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特稿 > 正文

全世界都在忙着读书

日期:2016-04-21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 一个嗜书的民族,必将是一个大有希望的民族。
整 理|阙 政
 
      一年一度的“世界读书日”又将在4月23日如期来临。这一天,既是大文豪莎士比亚的生辰和忌日,也曾见证了美国作家纳博科夫的诞生和西班牙文豪塞万提斯的去世。所以,当199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布将4月23日定为“世界读书日”时,几乎没有什么异议。
  实际上,联合国科教文组织早在1972年就向全世界发出了“走向阅读社会”的召唤,要求社会成员人人读书,图书成为生活的必需品,读书成为每个人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如今,“世界读书日”也走过了20多年历史,超过100个国家和地区参与了这项盛事。每年,一到读书日临近,许多国家的图书馆、书店、校园、社区,都会举办丰富多样的活动,人们像过节一样庆祝读书日的到来,而媒体却不会对此作大肆报道,因为一切早已形成了习惯,年年如此,年年热闹——全世界都在忙着读书。
  
西班牙:赠人书籍,报以玫瑰
 
  4月23日不仅是“世界读书日”,对西班牙来说,它还是大文豪塞万提斯的忌日。每年这个时候,西班牙马德里都要举行“塞万提斯文学奖”的颁奖典礼,全世界远道而来的知名作家都会用不同的语言朗读塞万提斯传世名作《堂吉诃德》的章节,当年的文学奖得主也会上台朗诵。世界各地的塞万提斯图书馆,也会在这一天举办各种活动,规模都不小。
  除了马德里,西班牙其他城市在这一天也会举办不同的朗诵大会,不仅有学生和作家参与,政府高官也会到场,向公众发出“走向阅读社会”的召唤。马德里闹市区街头,还会有许多临时书摊,吸引大人和孩子们前去淘书,读书氛围十分浓郁。
  而在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地区,这一天还是著名的“圣乔治节”——传说中,美丽的公主被恶龙困于深山,勇士乔治只身战胜恶龙,解救了公主;公主回赠给乔治的礼物是一本书。从此,书在加泰罗尼亚地区就成为了胆识和力量的象征。每年“圣乔治节”期间,当地居民都有赠送玫瑰和图书给亲友的习俗,女孩们会给男友或丈夫赠送一本书,而男人们则会回赠以玫瑰花。所以,每到4月23日临近,街头就会有许多人拿着玫瑰花,仿佛在过情人节。一些书店也会推出“买书送玫瑰”的活动,使得当地玫瑰价格暴涨。
  
