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社会 > 正文

万体,很阿拉,很情怀……

日期:2022-03-03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在上海市民的眼中,作为上海地标再度翻新的上海体育馆,换了新衣,但依然是心中那个充满情怀与激情的“万体馆”。
撰稿|阿 晖


  虎年新春伊始,上海徐家汇体育公园内,综合馆“万体汇”启动部分试运营,迎来了众多“以球会友”的申城市民。这座未来占地达到35.96公顷的新型城市体育公园,除了新规划建设的综合馆“万体汇”,其余部分则是在原有的上海体育馆和上海体育场、上海游泳馆以及东亚大厦上进行重新规划设计。

  其中,已经年近半百,被上海人称为“万体馆”的上海体育馆,自建成以来,不仅是上海经典的体育文化地标,更早就是一个申城的地理符号,“万体汇”的名称也正来源于它。40多年的风雨历程中,这座上海西南角的经典地标经历过几番改造,功能定位也多次发生变化。这次升级后,承载着几代上海市民情怀与记忆的“万体馆”,将以全新的面貌展现在人们视野中,继续燃动着人们的运动激情。


中国现代建筑业的骄傲



  1959年,上海就拟建设万人体育馆,然而因各种因素,项目不久就停滞了下来,直到1973年才重新启动。经过两年的建设,1975年,在当时远离上海市中心位置的徐家汇地区的一片荒僻之地上,圆形的上海体育馆拔地而起。

  上海曾有过亚洲最大的跑马厅(人民广场旧址)、最大的跑狗场(文化广场旧址),但一度却没有合适的体育馆,老早的江湾体育场和建于1951年的虹口体育场,无法举行室内比赛。上海体育馆的建成,让中国有了第一座可以容纳超过万人的室内体育馆,而原来的“上海市体育馆”就改称卢湾体育馆了。

  能容纳18000名观众的上海体育馆,是我国第一个大跨度网架结构体育馆。曾设计了上海体育馆、上海体育场和上海游泳馆这上海体育建筑“三件套”,有“上海体育建筑之父”之称的建筑设计师、中国工程院院士魏敦山回忆,他当年是从北京天坛得到设计上海体育馆的灵感,将其设计成由宽阔台阶高高托起的一座圆形建筑。他记得,上海体育馆落成时,有记者曾用兴奋的笔触写道:“一座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万人体育馆,在上海诞生了。”

  作为上海体育馆的设计负责人,原上海市民用建筑设计院院长洪碧荣介绍说,上海体育馆项目的设计、建造均为上海当地单位自主完成——从设计到施工、从材料到施工设备等全部“自力更生”,对入口功能的考虑、材料的使用、檐口的处理等,有着对称和轴线等明显的中国传统建筑特征。

  作为新中国成立后早期的大跨度结构建筑,上海体育馆的结构体系及屋顶整体吊装施工方法均走在前沿,可谓是建筑设计及技艺以及施工水平的先进代表。体育馆的120多米直径的屋顶只有 660 吨重,用钢量50 公斤/立方米不到(投影面积差不多的上海大剧院的屋顶重 6000 吨),但这样的巨型顶盖封顶工程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后来,大家想出了一个“土洋结合”的方法,就是首先整体提升高度,然后通过微微旋转使其精确落位,最终圆形顶盖一次悬吊到位,施工取得圆满成功。

  在那个年代,国内物资匮乏,设备、材料等的选择非常有限,体育馆外立面采用上海耀华玻璃厂在国内首次试制成功的浅蓝色隔热玻璃;场内照明则采用了605只“满天星式”碘钨灯,让馆内的穹顶如星空般熠熠生辉;体育馆檐口用的是与上海搪瓷厂合作开发的折面搪瓷材料;建筑内采用了沈阳飞机厂制造飞机用的铝材;入口处的踏步块和外墙瓷砖则是到温州定烧的,而烧制所用的煤则是上海专门为此调批的。洪碧荣说,现在可能难以想象当时这样的一座大型体育场馆的建设需要举全国之力,可以说是上海乃至中国建筑业、制造业发展的一个时代缩影。

  此外,上海体育馆还拥有着当时最领先的翻转式比赛场地:升降式篮球架、排球架、可收缩的看台,以及电子计分设备、整套的音响设备、冷暖空调……一批又一批的外省市参观团、外国访问团前来参观学习,而每一个去过的人都啧啧称奇。

