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社会 > 正文

轻掸历史浮尘,兰心已归来……

日期:2022-03-03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由于兰心地处市中心,毗邻多个商业区,占尽天时地利,所以特别适合孵化白领们喜爱的都市生活戏剧。
记者|应 琛


  在茂名南路长乐路交界处坐落着一座欧式剧院,三扇醒目的半圆拱形落地式长窗下面,是金光熠熠的五个字——兰心大戏院。

  不久前的一个周末,祝贺花篮从剧院前厅一直“挤”到了侧门。穿着时髦的观众第一次走进修缮后的兰心大戏院,他们在前厅留影,举起票根对着舞台拍照打卡。

  脱口秀演员程璐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作为当晚“笑果收麦秀”主持,他登台后首先介绍起了剧场,“在座观众之前来过兰心大戏院吗?听说这家戏院有近百年历史”。

  是的,此处的兰心大戏院建成于1931年,与锦江饭店、国泰电影院相毗邻,是中国最早的西式剧场,见证了上海这座繁华城市的风雨变迁。

  在历经17个月的修缮工程后,兰心大戏院焕新重生。


重回“妙龄”


  “对于脱口秀来说,兰心大戏院算得上是比较大的剧场了。但修缮后,舞台和观众厅的互动感还是比较强的,观众觉得离舞台还是比较近的,整体的融入感也比较强的。”负责此次兰心大戏院修缮工程的上海建工四建集团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工程研究院副院长谷志旺受到邀请观看了笑果当晚的演出。头一次坐在修缮一新的兰心大戏院内观演,谷志旺难掩骄傲之情,过去这一年多来的辛苦有了回报。

  2020年7月,围绕还原历史建筑原貌、提升剧场建筑安全性能、改善演出及配套空间使用功能,兰心大戏院整体修缮保护工程正式启动。

  “实际的筹备工作早在两三年前就已经开始了。”谷志旺告诉《新民周刊》记者,在施工筹备期,修缮团队跑遍了城建档案馆、上海市档案馆等多处,才搜集到改造复原所需的依据。

  此次修缮严格遵循最小干预和精细化修复理念——恢复了历次修缮中改动的门窗洞口和石材饰面;复原当年兰心的标志性“LYCEUM”招牌;利用数字扫描、3D制模等技术原样定制檐口腰线……

  最大的挑战来自外立面。“所用的泰山砖,在如今的现代建筑上几乎绝迹。”谷志旺介绍道,修缮工程团队对12000余块泰山砖,逐个查勘定损,制定针对性修复方案,只为找到最适合的复原工艺。

  据了解,光是泰山砖的修复前后就有8道工序。对于那些尚存的老泰山砖,不仅要挨个清洗、修补破损,连砖缝也细致到用专用的勾缝剂予以填充,以确保墙面的色泽整体协调。

  室内一层进厅为观众主入口,两侧沿墙分布主楼梯将观众引导至二层。在历次修缮改造中,大厅地面被改造为米黄色大理石。但实际上,其原貌是水磨石地面。修缮工程团队也全部按照原样复原了出来。

  兰心大戏院观众厅为室内核心区域,有着夺人眼球的圆穹顶。大厅四周点缀着简洁精致的几何装饰图案,精美的镂空镶金设计向上延伸并汇聚至圆拱形吊顶,如同一出戏剧渐入高潮。

  但在历次改造使用后,穹顶饰面、墙板样式和舞台台口等已不复原本耀目的模样。更严重的是,穹顶的各项性能均有所衰退,在观众厅安全运营和使用上存在隐患。

  “为此,我们邀请了专业的检测单位。在进行了结构安全检测的前提下,对穹顶原有装饰基层进行修补和增强。”谷志旺表示,门厅、观众厅等空间都力求还原上世纪30年代的“原汁原味”。在复原过程中,针对如舞台台徽、台框等特征形制较为复杂、价值较高的装饰饰面或构件,团队参照影像资料,按照原形制,通过3D建模的方式进行花饰线条和构件的翻模、定制,并通过预制拼装的方式进行固定,不仅30年代的风格特征得以还原,还提升了观众厅观演的声学效果。

