发展的毒瘤。从采用暴力、冷暴力等非法手段强买强卖、破坏生产经营秩序,到“套路贷”“敲墙党”等侵犯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这些黑恶势力的老形式或新变种,无不冲击着正常的经济社会运转秩序,置人民群众于惶恐之中,更破坏着一个地方的法治环境、损害着法律的尊严和权威,甚至动摇人们对法治的信念。

  以老百姓深恶痛绝的“套路贷”为例。今年4月,最高法、最高检等四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由此可见国家打击“套路贷”的决心。而上海虽然直到2019年6月才有督导组进驻,但在“套路贷”的扫黑除恶工作方面走在了全国前列。

  2016年4月,许女士向名为“上海衡燊商务咨询有限公司”的小额借贷公司借贷20万元,两个月后借款却翻成60万元,尽管已经超额还款,许女士和家人依旧屡遭骚扰甚至非法拘禁,无奈报警。

  然而,警方初步调查情况与报警的许女士所言相差甚远:衡燊公司出具了许女士本人签字的多份借贷合同,也提供了详细的银行流水,显示这些钱确实转入许女士的账户。所有“证据”证明这是一起“民间经济纠纷”,而法律明令禁止公安部门介入此类纠纷。

  “证据太齐全了,简直像特意准备好的一样。”上海市公安局刑侦总队三支队支队长张琛梳理了全市公安机关接报的同类案件,找到与该公司关联的多名欠债人,从一笔笔资金往来中清理出小额贷款公司虚构借款的证据。“‘套路贷’之所以‘套路’,因为表面看起来合法,一些犯罪团伙甚至有法律顾问。” 成功侦破首起“套路贷”案件后,张琛立即总结经验,与各公安分局交流,并主动与检察院、法院沟通研商,会同上海市公安局法制部门出台《本市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的工作意见》,形成了打击“套路贷”的“上海模式”,在全国推广。

  截至2018年底,上海已打掉“套路贷”犯罪团伙130个,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770余人,为人民群众挽回经济损失4.5亿余元,此类案件在上海处于“清理库存”的态势——

  以嘉定区为例,目前正在审理一起典型的“套路贷”案件。2018年,一名被害人向上海嘉定警方报案称,她最开始向他人借贷几万元,后来被不断诱骗“借新贷还旧贷”,利滚利很快变成欠债100余万元。不仅如此,她还不断被威逼还债,甚至被非法拘禁。嘉定警方从这一条线索着手,循线深挖,最终发现了一个专业化运作、以无条件放贷为名实施“套路贷”的团伙。通过并案侦查,联系到了60名被害人,抓获涉嫌违法犯罪人员20名,目前,此案还在进一步审理中。


扫除破坏营商环境的“恶势力”



  6月7日,中央扫黑除恶第16督导组分赴上海松江、浦东、金山、崇明、宝山、青浦、奉贤、嘉定8个区展开第一轮下沉督导。督导组组长吴玉良指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实质是反腐败工作向基层的延伸,扫黑除恶重点在基层。而副组长马瑞民表示,群众的事是天大的事,要件件有交待、事事有着落。扫黑除恶工作面大量广,需要各级部门上下联手,要勇于担当、求真务实,始终保持高压态势,打财断血、打伞破网,把黑恶势力连根铲除,让群众满意、让群众放心。

  对于像上海这样的大城市而言,扫黑除恶不仅仅集中在“套路贷”等经济领域,还和破坏营商环境的“恶势力”有关。

  以长宁区为例,近年来大力发展“互联网+生活性服务型”产业,辖区内携程、美团点评、拼多多等互联网企业扎堆,龙之梦、来福士、百联西郊等商场卖场云集。但是,一些特殊的市霸、行霸也悄然出现,这不仅损害商家的利益,更使得正常的市场经营秩序遭到破坏。

  2018年7月,长宁成功侦破一起所谓的“职业打假人”的敲诈勒索案件,将犯罪嫌疑人王某东抓获。原来,王某东经常以商家“虚假宣传”“食品卫生安全”“消防问题”等各种名义向工商、市监部门及消防部门投诉,并授意上述部门将自己联系方式留给被举报商家,在其与被举报商家商谈的过程中,以举报或投诉内容为谈判筹码,示意商家出钱了事,并对有些企业提出每月领取“顾问费”。

  据悉,大多商家会选择息事宁人,支付一定费用,王某东在收到钱款后,立即将其举报或投诉撤销,如未达到其要求的,则会继续其举报或投诉的行为。“盒马鲜生”“迪卡侬”等十余家大型企业均曾遭到王某东的敲诈勒索,涉及长宁、静安、青浦等区,涉案总金额近20万元人民币。目前犯罪嫌疑人王某东现已被长宁区检察院提起公诉。此案件的处理大大震慑了滋扰正常经营秩序的敲诈勒索行为,也让门店商家挺直了腰板。

