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被商业噱头搞臭的“神奇干细胞” 整顿山河再冲击国际竞争

日期:2019-02-20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中国干细胞基础研究与国际同行同时起步,但进入临床研究环节,前期由于管理不够完善,近几年落后于其他发达国家。
作者|黄 祺

  1月30日,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干细胞制剂制备与质检行业标准(试行)》在上海正式发布。这是目前国内干细胞领域首个聚焦干细胞制剂制备与质检的行业标准。

  该行业标准由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干细胞研究与应用分会会长、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院长刘中民教授研究团队,在征求近30名干细胞相关领域权威专家的基础上,历时两年多整理形成。专家解读说:制备标准的干细胞,是干细胞临床研究和干细胞产业的基础,新发布的行业标准涵盖干细胞种类广、覆盖流程全、适用范围宽,具有较高的参考和推广价值。

  中国干细胞临床研究曾停摆数年。2011年,由于市场混乱,原国家卫生部两次发文,要求停止在治疗与临床试验中使用任何未经批准的干细胞,并停止接受新的干细胞项目申请。2016年后,国家通过备案制度规范干细胞临床研究,2018年,中国干细胞临床研究重新振作并提速。

  作为一种“未来技术”,干细胞治疗被视为解决包括癌症在内的医学难题的新希望,中国干细胞临床研究在经历混乱之后,以新的面貌加入国际竞争。

  目前,国内干细胞临床研究从数量到水平上与国际先进水平还有差距。《干细胞临床研究管理办法(试行)》出台已3年有余,但我国仅有35个项目完成了国家项目备案,仅有少数单位能按照国家标准开展干细胞临床研究。中国干细胞临床研究,曾在起跑线上摔了一个趔趄,现在,重新出发。


被商业噱头耽误的研究


  无疑,干细胞技术是目前医学界最热门的领域,它被寄予厚望,在多种难治的疾病上,干细胞被看做是可以突破治疗瓶颈的方法。不过,干细胞神奇的再生功能,也早早地被商家盯上,曾经,混乱的商业炒作和混乱应用,令国内干细胞临床试验陷入争议之中。

  至今,网络上还能轻易搜索到打着干细胞幌子的各种商业营销广告。干细胞除皱、干细胞抗衰老、干细胞返老还童 ……去年,有媒体报道4名中国人在中介公司组织下前往乌克兰,在一家细胞治疗中心接受“胚胎干细胞制剂”注射。商家宣传说一针“胚胎干细胞制剂”的价格近60万元,能让人年轻5—10岁。这些富翁说,他们愿意花400万元“续命”。接受治疗后,他们感觉手脚发热、食欲提升,“好像提高了免疫力”。

  除了“干细胞美容”“干细胞返老还童”,早在十多年前,国内已经有企业将所谓的干细胞治疗应用到难治的神经系统疾病上。2007年,《新民周刊》就曾报道深圳一家企业与医疗机构合作,将干细胞技术应用到脑瘫患者的治疗中。当时,国内尚无干细胞临床研究和应用相关规定。中国干细胞临床应用的混乱,也遭到了国际学术界的关注和批评。

  刘中民教授在干细胞领域深耕多年,他介绍, 中国干细胞研究既不缺人才也不缺资金,更不缺临床经验,但缺乏科学高效的审批制度和严格规范的监管政策,这一点曾掣肘国内干细胞临床研究的进展。

  2011年的文件,相当于为干细胞临床研究实施了“休克疗法”。到2015年,中国干细胞临床研究无论研究例数、对应疾病种类、细胞类型都不如欧美等发达国家,曾经热闹的干细胞临床研究,至此陷入沉寂。

  直到2015年8月,国家卫计委和食药监总局联合发布《干细胞临床研究管理办法(试行)》《干细胞制剂质量控制及临床前研究指导原则(试行)》,干细胞临床研究管理才步入正轨。管理办法规定医疗机构为责任主体,开展不收取费用的干细胞临床研究,要求医疗机构须先完成国家干细胞临床研究机构备案与项目备案。

  刘中民教授特别强调说,如果公众难以理解这些复杂的规定,只要记住一点:中国没有批准任何干细胞治疗,只要是收费的干细胞治疗,都是违规违法的。

  1月30日的发布会上,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副院长、整复外科主任李青峰也对此作出解释。他说,全世界五千多项干细胞临床实验中,批准用于临床治疗的只有11项,但是从来没有批准过用于美容或者肿瘤治疗的干细胞治疗。

