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特稿 > 正文

填海造陆,南海博弈

日期:2016-05-26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明争暗斗的关键点之一,正是相关岛礁的建设——无论是扩建,还是改造,无论是军用,还是民用,各国所展现出的,台面上是技术与资金的硬实力比拼,背后则是南海局势中波诡云谲的复杂博弈。
撰稿|朱宇伦
 
     South China Sea,南中国海,尽管在名字里带有“中国”二字,但是这片面积达到350万平方公里的广袤海域,并非尽归中国所有。在名义上主权归属于中国的,只有包含在“九段线”里的210万平方公里的海域,被称为中国南海,即The South Sea of China。
  仅仅是字符顺序的差异,却是天差地别的含义。而就算是在我们宣称主权的南海范围之内,那些星星点点的美丽岛礁,由于其战略意义与经济价值的存在,自然成为了周边各国乃至外部势力明争暗斗的是非之地。
  明争暗斗的关键点之一,正是相关岛礁的建设——无论是扩建,还是改造,无论是军用,还是民用,各国所展现出的,台面上是技术与资金的硬实力比拼,背后则是南海局势中波诡云谲的复杂博弈。
 
来自南洋的暗流
 
  在了解南海的岛礁建设情况之前,我们或许有必要先了解一下中国南海范围内岛礁的真实控制情况。在南海比较大的53座岛礁之中,由中国实际掌控的仅仅有9个,其中2个还是由中国台湾方面实际控制。
  与之相对的,是来自被我们旧称为“南洋”的国家的大肆侵占——其中,文莱侵占1座,马来西亚侵占3座,菲律宾侵占8座。最夸张的是同为社会主义国家的“老邻居”越南,越南实际控制了53座岛礁中的29座。
  众所周知,南海诸多岛礁的环境极为恶劣,无论是饮用水的缺乏,抑或是时常肆虐的热带风暴,都让南海诸岛成为了不宜居的代名词,也就使得驻军和相关的开发难以为继。
  但是,正如前文所说,这些岛礁的战略意义与经济价值又是巨大的——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规定,一个国家的领海主权及海洋权益是以陆地岛屿来确定的,200海里的专属经济区的设定,也使得岛礁的战略经济地位大幅提升。所以,为了实现军事和经济利益的最大化,也是为了确保自己所获得的既得利益,扩建与改造岛屿,成为了南海岛屿的几大实际控制国的惯常做法。
  以侵占南海岛礁最多的越南为例。据日本《读卖新闻》5月17日报道,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所设的亚洲海事透明倡议(AMTI) 网站公布的卫星图像显示,越南正推进在南海的南沙群岛非法填海造岛。据报道,越南对实际控制的10个岛礁进行了非法填埋,填埋面积超过0.48平方千米(约48公顷)。
  AMTI还称,越南的非法填海造岛项目主要于近2年间开展,中国被越南侵占的南威岛是越南在南海实际控制的岛屿中面积最大的,2014年5月的统计显示,南威岛16.2公顷的面积中,填埋面积约1.9公顷。而在今年1月的统计中,南威岛总面积约29.3公顷,填埋面积已扩大至15公顷。
