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专栏 > 正文

可怜了我那大麻鸭

日期:2018-09-12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鸭固有一死,总得被吃,只可惜着了魔道,化成了歹徒身上的一部分。
作者|胡展奋


  大麻鸭可不是对某类人的暗喻,而是一只实实在在的鸭子。

  说来很遥远,那是1979年的春节。我们厂附近只有山货,要鸡鸭鱼肉必须去40公里外的宣城,或湾沚,那是百把公里外的芜湖县了。
  海斌是我采购农副产品的老搭档,此次采购,父亲来信嘱我务必买一只4—5斤重的大麻鸭,他在替我搞借调,手握大权的某处长之岳父,肺结核刚钙化,医嘱5斤老鸭炖芋艿,可以滋阴补元气,但上海那时哪有这么大的鸭子呢?
  希望也就落到我身上。
  那天一早4点出发去宣城,找遍市场都不见大麻鸭,老乡说,此地的鸭子都只二三斤,你要那么大的“鸭王”,只有去湾沚,但绿皮车奇慢无比,到达湾沚站,居然中午了,鸭毛都没见。大概一周后,海斌搞定了一辆从水泥厂直达芜湖的货车,但凌晨3点就得出发,简直比鸡起得还早的节奏,路上颠了将近3个小时,到达湾沚正是6点的早市,我们不吃早餐,赶紧找鸭,鹅倒是不少,鸭都是3斤以下的,有一只4斤重,我心有不甘,放下了,兜一圈回来,居然被人买走,正跌足懊悔之际,一个当地小孩来报信,说有一只大麻鸭,他知道在哪,但要给他1毛钱“报信费”,我大奇,那时居然有这样的孩子,岂不是天才么,赶紧跟他走,曲里拐弯地正疑惑间,听到了一阵洪亮的鸭叫声从一小院里传出,推门——这么大的鸭子啊!一问,5斤半!我表面平静,淡淡地问主人,买不买?主人犹豫了一下:不卖!
  海斌拖了我就走,低声嘱咐:越求他,他越不卖!果然,刚出巷子,他追了上来,大叫:你给个价嘛!海斌缓缓转身,说,鸭子太大,肉太老。鸭主人连说,不老!不老!这样的大麻鸭整个芜湖都找不到!
  最后达成的价,0.8元1斤。彼时鸭子卖猪肉价,猪肉是0.72元1斤,临交割,鸭主人还是舍不得,我干脆给了他5元钱,方始抱得肥鸭归,因羽色如麻雀,通常称“麻鸭”。鸭主人介绍,我们这只超级鸭王正是“广西大麻鸭”,属肉蛋兼用型,细细打量它,方身,大尾,细长脖子光亮得缎子一样,一对小眼睛贼亮贼亮,扁着头看人,又傻又调皮,因为体魄硕大,那对肉掌红红的像一双肥大的塑料拖鞋,想想回家尚有半个多月,我把它养在后窗的小夹弄里,这鸭也奇怪,见生就逃,唯独见到我,侧着头大叫,讨吃,而且胃口奇好,砻糠拌饭,食量比我还大。为防其逃走,平时总是一根绳吊着它的脚,后窗是高高的篱笆,我日常的规律是:晨起放风,让它在窗后空地溜达溜达,我那根绳子可以放得很长很长,一上班就把它收进屋内,下班乘着暮色再次放风,天黑收进。
  那天一不小心,上班前忘了收进,大约三小时后突然想起,都快午饭时间了,急急赶回,鸭不见了!陡闻隔壁一阵鸭香,推门进去,一大桌人围着吃鸭,看到我脸色都变了,我问:你们这鸭哪来的?!
  一桌人都不说话,眼睛全都看着那个起重组的“小矮子”,那小矮子高踞桌头,面不改色,反问我:你这个问题问得忒“刮散”,不是买来的难道还是偷来的?!我看着地上大堆的鸭毛,桌上大块的鸭肉,不是我的大麻鸭,哪有这么大的体量?!可是鸭子已经不会说话。那时也没探头,更没人愿意为我作证,捉贼捉赃,你凭什么一口咬定人家偷鸭呢?
  只好悻悻地退出,背后是一阵阵的狂笑。
  我心疼大麻鸭,“一对小眼睛贼亮贼亮,扁着头看人,又傻又调皮”。
  以后“小矮子”每次与我邂逅,脸上都挂着诡异的笑,那潜台词直接就是:就我吃了你的鸭,你有证据吗?嘿嘿嘿嘿……
有时想想,鸭固有一死,总得被吃,只可惜着了魔道,化成了歹徒身上的一部分。若转世,也四十岁了。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