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特稿 > 正文

房租贷、甲醛房……互联网租房, 套路深深深几许?

日期:2019-03-20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互联网理应让消费升级,让用户更省心更开心,而不是成为助力无良商家为所欲为的工具。
作者|王 煜

  “不是我们套路,是你们脑子不清楚。”“公司做到这么大,赔一个死人的钱还是赔得起的。”当租房的消费者被“房租贷”、“甲醛房”困扰,想要维权时,竟得到这样的荒唐回应。令人忧心的是,这不只是某几家公司个别工作人员的态度,而成了当下互联网租房行业里的普遍现象,甚至成了某种“潜规则”。

  近年来的事实证明,隔靴搔痒式的应对无法遏制上述乱象蔓延。重拳治理,何时能落实?


房租贷“套”你没商量


  “套路”深沉的房租贷,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因为鼎家、寓见几家较大的长租公寓爆雷而被集中揭露。当然,因为开展房租贷之后资金链断裂,它们不是第一批,好租好住、爱家爱公寓、长沙优租客、恺信亚洲、咖啡猫等长租公寓都登上了这个名单;令人叹息的是,它们也不是最后一批。

  2018年12月以来,通过“天地昊成都公司”租房的很多人陆续接到房东要求搬离的通知,尽管他们还在通过一个“交款平台”正常支付房租,但房东们表示,这些租金并没有从天地昊支付到他们手中,业务员也失联了。2019年1月22日,大批租客、房东来到位于成都市双流区的“天地昊成都公司”时,发现这个公司已经跑路:又一个房租贷爆雷。

  在不久前的2019年“3·15”,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预付式消费舆情报告》指出,预付费与金融信贷捆绑这样的“隐蔽性”,是预付式消费领域呈现出来的新特点。这份报告同时评出了2016年-2018年预付式消费领域的十大热点舆情话题,其中“房租贷”位列第三。

  开展房租贷业务的长租公寓,都不是单纯的二房东,他们都渴望通过“资本运作”来获利。其业务本质与美容美发、健身预付卡一样,形成资金池,靠钱生钱并实现快速扩张。但是,长租公寓套出的是金融机构的钱,这给资金池加了杠杆,其风险更大。一般长租公寓的房租贷都会找多个金融机构合作,而金融机构也会和多个租房平台联合,形成一张复杂的利益相关网。

  这种模式如果规范操作,可能带来多方共赢的局面;但在实际情况中,不少租客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使用了租金贷产品。在实际获得贷款后,长租公寓方如果违规动用资金池,将该部分资金投入于争抢房源的竞争中,甚至挪作他用,就会造成巨大的风险。因此,2018年有国内长租公寓平台高管警告说:“长租公寓爆仓比P2P爆雷更危险”。

  危险是连锁传递的。其中最容易出问题的是长租公寓,出问题后受害最深的就是租客。因为一旦资金链出现问题,无法按期给房东付租金,房东自然就会把房子收回来。但租客是和金融机构签订的分期贷款合同,即使被房东赶出来,他还是要按期还款,否则就会影响到个人信用。

  租房平台一旦因为“房租贷”爆雷,消费者的维权将面临很大的难题。以2018年10月爆雷的上海寓见公寓为例,租客想解决的核心问题是:能否退还租金及押金,会以哪种方式退还,是否能有时间节点;如无法退还押金,能否与房东或多方达成合法协议,或继续履行合同到租住合约期满,且不承担二次费用;贷款是否要继续还,是否影响征信。

  当时相关方面给出的解决方案是:租客到中国人民银行自助查询征信情况,针对不合理征信可向监管部门反映;金融办负责联系涉事银行,冻结租户3-5个月的资金,不会上征信系统;对涉事的P2P平台开展调查;和房东协商,保障租客租住权。这些要完全落实,需要较长的时间;而大量租客都反映“维权太累了,占用了大量时间精力,心力交瘁”。

  《新民周刊》2018年7月曾报道过上海青客公寓存在通过房租贷“套路”租客的问题。近期,一名青客公寓的租客易军(化名)向《新民周刊》记者反映,他2018年5月在青客租了一间房,当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办理了26个月的“租金贷”,这个问题一直困扰他到现在。

  当时青客的业务员只说是这种方式月租便宜,让他在App里上传身份证、个人视频等信息,根本没说是办银行贷款,他自己也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只以为是通过银行的平台分期交房租而已。直到当年11月,他在媒体报道上看到长租公寓因房租贷爆雷的多篇报道,又去找青客工作人员问,才搞清楚自己是“被贷款”了。易军担心青客如果将来也出现资金链问题,自己的征信记录会被连累,因而向青客提出要取消房租贷,“就算换成别的交租金方式后会贵一点,也没问题”。

  但是,青客方面拒绝了易军的要求,称必须按合同约定,租满一年后才可结清他在银行的贷款。易军多次与青客的工作人员联系,后者总是搪塞不予解决。“我也要上班,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找他们更多人理论。”他表示,现在只好等满一年,看看贷款的事情能否顺利解决。

  易军曾加入一个“青客维权群”,里面有100多个人,都是因为房租贷和青客产生纠纷。他说:“我今年已经45岁了,但那个群里大多数都是刚毕业的年轻人,他们刚刚走入社会,如果征信记录因此受到影响,就太可惜了。”

  对于个别出现的案例,监管部门做了应对。例如,租客、房东集中到“天地昊”维权的当天,成都市双流区金融办发布风险提示指出:房地产中介市场上部分代理经租企业与一些金融或非金融机构合作开展个人“租金贷”相关业务,极易引发侵害租客及房东利益、自身杠杆率较高、资金运作不规范等问题,潜在风险须引起高度重视。