  越南在填海造岛的同时,完成了相关的军事部署,修建有院落式的堡垒、隐蔽所、观察哨、气象站、灯塔等军事设施。今年4月,越南还公布了苏-30战斗机飞越南威岛的画面,可以清晰地看到岛上的跑道和建筑。
  越南在南沙岛礁上部署的总兵力则预计在2200人左右,装备有火炮、坦克、反坦克导弹和武装直升机。其中,越军在南威岛上部署的火力最强大,包括射程为16公里、14公里、10公里、2公里的火炮数量分别达到4门、21门、31门和48门。
  在越南实际控制的南威岛、景宏岛、南子岛等岛屿上,越南政府则修建了文化宫、邮局、教室、发电站、公路、淡水储存池、废水处理区、照明供电系统等民用基础设施建设,俨然一副上述诸岛就是越南治下名正言顺的城镇的景象。而在更久远的2004年4月,越南就已经推出了南沙旅游项目,游客可以乘坐军舰到越南实际控制的南沙岛礁上旅游。
  可以这么说,南海争端伊始,越南人就已经开始在自身所侵占的岛礁上大下功夫,苦心经营,方才有了如今的局面。但是,尽管岛礁是“成功”扩建和改造了,并不意味着越南人的技术就有多么出众。
  事实上,对于以礁盘狭小、难以驻守而闻名的南沙诸岛来讲,在广袤的海洋中填海造陆是一件成本极大且难度极高的事情。首先,在远离大陆的南海填海造陆,所需要的沙土量巨大,都是以百万吨计算的,其次,由于海沙的特性并不符合要求,只能使用成本远高于海沙的陆沙来进行填海。此外,在无码头的水域,大吨位货轮是无法直接卸货的,只能动用小船分批次卸载。如上种种原因,使得这种看似简单的填海方法不仅仅成本极高,效率也极差,对于大规模填海来说并不适用。但是,国力孱弱的越南由于条件所限,在南沙非法占据的岛礁上填海时,却只能经常使用这样的手法。
  原料的问题解决了,具体的修建又成了一个不小的问题——去年,越南媒体发布的一组照片显示,越南海军工兵旅正在南沙填岛。照片当中,越南军人或手搬石块,或利用铁锹等比较原始的工具挖沙填海,昼夜不停,士气也非常高涨。但是,受限于落后的填海造陆的技术和工具,加班加点的越南人所取得的效果却难以称得上令人满意——越南曾用5年时间修筑了一次地点大约只有61英亩,约合0.242平方千米的陆地,这样的效率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施工的进程进展缓慢是一方面,完成建设之后的海岛的各项指标能否符合需求就又是另外一个方面了。且不说越南只能使用挖掘机为主力挖掘港口,导致仅6米深的港口无法停泊较大的船只,单单说台风摧垮了两个已经完工的岛礁,就足够让人啼笑皆非了。
  早在2015年4月,根据当时卫星照片和早期资料对比显示,越南曾在中国南华礁非法施工,欲填海造陆。越南方面使用在浅水平底驳船上停放的挖土机开凿了东西两条航道,并用挖出的沙石建造了两个面积合计0.08平方公里的人工岛。但因越方技术水平低下,恰逢台风“茉莉”来袭,导致沙石最终被风浪冲垮,8个月的努力最终烟消云散。
  岛礁建设看似简单,实际上却是一个十分复杂的综合工程,很大程度上考验一个国家的综合国力,越南的上述遭遇,套用国内网友的话来形容就是:设备贵,买不起,技术高,没人会。
 