  中国整形美容协会会长张斌介绍,以干细胞为噱头进行广告营销的现象,在医美行业里比较严重,这也是此次行业规范由中国整形美容协会牵头制定的重要原因。但他强调,新发布的《干细胞制剂制备与质检行业标准(试行)》并不限于某个领域,而是干细胞制备通用的标准,这个行业标准为整个干细胞研究和产业链未来的发展,奠定了技术规范的重要基础。

  利益驱使下非法使用干细胞技术,在美国也非常严重。

  美国南加州大学终身教授、同济大学讲座教授应其龙撰文介绍,近20多年来,在利益驱使下全世界出现了许多非法医疗机构,利用人们的这种期望,肆意吹捧干细胞的效用,将其夸大成神药,可以治愈许多目前无法治疗的疾病,并从中获利。

  2016年6月30日,《华盛顿邮报》报道:多年来,美国的“干细胞游客”涌入墨西哥的无监管诊所,甚至去加勒比地区寻求治疗。由于美国监管的缺位,现在这类诊所正在美国各地迅速发展起来。一项新的研究数据显示,至少有351家公司的570间诊所,在未经批准的条件下,用干细胞治疗骨关节炎、阿尔茨海默病、自闭症、脊髓受损以及美容整形等。

  混乱的市场引起了美国政府监管机构的重视,2017年5月起,FDA开始打击这些非法医疗活动。2017年8月美国法警突袭了位于圣地亚哥的StemImmune公司,并查获了未经批准的来源于脂肪干细胞的所谓干细胞疫苗。另外,美国FDA还给佛罗里达州日出(Sunrise)干细胞公司发出警告信,警告其在未经批准的条件下,将从人体脂肪中分离出来血管基质成分(包含人体脂肪干细胞)加工成产品,用于治疗各种严重疾病如帕金森病、肌萎缩侧索硬化症(ALS)及心肺疾病。

  面对上述滥用现状,美国FDA强调:至今FDA没有批准任何干细胞的治疗方法,任何非法的干细胞治疗在美国都将受到严厉的打击


新标准为未来应用打基础



  经过十多年的热议,干细胞这个名词已经被公众熟知,但事实上,干细胞如何在治疗疾病上发挥作用,科学上还有很多未被攻克的难题,干细胞治疗尚未成熟,甚至一些基本的概念也有待厘清,因此,干细胞研究在所有国家都被归为需要“特殊管理”的领域。

  中国对干细胞临床研究的管理,从研究机构和研究项目的备案开始。

  2016年10月,国家两委局公告首批30家通过备案的干细胞临床研究机构,全国共有16个省市30家医院入选,其中上海市有4家,分别是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上海市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九人民医院、上海交通大学附属仁济医院。

  刘中民教授介绍,截至2018年8月,我国共有102家机构在两委局完成了干细胞临床研究机构备案,14家部队医院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完成了干细胞临床研究机构备案。项目备案方面,继第一批7家机构的8个干细胞临床研究项目备案之后,2018年5月又有10家机构12个干细胞临床研究项目按照管理办法规定完成了国家卫计委备案,除去方案修正,共计18个干细胞临床研究项目。备案项目涉及的疾病包括重度溃疡性结肠炎、银屑病、急性心肌梗死、骨修复、空鼻综合征、子宫内膜瘢痕化及薄型内膜所致不孕症、狼疮性肾炎、视神经脊髓炎、干性老年黄斑等多种疾病,部分临床研究项目已经取得不错的进展。

  关于干细胞研究为何需要“特殊管理”,李青峰解释说,干细胞要成熟应用到治疗中,需要各个环节都成熟。

  李青峰教授说,“什么是干细胞”“干细胞能干什么”这些问题基本已经解决,但“怎么获得干细胞”之前没有完善的标准,这次新发布的标准就是指导干细胞制备的依据。“只有获得了标准的干细胞,才能下一步——用干细胞去治什么病。”

  接下来,“干细胞拿来能治什么病”是目前世界各国科学家都在大量开展的研究。“很多人以为干细胞打到身体里面都是做好事,不对,它也做坏事。怎么让干细胞只做好事不做坏事,我们还需要很多研究。”李青峰说。

