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特稿 > 正文

公园新玩法 要OUT,不要OUT

日期:2017-04-13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公园,承载过童年的玩闹,见证过春情的火苗。如今,它越变越大,越变越美,越变越好玩——没有过时的OUT,只有让人宅不住,总想要出门去溜达溜达的OUT。
记者 |阙 政
 
        曾几何时,中国没有属于人民大众的公园,仅有的几处园林,也隶属官贾私家或是洋人买办。曾几何时,上海的公园占地有限,游客稀少,情景萧条。曾几何时,公园又承载起我们童年的玩闹,见证过春情的火苗。
  再后来,公园越变越大,越变越美,越变越好玩……如今,社区公园、综合公园、专类园和历史名园共同组成了上海的城市公园体系,四个类别加起来,总有217座之多;还不包括最新登场的郊野公园。玩转上海公园,没有过时的OUT,只有让人宅不住,总想要出门去溜达溜达的OUT。
 
飞入寻常百姓家
 
  回想中国第一座公共园林的诞生,一直以来都是与“屈辱”挂钩的——1868年,上海,也是中国第一座公共园林“黄浦公园”诞生,但仅供周边洋行的洋人散步休闲,“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直到1878年,《申报》还刊登过要求开放园禁的文章。
  还有许多私家园林,解放后才真正对民众开放,比如桂林公园,原本是上海滩黑帮大佬黄金荣的私人别墅,名为“黄家花园”,仅桂花树就有600棵,还有仿帝王大殿的四教厅,和进门处长长的龙墙通道。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公园几乎是城市里唯一可供市民休闲的公共空间。飞入寻常百姓家的公共园林,被上海人视为景点,景点里既有各色花卉植物可供观赏,自然又成为约会的最好选择。
  在金宇澄小说《繁花》里,公园就先后扮演过许多重要角色。它首先是植物博览园一般的存在——复兴公园有香樟墨绿、梧桐青黄,还有最出名的玫瑰“十姊妹”:粉红,黄的,大红,紫红,重瓣……中山公园又有远东最大、1867年始种的法国梧桐,千里迢迢从异邦移植而来:“两个人寻了许久,总算于荒芜中,见到了这棵巨大梧桐,树皮如蟒,主干只一米高,极其壮伟,两人无法合抱,虬枝掩径,上分五杈,如一大手,伸向云天。”
  公园也留下了少年们的童年——“曹杨新村邻居小珍与小强。小珍提议去长风公园,大家同意。……长风公园内,秋风萧瑟,游客稀少,景色发灰,发黄。灰黄色‘银锄湖’上,只几叶小舟。游人食堂业已关闭。大家逛了一圈,索然无味,只得爬上湖边的‘铁臂山’,登上山顶,传说可以看极远的景致,是当时所谓沪西第一峰,望得见市中心国际饭店,及苏州河旁大小烟囱。”当年,长风公园的勇敢者道路、铁臂山登高、银锄湖泛舟,也曾让无数青年男女留下深刻记忆。
  公园还是男女密会首选之地,甚至为了避人耳目,不同的公园还有不同的暗号——打传呼电话,不回电,如果传呼单子上写“明早十点,送蟹来。意思就是闸北公园碰头,蟹,就是大闸蟹。送鸽子来,顾名思义,虹口和平公园。送奶粉,海伦路儿童公园。送外公来,是外滩黄浦公园”。
  
