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特稿 > 正文

新加坡的雄心壮志——“会客厅”

日期:2018-06-15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未来,这一超过26000家国际公司、140多个非政府性国际组织立足的“弹丸之地”,似乎隐约现出了“东方瑞士”的姿态。
作者|姜浩峰
  加坡自称是继纽约、伦敦、香港之后世界第四大国际金融中心,由地理位置决定了其为亚洲最重要的航运中心之一。如今的新加坡,又成了重要的国际政治、经济、军事领域会议的经常举办地——名副其实的“会客厅”。

  “豪华度假酒店嘉佩乐,英文称Capella Singapore Hotel,位于圣淘沙,距离市中心只有3公里,一直以来订房率都比较高,特别是夏季。我预计接下来这家酒店会成为上海客暑期旅游的热门选择。”一位新近从新加坡到上海工作的某五星级酒店市场销售总监告诉《新民周刊》记者。


  这次朝美领导人会晤,让上海一些酒店业人士和旅游业人士颇为激动。沪上知名的豪华酒店研究者樊森先生说:“我早就预料到这几天我们圈内几乎所有人都会把注意力放在新加坡的几间‘涉事’酒店上——金正恩入住的瑞吉、特朗普入住的香格里拉以及两人会谈的嘉佩乐,还有其他层面会议所在的丽思卡尔顿。”
  由承接世界焦点政治经济会议来引起关注,继而吸引客源,这难道不是正在打造旅游会展之都的新加坡所乐见的吗?
  且看6月12日朝美领导人会晤的工作午餐菜单——鳄梨沙拉、韩国腌黄瓜、糖醋肉、小牛排、大虾鸡尾酒,甚至有扬州炒饭。简简单单一份客饭菜单,就能体现出新加坡的多元文化来。这样的“会客厅”,确实吸引人。
  
见证多个历史重要时刻
  
  “握手,微笑,交谈,签署文件……长期敌对的朝美两国12日举行首次领导人会晤,迈出政治解决朝鲜半岛问题的重要一步。”这是6月12日傍晚新华社第一时间发出的微评论。
  可以说,新加坡又一次见证了一个历史重要时刻。
  从1990年代初开始,新加坡这一位处马六甲海峡南口的岛国,就成为一些重要历史事件的见证者。譬如中国国内海峡两岸1993年4月于新加坡举行的“汪辜会谈”,再譬如2015年11月于新加坡举行的海峡两岸领导人历史性会面,当时习近平与马英九会面的地点正是新加坡香格里拉饭店。
  就朝鲜半岛事务来说,新加坡也曾作为会客厅——从2008年到2015年,朝鲜核问题六方会谈的美朝代表会谈,就是在新加坡举行的。2015年1月,美国政府前官员和朝鲜六方会谈代表李勇浩就曾在新加坡喜来登酒店会谈。当时这一为期两天的会谈,被称为“非正式闭门会谈”,之后还举行了新闻发布会。
  除了这些历史重要时刻以外,新加坡香格里拉饭店如今一年一度会成为国际媒体的焦点。原因是自2002年开始,每年6月初,亚洲安全会议在新加坡香格里拉饭店举行,由此这一会议也被称作“香格里拉对话会”,甚至简称“香会”。这一由英国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发起,由新加坡国防部协办的安全会议,原本旨在探索建立“9·11”后亚太地区新出现的多边安全合作对话机制,但随着美国提出“重返亚太”甚至“印太战略”,这一对话会渐渐言辞激烈,有点变味。尽管如此,“香会”仍逐渐得到各国重视。譬如今年,美国方面到会的是国防部长马蒂斯,中国方面则是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副院长何雷中将率团出席。
  国际领域,除了一年一度的“香会”以外,诸如国际商业仲裁大会、国际铁矿石论坛等重要会议都在新加坡举行。这些会议大多不仅仅是单纯商业领域峰会,更涉及国际规则制定、国际重要资源分配等问题。