英国:一块钱上街买书去
 
  作为大文豪莎士比亚的故乡,英国的读书日活动更是精彩纷呈。不过,由于4月23日正逢英国一些学校的复活节假期,所以英国的读书日并不在这一天,而是在更早的3月的第一个星期四——这个日子,就是1998年由首相布莱尔宣布的英国本土读书日。
  这一天,孩子们最爱的活动就是cosplay书中自己喜欢的角色了。定居英国的作家恺蒂,就曾亲手将孩子们改装打扮:“小朋友们都要打扮成某书中的人物去学校。这一年一度的读书日与其说是展览孩子们的装扮,还不如说是比试妈妈的缝纫手艺。女儿已经不用我操心,她和几个朋友准备联合出演Michelle Paver《狼兄弟》系列中的人物,早就把毛绒衣服帽子准备好。儿子还需要我张罗,前一天去商店买了一大块拖把布,剪剪贴贴缝缝,做出一把大大的黑胡子,又在胡子里镶嵌了剩饭、意大利面条、饼干、薯片等物,乍看一眼像关公,其实是英国作家罗尔德·达尔(Roald Dahl)笔下《蠢特夫妇》中的蠢特先生。儿子学校支持的慈善机构是达尔儿童基金会,所以,学生装扮的主题是达尔书中的人物,这天达尔的遗孀也会来学校。早上在学校门口,看到《詹姆斯与大仙桃》中的大仙桃和百足虫,看到好多位《查理与巧克力工厂》中的旺卡先生和丛林中来的奥姆帕罗姆帕人,当然,《玛蒂尔达》中的那位可怕的校长特朗奇布尔小姐则是高年级学生和老师喜欢的选择之一。”
  一般来说,孩子们喜欢cos的大都是卡通人物,比如童话书里的大象艾玛、戴帽子的猫、咕噜牛、淘气包亨利、了不起的狐狸爸爸之类。但去年,一个11岁男孩史柯尔兹(Liam Scholes)却上了新闻,因为他cos去学校的竟然是情色小说《五十度灰》中的格雷!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小男孩说,过去几年无论是电视、报纸或杂志,大家都在讨论《五十度灰》,连学校的同学们也不例外,所以他决定打扮成书中的格雷,参加校方今年的世界读书日活动。为了逼真,他穿着铁灰色的西装、打着领带,口袋里还带着书中格雷在SM中使用的眼罩与捆绳。没想到学校并不赞赏他这一身超酷的装扮,竟然禁止他参与读书日的活动,阻止他和同学拍团体照,还要求他扔掉眼罩与捆绳,改扮成同样爱穿铁灰色西装的007詹姆斯·邦德。
  小男孩很失望,而他当老师的妈妈也向学校抗议——在她看来,邦德是个喜欢寻花问柳的杀人凶手,她宁可孩子cos格雷先生。
  不过,并不是所有学校都如此迂腐。恺蒂的女儿所在的学校也有人cos《五十度灰》——十位女孩联合起来,穿着不同深度的灰色衣服,自称为“十度灰”,从学校里招摇而过,反而很受欢迎呢。
  除了cosplay,在英国,政府教育部还会在读书日给所有的孩子每人发一张一英镑的代金券,拿着这张券,就可以去书店购买一本等值的小书——每年,英国的出版社都会推出十款小书,分别针对不同的年龄阶段,每本的售价正是一英镑。所以孩子们拿着代金券,不愁找不到适合自己年龄的小书。除此之外,许多学校、图书馆还会举办各种各样的庆祝活动,比如“午间故事会”等等。
  今年正逢莎士比亚逝世400周年纪念,英国除了3月的读书日活动之外,在4月23日世界读书日这一天也有纪念活动——当晚,大英图书馆将举行“读书日之夜”特别纪念,请来Cathy Rentzenbrink、Matt Haig、Dreda Say Mitchell等一批知名畅销书作家,来讲述书籍在自己生命中的位置,以及朗读他们最新的畅销作品。而“莎士比亚诞辰派对”也将于当晚举行,现场不仅有神秘来宾、美食相伴,还有许多与莎士比亚有关的不同形式的演出可以欣赏。官网上这一晚会的票价为20英镑,学生、老人和无业者还有不同程度的优惠。
美国:每天送你一首诗
 
  在美国,不仅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整个4月都被美国诗人学会定为了“全国诗歌月”,从1996年已经开始各种庆祝活动,为诗歌爱好者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机会,庆祝诗歌的美妙,唤起大众对艺术的关注。
  20年来,全国诗歌月的发展势头一直十分良好,参与者不再限于诗人,而可以是社会各界——比如“口袋诗歌”,就是鼓励每个人都准备一首诗,分享给朋友和同事。如果你想不出分享什么诗歌,也不用慌,诗人学会官网上有许多编辑好的、短小的诗歌,任君挑选。如果你觉得随身携带一张写满诗歌的纸显得太老土,诗人学会还为大众提供了与诗歌有关的手机应用,方便你把诗歌存进iPhone里。在诗歌月期间,只要你注册一个账号,每天都可以通过邮件收到一首免费的诗歌。
  如今,全国诗歌月已经成了传统盛事,不仅普罗大众喜欢,还吸引了许多明星来参加:梅里尔·斯特里普、杰西卡·阿尔芭、泰伦斯·霍华德,都会在林肯中心参加“诗歌与创造性思维”活动,朗诵诗歌。他们的朗诵表演还会被迪士尼频段录制成诗歌节目《A Poem Is...》(有一首诗叫作……),在整个诗歌月期间播放,吸引喜欢卡通片的孩子们也对诗歌产生兴趣。
  而在美国马里兰州,按照当地传统,人们会把读书日提早到3月6日举行,庆祝活动的内容同样十分丰富,仅仅是学校、图书馆、书店所举办的庆祝活动,一般就会超过千项。
  不光是读书日、诗歌月有活动,每年,美国充满创意的年轻人们还会想出各种倡导读书的活动项目。比如“纽约地下公共图书馆”,有人在网上集合了一系列纽约地下铁的阅读者的照片,希望提醒大家:即便只是在如此狭小的空间中,只要我们愿意,仍然有能力跟随书籍行万里路,探索世界的奥秘。在纽约的一些公园内,有时你会见到裸着上身读书的女孩,这就是她们发起的“性感裸读”项目,提醒大家:知识也可以很性感。
  在美国的近邻加拿大,每年一到“世界读书日”这天,图书出版商、社会团体,都会送书到各个学校,学校里各种形式多样的“读书竞赛”也是应有尽有。 
 