中国人的南海攻略
 
  尽管越南人的填海造陆历程称得上十分艰辛,但是,我们不可忽视的,越南实实在在地占领着主权属于中国的大片岛礁,苦心经营多年的成果或许难称辉煌,却足以让北京方面产生不少担忧。
  特别是越南人近期在政治上的动作——越南不断在国际上摆出一副弱者之态,拉拢美日等外部势力钳制中国。5月14日,越南总理阮春福更是呼吁“期待日本进一步介入南海问题”,为日本名正言顺插手南海提供方便。越南还相继向美国、日本等国海军开放金兰湾,供军舰停靠。5月17日,越南驻俄罗斯大使阮青山则表示,金兰湾将对俄罗斯海军开放。
  越南人的种种做法,表面上是如阮青山所说:“利用金兰湾开展多边国际合作可以确保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实质上恐怕还是对于中国在南海范围内的一系列动作的回应。
  而说到中国人的南海攻略,恐怕可以称得上是“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的真实写照了。没错,既然国力难称强大的越南都知道对岛礁进行建设,那么综合国力早已稳居世界前列的中国,没理由不在这个问题上动动心思。
  而事实上,中国不仅动了心思,而且是极大的心思。在过去一年半时间里,中国以令人惊讶的速度扩建了数个岛礁,按照美国的观察测算数据,人工岛总面积超过8平方公里。这意味着什么?除去中国控制的岛礁,所有其他国家和地区占据的南沙岛礁全部加起来也就2平方公里左右可以常年露出水面。
  以美济礁为例,扩建之前,美济礁是一个椭圆形的珊瑚环礁,东西约9公里,南北约6公里,总面积约46平方公里。退潮时露出水面1.83米,礁盘外约1公里处,水深超过千米。潟湖面积约36平方公里,水深20米~30米。
  美济礁的西南部有两个礁门, 南门西水道有37米宽,长275米,水深18米以上,经过航道疏浚大型船只可直接进入潟湖,是南沙罕见的天然大型避风良港,具备建成南沙大型渔业—水产基地的良好条件。
  也正是由于上述原因,自2015年1月起,中国开始对其进行吹沙填海,到当年8月为止,美济礁的面积已经达到5.6平方公里,超过永暑岛和渚碧岛,成为南沙面积第一大的岛礁。历经了两个月的夯实地基之后,8月,中方开始房屋建设并预备机场建设,至10月中下旬,长约2700米的跑道已经具备雏形。
  而对比越南等国的“土法上马”,中国在南海岛礁建设上投入的技术与设备完全可以称得上是“高端洋气上档次”。中国将沿海各地造陆近几年常用的吹填造地法应用到了南海岛礁的建设之中。该方法的原理是将近海浅滩的淤泥填垫并排除其中的水分,在达到一定标高后,使之具有可利用价值。我国东南部不少沿海城市的河口海岸以及岛屿周围滩涂面积比较大,且绝大多数为沉积淤泥,土质颗粒细黏,这无疑为吹填提供了优质的条件。
  在实际操作中,先运用挖泥船和泥浆泵,把港口底部淤积的泥砂通过水力吹填而形成沉积土,其具有天然含水量高、孔隙比大、压缩性高、抗剪强度低、渗透系数小等特点,一般呈软塑到流塑状态。之后,为了进一步改善吹填土的工程性质,提高吹填土的承载力,还需要降低吹填土中的含水量。这一过程既可以采用物理方法,即通过对土体进行冲击或者使土体内出现压差,借此排出孔隙水;也可以采用化学的方法,即在吹填土中添加外加剂,外加剂与土体中的物质成分发生反应,使土体固结,从而使吹填土地快速成陆,具备使用条件。
  堪称海上巨无霸的巨型挖泥船“天鲸号”更是为中国的填海造陆工程提供了极大的助力。“天鲸”号由上海交通大学、德国VOSTA LMG公司联合设计,招商重工(深圳)有限公司建造,2008年4月28日开工,历时21个月建成。该船长127米,宽23米,是目前亚洲最大的自航绞吸挖泥船,配备多种当前国际最先进的疏浚设备,装机功率、疏浚能力均居亚洲第一、世界第三。该船同时具有无限航区的航行能力和装驳功能,可以在远海灵活机动,适用于各种海况的大型疏浚工程。
  在执行吹填作业时,“天鲸”号能以每小时4500立方米的速度将海沙、海水的混合物排放到最远6000米外,每天吹填的海沙达十多万立方米。与此同时,该船装备亚洲最强大的挖掘系统,绞刀功率达到4000千瓦,使其不会被礁盘上的珊瑚礁损坏而影响工作。
  “天鲸”号这样一个世外高手一样的存在,使得中国在南沙的“强力填海”体现出了极高的效率:与越南先修筑围堰,排空海水后再将国内运来的沙土倒入不同,“天鲸”号直接将海沙向浅滩吹填,没有任何的围堰设施,也不计较细小的漂散损失。
  自2013年9月至2014年6月间,不到一年时间里“天鲸”号多次往返于南沙华阳礁、永暑礁、赤瓜礁、东门礁和南薰礁之间,通过轮流作业提高效率,累计天数达193天,按照每小时吹填海沙4500立方米计算,“天鲸”号在南沙五个岛礁吹填了超过1000万立方米的沙土和海水,大约相当于3个美国胡佛水坝消耗的混凝土。以至于有人惊呼,如果中国再多配备几台“天鲸”号一样的怪物,一年在南海上建立起10座太平岛一般的岛屿,恐怕也并非什么难事。
  不仅仅在南沙群岛,中国在早已完全控制的西沙也在持续进行着规模不小的填海工程。2014年2月,“天麒”号挖泥船与一艘20立方米抓斗式挖泥船被拍摄到正在永兴岛港口进行疏浚。“天麒”号是亚洲最大的非自航式绞吸挖泥船,公称生产量4500立方米/小时,排距6300米,某种程度上来讲,其吹填能力甚至比“天鲸”号更强。“天麒”号抗风浪能力强,可挖掘黏土、密实砂土、碎石土和强风化岩,对于需要大量海沙却不需要频繁机动的永兴岛填海工程来说,堪称绝配。
  可以这么说,在南海岛礁的建设问题上,中国一直都是相对克制的,并且着手建设也比较晚。但是,真正开展建设之后,中国强大综合国力的优势便显现出来,轻而易举地后来居上,越南、菲律宾等国大概只有望洋兴叹、捶胸顿足的份了。
 
