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 > 正文

鲁迅故居

日期:2018-08-15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鲁迅在这里写就了许多杂文,还编辑整理了瞿秋白遗著《海上述林》。
作者|阙 政

  果要在上海寻找市民生活气息最浓的小街,虹口区的山阴路一定会上榜。这条南北走向的小路,南起四川北路,北至祥德路,长仅有651米,却是上海的44个“历史文化风貌保护区之一”。


  上海的洋房或石库门里弄都很常见,但像山阴路这样集各种石库门里弄、花园里弄、新式里弄于一身的,依然相当稀缺——这也赋予了山阴路独特的魅力,让它被誉为“近代民宅博物馆”——以“恒丰里”为代表的早期石库门里弄;以“大陆新村”为代表的配备卫生设施的新式里弄;以“施高塔公寓”为代表的独立成套式公寓住宅;还有以“千爱里”为代表的花园里弄。而位于山阴路44弄和64弄的两排老房子本名“留青小筑”,是按照面对面和背靠背的对称式格局设计的新式里弄,更是极为罕见,已被列为市级保护建筑。
  “大陆新村”不仅保留了新式里弄的特点,还堪称是上海的一支文脉——9号住过鲁迅,6号住过茅盾、8号住过谢旦如,其中最知名的,还是大陆新村9号的鲁迅故居。
  1933年,鲁迅先生曾居住于此,直到1936年去世。9号是一座砖木结构、红砖红瓦的三层楼房。尽管只居住了短短3年,鲁迅却在这里写就了许多杂文,还编辑整理了瞿秋白遗著《海上述林》。
  如今的鲁迅故居,走进黑铁皮大门,是一个小花园。走上台阶,就是会客室。中间摆着西式餐桌。西墙放着书橱、手摇留声机和瞿秋白去江西瑞金时赠送给鲁迅的工作台。穿过玻璃屏风门,便是餐室:正中放着广漆八仙桌,四周是四只烤花圆坐椅。西墙角是一只双层碗橱和四只圆凳,东墙放着衣帽架。
  二楼的前间是鲁迅的卧室兼工作室,朝南窗下放着书桌和陈旧的藤椅。而靠东墙的是一张黑铁床,床上的薄棉被、印花枕头,均按原样布置——1936年,积劳成疾的鲁迅就是在这张铁床上不幸逝世。如今,墙上的日历牌仍然停留在1936年10月19日那一天,成为对鲁迅永久的纪念。
  离得不远的“千爱里”,还曾居住着鲁迅的日本朋友内山完造,他的“内山书店”屡屡出现在鲁迅笔下,书店的前门在四川北路,而后门则开在山阴路2弄3号。当时“千爱里”居住的都是日侨。据说取“千爱”之名,是因为日文中的“千爱”两字的含义与汉语相近,有“爱之千家”之意。
  如今的山阴路,依然居住着寻常千家万户。走在其间,你会觉得时间仿佛静止下来,种花喂鸟,读书看报,在山阴路,生活节奏可以变得很慢很慢,这里保存着各种形态的上海特色建筑,却也在某一个瞬间,变得不那么大都会“上海”,而更像是一座笃悠悠的小城。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