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体育 > 正文

看,足球豪门盛宴!

日期:2013-05-29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无论是拜仁还是多特蒙德,在这个欧冠赛季都是成功的。欧洲足球最强大的“试金石”,不是足总杯,也不是联盟杯,而恰恰是无与伦比的欧冠。
 
 
撰稿|大 为
 
 
    北京时间5月26日,欧冠大决战在伦敦温布利大球场激情上演,这是一年一度具有世界影响力的足坛豪门盛宴。欧冠,堪称世界第一顶级联赛,能够高高举起大耳朵杯(欧洲冠军奖杯),是任何一家欧洲足球俱乐部都梦寐以求的无上荣耀……
 
黄金联赛,黄金打造
 
  曼联市场部总经理罗博特·詹姆斯说过:“欧冠是真正的‘黄金联赛’!”
  今年的欧冠和上赛季相比,参赛球队所获奖金又有攀升。5月26日凌晨,德甲大佬拜仁慕尼黑力克多特蒙德,捧得俱乐部历史上第五座大耳朵杯(欧冠奖杯),从而追平利物浦,仅次于9次的皇马和7次的AC米兰,成为欧洲足坛赢得该项荣誉第三多的球队。
  收获荣誉的同时,拜仁慕尼黑俱乐部还将得到3740万欧元的奖金,比上赛季冠军得主切尔西多600万欧元。需要指出的是,这部分奖金并不包括市场收入,如果算上拜仁慕尼黑夺得欧冠后的商业效应,那么总收入将有数亿欧元了。
  据统计,本赛季(2012-2013)欧冠联赛,欧足联同电视转播商、赞助商洽谈的一系列交易,总共创造出约13.4亿欧元的收益,扣除约1/5用于覆盖自身成本以及支付给各大协会、联赛和俱乐部外,余下的部分将分配给所有参加冠军联赛和欧联杯比赛的球队。
  上赛季,欧冠联赛的总收入约为11亿欧元。欧足联分配给32支球队的7.5亿欧元的总奖金,其中包括4.13亿欧元的比赛奖金和3.41亿欧元的转播分成。所有参加小组赛阶段比赛的球队都会至少获得720万欧元的比赛奖金,其中包括390万欧元的出场费和330万欧元的额外奖金。一年之后,本赛季欧冠的小组赛阶段所有球队的比赛奖金已经提升到860万欧元了。
  据统计,2011-2012年欧洲冠军联赛决赛,冠军巴塞罗那获得1.26亿欧元的经济收益,输球的一方曼联也获得了7300万欧元,而主办城市伦敦有5200万欧元的收益。再合计一下,仅一场欧洲冠军联赛决赛,经济效益就达到3.69亿欧元。
  足球作为伴随全球化而快速发展的产业,如今愈来愈热。一方面,足球运动本身有其特殊的魅力和动员力——不仅在欧洲,它在世界各地都引起球迷的热烈反应,同时又能令非球迷也投入其中。另一方面,在传媒、商业赞助及其他商业利益的刻意包装和推销下,足球及相关服务与商品大大提高了渗透力,时至今日,足球已无处不在。
  了解欧冠历史的人都会被其成熟的商业运作所折服。近十余年,欧足联利用足球运动特有的魅力,借助欧洲足球俱乐部特有的影响力,充分开发了足球市场,不仅在电视转播、门票、商业赞助、球衣纪念品等方面财源滚滚来,而且欧冠联赛的赛制还成功地实行了大变革。
  15年前,在欧洲冠军杯被更名为欧洲足球冠军联赛5周年之际,欧足联又抛出改革举措,决赛阶段比赛从原来的4个小组增加到6个,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非卫冕冠军的联赛第二名球队可以参加到欧洲足球冠军联赛中来。两年后,在此基础上,欧足联继续扩军,将原有的决赛阶段的6个小组扩大到8个,大国联赛(英格兰、意大利、西班牙、德国)不仅联赛第二名可以参加欧洲足球冠军联赛,第三名、第四名的球队也在这场改革中获利。至此,如今年度世界收视率第一的足球赛事欧洲冠军联赛的框架成型。
  若没有那场欧冠改革,14年前曼联最后1分钟连追两球的神话将不复存在,因为红魔前一个赛季不过是英超联赛的第二名。如果没有改革,AC米兰19年前马拉松式的19场比赛夺得冠军也将不复存在,因为前一个赛季意甲第四名的AC米兰根本连参加资格赛的权利也没有。如果没有欧冠改革,利物浦这样的专为冠军联赛而生,在联赛当中连第三名都很难获得的“千年第四”怎么能够创造当年的“伊斯坦布尔奇迹”呢?
