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花花世界 > 正文

老食谱的故事

日期:2018-03-14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就在这种令人快慰的场景中,他往自己最后一道菜里下了毒,传奇地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苗 炜
 
  有一本书叫《100份菜谱讲述食物史》,作者是英国美食作家威廉·西特韦尔。他在英国的美食评论圈非常有名。他收集了许多古老的烹饪书,阅读食谱本身就是一件很有乐趣的事情,爱读食谱的人总说食谱像小说,看着看着便会入迷,读食谱的时候,所有的食材和步骤顺着叙述性的时间线,一一在眼前展开,呈现出五彩缤纷的画面感。
  西特韦尔这本书里不光有食谱和想象中的大餐,它还是一本真正的食物故事集。西特韦尔列出的第一份食谱,是古老的埃及壁画。在底比斯TT60号墓穴中,葬着一位名叫塞内的女性,她生活在公元前1958年到前1913年的第十二王朝时期。她的墓墙上除了画着捕猎、耕种和缝补的场面外,还有比较详细的面包制作工序。
  埃及壁画中出现的制作面包的画面,当然不是用来指导厨师的,而是为了慰藉已逝的灵魂,并帮助他们在那个世界也能吃到新鲜烘焙的可口面包。在西方文化中,面包是重要而且神圣的食物。其实在很多文化中,主食都具有神圣的意义。在漫长的历史当中,人类挨饿的时间是很长的。因此,能填饱肚子的主食地位很高。主食通常需要耕种得来,而耕种近似于一种卑微的崇拜仪式,人们日复一日弯腰播种、耕耘、除草、采收,以此换取活下去的机会。在以水稻为主食的东亚,人们把用餐叫做“吃饭”;在古老的美洲文明中,玉米是神圣的;而在基督教仪式中,只有用小麦制成的面包可以用作圣餐。面包在西方的重要地位从古代就开始确立,而后经历了漫长的中世纪,一直延续到今天。英语中领主lord这个词,本意是“给面包的人”,而夫人lady一词,原意则是“做面包的人”。一个家庭的主要赚钱者称为breadwinner,就是挣得面包的人,这个词现在依然在英语国家中使用。
  同时,这些壁画也证明,早在公元前1900多年,埃及人已经有了比较成熟的食物制作技术,懂得使用酵母了。这一点在《圣经》中也有记录。《旧约》的《出埃及记》中写到以色列人被驱逐离开埃及时,来不及预备食粮,只能拿了没有发酵的生面,做成无酵饼。后来无酵饼成为犹太人逃离埃及、摆脱奴隶身份的象征,它是犹太人在每年的逾越节上能吃到的唯一一种面粉制食物。这也是反映饮食与文化密切交织的一个侧面。
  除了古代埃及壁画,食谱还出现在巴比伦文明的泥板文献中。耶鲁大学收藏了一些公元前700年左右的古代巴比伦的石板和泥板文献,其中有一块在2004年得到了破译,考古学家一直以为上面记述的是复杂的公式和药方,但没想到,它其实就是菜谱。这块泥板菜谱上记录了复杂多样的烹饪工艺。
  后来,人类进入用笔书写的时代,食谱的写作也有了更大的空间。食谱和其他文字材料一样,反映着一个时期的文明程度和社会思潮。在公元元年前后,古希腊罗马文明已经进展到相当的程度,从古罗马名厨阿比修斯的菜谱里也可见一斑。酱汁是古罗马菜的标志性产品。阿比修斯的《论烹饪之事》一书列出了500多份菜谱,其中400多份都是酱汁做法。从他的菜谱可以看出,他的烹饪是极其奢华的,食材包括各种珍禽异兽和山珍海味,比如鹤、孔雀、火烈鸟、鸵鸟、松露、海胆、海蝎等等,尽管他出身高贵,家底丰厚,也经不起这样折腾。在日复一日的奢华宴会之后,他终于把自己吃穷了。当他只剩下最后几块金子时,他决定举办最后一场大宴,邀请亲朋好友来参加。宴会很完美,宾主同欢,就在这种令人快慰的场景中,他往自己最后一道菜里下了毒,传奇地结束了自己的一生。他用生命表明了一种态度:没有美食的人生是不值得过的。阿比修斯的传奇故事其实也折射着当时盛行的一种思潮,那就是伊壁鸠鲁主义哲学,这个学说强调享乐,认为快乐是生活的目的,是天生的最高的善,人应该尽力争取幸福、安宁的生活。
 
精彩图文
网络订阅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