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专栏 > 正文

小海湾一日

日期:2018-08-01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旅游的最大惊喜,往往不在安排之中。
作者|恺 蒂

  这天决定先开车到毛里求斯的最北端,然后从那里往南走。停车看了一会儿风筝滑水,没想到就有一支游行的队伍超过了我们。这群人慢悠悠前行,唯一朝南的窄路上堵了车。五分钟后我们都失去了耐心,正巧路边有个不大的海湾,有沙滩也有草地,我们就决定先在那停一阵子,等游行队伍走了再说。没想到在那里一待就是一天。
  一位名叫波西的开船人上来与我们搭话,说他的小船有玻璃底,能带我们到珊瑚礁处,可以浮潜,如果不想下水的话,也能从船底看鱼看珊瑚礁。毛里求斯四面珊瑚礁环绕,小船开出去十分钟就到。玻璃的船底果然聪明,水下的一切都清晰可见。但我们还是下水浮潜,身在水中,与珊瑚礁及各类鱼完全贴近,当然赛过玻璃底相隔。突然在礁石间看到一个斑点箱鱼,肯定我的影子也惊吓了它,它一动不动,方形的身体完全竖起来,垂直地在水中,张开小嘴瞪着眼睛看着我。大约五秒钟的时间,它才意识到最好的计策不是这么发呆,迅速起身,游走了。一个小时后回到岸上,游行的队伍已经远去,但我们却不想离开这个可爱的小海湾了。
  小海湾有卖菠萝椰子、冰淇淋、炒面的小摊子,还有一个红顶的小教堂。一天中,有两对专门拍婚纱照的中国年轻人,在教堂和海边摆姿势。还有五六波面包车载来的中国游客,都只停留大约十五分钟,拍了照片后就离开。与他们闲聊,才知道这个教堂很有名,叫红顶教堂,教堂门口标志着它叫Notre-Dame Auxiliatrice。
  路边还有卖鱼的,树枝上挂着个竹编的鱼,算是招牌。等下午四点准备回家时,看到树上的竹鱼还在,秤也在,塑料筐中却没有鱼了。海边的树下有几个当地人,翘首望着海上,便去向他们询问。其中一位印度人,英文很好,说他们都在等最后一条渔船归来。
  毛里求斯这个火山岛国没有原住民,主要居民是来自印度、非洲及中国,文化多元。路边常能看到小神龛,供奉着从圣母到象神到关公的各路神灵。前一日在黑河谷国家公园的山中,看到路边一块缠着红布的石桌上摆着一排黑面小仙,但认不出来是谁家的,所以就拍了照片,打算问当地人。
  等鱼的那几位看了,都说肯定是印度教的,但具体是哪位神灵,他们也不能确定。印度人说:“我们有那么多的神,每一位还有多个变体,我们也难搞清楚。但是因为这是黑色的,所以可能是卡里。”卡里我是知道的,许多年前在印度,就见过祭祀卡里时屠宰山羊的血腥场面。卡里脖子上戴着骷髅项链,是湿婆之妻的一个变体,是摧毁和暴力女神,又是时间之母,是生命之源,同时代表着死亡和再生。
  一条绿蓝两色的木船开进港湾,能看到上面有四个渔人。抛锚后,他们却不急着上岸,因为水太浅,渔船开不进来,得把鱼放进旁边的小舢板里,然后撑篙回到岸上。小舢板上了岸,卸下货,四人把两只装满了鱼的大包抬到竹鱼的招牌下,其中一位只有十二三岁的模样,还是个孩子,头上带着红色的运动帽,灰色的拉链衫外面套着绿色的夹克,还能看到里面的衣服浅蓝和深蓝的领子,这样里外套了四件衣服,毕竟是毛里求斯的冬季,海上风冷。另外三位,也是穿着里外三层,长裤湿湿的,还有血迹。
  他们将所有的鱼按照种类过秤,鱼贩在小纸片上记下每一项,一筐红鲷鱼,一筐黑鲷鱼,还有一条巨大的马林鱼,已经被分成好几段,尾巴和矛状的头部被渔人放在自己的小推车上,渔人们会卖给工艺品商店。还有一对穿着围裙的母女俩耐心地等在那里,她们专门负责帮着清理鱼,海水的礁石之间有一张架好的木头桌子,之前看到时,还不知道它的功用,原来是专门用来清洗鱼的。
  我们买了两条红鲷鱼,回家后烧烤,味道真是美极!出行前研究路线安排行程,这是常规。但旅游的最大惊喜,往往不在安排之中。就像我们在这小海湾度过的一日。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