  关于如何管理干细胞,不仅是中国面临的难题,也是各个国家都正在面临的难题。干细胞治疗到底应该按照“治疗技术”来管理,还是按照“药品”来管理,在行业内已经争论很长时间。

  2017年,美国FDA确认,干细胞按照药品来管理。作为一种特殊的药物,干细胞如何提取、筛选、纯化,都需要完善的标准和监管。目前,世界各国基本认同把干细胞视为药物来管理。

  新出台的干细胞制备行业标准,就是在整个干细胞研究众多环节中,对基础性的环节作出了明确的规范。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GMP实验室主任贾文文说:每一个经过制备质检平台“出品”的成品干细胞都要经过一系列标准化的制备程序和 10多项标准化的质检程序。除了常规意义上的细胞采集、运输和制备,还包括细胞鉴别、纯度检测、异常免疫学反应、生物学效力试验等众多环节。只有通过了层层“关卡”的干细胞成品,才能最终被平台“放行”进入临床研究。

  对于制备的干细胞成品,专家们提出了一套标准的存储方案。记者在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张江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干细胞转化医学产业基地干细胞资源库看到,干细胞成品被贮存在气相液氮罐中,液氮罐配备自动化液氮加注管路和冷链监控系统,确保样本安全。此外,工作人员定期对液氮罐密封性、电力供应以及氧浓度检测仪和新风系统设施等进行检查,所有干细胞成品在这里可被保留至少30年,以备临床研究使用。


“临门一脚”竞争激烈


  干细胞是一类具有自我更新并可定向分化为特定功能细胞的原始细胞群体,理论上具有全能性的干细胞在一定条件下可分化为任何一种组织细胞。一旦身体需要,干细胞可以按照发育途径分裂分化成血细胞、脑细胞、骨骼、心肌细胞、肝细胞、神经细胞、胰岛细胞等。刘中民教授介绍,目前干细胞治疗人类疾病的地位和价值已经初步显现,尤其是在众多未满足需求的难治性疾病领域,在重大慢性疾病、严重创伤修复的再生医学领域,干细胞治疗已经成为弥补传统治疗不可或缺的有效手段。对于一些传统药物或治疗手段束手无策的重大疾病,如重症肝病、移植物抗宿主病、骨关节炎、肾移植排斥、系统性红斑狼疮等,干细胞治疗均显示出了明确的疗效。

  中国干细胞基础研究与国际同行同时起步,但进入临床研究环节,前期由于管理不够完善,近几年落后于其他发达国家。干细胞临床研究,可以说是干细胞正式应用于治疗前的“临门一脚”,也是各个国家竞争的焦点,美国、欧洲、日本、韩国等已将干细胞治疗研究和产业转化列为国家重大科技发展方向。

  刘中民介绍,美国在美国临床试验数据库(clinicaltrials)注册干细胞临床试验3,473项,是全球开展干细胞临床试验最多的国家。在促进干细胞临床试验方面,美国颁布了《21世纪治愈方案》《综合性再生医学政策框架》等系列法律,对首批干细胞药物授予再生医学先进疗法认定,建立了优先和/或快速审批机制。其中再生医学先进疗法认定是基于上述法案的新药加速策略,项目被认定意味着可以边实施边提交审查。美国FDA目前已批准多项干细胞临床应用计划,涉及的疾病包括退行性神经病变、缺血性心脏病、小儿脑部损伤、急性移植物抗宿主排斥反应等。

  欧洲在美国临床试验数据库注册干细胞临床试验1586项。2018年3月,欧盟批准了干细胞疗法Alofisel(又称Cx601)用于成人非活动性/轻度活动性腔内克罗恩病患者复杂性肛周瘘的治疗,这是欧盟批准的首个异体干细胞疗法。日本在美国临床试验数据库注册干细胞临床试验56项。

  在干细胞这个“未来技术”上,中国不想错过竞争机会。

  国家高度重视干细胞技术的发展,干细胞被纳入《“十三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以及河北、云南、海南等都将发展干细胞与再生医学作为未来发展的重要方向并积极出台支持政策。

  “然而这些政策仍属于方向引领性,干细胞产业发展仍需出台实施细则来驱动。”刘中民说。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