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 > 正文

口碑也有假的 万千水军的产业链

日期:2018-10-10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原本国内的水军也就是大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潜规则,但是近年来,国家加大了这方面的整治力度。
作者|何映宇

  口碑也有假的。

  电影圈的黑势力,从前有干爹、金主、后台,现在又多了一个:水军。当口碑取代流量和数据成为新的业界标杆时,这块领地也被“水军”觊觎着。

  他们可以在微博上开黑,也可以在豆瓣上洗白,从打个五星几毛,到发一条影评几百元,水军俨然已经成了一条产业链。

  从论坛时代到微博时代,再到微信时代,水军一直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他们自称舆论的“弄潮儿”。如鱼得水,还是兴风作浪?网络水军的存在,让影视作品的口碑大受影响,蒙蔽了不少群众的眼睛,确实是影视界的一股泥石流。



豆瓣的红与黑


  “网络水军”常常充当“捧人推手”和“网络打手”两个身份,将时下的新闻热点和网民情绪结合起来,通过“借势”和“造势”达到营销目的。

  2012年年末,陆川导演的《王的盛宴》就上演了一场红与黑的水军攻防大战。

  上映没几天,《王的盛宴》在垂直类网站,豆瓣网、时光网的评分猛降。导演陆川这一次没有哭,他强悍地用以毒攻毒的方式强硬回击包围“王”的水军——雇佣水军拉高《王》的评分,并公开承认这一行为,使得电影宣传圈的这项潜规则得以公之于众。

  自《王的盛宴》电影上映后,制片方认为该片受到不同程度的“黑色水军”恶意攻击,在豆瓣网的评分中,《王的盛宴》有多达30%的“一星”。虽然无法评价这些黑色水军造成的影响有多恶劣,但《王的盛宴》上映18天,票房只有7660万元,让陆川团队大为失望。

  迫于无奈,电影《王的盛宴》上映第五天,陆川导演工作室的李静自爆《王的盛宴》动用“口碑维护团队”做营销:“既然选择站在阳光里,就没什么好隐瞒。我们的‘口碑维护团队’是在12月1日紧急加入的,要不是遭遇水军疯狂打压,何必出此下策?水军就是一把双刃剑,费力而不讨好,但我们会恪守底线:不抹黑其他电影。”

  这是中国第一部承认使用水军的电影,引起舆论一片哗然。

  现在我们查“豆瓣”,《王的盛宴》也只有可怜的5.3分。60760人评价中,“一星”占15.8%,“二星”占28.2%,“五星”仅6.1%,在众多打一星谩骂为“翔的电影”、“年度最差电影”的影评中,网友“摩西不夜奔”写的《中国政治文化黑暗之源》一文多少显得与众不同:“现在的一切,与历史有关;如何看待中国的现在,也与如何看待历史有关。陆川的《王的盛宴》的野心就在于,要以自己的方式去理清中国数千年政治文化血脉之根源。从《南京南京》到《王的盛宴》两个历史题材的电影,都让陆川耗费颇多心力,而直面历史并且有所思考,让陆川这两部片子都颇显锋芒,因为中国太多古装历史电影沉浸于奇技淫巧的卖弄,和玩弄权谋的乐此不疲,一群古人打来打去背后,看不到一个导演的历史观,更看不到创作者对历史环境下人性的发掘。”

  如果你也认真看过这部电影,而不是人云亦云,你会发现,“摩西不夜奔”的评价是相当理性客观的。《王的盛宴》不仅不是差片,而且还很有深意。不过最终,不知道是不是黑水军先入为主的缘故,《王的盛宴》还是票房惨败,陆川只好去拍了一部商业片《九层妖塔》,口碑继续扑街。

  电视剧领域的水军争议也不断。《孤芳不自赏》开播后,无数网友发现该片的男女主角大量使用替身拍摄,而且多数外景戏都在摄影棚拍摄,然后再通过抠图来后期合成,敷衍了事。就在抠图、替身的风波还没落幕,《孤芳不自赏》官微忽然变成讨薪现场,大批网友在官方微博下面回帖说:“孤芳买水军不付钱”,还很专业地@了该剧的编剧、导演、出品公司等。根据这些网友的说法,《孤芳不自赏》在播出期间,曾经购买水军在豆瓣为该剧刷好评,目前该剧已经播完,片方不满意水军公司的成果,因此不肯支付尾款,被迫无奈之下,水军公司只好动用大批水军去官微下面讨薪,试图引起社会关注。

