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 > 正文

全民皆舞时代

日期:2018-06-27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不知不觉间,跳舞已然成为全民运动,申城市民对于舞蹈的热情,日益高涨。从学龄前儿童,到年轻白领,再到中老年朋友,都可以找到适合自己的舞种,翩翩起舞!
作者|应 琛
实习生 | 张 玮

  会学家郑也夫在《后物欲时代的来临》中这样描述:在后物欲时代,物质不再是人们满足炫耀与刺激的有力手段。人们将进入艺术的时代,通过艺术,而不是物质,来寻求身份的识别。舞蹈便是其中之一。
  这些年,荧屏上开启“热舞时代”,荧屏下跳舞也成健康新时尚。

  不知不觉间,跳舞已然成为全民运动,申城市民对于舞蹈的热情,日益高涨。从学龄前儿童,到年轻白领,再到中老年朋友,都可以找到适合自己的舞种,翩翩起舞!



芭蕾训练正流行

  穿上防滑猫抓鞋,双手扶在把杆上,小踢腿、下蹲,身体时而轻盈如羽毛,时而伫立如雕塑。
  汉中路某健身房的操房内,35岁的白领张洁(化名)正跟随着音乐的节拍和教练的口令做着一些芭蕾的基本动作。
  芭蕾源于欧洲古典舞蹈,孕育于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17世纪后半叶开始在法国发展流行并逐渐职业化,在不断革新中风靡世界。几乎每个女人心中都有一个芭蕾梦:盘着优雅的发髻,穿着梦幻的白纱裙,踮起脚尖,抬起手臂,优雅地转圈,宛如高贵的天鹅。
  张洁也是如此。她坦言,此前从没有想过,到了这个年纪自己也能跳芭蕾,“我从小就很喜欢芭蕾舞,觉得这种足尖上的舞蹈特别优美,也很羡慕芭蕾舞演员纤细挺拔的身姿。”
  闲暇的周末,张洁也会去剧场欣赏芭蕾舞演出。她说,之前上映的电影《芳华》,她看了三遍,“到现在,影片里的很多舞蹈画面还历历在目,久久不能忘却,尤其是女主角在月光下的独舞,非常凄美。”
  差不多一年前,张洁所在的健身房开设了塑形芭蕾课程YOBAR。起初,她没有参与到课程中。“之前我也去专业的芭蕾培训机构上过课,但讲真,成年人学习起来太困难了。不说别的,身体条件肯定不如小朋友。再加上,芭蕾的很多动作其实也不适合成年人来做,关节都是超伸的,比较危险。”几节课下来,张洁就放弃了学习的念头。
  后来,在身边熟悉的会员的推荐下,张洁得知YOBAR非常适合零基础的成年人,尤其是像她这样平时久坐的上班族,“朋友告诉我,这是一项融入了芭蕾元素的训练课程,既能学到芭蕾的一些基本动作,比如手位、脚位、踢腿、蹲跳等,也不需要你特别柔软,只需要做到自己的最大程度就行,还可以训练到身体的小肌肉群,对我这种想练点力量但又不会去撸铁的人很有帮助。”
  于是,这大半年来,每逢周四的18点,张洁都会准时走出办公楼,坐一站地铁,熟门熟路地来到位于商场三楼的健身房。
  这一天,在更衣室换好了一身舞蹈装备后,张洁径直走进操房。还算宽敞的房间里,6根把杆已经就位,“来上课的大多是女生,偶尔也会出现男丁。”
  时钟走到19点。“好了,欢迎大家来到今天的课程。”站在操台上的教练拍了拍手,“这是一项融合了芭蕾元素的训练课程,不光有舞蹈,还会有拉伸和力量的训练。”随后,教练点击了一下手机,悠扬的音乐响起。
  “总的来说,这课还是很受欢迎的,每节课最多只有12个名额,需要提前预约。虽然是收费课程,129元一节,但经常还会出现约不上的情况。”张洁说。
  一个小时下来,张洁跳得浑身大汗。“我最喜欢结尾的即兴舞蹈,可以把前面学到的基本动作运用起来,跟着老师轻舞飞扬的感觉。”

  而看着每节课后拍的照片,张洁承认YOBAR带给她很多身心改变。“一开始,我觉得自己与身体是连接不上的,例如在练习腰腹和上肢力量时,觉得自己的背肌根本抬不起来。”她说,但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身体已经有了改善,“如今,我已经可以撩腿、跳跃和旋转,而每次手一扬起,就觉得自己特别有范儿。”