  1988年7月1日“世界建筑日”前夕,上海体育馆作为新中国成立以来43座优秀建筑之一,和上海游泳馆一起被列为全球范围建筑史上的成功之作,首次载入英国皇家建筑学会出版的 《世界建筑史》这一权威著作,这标志着我国当代体育建筑走向了世界。此外,上海体育馆还于 2009 年获得了“中国建筑学会建国60周年建筑创作大奖”。


“万体馆”叫法的上海地气


  上海体育馆可容纳1.8万余名观众,因此,上海人也习惯称其为“万体馆”,虽然不是官方名称,却被上海人叫顺了口。海派作家马尚龙认为,当时那个年代以“万”为高,随着第一艘万吨轮、第一台万吨水压机以及“万元户”的出现,能容纳一万八千人的体育馆,当然要用“万”来突出了。对于1975年的上海人来说,万体馆平地而起,不啻是一种扬眉吐气,用一个“万”来突出上海体育馆之气派,像是间接地体现了民意。

  马尚龙记得,1976年五四青年节,中国登山队中唯一的女子登山队员潘多来上海作先进事迹报告,地点就选在了刚刚落成的万体馆。他当时作为团干部聆听了报告,感觉特别鼓舞人心。马尚龙在他的《上海路数》一书中写道:报告会是真的,参观万体馆、体验万体馆的“高大上”是真上加真的。去之前就听说万体馆的两个篮球架是从地板下翻出来的,到了万体馆入座才是眼见为实。广播里开始介绍万体馆的设备之先进,平整的内场两端中间部位,突然“陷”了下去,而后两个蜷缩的篮球架伸了出来,而后自动拉伸,成为标准的篮球架……几个月之后的1976年10月,庆祝粉碎“四人帮”的全市性大会,恰在万体馆举行。而后很多年,万体馆取代了文化广场,成为全市党员干部会议的使用场馆。

  “万体馆”的叫法,也直接影响到了如今“万体汇”的命名。在徐家汇体育公园综合馆名称征集活动中,“万体汇”独占鳌头,以总票数57%的占比,一举胜出,成为最终昵称。“万体汇”的命名者、市民谢珺在接受新民晚报采访时表示,万体馆承载了一代代上海人和体育人的记忆,“我当时先定下了一个目标,就是一定要保留‘万体’两个字,因为这是几代人对于这片区域最深的记忆,要传承下去”。

  “我是70后,儿时就对‘万体馆’有着深刻的印象。”谢珺说,小时候一家人住在徐家汇地区,每次出门都能看到“万体馆”,“当时的感觉就是大,总期待着有一天能进去看看比赛”。他的愿望没过多久便变为现实。1985年,谢珺跟随父亲一起到“万体馆”观看一场乒乓球邀请赛,这成了他与那片申城体育地标的第一次接触。“从入口处向上看,感觉楼梯又长又高,不知道要走多久,等走完阶梯进了场地,才知道万体馆里面原来这么壮观。”谢珺至今仍记得站在入口处,听着场内观众欢呼声带来的震撼,“现在场馆多了,可能没那么强烈的感觉,但是在当时,站在可以坐一万人的体育馆,真的感觉是‘天花板’了”。

  马尚龙在他的《上海路数》一书中还写道:“直至如今,‘万’早已经不是标杆式的数字单位,但是‘万体馆’的名字和四十多年前的建筑荣辱与共,即便是那一个地铁站的名称是上海体育馆,报站名也是上海体育馆,但是谁都知道,这一个站是万体馆。”


承载的情怀依然不变


  谢珺和马尚龙的这样的特别记忆,同样也刻在很多上海市民的脑海里,即便历经时光洗刷,历久弥新。上海体育馆作为大型公共建筑,是上海市民公共文体生活的主要场所之一,承载了众多上海市民的城市记忆和情感寄托。市民对城市的记忆、对城市的情感正是依托于城市的建筑、场所以及在其中所发生的各类活动而存在的。

  上海体育馆建成之后,便开始承接包括篮球、排球、羽毛球、乒乓球、体操等在内的国际级、国家级室内运动赛事。在那个现场直播还没实现的年代,进入最先进的体育场看比赛,是一件多么“高大上”、多么激动人心的事情啊!但凡体育馆有比赛,球票便供不应求,成为名副其实的“万体馆”。

