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社会 > 正文

中学教师口述:我的抑郁症学生

日期:2021-12-16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他们的表现有一些共同点,主要是对家长不信任,不愿意上学,哪怕来到学校也不想和他人接触。
记者|王仲昀


  老师是青少年抑郁症患者身边最重要的角色之一,来自老师和学校的关怀,有时候比家庭的支持更加重要。近日,《新民周刊》采访了两位中学教师。以下是两位教师的口述。


高中英语教师:生怕给他额外压力,单词默写也不要求了


  我是一所民办高中的英语老师。我现在教的班级是高一,很多孩子在刚上高中时会有各种不适应,包括心理和精神上的问题。

  我们班有一个留级的男生。他之前所在班级的老师跟我们沟通过一些关于他的情况。这孩子刚进校时还比较正常,但是有一个问题:他的情绪很极端,开心时很开心,难过的时候完全不说话。

  等到高一下学期,他就变得非常内向、安静,对学习也逐渐失去兴趣。再往后,这孩子被确诊为双向情感障碍。

  等到他今年回来继续上学,因为留级,似乎压力就更大了。在班上,身边没有认识的同学朋友,他觉得比较孤独。事实上,他没完全封闭自己。有一次我在校园里看到他和以前的同学在一起,比平常开朗、活泼,并不是一言不发。

  家长也告诉我们,他在家说,现在的同学都对他很好。如果有人跟他聊天,他也会开心。他知道别人对他好,但是在学校有时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一时间很难去主动与别人交流。

  在我的日常观察中,这孩子上课时很乖,没有多余不该有的动作,高中的男生其实普遍爱搞点小动作,但是他完全不一样,太安静了。这使得他很难短时间跟新同学熟络起来。

  作为民办高中,学校平时会在课余时间组织一些集体活动。今年一次活动前,孩子的家长一开始来电说孩子不想去,怕融入不了集体。到活动的前一晚,他父母又告诉我,发现孩子还是想去,因为他默默地准备好第二天需要的装备。

  第二天活动开始后,我注意到他起初依旧闷闷不乐,一个人在旁边走来走去。当我邀请他一起参与,他接受了邀请。

  前不久我们期中考试,我觉得肯定让他压力更大了。考完后没几天,这孩子没来上课。

  最近他开始恢复上学,但是上了一天课,他又有了新问题:觉得自己跟不上,怕老师提问,答不上来,会被老师批评。总之这孩子在学习上的精神负担还是挺重的,导致他无法每天到校上课。

  实际上,我们的各科任课老师很少会直接批评学生,现在的情况是,我们老师变得格外注意,生怕在课堂上给他额外的压力,很少提问他,连一些教学上的任务,比如单词默写都不怎么要求他了。

  我们学校对于有精神困扰的学生有自己的一套关注体系,也配备了专业的心理医生。不过高中生年龄不算小,现在的青少年早熟,他自己会觉得这难以启齿。所以我们了解到,他跟心理老师接触的过程非常有限,不太愿意透露太多,比较谨慎。

  学业压力基本上每个高中生都会遇到,所以这个男生变成现在这样,不能完全归结于学业压力,我想可能和他觉得自己上高中后难以达到父母的期待有关。之前跟他父母沟通,对方聊得不多,不过承认以往的管教过于严格。

  现在这孩子还在努力留在学校学习,但是健康永远排在第一位,考虑到高中的时间和学习非常紧促,如果他到明年还不能恢复,我想或许换到一个相对轻松的环境会好一点。


初中语文教师:坚持在校上学,也许是最好的办法



  首先我想说的是,初中生的心理问题越来越常见了。初中二年级,超过一半的班级都有孩子被诊断有抑郁状态,或者抑郁症。有的班上不止一位同学,比如我自己的班级。

  我是一所公办初中的语文老师。根据我和身边同行的经验来看,小学升初中,初中升高中,升学后的这一年是孩子们精神比较容易出状况的时期。我们班上三位同学,都是在预初阶段出现一些比较负面的行为,在初一时被诊断。

  三位同学的具体情况不一样,但他们的表现有一些共同点,主要是对家长不信任,不愿意上学,哪怕来到学校也不想和他人接触。

  我班上有一位女生,上课时低着头,对外界不管不顾,老师叫她有时也没有回应。可是等她回到家里,变得完全不同。这位女学生很喜欢在社交软件上交流,经常连续发很多条动态。你能够看到她其实很想获得别人的关注。

  我认为中学时期,出现焦虑或抑郁等心理健康问题,大多和家庭有关。最常见的是单亲家庭,或者家里管教方式有问题,比较极端,过于溺爱、放纵,或是过于严格,都会在孩子心中埋下隐患,而一旦孩子遇到新环境带来的巨大变化,就会变成诱因,从而导致精神问题显现。

  我们遇到过不少家长或者孩子不愿意去医院接受诊断的情况,作为学校,只能给到一些该有的建议。

  对于有精神困扰的初中生,我们会希望尽可能地将孩子留在学校里,留在老师和同学身边,这样才能给到他们足够的帮助。前面也说了,这个阶段的青少年心理上有问题,大多和家庭环境有关,而学校里的学业压力通常不至于让中学生有这么严重的心理问题。如果学校在他出现问题后还让他们一直在家待着,通常不利于恢复。所以我们的经验是,只要孩子不是完全不能上学,或者学习进度落下太多,我们都会建议留在学校学习。

  留在学校,我们会给这些孩子一些关注,但又不能流露明显的痕迹。比如对待我们班上那位女生,我们会点她回答问题,或者请她帮老师做一件简单的事情。这样不会显得突兀,同时也让这些孩子有一些获得感和认同感。

  最近,这位女生已经不再在课堂上趴着了,还会主动找到老师,提出希望能帮我们做点什么,我觉得她正在不断变好。

  初中这个年龄段的孩子,面对心理上的问题就是这样:来得快,去也快。我曾经遇到过初中生,暑假前出现焦虑症状,经过一个暑假在家的调整基本就恢复正常,这和成年人需要一个比较长的周期不同。(记者 王仲昀)

编辑推荐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