  在舞台设施方面,灯光、音响、舞台机械和主控系统等也都进行全面改造,舞台机械更新换代,声学设备设施进一步提升,以满足现代化的戏院演出需要。

  修缮后的兰心大戏院,舞台的台口将被适当拓宽,并尽可能增加吊杆,以适应更多类型的演出,如中型音乐剧等。

  值得一提的是,兰心大戏院修缮工程还开展了面向CIM(城市信息模型)的城市级历史建筑全生命期数字化平台研究,建立了兰心大戏院历史保护建筑全生命期数字化管理平台。其中,构建了兰心大戏院全生命期数字化档案,涵盖历史人文、重点保护部位、历次修缮工艺和材料等数据;开发了兰心大戏院观众厅穹顶安全监测管理系统,将远程传输到云端数据库的监测数据与监测穹顶数字化模型进行联动,通过平台系统和内部算法,来实现监测数据可视化展示和安全风险智能预警。

  谷志旺告诉记者,依托数字化平台能够辅助兰心大戏院运营管理,为兰心大戏院全生命期保护修缮、安全运营和预防性保护提供技术支撑。更重要的是,历史建筑全生命期数字平台具有复制推广意义,“我们在此前上海音乐厅的修缮中已经运用过这个平台,未来将接入更多上海老建筑的数字化信息,对历史建筑进行全方位地实时保护”。

  2022年1月1日,修缮后的兰心大戏院开始试运营。这位昔日风光无限的“摩登女郎”,重回“妙龄”时光。


“三代”兰心


  事实上,现在人们仍能看到的这幢“兰心大戏院”已经是“第三代”。

  19世纪中叶上海开埠后,西方侨民开始纷纷登陆上海。在这里开启新生活的同时,这些侨民也迫切希望能把自己家乡的文化活动“移植”到这片崭新的热土上。

  于是,1850年,有些喜爱西洋话剧的英国侨民自发组织了“浪子”和“好汉”两家剧社,常找一些空着的货栈、仓库临时搭个台演出,自娱自乐。1866年,“浪子”“好汉”合二为一,组成“上海西人爱美剧社”(Amateur Dramatic Club of Shanghai,简称A.D.C.),并集资在圆明园路、诺门路(今香港路)口创建木结构的剧场,取名“Lyceum Theatre”。

  “艺术如兰自芳菲。”中国近代著名思想家王韬将Lyceum译为“兰心”,即为“兰心大戏院”。这便是第一代兰心。

  初代兰心是业余戏剧爱好者的演出场所。以A.D.C.演出的话剧为主,开业便上演了《势均力敌》和《梁上君子》两剧,开创了中国话剧的先河。

  1871年3月,第一代兰心毁于火灾。剧社募集资金,在博物院路(今虎丘路)重建一座3层砖石结构的新剧场。三层楼房由耐火砖与石料建成,有两层装饰精致的楼座,取名“兰心戏院”,1874年1月27日落成开幕。这就成了第二代兰心。

  第二代兰心建立之后,演出主体和内容开始有了新的变化,虽仍主要供A.D.C.演出话剧使用,但其他国内剧社也开始在兰心演出话剧、举办音乐会。

  1907年11月中国首家新剧团——春阳社在兰心举行了首次公演,剧目为《黑奴吁天录》。戏剧家欧阳予倩将此誉为“话剧在中国的开场”。正是在这一天,许多普通的中国观众走进兰心,第一次领略了西式戏剧和剧场的魅力——新颖的布景、灯光、舞台和分幕演出形式,震动了观众和戏剧界,推动了中国戏剧的改革步伐。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现代戏剧、电影的开山人物郑正秋、徐半梅早期都曾在这里吸收戏剧、电影表演艺术营养。也是从这之后,兰心逐渐从由洋人独享的空间转变为华洋共处的空间。

  大约在1929年,“第二代兰心”被出售后,其业主开始在迈尔西爱路和蒲石路(现茂名南路、长乐路)转角建造一座3层钢筋混凝土结构剧场。剧场由哈沙德洋行委托英国设计师戴维思和布洛克设计,外貌与结构虽有仿美国近代建筑风格之处,但整体仍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府邸式风貌。

  1931年初,剧场竣工,定名“兰心大戏院”。2月25日,时任英国驻沪总领事白利南主持开幕典礼并用一把特殊的钥匙开启了新戏院的大门,而专业歌剧协会在这里演出了三场古诺的五幕歌剧《浮士德》。从此,第三代兰心走上了历史舞台。