  1983年上海举办第五届全国运动会,上海体育馆作为主要比赛场馆,还登上了邮票。当年,为庆祝第五届全国运动会召开,中国人民邮政特地发行了一套J93纪念邮票。在全套六枚邮票中,有四枚的底图均采用了“万体馆”的形象。1993年上海举办第一届东亚运动会时,“万体馆”的形象再度出现在为此特地发行的纪念邮票上。

  1997年,作为第八届全国运动会主场馆之一,上海体育馆又承接了多个比赛项目的进行。

  上海是我国乒乓球运动的发源地,上海体育馆也与这项运动结下了不解之缘,并在中国体育史上也留有不可磨灭的印记。上海体育馆承办的首场比赛,是1976年的国际乒乓球友好邀请赛。

  后来到了2005年,第48届世乒赛在上海体育馆成功举行,更让它和上海办赛擦出了闪亮世界的火花。在那届世乒赛上,绰号“王大力”的上海运动员王励勤克服压力,逆转对手马琳,摘得含金量十足的男子单打金牌。继“上海的高度”姚明、“上海的速度”刘翔之后,他成为上海市民心中代表上海的另一“度”:“上海的力度”王励勤。

  在上海体育馆作为徐家汇体育公园一部分进行改造之前,它也曾经历过几次改造。

  1999年,上海体育馆曾经进行过一次局部改造,更名为上海大舞台。魏敦山介绍,当时在保留原体育馆功能的基础上,将一部分看台改建成一个大舞台,从而增加文艺演出的功能。大舞台分为上、下两层结构,舞台平面呈橄榄形,舞台左右两端最大有效使用距离60米,前后最大纵深32米,舞台面积约1250平方米。大型文艺演出可容纳观众8000-10000人左右,体育比赛可容纳观众12000人。

  21世纪初,美国NBA为了扩大在中国的影响,曾计划把一场季前赛移师上海。但NBA官员来上海体育馆实地考察后,却因为场馆的“老迈”无奈地否定了这个设想。为此,上海体育馆在2004年再度改建,直接目的就是承办2004年NBA新赛季季前赛休斯敦火箭队与萨克拉门托国王队的比赛,以及2005年的世界乒乓球锦标赛。

  魏敦山回忆,当时他与上海建筑设计研究院副院长陈国亮一起,带队为这次改建提供整套方案。此次改建的重点在体育馆设施和功能配套,首先以满足运动员、观众、记者的要求为出发点。具体来说,包括重新铺设管道,改造馆内灯光和观众席,增设贵宾包厢、记者席和现代化通信设施,改造运动员休息室和训练场地,以及体育馆外墙面的改造。

  大舞台在那次改建中并没有被拆除,在强化体育功能时继续保留文艺演出的功能。在大舞台上,建造了NBA所需要的豪华贵宾席和设备先进的记者席,且这些席位都是可移动的。2004年10月,姚明首次以NBA球员的身份亮相上海,就是在改建后的上海体育馆。

  亦“体”亦“文”,在近十几年里,上海体育馆既举办了世界斯诺克·上海大师赛等重要国际比赛,更多时候还是以“上海大舞台”的名字成为上海重要的演出场所。国内外一大批著名演艺明星和乐队,都在这里掀起过歌迷和粉丝的疯狂热潮,发生过许多激动人心的城市文化或亚文化事件。

  不过对于“万体馆”改名,马尚龙认为并不成功,也不太理解,“假如你打的去,和出租车司机说要去上海大舞台,司机肯定没方向的;假如去万体馆司机不认路,那么这个司机肯定不是上海人。”相信和马作家有一样感觉的上海人不在少数。

  在上海市民的眼中,作为上海地标再度翻新的上海体育馆,换了新衣,但依然是心中那个充满情怀与激情的“万体馆”。(撰稿 阿晖)


链接:上海体育馆


  1975年8月建成,占地面积106332平方米,总建筑面积47800平方米。整个体育馆由比赛场馆、练习馆、机房和生活区组成。

  比赛馆建筑面积31000平方米,外包直径136米,主馆直径114米、顶高33.62 米,柱顶标高24.10 米。屋面直径124.60米,网架跨度直径110米。

  馆内可容纳观众18000人。1999年经改建,新增1250平方米的双层舞台。

  摄影/肖何愚

编辑推荐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