公园游艺的一代
 
  等到八九十年代,80后90后一辈出生时,公园已经大改往日之萧瑟模样,不再徒有景观,而是多出不少游艺设施,不仅丰富了少年的业余生活,也成为改革开放之初增收颇丰的“三产”。
  80年代常去复兴公园的孩子一定还记得那里的“电马”,外形好似旋转木马,比今日主题乐园内的旋木当然要简陋不少,却也成为童年的一种牵记。很多人生平第一次坐旋木,就是在这里。常常可见大人牵着小孩排着长队,一旦排到就冲进去先挑选自己最喜爱的木马。再后来,电马变成了当年最时髦的KTV“钱柜”;到现在连钱柜也歇业了。
  位于虹口区的鲁迅公园,当年则是中国第一个体育公园。这里不仅举办过两次全国性的大型运动会,还为群众体育设计了健身广场。平时都有不少年轻人喜欢在“小鉴湖”划船、攀爬“会嵇山”。
  每个城市似乎都有自己的“劳动公园”,而在杨浦区长大的孩子也一定记得曾经许昌路上的“劳动公园”吧。上世纪90年代,这个不大的公园里树立起不少时兴的电子游戏机,引得口袋里有几个角子叮当响的男同学们,不玩到口袋瘪掉都不会出园。
  而在更大一些的杨浦公园,在90年代也干了一件许多公园都会干的事:专门辟出一个区域,设计成游乐场,装上海盗船、金龙滑车、碰碰车等大型游艺设备,吸引大人小孩纷至沓来。
  比杨浦公园更加“肚大能容”的无疑是共青森林公园。这座位于军工路的园林大至2000亩,有30万株参天大树不说,还因地制宜设计了十一大景区:“松涛幽谷”“丛林原野”“秋林爱晚”“盈湖泛舟”“水乡映秀”“林间轻骑”“花隐鱼跃”“竹坞寻幽”“浦江揽胜”“中日友好纪念林”“植树纪念林区”……野外烧烤、林间轻骑、手划船、森林小火车、电动滑道、飞行滑索、攀岩、溜冰、骑双人自行车……那真叫一天玩不够,到了双休日总是人满为患,杨浦区的孩子大概没有几个是没去过森林公园吃烧烤的吧?
  即使再简陋,滑滑梯跷跷板,总是公园的标配。开在绍兴路上的绍兴公园,还是一座专门的儿童公园,有不少专供儿童游玩的设施。
  这个时期的公园甚至还像一个猎奇之地——记者就曾经在某公园里见到来路不明的“展览主办方”,搭起简陋的棚子,挂出哗众取宠的招牌:“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据说内有表演,你问表演几点开始?他回答你:随进随看,看完还可再看一次,悉听尊便。花上6毛钱进去一看,原来不知从什么地方搞来连体婴、葡萄胎、大王蛇的尸体,封在盛满福尔马林的玻璃瓶里,一字排开,让你“大开眼界”。
  集体记忆里的另一个公园角落,则非“英语角”莫属。90年代中后期,“英语角”异常流行——一到周末,初中高中生们或自发或有组织地出现在各个公园的英语角,互相练习英文口语,成规模以后,还会吸引一些老外来“切磋”。当年学生报刊上最励志的故事,莫过于某“哑巴英语”的同学,经过多年如一日的英语角磨炼,最终取得某英语大赛冠军的经历。
 