  从球迷的角度来看,欧冠赛制改革带给人们足够多的可以不断回忆的精彩往事,而对于足球世界来说,这不过是那场改革所带来的最表象的收获。欧冠给欧洲足球世界带来的最大的变化,就是让它变得更加有钱了。
  从道义角度来说,欧洲人对于足球的态度是纯粹的,否则所谓的红魔精神、马尔蒂尼式的坚持都将不会存在;但在操作层面,精明的欧洲人,或者说是那些操纵欧洲足球大局的欧洲人,真正着眼的目标还是——钱。
  日前,当欧足联主席普拉蒂尼准备将自己改革的欧联杯废除时,所有人都意识到,主导现代足球发展的根本思维,不再是赢球而是盈利。从博尼佩尔蒂主管尤文的内部家庭式合同到博斯曼法案,再到以媒体合作助推的超级联盟,足球以金钱为导向的案例已越来越多,所有改革似乎都预示着世界足坛进入一个全新时代——足球的商业时代。
  按照普拉蒂尼的计划,从2016年开始,欧联杯将会正式废除,欧洲足球的洲际赛事将统一为单独的一项冠军联赛。倘若该计划付诸实施,那将是欧洲俱乐部赛事自1992年欧冠改制以来最大的一次改革。届时,欧洲足球强国西班牙、英格兰和德国的顶级联赛都将有6个参赛名额。与此同时,诸如拉脱维亚、白俄罗斯和斯洛伐克等小国的球队也将得到更多的参赛机会。到那时,欧洲冠军联赛无疑将成为更强大的“印钞机”。
  一直有一种声音表达担忧:金钱将毁掉足球。可是,从目前情况看,欧冠联赛用“黄金”打造已是不争的事实,而且让欧洲足球俱乐部的各大豪门步入了一个“越来越有钱,越有钱水平越高”的发展轨道。俱乐部有了钱就可以买明星球员,有了明星球员就能踢出好看的比赛,创造好的比赛成绩,吸引更多的球迷。票房有了保障,电视转播也来了,市场也火了,随之而来的便是大把的钞票 ,让俱乐部进行新一轮的“抢人”计划,由此形成良性循环。
  16年前,西甲豪门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以1950万美元购入罗纳尔多,当年这一举动成为令世人瞠目结舌的转会 “大手笔”,人们从来不知道一名球员可以卖到近2000万美元。但欧足联和它倾力开发的欧冠联赛远远不满足眼前的那一点点“繁华”,在实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之后,仅仅一年后世界足球运动员的转会费纪录就被维埃里的4500万美元所打破。2001年,皇马又以6440万欧元的惊人价格买入齐达内——西甲豪门为什么愿意花也能够花这笔巨款呢?原因就在于这位法国大师来到皇马一年后,以一脚天外飞仙的凌空抽射,帮助皇马获得了欧冠联赛的冠军, 那一年皇马净赚8000万欧元,其中欧冠联赛的电视转播费分红以及门票收入一项,就基本上帮它付清了齐达内的高额转会费以及天价工资。
  商业足球就是那么财大气粗。继齐达内、罗纳尔多、贝克汉姆时代的“银河战舰”之后,三年前皇马豪门斥资近亿欧元网罗曼联队的C.罗纳尔多和AC米兰队的卡卡。当时,面对天价的转会费诱惑,一直称卡卡是“非卖品”的AC米兰俱乐部老板贝鲁斯科尼居然一反常态:卡卡如果想离开米兰,那么米兰不会强加阻拦。在“生意人”老贝看来,这样的买卖是无法抗拒的,要知道,9年前AC米兰从巴西买进卡卡时仅仅花了850万美元,短短几年过去他的身价竟然翻了10多倍!
  可见,欧冠给欧洲足球俱乐部和球员带来的最大变化,就是让大家更加有钱,而足球俱乐部又恰恰离不开钱。 对于像英超的曼联、切尔西、阿森纳,西甲皇马、巴塞罗那,意甲AC米兰、国际米兰、尤文图斯,德甲拜仁等足球豪门来说 ,经过多年的发展,在商业运作上也越来越成熟,有它们参与的比赛也给欧足联、各国足协及俱乐部本身带来了丰厚的经济收益;对于一些实力稍弱的俱乐部来说,它们表面上看似乎仅仅是“陪太子读书”的角色,实际不然,只要参加欧冠,它们也会和其他足球豪门一样在奖金、广告、转播、门票、赞助商等方面有着不菲的收入,同时它们可以通过欧冠联赛这个大平台 来展示自己俱乐部的人才,尤其是展示新人,吸引豪门,由此赚取更多转会费。
 
