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专栏 > 正文

急诊泰斗之死

日期:2018-08-29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又是谁逼着快递哥为了一个“好评”而疯狂飙车的呢?!
作者|胡展奋


  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在这个城市过上了“步步惊心”的日子?!
  人行道已成赛车道,任何时候你都得为鬼魅般从身边掠过,“倏、倏”乱穿的电动车而心惊肉跳——有时候你会觉得正在被无数的“穿条鱼”切割包围着,前后左右“倏、倏、倏”地到处是箭一样擦身而过的电动车,背影最为猖獗的无非“饿了么”、“美团”,典型的“横行霸道!”
  许是心灵感应。我那天刚刚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横行霸道”,手机响了,跳出了一行触目惊心的字:李谋秋去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位参与华山、瑞金急诊科创建的“急诊泰斗”级的人物,最终居然也猝死!——在慢车道被“饿了么”撞死!
  2018年2月24日中午,李谋秋在中山南路漕溪路附近被“饿了么”送外卖的撞倒,头部撞到石头上,颅骨骨折、颅内脑出血,脑挫伤,就此没再醒来并于3月26日不幸去世,享年75岁。
  从“华山”到“瑞金”——他一辈子抢救过多少危重病人?已无法统计。我记得上海“ICU”(重症监护病房)的抢救机制的引进与推广,李谋秋也是先行者,至少,在我的记忆中,他是第一个向我热情详细介绍“ICU”抢救机制的医生,因为,30年前,他是我最得力的医学科普作者之一。
  那时我在《康复志杂》做编辑,记得一次组稿会议上,平时说话慢条斯理的李谋秋突然用罕见的急促语气呼吁大家关注“ICU”,他说ICU自20世纪80年代初在欧美起步后,已广受关注,而我们的起步太晚,社会对此懵懂无知,作为医院危重病人的抢救中心,ICU的监护水平如何,设备是否先进,已成为衡量一个医院抢救水平的重要标志。“狭隘地说,我们如果对此继续不予关注,很可能我们的亲人、邻居、朋友、同学未来就会遇到类似的困境而得不到及时的救助!”
  我们一听当场拍板请他写就通俗介绍ICU的文章,文章很长,但是一如他一贯的风格,写得深入浅出,通俗生动,条理清晰,详略得当,把我们ICU落后的现状、社会的迫切需求、未来的宏大愿景,无不细细道来,《康复志杂》当年的发行量高达70余万份,而且医院是发行重点,其社会影响力之大不容低估。
  当时的作者都嚷嚷选题匮乏,我做编辑的常常对他们抛一些引导性的、启发性的材料,惟李谋秋从不为选题担忧——严重创伤、大手术后的严密监测;心肺复苏;各脏器(包括心、脑、肺、肝、肾)功能衰竭或多脏器衰竭的抢救与监护;重症休克、败血症及中毒病人;小儿重症监护(PICU);新生儿重症监护(NICU)……
  无知造成的悲剧,意外获救的喜剧,他的故事永远写不完。急诊室、监护室,要么一次次地回天无力,要么一次次地化险为夷,给人感觉李谋秋的整个人生似乎天天在打仗,天天在博弈,生活内容丰富精彩到爆棚。
  也许惊涛骇浪见多了,除了组稿会上的侃侃而谈,他平时话很少,即令开口也是儒雅平和,沉稳持重,一如他的稿子始终那么条理清晰,详略得当,特别是一手漂亮的字,誊在稿子永远整整齐齐。
  有一次他到编辑部送急稿,居然一头大汗还挂着口罩,我问怎么回事,他非常淡然地说,刚好抢救成功一个心肺复苏病人……
  很可惜,我们终于要说再见。迄今暌违20多年,没想到会在媒体上知道他的凶讯。
  看着手机屏幕,我悲愤地想,那个只不过为了一个“好评”而疯狂飙车的快递哥,有知道他撞倒了一个多么重要的人物吗?!当年没有他,我们的周围不知要多死多少老人!当年没有他,我们的周围不知要多死多少妇孺!多少垂危的生命是他一手救过来的,甚至现在可能还在看他去世的新闻,而他却被一个卑微的理由一撞而离世!
  那么,又是谁逼着快递哥为了一个“好评”而疯狂飙车的呢?!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