公园开发新功能
 
  进入新世纪之后,可能当年的学生们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吧,人民公园的英语角也逐渐被“相亲角”取代了——现在走进人民公园,你会看到如同产业链一般的相亲摊位:一把雨伞,一叠透明文件夹,就能撑起整个场面。打印整齐的A4纸上,年龄、身高、工作收入,数字写得门儿清。难怪就连英国万磁王伊恩·麦克雷恩到了此地都忍不住举起手里的A4纸,上书:“身高五英尺又十一,年方七十七,剑桥毕业,伦敦有房。”真的很懂行情呢。
  普通青年来相亲,文艺青年也爱这里的当代艺术馆,时不时就有新展可看——各取所需正是这一时期的公园风情。
  而一个明显的趋势是:许多游艺设施开始从社区小公园里退出——80后童年时玩过的木马铁船滑滑梯,悄悄变成了一个个健身步道。原卢湾区的南园从前是环卫所的码头,世博会后被改建成了综合性公园,拥有一条沿江的健身步道。杨浦区的霍山公园也一改往日门前打气球、捏糖人的玩闹,变得幽静起来,走进公园,就是一条环形健身步道,每隔100米会有提醒字样,鼓励市民日行万步。
  记者从上海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了解到,近年来,许多只有几公顷大小的社区公园,逐渐弱化了游艺功能,转而为周边市民的体育锻炼需求服务,加强了健身功能。而小公园主打健身牌,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以往寄存在它们身上的赏景、游艺、约会功能,早已被更大更有趣的公园取代。
  如今在上海,若说赏花,可去的公园着实太多——占地430公顷的顾村公园,每年樱花季可以吸引600万市民前去赏樱;辰山植物园庞大的温室群,用12608平方米来展示3000多种热带花果、沙生植物、珍奇植物,还有深潭面积达10000平方米的矿坑花园,如“桃花源”一般镶嵌其中。若说观鸟,浦东的世纪公园和杨浦的江湾湿地公园都是好去处——世纪公园建有一个四面环水的“鸟岛”,种植了鸟儿爱吃的浆果类植物,让鸟儿们可以自由栖息,如今住在这里的灰喜鹊已达600多只;而江湾湿地公园由于生态环境良好,吸引了许多鸟类来此过冬:黄苇鸡、黄鹂、八色鸫、树莺、绣眼鸟、戴菊、蜡嘴……越来越多的摄影爱好者也聚集于此,架起长枪短炮,阵势颇为壮观。
  再说游艺,当年没啥可玩、只有铁臂山登高、银锄湖泛舟的长风公园,也早就面目一新。上世纪末,这里在银锄湖底13米处建起了“长风海洋世界”,成为全国首家新概念的海洋水族馆,也为公园挂上了新的招牌。如今,这里的海洋动物依然吸引着源源不断的游客前来。
  比长风公园更好玩的公园也比比皆是——世纪公园因其“地域辽阔”,承办过音乐烟花节、国际小丑节、爵士音乐节、迷笛音乐节、欧美风情缤纷秀……可比当年的海盗船激流勇进金龙滑车更吸引年轻人。而大宁灵石公园又是沪上知名的Cosplay圣地,年轻的Coser们常常聚集在公园的白沙滩和罗马广场,精心乔装打扮成自己心爱的动漫人物。
  
郊野公园更重交互体验
 
  很快,上海就将有7座全新的郊野公园对公众开放。虽然相比社区公园,它们的位置相对偏僻,但在车时代,距离不是问题,好不好玩才是关键。
  这7座郊野公园的独到之处,就在一个“野”字。据记者了解,郊野公园与通常的城市公园相比,最明显的区别就是——它们的界限范围并不非常严格——郊野公园内至今仍有居民住在其中,民居融于公园,森林包围民居,对于前往游览的游客来说,也不是仅仅逛公园,而是沉浸式的野趣体验。
  而在互动休闲领域,郊野公园更是显示出了前所未有的匠心与巧思,令7座园林各有侧重,少有雷同。
  以“浦江郊野公园”为例,它拥有5公里绵长的黄浦江岸线,经过改造,有望成为休闲娱乐的“小外滩”。而在公园附近,一座长寿禅寺的主体结构也已基本建成,未来可向白领青年提供眼下流行的“竹林禅修”体验。
  而在历史悠久的松江区,这里的“广富林郊野公园”又因地制宜,将挖掘上海先民尘封的历史作为园林主题——东片区设有“上海之根展示馆”,将带游客走进一场穿越时空的上海寻根之旅。而在公园的南入口处,则是地标性建筑“富林印记”,这栋砖石垒砌的塔楼,状似一块大型图章,楼内是盘旋式上升的观景通道。顺道而上,可见两侧墙面以半隐半现的图文形式,讲述广富林遗址的挖掘过程。就在富林塔下,还有一个“广富林夏禹古陶珍藏馆”,将对外展示各种陶器,不仅具有博物馆的功能,还可让游人体验烧窑的乐趣。
  同样因地制宜的还有“长兴岛郊野公园”——去长兴岛采橘,曾经是80后们秋游的重要项目,如今,这里的密林、橘园、芦苇荡滩比当年更美了,无论是远足野营还是采橘体验,都比当年更好。
  还有一些郊野公园不以花卉取胜,而是另辟蹊径,从农业入手——拿“嘉北郊野公园”来说,这里将5000多亩广袤粮田种植上了水稻、小麦、彩色稻、玉米、油菜花等农作物。伴随着这些农作物而生的,还有十个特色农业园区。休息日,家长带着孩子们到此,亲手种植四季蔬果,体验农村生活,认识草木鱼虫,定能度过一个舒心的假日。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