荣誉至上,魅力无穷
 
  毋庸置疑,晶光闪耀的大耳朵杯,对于任何一家俱乐部,那是非凡的荣耀,其魅力是任何国家联赛冠军所无法比拟的;对于任何一位俱乐部球员来说,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能获得欧洲冠军联赛奖杯,那将是他毕生的非凡荣耀。
  现效力于巴塞罗那队的西班牙(原德国籍)名将法布雷加斯在欧冠联赛之初,就表达了对赢得冠军杯的渴望,小法对“宇宙队”巴萨充满信心,“争取第三次在温布利赢得欧洲冠军杯。对我来说如果能在决赛里和切尔西遭遇的话是最为理想的,而且我坚信我们一定能够做到。”
  然而,在本赛季2012-2013欧冠半决赛中,曾经不可一世的宇宙队被拜仁击得粉碎!两场比赛总比分0:7!一切来得是那么的突然,突然得在“慕尼黑之夜”前甚至都没有哪怕一丝的征兆!客场的0:4或许令他们始料未及(就连羽毛球名将林丹都质疑那场比赛是“假球”),主场的0:3却让他们开始重新审视自己,而从慕尼黑的安联球场到巴塞罗那的诺坎普球场,恰恰这段从“宇宙到凡间”的距离,让巴萨人的瞬间迷失:除了巴萨人,没有人知道凡间到宇宙的旅程有多美,因为再无人曾经走过,也没有人知道宇宙到凡间的距离有多远,因为再无人到达那个高度。而如今,这支加泰罗尼亚大区的足坛豪门却只能独自舔舐着伤痛,只因为他们坠落到凡间。
  在那一刻,人们愈发明白,拜仁的战意仍然可畏,德意志战车依然是西班牙足球难以逾越的疆界。尽管,当年巴萨的崛起改变了历史轨迹,秉承拉玛西亚风骨的西班牙击溃了德国战车,诺坎普也几度无视安联登顶欧洲,但宇宙或许和足球一样真的也是圆的,一切都会再次回到起点。巴萨漫步在宇宙空间,高处不胜寒的孤独令他们渐渐失去了战意,铭刻在诺坎普历史上的一座座丰碑令球员们失去了进取的方向,“伤病魔咒”也在这个春天侵蚀了他们的肌体,而在地中海的另一端,德意志足球却在悄然复苏,安联的主人最终将宇宙队打落了凡间。
  应该说,2013的5月,也正是从击败巴萨的那一刻,全世界开始重新审新拜仁:那个曾经冷峻的王者又回来了!也正是从那一刻起,德国足球再次赢得了世界认可,甚至赢得了德国政府首脑的赞扬。德国总理默克尔也是一名彻头彻尾狂热的球迷,在拜仁击败巴萨一个小时后,默克尔就在自己的Facebook上更新道:“两支德国球队晋级决赛让我十分高兴,无论结果怎样,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胜利者肯定是德国人!”近几年在国际大赛中一直没有拿到过冠军的德国足球,这次总算是让这位女总理扬眉吐气了。
  2013年5月25日,在欧冠激情夜来临之际,默克尔专赴英国的温布利大球场观看这场德国内战,赛前她更是自豪地表示自己持有的中立立场:“你问我支持哪一方?我支持德国!”
  这是德国足球最近12年以来第一座大赛冠军。众所周知,拜仁慕尼黑捧得2001年欧冠冠军之后,德国足球便开始沉沦,一直与大赛冠军无缘,无论是俱乐部还是国家队:2002年,勒沃库森在欧冠决赛中负于皇马、多特蒙德在联盟杯决赛中负于费耶诺德、同年韩日世界杯决赛中德国0:2负于巴西。从那之后,德国足球开始了漫长又艰辛的复兴之途。