  而出品方负责人完全予以否认:“我们没有买过水军,我们不知道官博下的评论怎么回事,也觉得很纳闷。”

  一部电视剧开播之后,大部分都需要做好评营销,曾经被视为行业风向标的豆瓣网、时光网等,都成为各大公司的兵家必争之地。在这里买水军刷好评,甚至买水军为竞争对手刷差评,已成行业潜规则。

  豆瓣上的水军什么价格呢?一个真实的用户售价20元,一次性必须下单超过200个用户才肯接。而水军店主提供的“真实的用户”,就是这位用户注册网站时间超过1年,在网站活跃度很高,如果肯花更多的钱,还可以发布长篇评论。有的水军店主还承诺,购买超过500个用户,还会赠送500个小号打分,小号就是注册时间不满一年,在网站上也不活跃,只接水军活儿的用户。

  稍有名气的豆瓣评论者收费就没有这么低廉了,如果需要比较专业的评论,也有职业评论人可供选择。

  原在北京一家出版公司任营销企宣的张小鹏(化名)是圈内小有些名气的豆瓣评论人。他对记者说:“我的评论,在豆瓣全部都是排名第一,我就敢这么硬气地说,肯定能达到宣传的效果,不信你们自己去看。所以我收费也是500-1000元一篇,明码标价老小无欺。事实上,我帮他们写了评论的,对方都很满意。”

  记者去搜了一下,果然如此,可见此言非虚。粗粗一览,他的评论,当然是说好话,但到底是读书人,他的点评,又不乏理性的思考,也难怪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在“业内”有了名之后,他很快就从出版公司辞了职,专职写豆瓣评论:“我一个月大概写到十篇就可以养活我自己,这对我来说是件很轻松的事,既然这样,又何必每天朝九晚五就挤北京的地铁呢?”

  这样的写手大概还只能称之为“中V”,要是大V出手,当然收费更贵,这是市场的供需关系决定的。


国外的点评网站


  与国内的同类网站相比,国外的烂番茄、IMDB等专业影评和电影打分网站就不太会出现水军刷分的情况,对影片的评价也非常客观,基本上就能从评分中看出影片的质量。

  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为了清除假扮成普通消费者的专业“水军”,谷歌和Yelp都鼓励用户尽可能使用实名,且明文禁止“水军”的评论。

  IMDB的“佳片250”旨在列出数据库内评级最高的250部电影,评级以数据库注册用户评分为基础,再套用下列所述公式。入选规范必须是曾公开上映的非纪录片,片长至少45分钟,评分达两万五千人次以上,并且只有定期投票习惯的用户才会采用计票,至于有效票数量多少、如何才是符合“有定期投票习惯”则还不为人知。IMDB宣称为了保持“佳片250”名单的公信力,他们“故意不公开有效计票的标准”。 除此之外,“佳片250”还套用精算学的“可信度公式”,对评分作加权评级,独立资料的数量越大(在此就是指合格用户的评分),统计处理后的可信度越高。


  IMDB因其综合广泛性以及不时的令人吃惊的结果而受到瞩目。上榜的电影中既有老电影(如1922年的《吸血僵尸》),也有新电影(如《黑暗骑士》);既有流行影片(如《指环王首部曲:指环王现身》),也有少有人问津的影片(如《日出》)。榜上有各种不同类型的电影,黑色影片《双重保险》、科幻片《银翼杀手》、音乐片《雨中曲》、西部片《黄金三镖客》、动画片《机器人总动员》等等,以及票房一般、很少获奖但却在影迷群体中有广泛的追随者的电影(比如《肖申克的救赎》、《死亡幻觉》等等)。

  另一个美国著名的影评网站是烂番茄。其母公司为IGN Entertainment。网站由电影迷Senh Duong于1998年5月创建。基于来自芝加哥太阳时报、新纽约客、今日美国报等媒体的好评,并且以其很多独特的电影评论方式,烂番茄为其用户提供了全方位的服务,特色产品及交流社区。

