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专栏 > 正文

底层生活与中产阶层

日期:2018-07-25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那些缺乏专业技能的人,怎么靠微薄的薪水生活?所谓微薄薪水,就是每小时挣6到7美元。
苗 炜

  美国作家芭芭拉艾伦瑞克,有一次和《哈泼》杂志的编辑聊天,谈到一个双方都感兴趣的话题——那些缺乏专业技能的人,怎么靠微薄的薪水生活?所谓微薄薪水,就是每小时挣6到7美元。
  芭芭拉在和编辑聊天的时候,随口说了一句,应该有人去做一下调查工作,到真正的底层去生活。编辑说,这想法不错,你来干吧。于是,芭芭拉就去打工了,她把这段经历写成了一本书,题为《我在底层的生活》。
  芭芭拉只是去造访一下底层人民所处的世界,她有实际资产当靠山,有银行存款、健康保险和房产。她说,她和贫穷打过交道,贫穷并不是一种你想体验的生活,那里有太多恐惧的味道了。她的父亲曾是一名矿工,她的前夫是一个卡车司机,她知道应该为低薪劳工鼓与呼。芭芭拉的体验从佛罗里达的西屿开始,先租一个便宜的房子,然后找到一个餐厅侍者的工作。然后又去波特兰当保洁公司的女佣,再去明尼苏达做沃尔玛超市售货员。
  芭芭拉的三份工作都很辛苦,经常要用止痛药来缓解身体的透支,月收入在1200美元上下,可房租的成本在500美元上下,她得出一个结论,一个身体健康的单身人士,无法靠辛劳的汗水养活自己,原因就是薪水太低、房租太高。富人和穷人在竞争居住的空间,穷人没有胜算,富人永远会用高价把穷人住的地方买走,拿去盖大楼、盖高尔夫球场,穷人必然要住进花费更多、更荒败的、离工作场所更远的地方。社会对低收入者的住房危机不以为意,政府认定贫穷的标准,还是看食物支出占家庭收入的比例,而食物通货膨胀的速度较慢,房租却是总在上涨。低薪工作者总要把收入的40%花在房租上。
  芭芭拉的第二份工作是女佣公司。所谓女佣公司,用我们熟悉的词来说,就是家政服务公司,女佣的工作就是去给人家打扫卫生。书中描述,女佣的保洁工作非常细致。我读这段的时候,时时感叹,美国女佣的职业素养还是可以的。如果她们真按照书中所说的标准打扫了房屋,那比我们找到的小时工要专业得多。我们的小时工,学会的第一个工作技巧就是磨洋工耗时间。
  芭芭拉平常自己做家务活儿。她不愿意雇人来打扫卫生,她十分抗拒这种与他人的关系。这不是一种简单的雇佣关系,她描述了怎么清理厕所里残留的屎,怎么清理浴室里散落的阴毛,还讨论是否一定要跪着清理地板。她认为,一个人匍匐在另一个人脚下打扫地板,去清理马桶和浴缸这些很私密的地方,是处在一种蔑视或敌意的状态下。她们打扫过的房屋大多比较宽大亮丽,主人会在家庭装饰中展现自己的优美品味,而那些肮脏的活儿都由女佣来干。
  芭芭拉在沃尔玛女装部的工作,也引发了她和顾客之间的敌对态度。芭芭拉心里嘲笑那些肥胖的中下阶层平民,说他们脖子后面或者膝盖后面都冒出来巨大的肉块。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她也开始和同事闹不痛快,继而认识到,如果不是她爸爸当年努力改变自己矿工的身份,不给她更好的教育,她可能就真的要在一家沃尔玛当售货员,变得苛刻,狡猾,满怀怨恨。
  芭芭拉结束低薪生活,回到上层中产阶级之后,那个通向底层生活的兔子洞就关闭了。她说,富人或者中产阶级,越来越不想和穷人分享空间和服务。他们把孩子送到私立学校,搬到同一阶层居住的地方,不搭乘公共交通,富裕的年轻人也不会在暑假打工,他们不愿意干那些满头大汗、薪水低又对大脑没什么好处的事情了。富人和中上阶层总以不耐烦的态度对待穷人,他们依赖低薪劳工付出的劳力生活,却不会产生羞愧。
  我读完了这本书,是否产生羞愧呢?我说不上来,但我的确读出了餐厅服务员、小时工以及售货员对待顾客的那种敌意,或者说得客气点儿,不友善。不过,我们怎么能强求餐厅侍者、小时工、快递、外卖挣那么少的工资,还特别真心友善地给您提供服务呢?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