  经历了2000年欧洲杯的阵痛之后,紧跟着2004年欧洲杯的打击,德国足球开启了青训人才的培养计划,并且利用2006年本土世界杯扩大了足球在德意志这块土地上影响力,如果说2006年世界杯第三名和2008年欧洲杯亚军是德国足球崛起的前兆,那么2010年世界杯的第三名和2012年欧洲杯四强则是德国足球复兴的象征,因为过去两届大赛,德国足球不仅仅向世人展示了他们的实力,而且还展示了庞大的人员储备,格策、托马斯-穆勒、托尼-克罗斯、罗伊斯……一个个年轻的天才横空出世,呈现在我们面前。
  伴随着德国足球崛起,德甲俱乐部在欧战上表现也是越来越出色,2009年联盟杯决赛,云达不莱梅尽管负于顿涅茨克矿工,但却代表着德甲球队在欧战上的崛起,作为联赛老大的拜仁慕尼黑也随即再度成为德甲的招牌,扛起联赛大旗,使得德甲联赛超越意甲联赛成为欧洲足坛第三联赛,并且步步逼近英超联赛,有望成为欧洲足坛第二联赛。德甲俱乐部和德国足球同时崛起,这绝非偶然,而是他们秉承一个理念,那就是严格的执行德国足协制定的青训复兴计划,过去12年间,他们没有任何懈怠地坚持着。
  拜仁慕尼黑在经历挫折之后终于在海因克斯的带领下时隔12年再度拿到大耳朵杯。显然,这个冠军对拜仁慕尼黑而言,是一次完美的升华,他们不再是千年老二,这就好比捅破了一层窗户纸,拨开云雾见天日。德国足球与德甲球会是相辅相成的,拜仁慕尼黑这次冠军对于德国国家队的影响是不可估量的,看看这支球队有多少德国球员就可想而知,诺伊尔、拉姆、博阿滕、施魏因斯泰格、托马斯-穆勒、戈麦斯……这都是德国国家队的主力!
  细心的电视机前的球迷会发现,坐在贵宾席上的默克尔不断地为双方球员的表现叫好。在赛后的颁奖仪式上,她不仅与冠军球队一一握手,而且还专门安慰了输了球的多特蒙德主帅克洛普。
  的确,对于少帅克洛普来说,他是一位值得尊重的教练员。
  “技战术很重要,能够左右一切。但我同样认为,球员的情感、情绪能产生巨大的能量。”克洛普这样阐述他的足球哲学。欧冠决赛前,45岁的他曾慷慨激昂、又略显悲壮地说:“如果这是我的唯一一次决赛,那么我在60岁即便死去,也不会太难过。”大决赛后,他又动情地说:“失望暂时压倒了一切。但我会重新骄傲起来。我们会回来的。哪里?也许是另一项大赛的决赛。”
  克洛普的成就令人尊敬。在欧洲足坛,多特蒙德在支出上(球员转会费、工资)仅仅排在第40位。福布斯统计,拜仁在过去4个赛季,共花费超过2.58亿美元购买大牌球员,这是多特蒙德花费的4倍。但欧冠决战夜,克洛普却证明他的球队与拜仁是同一级别。
  8年前,就在球队第一次夺得欧冠奖杯的第7年,多特蒙德一度面临破产的危险。“这家俱乐部当时很可能以悲剧收场,球场也可能变成一个纪念地。但是,多特没有倒下,而是在废墟中重生”,克洛普曾回忆说。
  正是由于他的到来,这家老牌劲旅得以重生。2008年的夏天,正在乙级球队美因茨执教的克洛普,接到了多特蒙德的邀请。他们希望克洛普能重建球队,并要求两点:培养青年球员、踢出攻势足球。没有雄厚的财力支持,如何在德甲取得成功?然而,几年后克洛普却率领多特蒙德走回欧洲巅峰。
  由此可见,无论是拜仁还是多特蒙德,在这个赛季都是成功的,而最强大的“试金石”, 不是足总杯,也不是联盟杯,而恰恰是无与伦比的欧洲冠军联赛。
  这正是大耳朵杯的地位和价值。

【请注意:新民周刊所有图文报道皆为周刊社版权所有,任何未经许可的转载或复制都属非法,新民周刊社保留诉讼的权利。】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