  民生无小事,枝叶总关情。打击“敲墙党”“市霸”“菜霸”……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民生类的涉黑涉恶案件是上海市闵行区排查打击的重点。

  例如,今年5月28日,何海军等5人涉嫌强迫交易罪一案在闵行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这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闵行检察院指控的全区首例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

  2017年底,家住闵行区沧源路588弄的业主李深(化名)备受困扰,敲墙装修,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简单。2017年12月20日,李深决定,向闵行警方求助,因为为他敲墙的袁宗仁强迫他额外支付9000元。而李深的遭遇并非个案,小区另一个业主金彬(化名)反映,袁宗仁驱赶他聘请的施工队,强行承揽敲墙业务。金彬害怕出事,支付装修工人工费6000元后予以遣散,然后以3.3万元的价格雇佣袁宗仁为其敲墙。

  2018年2月2日,闵行公安分局以涉嫌敲诈勒索罪立案侦查,同年5月25日,将犯罪嫌疑人何海军、杨钦兵、袁宗仁及袁宗科抓获归案。

  闵行区检察院调查后发现,2017年12月至2018年1月期间,何海军等四人先后强迫该小区17户业主或业主聘请的施工队接受其敲墙钻洞服务,累计交易金额约20万余元。而时任小区客户服务部主管的李青明知何海军等四人强揽业主敲墙钻洞业务,且业主反映和举报强烈,仍纵容何海军、袁宗科冒充物业人员驻守其办公室,并提供业主装修报备信息和代为向业主发放名片等。

  就这样,紧盯民生的大小事,坚持边排查、边取证,依法从重从快予以打击,闵行区结合实际、统筹部署、多措并举,依法严惩了一批恶势力,取得了阶段性成效。

  2018年8月,一则惊人的消息在网上流传:华住集团旗下连锁酒店的用户数据在暗网售卖。泄露的信息包括华住官网注册资料及酒店开房记录,还有住客大量私人信息和消费金额等详细数据,包含华住旗下汉庭、美爵、宜必思等十余品牌酒店。长宁公安随即介入调查。十余天后,上海警方经缜密侦查,抓获了窃取华住集团旗下酒店数据信息的犯罪嫌疑人刘某。经查,犯罪嫌疑人利用黑客手段窃取华住集团旗下酒店数据并在境外网站兜售,但未交易成功。

  刘某虽未能成功出售数据,却给长宁敲响了警钟。黑恶势力从来不会自己消失,新经济业态蓬勃发展监管难免有所滞后,恰恰给了他们违法犯罪的土壤。这些逐利而来的黑恶势力,需要多部门联手监管打击。

  一个个案例让人们逐渐意识到,即使在治安环境良好的地区,黑恶势力依旧可能存在;经济发展态势良好,更会有不法者逐利而来,而且往往改头换面,更加隐蔽。

  不过我们欣喜地看到,在扫黑除恶的过程中,法律之网也正在通过制度建设被织得越来越密,不仅可以网起称霸一方的“大鳄”,也绝不放过百姓身边的“小鱼小虾”。谁让无辜百姓担惊受怕,法律就让谁心惊胆寒。

  对比三年为期的目标,当前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可谓船至中流,正当奋楫之时,绝不能有差不多、松口气、歇歇脚的想法。我们还要以扫黑除恶为契机,提升社会治理的综合能力,为上海形象增加正面国际影响力。


链接:名词解释


什么样的组织是黑社会性质的组织?

黑社会性质的组织有四个方面的特征:

1、组织特征:形成较稳定的犯罪组织,人数较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

2、经济特征:有组织地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其他手段获取经济利益,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以支持该组织的活动;

3、行为特征: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地多次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

4、危害性特征:通过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利用国家工作人员的包庇或者纵容,称霸一方,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形成非法控制或者重大影响,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


什么是恶势力?

  恶势力一般为三人以上,纠集者相对固定,违法犯罪活动主要为强迫交易、故意伤害、非法拘禁、敲诈勒索、故意毁坏财物、聚众斗殴、寻衅滋事等,同时还可能伴随实施开设赌场、组织卖淫、强迫卖淫、贩卖毒品、运输毒品、制造毒品、抢劫、抢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交通秩序以及聚众“打砸抢”等。


什么是“恶势力”犯罪集团?

  恶势力犯罪集团是符合犯罪集团法定条件的恶势力犯罪组织,其特征表现为:有三名以上的组织成员,有明显的首要分子,重要成员较为固定,组织成员经常纠集在一起,共同故意实施三次以上恶势力惯常实施的犯罪活动或者其他犯罪活动。


什么是黑恶势力“保护伞”?

  “保护伞”主要是指国家公职人员利用手中权力,参与涉黑涉恶违法犯罪,或包庇、纵容黑恶犯罪、有案不立、立案不查、查案不力,为黑恶势力违法犯罪提供便利条件,帮助黑恶势力逃避惩处等行为。

编辑推荐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