让女性更优雅

  事实上,记者发现,类似的零基础成人芭蕾课程悄然流行,只是名称各有不同。不需要把脚尖直立到与地面呈90度,也不需要特殊的装备,就能完成一套优雅的动作。在上海,选择通过芭蕾锻炼形体的上班族着实不少,年龄主要集中在28岁到45岁之间。她们当中有的为了塑形,有的为了圆梦,有的则为了健康。
  记者了解到,为了方便周边白领上课,有些成人芭蕾班甚至开设了午间班,且按照强度分等级。每节课的价格在百元左右,专业性更强的则在300多元。
  “我觉得,气质和精神面貌是别的运动都给不了的。”张洁强调道,“现在就算是在平时,我也常会记起老师说过挺胸收腹,不要耸肩,身体姿态慢慢地变好了,整个人的仪态也变得优雅。”
  而这正是YOBAR创始人Yoko的初衷。在接受《新民周刊》采访时,有着6年专业芭蕾舞训练和11年健身从业经验的Yoko告诉记者,塑形芭蕾的课程就是为了让更多人感受到芭蕾带来的优雅气质,“正是因为自己的经历,让我看到很多来健身房锻炼的女性,多少都会有些圆肩、含胸等问题,我就在想能不能有一种课程帮助她们改善自己的身体姿态。”
  2015年,在美国参加健身大会的Yoko接触到了一种叫Barre的课程。“它是一种结合了芭蕾和普拉提的课程,早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就在美国流行了。但它的动作比较简单,课程内容也没有太多更新。”从那时起,Yoko就一直在琢磨能不能运用自己芭蕾舞优势和Barre的概念,去创编一套适合中国人的课程,“通过市场调研,我了解到成年人是有学习芭蕾的需求的。而自身的经历让我知道,学习芭蕾的过程是极其痛苦和枯燥的,太专业的内容除了不符合现代人快节奏的生活,也并不适合成年人来学。它必须是一种简单高效但又有趣的课程。”
  于是,通过大量的资料收集和反复研究,2017年6月,Yoko正式推出了YOBAR课程。“每堂课都会有它的流程,包括热身、基本功、力量、舞蹈等部分,除了芭蕾元素,课上还会用到小哑铃、弹力带等道具来增加趣味性并训练小肌肉群,以便更好地保护我们的关节。尤其对于久坐的女性来说,胯部的训练还能练习到深层肌肉,改善女性的盆底肌。当然,久而久之,人们的运动表现力和身体的灵活性都可以得到提高。”Yoko表示,更重要的是,芭蕾还可以提升气质,至少肯定比不训练的人来得“挺拔”,“同时,因为不需要什么特殊的装备,会员也可以在家里自己练,这就更像是一个自我纠正的过程。”
  在Yoko的设想里,未来每个来上过课的会员都能在结尾的即兴舞蹈部分上台展示一把,“希望会员通过课程能变得更有自信,从而更好地投入平时的工作中。”

舞动我青春
  
  除了能锻炼身体和调整形体外,优美的舞姿给人以美的熏陶和美的享受,而随着节拍扭动身体时所释放的快感,加上贴近生活富有感染力,这些都让舞蹈成为音乐之外,最受大众欢迎的艺术表现形式。
  2017年12月17晚,上海源深体育中心,在2017-2018赛季中国篮球职业联赛(CBA)中,上海哔哩哔哩队与山东高速队的比赛正在进行。12月的上海天气已渐渐阴冷起来,场馆内气氛却十分热烈。当晚,比赛并没有按照人们预想的那样、山东队会轻松战胜连败的上海队,反而上海队一直掌握着主动权。
  中场暂停时,啦啦队员走上球场,衣着性感而有活力,穿着红黑纯色短裙的啦啦队员们手拿金色的啦啦球,啦啦球随着有力的动作发出整齐的“沙沙”声,篮球宝贝们释放着自己的自信与魅力,美丽的舞姿成为球场上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当晚的比赛,主场作战的上海哔哩哔哩队最终以128:111获胜。
  刁晓蕾是上海“idance啦啦队”的一员,尽管当晚她轻微发烧,但为了感受队员的热情,加上自己对舞蹈的热爱,她仍坚持来到现场。在此之前,她已有多次作为啦啦队员为中国篮球职业联赛和英雄联盟职业联赛表演的经验。
  现就读于上海大学计算机专业的刁晓蕾,平时总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坐在电脑前编程,一坐就是一天;但课后,她便化上美丽的妆容,穿上靓丽的衣服,与队员一起学习新舞蹈,或参加演出。
  谈起喜爱舞蹈的原因,刁晓蕾认为有很多,但最重要的是表演时融入现场氛围的感觉很棒。“我其实是一个内向的人,但是跳舞的时候便会展示自己自信的另一面,有时还会做‘比心’等动作。”刁晓蕾说着露出羞涩的笑容。
  事实上,刁晓蕾从5岁就开始学习舞蹈,母亲本想让她学习电子琴,但她天生好动,学琴时,她的目光总注意着旁边学习民族舞的小朋友们。就这样,她一直学跳舞到初中,后因课业负担不得不放弃。
  进入大学后,刁晓蕾进入了上海大学形体健美协会的啦啦操队,每周要进行两次练习。一般,有经验的学姐会带着队员先热身1小时,再学习新舞1小时,十周可以学习两支1-2分钟的舞蹈。
  因为从小学习民族舞,且刁晓蕾个子高、四肢纤细,起初并不适应啦啦操的跳法。“啦啦操要求有力量,定点到位,但我的身体太过于柔软,常常跟不上节拍。”但通过反复练习,到第二年,刁晓蕾就已经能较好地掌握啦啦操的动作与节奏。这一年,上海大学啦啦操队参加上海市学生阳光体育大联赛(高校组)还取得一等奖的成绩。
  刁晓蕾告诉记者,她所在的啦啦队有几十名固定成员,虽然流动性较大,但有舞蹈兴趣的学生黏性也强,且近年来人数越来越多。2016年,她通过社团学姐介绍进入上海“idance啦啦队”,学习的舞蹈难度更高,也有了更多演出的机会。
  2018年,上海“idance啦啦队”成立刚好十年,其间一直为上海哔哩哔哩队主场作战的比赛热舞助威。刁晓蕾表示,队员一半来自高校,另一半则是舞蹈老师或白领,“虽然表演的报酬并不高,但可以学习舞蹈,而且团队一起热舞融入现场的感觉非常好。”

