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花花世界 > 正文

园丁与木匠

日期:2018-02-07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根据她的研究,儿童很早就懂得揣摩母亲的心意,并根据对方的回应发展出“内在运作模式”。
苗 炜
 
  最近在看一本书,书名叫《园丁与木匠》,作者艾莉森·戈普尼克,是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发展心理学教授。她一生的研究都围绕儿童、儿童的成长以及儿童的认知展开。她养育了三个事业有成的儿子,又做了祖母。这本书最主要的一个概念是,养育、抚养是一种典型的木匠思维。木匠是什么?木匠是一种工作,是根据我的想法、我的蓝图,制造一个桌子、一个椅子。无论你的成品是桌子、椅子,它的优劣可以用来判断木匠的好坏。养孩子也一样——你有一个原材料,就是你的孩子,只要你足够努力,技术和专业过硬,你的作品就会是一个聪明、成功、幸福的大人。所以,主流文化中亲子关系的图像其实就是木匠和桌子。
  然而,没有任何科学证据显示,那些中产阶级父母万分纠结的育儿技巧,比如是和孩子一起睡还是让他单独睡、多长时间做作业多长时间玩耍,这些育儿技巧的细节对于孩子的长远发展有任何的影响,两者之间没有任何关系。是否拥有一对温暖、关爱的父母,对一个孩子的人生影响巨大,但父母纠结的那些育儿技巧不重要。
  为什么会这样?
  一个很好的比喻就是园丁。如果你是一个园丁,你就会知道,你可能在花园里忙了一天,汗流浃背,累得跟狗一样,但那些花花草草没有一个地方是按你原来的心意长出来的。用中国人的话说,就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这里面其实有很深刻的原因。因为园丁在种东西的时候,不是想着要种出最大的西红柿,或者最美的兰花,他创造的是一个生态系统,各种植物可以在里面共同生长,只要你保证土壤丰饶、空间安全,花花草草就能以各种你预料不到的方式自行应对环境的变化。
  从进化生物学的角度来说,这就是人类童年的全部意义所在——创造和保护这种生态系统,在这个生态系统里,各种新奇的、怪异的、有趣的、难以预测的变化可以发生,孩子可以自由探索应对的方法,等他们长大以后,每一代人能做上一代人预料不到的事情。
  戈普尼克认为,在理解真实世界(包括人)的层面,儿童的思维方式类似于科学家,观察、假设、推理、实验、求证,由此形成对于周遭世界的因果脉络图,并对其可能性保持足够开放的态度。根据她的研究,儿童很早就懂得揣摩母亲的心意,并根据对方的回应发展出“内在运作模式”。比如安全型婴儿断定照顾者会尽快安抚他们,会迅速恢复良好感觉;逃避型婴儿认为表达痛苦只会引起更多的不幸;而焦虑型婴儿则不确定安抚会不会奏效。这些模式与对外在世界的认知理论十分相似,只不过它是关于爱的理论。
  儿童对假扮、假装游戏的热衷是一件让人费解的事情。3岁的儿童在想象世界中度过的时间,远远超过在现实世界。无论堆积木、按下百宝箱的按钮、玩过家家,假装自己是公主、王子或者美人鱼,游戏本身没有明显的重点、目的或者功能,它不是对未来生存技巧的预演,但这些无用的行为具有一种特殊的、典型的人情味,且深富价值。这是因为他们在利用自己对这个世界的了解——也就是他们的“科学理论”,来想象这个世界可以有什么样不同的姿态。而在构想一个虚构世界时,他们的方法类似于小说家或者戏剧家。作为一个科学家,一个哲学家,一个无神论者,一开始都只是一个孩子的想象而已。这是人类心智最擅长的东西——将想象变成现实。
  她认为,两种根本能力——发现世界的真相(理论)与创造新世界(想象),共同构成了人类最重要的进化优势。这两种能力是一枚硬币的两面,“理论”告诉我们什么是真的,而且告诉我们,什么是可能的,以及怎么能够到达那个可能性?当儿童学习和想象的时候,他们是在利用已有的知识,创造新的可能性。
 
精彩图文
网络订阅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