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前廊众生 > 正文

高棉糖的传闻

日期:2018-03-07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我听了汗毛根根竖起,细看了一下糖棕榈叶,边缘有革质锐齿,用它锯人?亏他们想得出!
胡展奋
 
  年前在收藏家、上海泰恒投资集团董事长顾清先生家做客,可谓眼界大开,脑洞大开,他收藏的乃是自海外购藏的千余册珍贵藏文梵文佛经典籍,据此他创立了“上海梵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简称“梵典宫”,细看吃一惊:不少梵文典籍居然都是写在贝叶上的“贝叶经”!我之在此打上感叹号,是想告诉你,普通寺庙若有几页贝叶经,就被视作拱璧,素称“佛教熊猫”,迎入藏经殿内,地位几同舍利子,而顾清的“梵典宫”里居然有成捆成卷的贝叶经,难怪在场的学者都为此瞠目结舌。
  贝叶是什么?贝叶经是2500年前用针刺或铁笔在贝多罗(梵文Pattra)树叶上所刻写的佛教经文。那贝多罗树又是什么树?我查看了一下,居然酷似我在柬埔寨所见之“糖棕榈树”,并想起了由此树提炼的、最适合糖尿病人食用的高棉糖(棕榈糖)。
  棕榈的品种有2700多种,因此柬埔寨的棕榈可不是我们常见的棕榈,高棉的“糖棕榈”是柬埔寨的国宝,据说国土境内约有三千万棵,很多柬埔寨人以此为生。那年去吴哥窟,曾见当地百姓在自家外面摆出一个大锅子来煮糖。经过时,就会闻到那浓浓的棕榈糖香,那种焦糖香,香到你久久不愿离开。
  棕榈糖,柬埔寨人称“树蜜”,取自于糖棕榈树树顶的花序,雌雄花序都含花蜜,接待的朋友老罗曾带我们去现场参观,方知采树蜜是柬埔寨悠久的传统作业,既辛苦又危险,因为糖棕榈树身极高又相当光滑,俗称“猴见愁”,须有脚劲特强的糖农爬上树,用竹筒采收花蜜,故常有糖农失足摔死。老罗说,一棵棕榈树要15至20年树龄才可采汁制糖。在柬埔寨,糖棕榈是自然繁衍的,没人有耐心播种后等待20年才收成。除非柬埔寨的农业研究院有办法培育出新品种,能在5年以内收获,所以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商业化生产棕榈糖恐怕没有可能。目前柬埔寨棕榈糖的生产,仍然是家庭式作业。为摈弃爬树作业,必须搭起高高的竹架子作业,故难以大规模生产,成本比蔗糖高出许多。
  老罗说,“糖棕榈”在过去并不象征甜蜜,而是象征最最恐怖的死亡,据说,波尔布特若要处死他最痛恨的人,不是棒击也不是活埋,而是说:“把他锯了!”于是就有人采下糖棕榈的叶子做锯子,慢慢地锯你。
  那才堪称世界级的酷刑,老罗说,糖棕榈叶是有坚硬的锯齿的,但毕竟是木质的,两人对锯要锯几天才锯入你的身体,这残忍的过程有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棕榈叶不知含了什么成分让你奇痛又奇痒,脸部的表情时而痛到狰狞,亟叫声撕心裂肺;时而痒到狂笑,又哭又笑的惨叫惨绝人寰……
  尽管频繁地换“锯条”,通常把人彻底锯死仍然需要一周,其间还不断地给你喂水,有人和你谈心,或者训斥你,羞辱你,临死,每张脸都绷着极其诡异的“高棉笑”。老罗说,以前都说“凌迟”最残酷,但和“棕榈锯”相比,凌迟可算是“温情”的了。
  我听了汗毛根根竖起,细看了一下糖棕榈叶,边缘有革质锐齿,用它锯人?亏他们想得出!传978 年(太平兴国三年),徐铉奉宋太宗之命探视李煜,李煜对徐铉叹曰:“当初我错杀潘佑、李平,悔之不已!”宋太宗闻之大怒,下令以牵机药毒杀。牵机药一说是中药马钱子,服后破坏中枢神经系统,全身抽搐,头脚缩在一起,哭笑不得,状极痛苦。难道两者都含有马钱子吗?
  老罗最后请我尝尝高棉糖,他介绍说,此糖最大的优点是入口回甘,口感甜在舌之中后部,丰富了层次感,此种天然口感是绝对复制不出的,而且GI(升糖指数)仅为蔗糖的一半,不会对血糖造成压力,容易被人体降解,实乃糖尿病人之福音也。
  我木讷地尝了一下,虽不至于苦,却也不怎么甜。甚至不甜……
 
精彩图文
网络订阅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