  20世纪30年代的上海电影业可谓发展达到了一个新阶段,而戏剧受其影响日渐萧条。因此,“第三代兰心”在开业后曾一度将其营业重心转向“电影放映”——

  从当年12月起,兰心大戏院获得了美国派拉蒙和哥伦比亚影片公司的电影专映权,开始兼营电影放映,首场影片为《女儿经》。1933年6月,兰心大戏院被英国影片经营公司包租,专门放映欧洲影片。

  直到1934年5月,兰心在《字林西报》刊载广告,正式宣布停止放映电影,并将戏院定性为舞台艺术专业剧场。兰心迎来了更加多元更加丰富更加专业的演出:除了A.D.C剧社以外,工部局交响乐队、俄侨芭蕾舞团(有不少文章称“俄罗斯芭蕾舞团”)、俄国歌舞团等也经常在这里登台演出。


上海文化舞台的“C位”


  从建成之日起,兰心大戏院就站在了上海文化舞台的“C位”。中外艺术在此交融碰撞、轮番献技。

  在抗战时期,《洪宣娇》、《文天祥》等剧目将救亡图存、齐心抗敌的精神烙印在兰心的舞台上。

  抗战胜利后,1945年10月10日在兰心举行的上海市各界庆祝抗战胜利纪念会演上,阔别舞台10年蓄须明志(不为日伪唱戏)的梅兰芳首次演出昆曲折子戏《刺虎》。而中国歌舞剧社三度进场演出音乐歌舞剧《孟姜女》,兰心留下了宋庆龄先生的足迹。

  新中国成立后,兰心以演出话剧为主,上海人民艺术剧院、上海青年话剧团多次演出《雷雨》《桃花扇》《茶花女》等剧。1952年11月,A.D.C.在兰心上演喜剧《婚姻自主》(《One Wild Oat》),成为他们留给上海的最后一场表演。

  兰心大戏院还是上海解放后党和国家领导人会见外国元首、接待各国友人的重要场所。1960年1月,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等在兰心观看上海实验歌剧院演出的舞剧《小刀会》。1964年7月,刘少奇、陈毅等在兰心观看上海人民淮剧团演出的现代戏《海港的早晨》。

  周信芳、俞振飞、袁雪芬、丁是娥、筱文艳、赵丹、俞丽拿、陆春龄、杨振雄、莫非仙等同样在这里留下了他们艺术史上重要的篇章。

  进入21世纪后,兰心锁定“经典”,演出国内外各经典剧目。2009年,中日版昆曲《牡丹亭》在上海兰心大戏院成功首演;2010年,英国原版舞台剧《捕鼠器》,57年首次离开伦敦来上海演出……

  近年来,兰心大戏院与上海的文化脉搏同频共振,每年演出超过230场,以话剧、戏曲、音乐剧、儿童剧为主。

  如今,轻轻掸去历史的浮尘,一座“有故事、有品位、有情调”的现代海派剧场即将正式登场。上海文广演艺集团总裁马晨骋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由于兰心地处市中心,毗邻多个商业区,占尽天时地利,所以特别适合孵化白领们喜爱的都市生活戏剧。

  记者了解到,1月中旬,兰心大戏院成为首批十家获得“演艺大世界”铭牌的剧场之一。而作为兰心大戏院开幕大戏的原创滑稽戏《宝兴里》计划于4月底上演,该剧以喜剧形式讲述党的基层工作者们在旧区改造工作中如何把“人民城市人民建,人民城市为人民”的重要理念贯彻落实到上海城市发展建设中。

  自去年11月启动,《宝兴里》一直在兢兢业业打磨。这部集结老中青几代创作者的喜剧将为兰心大戏院带来怎样的笑声,令人期待。(记者 应琛)


链接:兰心大戏院

  兰心大戏院坐落于茂名南路57号,为上海市第二批优秀历史建筑,于1931年建成,总建筑面积2807㎡,由哈沙德洋行委托戴维思和勃罗克设计,整体为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府邸式风貌,外貌与结构又有仿美国近代建筑风格之处。

  1949年10月,A.D.C.将戏院转售上海市剧影工作者协会。1952年归属上海市文化局,更名上海艺术剧场。1953年划归上海人民艺术剧院,为上海人民艺术剧院和青年话剧团的专用演出场所。1991年恢复原名。1994年入选第二批上海市优秀历史建筑。2020年7月兰心正式开工进入修缮期。

编辑推荐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