  双流区金融办表示,已通知辖内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担保公司立即暂停开展类似业务及认真梳理已开展的个人“租金贷”相关业务情况。此外,该区房产管理局对“天地昊”公司进行通报批评,记入信用减分、列入“黑名单”。

  然而,如何预防这样的情况异地异时再出现,似乎是个难题。非常关键的一点是:租房平台企业的态度,常常让人无语。

  上海青客的一名公关负责人曾对《新民周刊》记者信心十足地表示:他们的业务员都在“青客学院”受过专业培训,向客户介绍业务时绝对不会有不规范的情况出现,也就是说会详细解释关于贷款的问题。当记者追问“有无可能个别业务员并未向客户清楚解释”时,他则避而不答。该公关负责人表示,他很清楚有他们的客户成立了维权群,“那些群里的情况我都知道的,但我告诉你,里面基本都是专门来找麻烦的。”

  类似的腔调也出现在2018年8月,武汉的一个租房平台工作人员在面对被其房租贷套路的四名女大学生维权时,不但丝毫不承认自身的问题,还说出了这样的话:“不是我们套路,是你们脑子不清楚”“大学?还学生?”“你们20多年真的都白活了”……


甲醛房为何屡治不绝?



  租房贷套路的只是消费者的钱,然而甲醛房可能套路的是租客的命。2018年夏天,和租房贷一起引爆舆论的,还有长租公寓的空气质量,自如等平台的“甲醛房”成为租房者的噩梦。

  但是历史很快重演。就在前几天,据浙江经视报道,其记者暗访杭州蛋壳公寓,发现装修完成的房屋第二天就被放在该公寓的网络平台上出租,装修完6天就显示可入住,而租户在看房时在房屋内还能闻到明显的刺鼻气味。

  该台记者发现,从2月20日装修启动日至3月13日可入住日,时间不足一个月,但是蛋壳公寓销售员对租户声称该房间“已通风两三个月”。卧底记者在与一名销售对话时得知,上述现象很普遍。蛋壳公寓销售人员还称:“怎么说呢,一般公司做到这么大,赔一个死人的钱还是赔得起的。”

  关键是,蛋壳公寓并不是什么小公司,而是国内长租公寓领域的头部企业。2019年3月,蛋壳公寓刚刚获得5亿美元C轮融资,投资方包括老虎环球基金、蚂蚁金服等;此前,蛋壳公寓已获得多家知名投资机构的多轮融资。

  对于浙江经视的报道,蛋壳公寓随即发布了声明称视频被剪辑处理、断章取义,报道中个别销售人员所述“装修完第二天上架”并非公司实际情况,并表示所有房屋均经过空气质量专业仪器严格检测,如不达标即采取相应空气治理措施,直至检测合格后方允许入住;还强调“房屋从上架至租出平均经历一个月时间,且其间一直保持通风。”

  同时,蛋壳公寓声明“已开展全员彻底自查自纠,规范工作流程,落实各项管理制度。对于任何违反法律法规及公司规定的行为,蛋壳公寓绝不姑息纵容”。

  这仍然是“让人熟悉的腔调”:问题都不会承认,姿态都摆得极高。去年自如的多处房间被爆出甲醛问题时,其宣布自查整改的措施是:所有首次出租房源,配置完成后,必须同时满足空气质量经权威机构检测合格且空置30天以上才能上架出租。

  一名从事空气治理的业内人士赵龙(化名)向《新民周刊》记者透露,许多长租公寓平台的此类承诺,都是表面字句好看,但落实起来则大打折扣。2018年10月,当自如正因甲醛房问题处于风口浪尖时,赵龙以租客身份向一名北京自如的业务员咨询,得到的信息是:“如果你觉得房间的空气质量有问题,检测属实后我们会给你安排治理,白天治理好,你当晚就可以住进去。”然而,他表示,以空气治理行业的标准,在治理完成后一般是推荐通风3-7天后才能让人入住,因为治理所用化学品也需要散发,才会不影响人体健康。“他们显然没把租客的健康放在心上。”

  赵龙还说,他曾接过青客公寓的空气治理业务,但对方把价格压得很低,“一般市场价格是30元每平方米左右,但他们最后要求是15元每平方米”。他认为,这样的低价,很难让空气治理公司认真干活。

  他表示,青客同样存在将明知空气质量有问题的房间挂牌出租的现象:2018年,他带队为上海青客公寓治理一处房间,然而,当空气治理团队到达后,房间的门无法打开,后来青客方面取消了这次治理。赵龙发现,第二天这套未经治理的房子就出现在了青客的网络平台上,继续出租。他还曾了解到,有一套房间是租客连续投诉三次后,青客才答应治理。

  赵龙表示,目前长租公寓市场并没有一套完善的标准来规范和监管房屋装修用材、室内空气质量检测等,对房屋控制的主动权更多掌握在长租公寓平台手中。

  现实情况是,租房者对房屋的真实情况缺少可靠的知情途径;而就算遇到自身健康利益受损也维权困难,因为租客需要证明身体不适或疾病与甲醛超标、公寓平台的作为有直接因果关系,而如果无法证明,纠纷大多以无偿退租或赔偿医药费等方式解决。就算判罚少数几例,对企业而言也很难有实质的震撼作用。

  互联网理应让消费升级,让用户更省心更开心,而不是成为助力无良商家为所欲为的工具。正如《人民日报》的评论所言:“关键是要压实互联网平台责任,切实保障用户的知情权、监督权,畅通维权救济渠道,使相关企业对用户不能欺、不敢欺”。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