  随着《这!就是街舞》《热血街舞团》的热播,刁晓蕾最近跟队员也开始学习街舞,“我们啦啦队表演的舞蹈也不再受限于啦啦操,而是会融入多种舞种。”



少儿的舞蹈课

  的确,随着《这!就是街舞》《热血街舞团》等舞蹈类节目的走红,最近网络上又掀起了新一轮的“热舞时代”。
  早在2006年《超级女声》红遍整个中国之时,东方卫视的《舞林大会》便另辟蹊径,邀请主持人、明星作为选手参赛,由于形式新颖、明星效应曾一度受到追捧,随后“老对手”湖南卫视也推出《舞动奇迹》应对,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类节目也渐渐在观众心目中失去了吸引力。
  2013年,舞蹈类真人秀节目再次掀起复燃之势,不论是国外移植的舞蹈真人秀《舞林争霸》,还是力求原创草根的《奇舞飞扬》、风格有些“大杂烩”的《舞出我人生》,一时间都火了起来,就连央视体育频道也推出了一款《酷舞先锋CCTV街舞争霸赛》节目。
  当时,“舞蹈”在网络和现实世界都引起了罕见热议,成为了街头巷尾茶余饭后的话题。可以说,各档舞蹈类节目一步步勾起了申城中男女老少对于舞蹈的兴趣。
  就像大妈流行跳广场舞一样,街舞无疑是家长给孩子最热门的选择。采访中,一位舞蹈工作室的老师告诉记者,面向少儿的课程主要有街舞、芭蕾、拉丁、形体等,其中街舞向来是最热门的课程,包括Hip-Hop和Breaking两大类,目前有30多个孩子分4个时间段来学习,以男孩为主,“小男孩模仿动作很快,上课很有积极性,家长口口相传,孩子们也就越来越多。” 
  但这些年,随着舞种的丰富,趋势也随之发生着转变。
  今年7岁的邢彧泓在看了2016年东方卫视的跨年节目后,就对节目里罗志祥和张艺兴跳的街舞着了迷。“他看了很多遍,还跟着跳。”妈妈秦鸣燕告诉记者,最初给孩子报的就是街舞班,“但后来,我发现街舞的动作对于当时中班的他来说过于复杂,而且街舞对形体要求不太高,在朋友的建议下,后来就改换了拉丁舞。”
  记得第一次去华阳舞蹈教室试课时,秦鸣燕还担心男孩子会不喜欢跳拉丁,但没想到邢彧泓一看见男老师教学时的站姿及舞蹈动作就对她说:“妈妈,这个我想学的。”于是,从小学开始,邢彧泓就改学了拉丁。
  现在每周日上午9点到11点,邢彧泓都会到舞蹈教室位于社区文化中心的教学点上课。“因为是社区文化中心的扶持项目,学费还挺优惠的,12节课1000元。”秦鸣燕告诉记者,目前邢彧泓学了半年多,已经从启蒙班升到了初级班,打算明年考铜牌,“最初给他报名的目的就是想让他练练形体和站姿。后来,他自己喜欢上了这个舞种,在家都会主动练动作。因为男孩子的韧带相对来说还是比较紧的,他就会让我帮他拉韧带,在站姿上他自己也会下意识地挺直腰背。”
  每次上课,秦鸣燕都会坐在旁边看,负责拍老师的教学动作,回去让孩子照着练,“这样他每次上课时都会有一点点小进步”。
  秦鸣燕坦言,周围男孩子学舞蹈的本身就不多,即使有也都是街舞,“从每次班里文艺演出都是由他跳舞来看,学拉丁舞的孩子还真没有。所以,只要他愿意,我是会一直让他学下去的”。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