亚洲十字路口
  
  本次朝美领导人会晤之前,有过种种有关会议地址的传闻。譬如瑞士、蒙古等地。为什么最后选址新加坡?除了新加坡本就见证过多个历史重要时刻,并连年承办国际政经会议以外,在外界看来,新加坡无论地理上还是文化上、政治经济领域,都处于亚洲十字路口,或许是其被选中的原因。
  在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杨希雨看来,新加坡被美国视为“中立国家”,从历史上看,新加坡曾是美国的盟友,如今在政治、军事领域也和美国关系紧密。就朝鲜而言,新加坡并非朝鲜反感的地方,近年来双方没有交恶和冲突。比起日韩、菲律宾等如今依旧是美国盟友的国家,新加坡显然更对朝鲜的“胃口”。除此之外,新加坡还有接待朝美会谈的一些经验。
  就朝鲜来说,杨希雨还提到——朝鲜目前在全球共有47个大使馆,新加坡正是朝方设有使领馆的国家之一。而有些国家尽管与朝鲜有邦交关系,但并没有互设使领馆。而就两国领导人会晤来说,一般必须有使领馆提供技术支持——譬如后勤安保、通信问题。特别是朝美首脑首次会晤,双方一定都必须拥有秘传电报向国内传递信息的能力。
  从前,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驻新加坡共和国大使馆位于新加坡老区如切巷的独栋别墅。2016年,朝鲜大使馆搬迁新址到新加坡市中心,在新加坡议会对面的谐街中心大厦15层。同层还有其他办公室。尽管看起来面积更小一些,但无论如何,作为大使馆该具有的能力,应该是一应俱全的。
  在新加坡拥有自己的大使馆,从地理位置上看,比起金正恩曾经留学的遥远的瑞士,既不算太远,也不算太近。而与朝鲜本土有一些距离感,也令特朗普更为接受——此地不像朝鲜家门口的板门店那般,让到会的美国人可能无所适从。
  一度,韩国总统文在寅曾力推朝美领导人会晤在板门店韩方一侧举行,并称,可以将一些活动设置在北方一侧。此举一方面可能令朝鲜感到不快——毕竟同一民族的韩国目前是美国盟友,且朝鲜视南方为本国未统一的领土。朝韩对谈可以安排在板门店,但与美国人会晤安排在板门店,就朝方来说可能会感到不妥。据称,美国方面也不接受板门店为朝美领导人首次会晤地址。美方认为,一旦美国总统的一些活动被设置在板门店朝方一侧,在舆论看来将意味着谈判尚未开启,美国就已让步。
  众所周知,朝美领导人会晤颇有点一波三折的味道。5月24日,特朗普曾经通过推特发文并致函金正恩,宣布取消见面,又在24小时之内宣布可能如期举行。这令外界感到——新加坡的会晤承办者会很苦恼。毕竟,会晤期间酒店需要暂停营业,如果会晤取消,酒店房间又会拿出去接受预订。而一旦恢复会晤,又该冻结预订。
  但当朝美都派出相关人员赴新加坡举行会晤准备后,新加坡酒店业终于舒展开愁眉——特别是嘉佩乐酒店。记者于朝美领导人会晤前查询新加坡嘉佩乐酒店预订情况,发现6月下旬最便宜的客房价格约3500元人民币。尽管价格略高于周边同样有海景的五星级酒店,但嘉佩乐不愁客源。也许因为金特会定在这里举行的缘故,有新加坡当地媒体披露,直到6月8日,还有一些游客驻留。“在朝美领导人会晤后,此地藉此知名度大增,未来生意一定会更好。”来自新加坡的酒店销售总监说。
  新加坡酒店业条件良好,本是特朗普同意在此举办“金特会”的一个前提。对特朗普而言,香格里拉饭店是他下榻的上好选择。美国人从2002年开始参加“香会”,年年与会,对占地5公顷的位于新加坡中部小山中的香格里拉饭店,是再熟悉不过。尽管对嘉佩乐酒店也许之前不那么熟稔,但在选址上,美国人是必然做足功课的,肯定不会仅仅浮光掠影地调查到此地是本地歌星孙燕姿大婚地就罢手。

