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专栏 > 正文

陪印度妈妈看皇家婚礼

日期:2018-05-31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这场婚礼将打破所有传统格局,是缔造英国历史的重要关头!
恺 蒂

  5月18日周五晚上,去朋友家里吃饭,第一次,男女客人的谈话内容有了分歧,变成了两个小组讨论。男士们高谈阔论的是美朝关系阿森纳的未来,女士们聚在一起,感兴趣的话题只有一个,那就是第二天的皇家婚礼。我这三位女朋友,都是人在中年,也都是英国社会的中流砥柱,一位在英国卫生部负责传染病免疫,一位在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负责国际法交流,另一位在英国外交部供职,正忙着梳理脱欧那一团乱麻。若是平时聚会,从英国政坛到国际局势,她们都比男士们更能言善辩更有发言权。但这天晚上,所有的重要阵地她们都自动退出,皇家婚礼是她们唯一的兴趣点,她们平时颇有权威的声音也变得叽叽喳喳。
  当然,新娘的婚服只是她们关注的一小部分,她们更多讨论的是婚礼客人们严格的到场次序将如何展示明星及王室的权力版图,王室不能参政的中立态度是否会限制新娘的社会责任及追求,梅根是否会对金丝笼的生活最终厌倦,她是否真能突破许多既定的界限。
  面对男士们有些迷惑的目光,三位女士异口同声为自己对王室婚礼的激情辩解:这场婚礼将打破所有传统格局,是缔造英国历史的重要关头!第一次,这三位剑桥大学的好朋友竟然观点如此一致。当然,其中两位与新郎及新郎的哥哥曾有过几面之交,一位项目资金的筹募常常要靠着新郎父亲的脸面,所以,她们对婚礼的关注也有些私人的因素。
  这个周五的晚餐不像以往那样持续到凌晨两点,午夜之前大家就散去,因为这三位,第二天一早都要开车去远在乡下的父母家,陪她们的妈妈看皇家婚礼的实况转播。从她们设身处地揣度梅根未来的视角,大家可能已经看出她们并不是金发碧眼的英国“土人”,虽然也是生在英国长在英国接受过最精英的英国教育在英国的各大机构中扛着大梁,但我这三位朋友的父母亲,都是来自印度的第一批移民。陪妈妈看皇家婚礼,最重要的是看可爱的哈里王子迎娶混血佳人。
  许多英国人都可以说,哈里王子是他们看着长大的。印度妈妈们喜欢他,关心他,因为他从小丧母,十二岁的他当年跟着戴妃灵车的镜头,至今还能让印度妈妈们心碎。刚从伊顿公学出来的那位愤怒的少年,酗酒,斗殴,大家觉得他的一辈子可能就是放任自流吃喝玩乐一事无成。哈里王子也不是学习的料,中学毕业成绩不咋样,只通过了两门高中会考,艺术得了个B, 地理得了个D。去年我们在伊顿公学举办画展,和艺术系的几位老师交往比较多,也就听到不少谣传,说哈利王子的那个艺术课的成绩,是得到了艺术系主任的帮助的。哈里王子没上大学,他利用间歇年去了非洲莱索托,在那里建造学校,与艾滋病孤儿们一起生活,这一经历对成长中的哈利王子至关重要。回英国后,他就参军进了桑德赫斯军事学院,以后去阿富汗前线和战友们一起出生入死,真正找到了他的归属他的家。退役后他开创了残疾退役军人的“勇者不败”运动会, 他与哥哥一起讨论心理疾病问题,公开谈论他自己的情感,他所经历的创伤、抑郁、脆弱、少年时的愤怒,他把自己放在弱者的地位,并希望与弱者们一起康复一起走回到阳光中,英国公众的心肠被他揉碎。再加上他平实自然毫不矫揉造作的好口碑,英国公众对他的婚礼的热情,就远远不只是为了看看排场和热闹。理由很简单:要实时看到自己看着长大的这个好孩子得到幸福。
  果然,这场婚礼没有让我的三位女朋友和她们的印度妈妈们失望。婚礼上的黑人福音合唱团,十九岁的黑人大提琴手Sheku Kanneh-Mason的表演,美国圣公会非洲裔主教Michael Curry的双手挥舞富有感染力充满激情的布道,实实在在地打破了无数英国王室传统。婚礼第二天,王室新增加的萨塞克斯公爵夫人的网页上,毫不犹豫地把她的“女权主义者”的头衔公之于世。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