复杂局势
 
  日语中有一个词语——やぼう,翻译成中文即为“野望”,意为野心、奢望。而在南海这个问题上,充满野望的恐怕不仅仅是菲律宾和越南这些国家。
  美国的野心自是不用说,新的亚太战略使得美国人注定不会放弃将触角再度延伸到中国南海的脚步,飞机多次越境擦边飞过中国的南海领空已经是在对中国忍耐力的试探,针对中国的南海岛礁建设问题,美国人也是多加指摘。
  近日,有美国专家认为,南海珊瑚礁正在遭到大面积破坏,中国大力围海造岛是主要原因之一。菲律宾方面也声称中国在美济礁等岛礁的建设破坏海洋生态环境。
  对于这样不近情理的“指控”,中国当然不予承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今年5月6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国重视相关岛礁和海域的生态环境保护,有关做法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洪磊还介绍,中方岛礁扩建工作采用“自然仿真”思路,模拟海洋中暴风浪吹移,搬运珊瑚砂砾等生物碎屑,逐渐进化为海上绿洲的自然过程,其对珊瑚礁生态环境体系的影响是有限的。
  更为有趣的一件事是,在日前爆出越南大肆扩建侵占的南海岛礁的新闻之后,美国一反常态,呼吁越南尽快停止相关岛礁的建设。国务院发言人约翰·柯比表示,他们确实公开或者私下呼吁越南停止岛礁建设活动,包括军事设施的建设。不过这样一种举动,背后真实的含义,恐怕还是针对中国——越南不建设,中国也不能建设。
  作为南海的域外国家,日本的插手也是颇为耐人寻味的:向南海问题当事国菲律宾、越南提供巡逻机、巡逻艇等装备,和菲律宾海军、越南海军举行极具针对性的联合军演。日外相岸田文雄在访问泰国、缅甸、老挝等东南亚国家时,也不断声称南海问题是“紧要课题”。日本想做“亚太警察”,培植亚洲霸权的企图不言而喻。
  南海问题的棋局至此,局势已是十分繁杂,既有内部倾轧,亦有外部干涉,中国想要保全自己的主权领土完整以及相关的经济军事利益,南海岛礁的建设恐怕只是第一步而已。
  
链接:日本的填海造陆技术
 
  日本是最早开始填海造地的国家之一,通过长期的填海造地,日本总结出不少经验,填海的方式也千差万别。早期多采用推土机推土填埋方式,后来发明了在海底的黏土层打洞,然后放入沙子垫底,再把准备好的沉箱放下去,这种方式后来被广泛采用。各种资料证明,现在日本用于填海的基本材料是加工处理后的城市垃圾,像东京、大阪这样的大城市每天产生大量垃圾,其中工业垃圾所占比重较大。于是,日本发明了用各种方式处理和加工这些垃圾后,铸成坚固的沉箱,再投入海底用于填海。但是这种方式使得日本沿岸出现了纳潮量减少、海水自净能力减弱,进而导致海水水质恶化、海洋生物资源退化,此外还导致日本一些港湾外航道明显减慢,天然湿地减少,海岸线上的生物多样性迅速下降。
  20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政府日益关注海洋生态环境保护,环境省不再轻易批准各地要求围填海的报告,围填海规模总体上呈现逐年下降的趋势。目前,日本围填海总面积已经不足1975年的1/4,每年填海造地面积只有5平方公里左右。
  人工岛式围填海则是目前国外的流行趋势,虽然会增加围填海成本,但是具有十分明显的优点,例如在一定程度上仍能维持水体交换和海洋生态系统,对海洋生态影响相对小一些。正基于此,日本围填海已很少自岸线向外延伸、平推,而是通常建成人工岛。神户的港岛和六甲岛、东京湾内的扇岛、长崎市的香烧岛、大阪市的钢铁净岛等,都是十分知名的人工岛。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