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前廊众生 > 正文

开宾利的花匠

日期:2017-12-13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南国的千万富翁就这样做起了上海花匠。“是钱,让我背井离乡吗?”
胡展奋
 
  我们的小区还真是个“神区”。刚刚向诸位介绍过一位唱豫剧的保洁阿姨,现在又来了一位开着“宾利”上班的花匠,仿佛此地颇为高大上似的,就连服务性行业也个个出身名门。其实不然。
  其实恰好说明松江泗泾目前是上海西南扩张最快最热的人口导入区,政策优惠,外来劳动力容易落脚而已。
  最初是不经意的一瞥——宾利总是容易被注意的,黑色,修长的身躯,特有的logo,特有的一对飞翅,总是很早就停泊在大花坛的右侧,天一黑就开走。
  常想,是谁呢?广东“粤”字头的牌照。是那个住在大边套的佛山建材商吗?直到那天亲眼看见花匠老高走下车,“嘭”一声关车门,我才如梦初醒:敢情海真不可斗量啊!“替老板开车,你还有第二职业吗!”我问。
  没有啊!我自己开车,天天来上班呀。他淡淡地说。
  我为自己的势利眼害臊,一个花匠天天开豪车上班,是怪,但又有什么不可以呢。这是在中国。
  和他认识还是2017年的早春,我栽了一株梅花,长势极好,绛红的嫩枝嫩叶蹭蹭地窜,但天一暖和就不行了,新长的枝叶怎么突然蜷缩了,有的甚至光秃秃了?花匠老高常在我们花圃前用广东话打电话聊天,那日看我愁眉不展,就问什么事,我说刚栽的梅花怎么惨成这副模样,他进来看看,哦了一声,就走了,不一会儿扛来了梯子,背着药箱喷枪,二话不说就是一阵猛扫,梅花树上全是蚜虫和尺蠖,尺蠖极其可恶,蚜虫吮吸树汁尚有伪君子的不忍之心,被吮之叶是慢慢地部分枯萎的,就像两宋的赋税,重是重的,总给小民留点,以俾你尚能孜孜存活,那尺蠖可是边鄙之地的吃货,元蒙般地凶残而狂野,所过之处,男女通吃,片甲不留,吃剩的嫩枝嫩叶被太阳一晒就死就枯,老高说,来来来,我替你院子里整个儿地扫一扫!
  事毕,我酬谢他簇新的保温杯一只,他明显地皱皱眉头,勉强收下了。
  过几天,草疯长,我又去塔楼唤他来除草,老高晒得更黑了,完全是农民的做派,一顶大草帽,除草机是腰部悬挂式的,手持操纵杆,马达轰响,群草偃伏,我又想“奖励”他什么,他憨厚地笑笑,说,我其实什么都不缺,给个茶啦!
  就这么点来往,如今居然是宾利的主,我想起他说过的“我其实什么都不缺”,便说,老高,您这不是在戏弄我们上海人民嘛。
  老高顿了顿,说,我是广州“杨箕村”的,为了“逃赌”来上海打工……我一听差点叫出声,杨箕村,不就是全国著名的拆迁致富的“土豪村”吗? 2016年10月2日,杨箕村摆下1500桌宴席庆祝回迁,原村的4000多户业主受到邀请,姚李秦梁四大姓,赴宴者超过12000人。现场从顺德请来了600位厨师和厨工,全村锣鼓喧天,网上人声鼎沸。“土豪村千围宴”引发了全国热议。按照城中村“拆一补一”的原则,杨箕村每户平均分得四套房,以同地段4.5万元/平方米的楼盘均价估算,很多村民瞬间坐拥几千万,老高的祖上留下了1000平方米的老屋,所以一晚上他的身价就飙升到5000万。网上纷纷议论“杨箕村千围宴是打在所有奋斗者脸上的耳光”。
  问题是杨箕村赌风盛行,他说,街头巷尾到处是缠赌的人,一些人醉后一掷已经输掉了新居,更多的村民正悄悄地蚕食着自己的屋子,今天输个厨房,明天输个晒台,老高见不是头,赶紧外逃打工,但“毒蛇”如附骨之蛆,一路跟来,只要你在珠三角,就一定能缠着你赌,一急之下他携家逃到了上海。
  因为一无所长,南国的千万富翁就这样做起了上海花匠。“是钱,让我背井离乡吗?”他嗫嚅着。
  农历“大雪”前后的刀子风把这个南方农民的手割得地图一样斑斓。
 
精彩图文
网络订阅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