以色列:国民阅读量世界第一
 
  以色列人也很爱读书。在以色列,街头巷尾都可以见到正在专心读书的人。以色列实行文化开放政策,书店里各种观点、各种版本的图书一应俱全,从最深奥的到最通俗的,都有大量的读者。在街头报亭里,可以买到头天出版的《泰晤士报》《纽约时报》《世界报》等西方大报,也有各种画报和录像带。一般的以色列人除了精通希伯来母语外,都能讲流利的英语,全国还有29家报纸,分别用15种文字出版,广播电台和电视台则用两种语言播音。
  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988年的调查,当时以色列人均拥有的图书馆和出版社数量就已经位居全球之冠。不光城市,每个村镇都有陈设典雅的图书馆和阅览室。14岁以上的以色列人,基本上每个月都要阅读1本以上的图书,全国平均每4000人中就有一所公共图书馆。
  2013年“世界读书日”的一项调查数据显示:以色列的国民阅读量仍是世界第一,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达到每年64本之多,是中国的13倍。与中国一些报刊纷纷停刊、传统书店接连倒闭的状况相比,纸质书籍在以色列仍然大受欢迎,买书和看书的人都非常多,书店经营状况也很好,旧书店随处可见。
  除了发行纸质刊物外,以色列几家主要报纸都有各自的网页版和客户端,在新媒体方面的发展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只有800万人口的以色列,竟然拥有1000多家新媒体公司。而原因可能要归功于“安息日”,每周五晚到每周六晚是安息日,这期间,犹太人开的一切商店、饭店、娱乐场所都会停业,甚至公交都全部停运,每一个人都必须在家中安息和祈祷,严禁走亲访友和外出郊游——但只有一点是允许的,那就是读书和买书。你会发现海滩上空空荡荡,大街上杳无人迹,只有书店还在开门营业。在以色列,书价并不便宜,但人们还是蜂拥而至,安静挑选自己喜爱的书籍。很多人都习惯了通过阅读来度过安息日。  
 
日韩:让每一个人都获得图书
 
  韩国曾经为“世界读书日”发行过专门的邮票,不仅宣传版权意识,更旨在鼓励民众阅读,想把阅读和写作的风气,透过一枚枚精美的邮票,随信件传遍世界每个角落。出版社还曾在这一天寄出3.5万册图书,免费送给当地学校。各种慈善拍卖也会将所得收益捐献,用来推动青少年阅读。此外,更有新书或旧书的捐赠活动。 
  在日本东京,政府还为此特别颁布了法令,将每年的4月23日定为“儿童阅读日”,目的是培养儿童在语言、想象和敏感度各方面的能力,以帮助他们更深刻地“体验人生”为长远目标。经过多年的政策引导,日本全国每天读书1小时以上的人数已达到将近20%。
  
南非:奇装异服上学去
 
  而在南非,世界读书日当天,全国范围内也会举行一系列大型活动,包括南非作家们组织的公众阅读活动、讲故事比赛、创作工作室座谈等等。和英国相似的“世界读书奇装日”,在南非也有——作家恺蒂当年居住南非时,就曾把儿子打扮成《杰克与魔豆》中的杰克送去幼儿园——“把家中篱笆上一株豆子藤扯下来缠在身上,上面挂着许多清新美味的长豆角,同学能从他身上摘了吃。”
  
墨西哥:瓜达拉哈拉博览会30岁了
 
  在墨西哥,与“世界读书日”关系最密切的,当数到2016年已经创立了30周年的“瓜达拉哈拉国际图书博览会”。在以西班牙为母语的国家中,这是最大的图书市场,每年都会有大量的出版商、文学经纪人、阅读公关、翻译家、图书馆管理员等集中于此,进行商业或专业交流。超过100万人会在书展的9天里,来到瓜达拉哈拉市参观这个全拉美最大的文化节庆博览会。在这100多万人里,还有几十万儿童。正如有句话说的那样:一个嗜书的民族,必将是一个大有希望的民族。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