  它和IMDB不同的是:IMDB是网民打分,而烂番茄的新鲜度以影评人对一部电影是否给出正面评价作为衡量标准,比如有80%影评人给了正面分,这部电影的新鲜度就是80。不同的评价标准提供了不同的参照系,未必说哪一家是最客观的,可是综合起来,它们就会让观众对这部电影有一个比较客观的认识。

  但这并不表示国外就没有网络水军,2013年9月,纽约检察官曾对在网上制造虚假评论的19家公司处以35万美元以上的罚款。据施耐德曼进行的调查显示,这些公司有组织地雇佣来自菲律宾、孟加拉国和东欧国家的自由撰稿人撰写虚假评论,每条评论付费1到10美元。不过,正因为监督机制没有缺席,这样一份罚单下去,各种想靠水军刷口碑的势头就受到了压制,也就相对地客观一些。

  这是需要国内的评分网站学习和借鉴的地方。


天津破获首例水军案


  原本国内的水军也就是大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潜规则,但是近年来,国家加大了这方面的整治力度。

  2017年4月,广州市公安局就曾经过长期侦查,挖出一个以“三打哈”网站为核心,涉案人员涉及全国21个省市,业务遍布各大网络论坛,通过建立网站平台共享资源、相互合作,形成“有偿删帖、发帖、灌水”中介模式产业链的特大“网络水军”团伙。

  2016年7月开始,“三打哈”网站开始经营短信代发业务。这家网站的一个主营业务就是帮助当事人删除对其不利的帖子,根据网站的大小收费从300元至3000元不等。

  2018年7月,天津市公安局宝坻分局在公安部及市公安局的大力配合下,先后前往全国九省市,对一个“网络水军”犯罪团伙开展抓捕行动,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6名,涉案金额高达800余万元。

  2017年11月,天津宝坻分局海滨派出所民警在辖区某网吧检查时,见一名坐在角落里的男子神情十分慌张,试图将电脑屏幕上的网页关闭。民警立即依法对该男子进行盘查,一开始,民警怀疑他是逃犯,而其实他并不是。

  经审讯,该男子很快就交代了,其受人雇用,帮助公司或当事人删除对其不利帖文的事实。在快速删帖后,他会得到一定的酬劳,挣的就是我们称之为“水军”的钱。

  这是一个通过社交软件和“上级”联系的水军团伙,业务遍布各大网络论坛,主要包括发送广告、推销性质的短信以及删帖,炒作网络事件及论坛“灌水”,“收钱”为客户删除特定网站信息。

  6月7日,专案组将该犯罪团伙的骨干成员沈某以及两名同伙抓获,并在三人租住地查获三台电脑、四部手机。今年36岁的沈某是北京某名牌大学的硕士研究生,原本在一家网络公司上班,工资收入都不错。但是因为看到很多公司或当事人都有删帖的需求,就动了靠水军生意牟利的念头。

  网站以抽取任务佣金的方式运营,即网民在网站注册成“雇主”,“网络水军”注册成“推广服务商”。在网站上,只要接到客户删帖或屏蔽帖子的需求后,“水军”会根据客户情况评估费用,后通过层层中介找到论坛版主或公司“内鬼”进行操作。每一个中介会收取几十元到数百元不等的中介费,形成一条“覆盖面广、链条长、关系复杂”的有偿删帖中介模式产业链。

  普通的水军,他们平均每个月能够对20余条帖子进行删除或“灌水”,收入可达上万元。而在半年的时间里,作为“水军都督”的沈某一人就非法获利220余万元。

  2017年5月以来,公安部部署各地公安机关开展打击“网络水军”全国集群战役,已破获“网络水军”违法犯罪案件40余起,涉案总金额上亿元,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200余人,查获并关停涉嫌非法炒作的网络账号5000余个,关闭违法违规网站上万个,涉及网上恶意炒作信息数千万条。

  相信经过这样的重拳打击,水军一定会大为收敛,还影视圈一个真正的口碑世界。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