“毒虾”的转型
  
  作为连续近10年被相关机构评为世界会议首选地的新加坡,不仅有召开高规格国际会议的完善设施和条件,更有其他一些优势。譬如其作为一个亚洲国家,英语是其最重要的官方语言。新加坡人口560万,其中三分之一来自国外,使得这个岛国具有很高的国际化水平。
  新加坡还在多个国际“朋友圈”中左右逢源长袖善舞——东盟成员国、英联邦成员国、APEC成员,这就是多面新加坡。
  回顾历史,新加坡1965年从马来西亚联邦独立出来以后,就是国际事务的热衷者。
  独立之初,其首任总理、开国领袖李光耀即称,要成立东南亚国家间的地区联盟。“只要这种联盟或集团不是基于种族或思想意识的排他性,那么新加坡就有兴趣参加。东南亚国家较小。从长远来看,建立这种联盟,是生存能力不强的小国能够在两三个超级大国称霸的世界上赖以生存的唯一办法。”
  1967年,李光耀心愿得遂——东盟成立,新加坡成为东盟创始国。但早期,作为弹丸小国,新加坡仍不得不奉行大国平衡战略,以保持战略平衡。譬如留在英联邦内,使得以华人为主的这一亚洲国家,获得尽可能多的西方盟友。同时,新加坡尤其重视与美国的关系——积极拉动美国介入东南亚事务。新加坡认为,“美国是一条友善的大鱼,能阻止其他大鱼到本地区闹事。”逐渐,其亦以亚洲为依托,重点发展与日本、中国的关系。
  在军事上,其独立之初,有着与马来西亚、印尼同时开战的可能性。在李光耀的积极运筹下,新加坡与同样国土面积狭小却有很强军事能力的以色列合作,迅速架构了新加坡国防部门和国内安全部门。新加坡军队亦成为规模较小却相当精悍的“毒虾”。这只“毒虾”,如今不仅能与“鱼群”共存,还不会被“大鱼”吞掉。
  在通过精悍的武装、高超的外交斡旋能力确保国家独立后,新加坡开始了经济起飞。首先,以引入出口代加工工厂的方式,以及依托马六甲海峡进行转口贸易的形式,新加坡赚得“第一桶金”,跻身“亚洲四小龙”之一。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和2000年左右,新加坡先后经历了三次阶段性产业升级和转型。
  如今的新加坡,依旧保持了强劲的制造业规模——主要包括能源化工、精密工程、海事工程、航空业等,但其经济的另一个支柱服务业,包括贸易、交通运输、房地产、医疗保健、金融、教育等领域,发展势头更猛。

  从国家独立,到经济发展,如今的新加坡面临新的转型。


  辽宁社科院朝鲜问题专家吕超认为,新加坡目前有一些“雄心壮志”。“从承办‘习马会’就能看出,新加坡本身很愿意充当‘东道主’这一角色。尤其朝美领导人会晤是今年世界最引人注目的国际重大事件,选择在新加坡举行对新加坡本身来说绝对是一件有助于提升其国际地位的大好事。”吕超说。
  但新加坡人目前并没有表露出对国际政治事件本身的“雄心壮志”。对朝美领导人会晤在新加坡举行,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研究员何远生是这么看的:“新加坡是一个域外国家,这样一场历史性会晤能在这里举行的最大意义,是证明新加坡对国际和平与安全作出了贡献。”
  在新加坡政府任职的肯用一句刚刚学会的中文向前往采访的媒体表示:“新加坡人只是‘吃瓜群众’而已。我们关心这次朝美领导人会晤,但仅仅是将其当作茶余饭后的主要谈资罢了,毕竟新加坡与半岛核问题没有直接的利益关系。”一位新加坡媒体人表示:“我们只是为他们提供会议室和咖啡而已。”
  但提供会议室也能有所收获。目前,新加坡每年举办大型会展活动近4000个,展会规模和数量居亚洲第一位,主要集中在新加坡博览中心、新达城会展中心、莱佛士城会议中心等三大场馆进行展览。未来,这一超过2 6000家国际公司、140多个非政府性国际组织立足的“弹丸之地”,似乎隐约现出了“东方瑞士”的姿态。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