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面故事
【封面故事】 2017年-50期
  • 建设一流医学院,培养有灵魂的卓越医学创新人才
  • 上海交大医学院自办校伊始,始终不忘回答两个问题:到底为谁培养医学人才,到底要培养怎样的人才。
  • 做好医疗“供给侧”改革
  • 上海交大医学院通过顶层设计,依托7个临床医学院和13家附属医院,深化医教协同,实施学校和医院一体化资源统筹,实施基础教师与临床教师联动育人、交互授课,辅以骨干教师教学激励计划的机制创新予以制度保障,逐步构建了有灵魂的卓越医学创新人才培养体系。
  • 立德树人 在青年的心中播下“大医”的种子
  • 今天的医学生,就是明天的医务工作者,他们的成长成才、医德医术关乎广大人民群众的健康。培养未来医生的医学院校,在全面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中有着沉甸甸的责任和使命担当。
  • 医疗技术创新助力“健康中国”
  • 生命医学高速发展的当下,上海交大医学院各家附属医院中正冉冉升起一批备受瞩目的新星,在国际舞台上熠熠生辉,照亮中国百姓的健康之路。
  • 温暖“十度”
  • 医学是“竭尽全力采取有利于病人的医疗措施,不给病人带来痛苦与危害”,医学是“有时去治愈,时时去帮助,总是去安慰”……伟大的誓言与静静的墓志铭,都是源于对生命的关怀与尊重,正因这份关怀与尊重,让医学触手生温。
【封面故事】 2017年-49期
  • 中国心胸要多强
  • 一个甲子并不算长,风华正茂的中国心胸医学,正在让世界看到中国人的创新精神与执着努力。
  • 胸部肿瘤诊疗大平台吸引世界目光
  • 胸科医院将胸部肿瘤诊疗平台的发展目标瞄准在“世界一流”,世界各地将会有更多的人,听到上海市胸科医院的名字。
  • 打造最强心血管疾病学科群
  • 心脏是一个神秘的世界,心肌、冠状动脉、心房心室、瓣膜……复杂错综,几百年来,心脏一直被视作医学难以触及的禁区。但人类没有停止对禁区的挑战,医学先贤不懈努力,让一颗颗受伤的心脏迎来重生的希望。
  • 展开人才的翅膀,促科研飞上云霄
  • 患者和国内同行都知道,胸科医院是一家有着雄厚临床实力的专科医院,而现在,医院希望加强科研实力,从临床型医院转变为研究型医院。
  • 医疗流程大变革一切都为了患者
  • 要在有限的空间里为患者带来更好的就医体验,医院管理必须拿出“绣花”的本事,通过流程改造和借助信息技术,精细化地改善就医环节。
  • 胸怀天下不忘初心 胸科医院的公益之路
  • 上海市胸科医院的医护人员将公益的种子播撒到祖国大地,收获了来自患者的大爱,得到了社会的肯定。
【封面故事】 2017年-48期
  • 如何做好“幼有所育”
  • 学前教育面临着教育资源不足、分配不均衡、发展参差不齐的问题。
  • 幼师有话说:拒绝妖魔化, 我的委屈你不懂
  • 许多幼教专家在基层第一线呆的时间不够长,盲目学习国外,闭门造车出来一套理论,有可能并不适合我们的孩子,而且专家和专家之间的意见有时候完全相左,我们这些基层教师根本不知道该听谁的。
  • 家长的反思:许多焦虑是我自生的
  • 一度,我们想,如果一切可以重来,或许我们会更早筹划——比如从孩子尚未出生时,或者我俩刚结婚、准备结婚时,买婚房时,就去考虑。但在娃进入幼儿园之后,横向比较,我们发现,其实,在上海,家长不必过于忧虑。
  • 幼儿园管理需要一场变革
  • 师范教育必须来一场革命,面向实践需求,回归常识。
  • 摄像头给不了答案
  • 监控设备的全副武装,足以让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么?幼儿园里,摄像头的无孔不入是否涉嫌侵犯幼儿以及教师的隐私?家长实时监控幼儿在园内的一举一动,是否真的有助减少包括虐童行为在内的事件的发生?假如家长和园方对录像内容的解读不一致,又该由谁或者什么机构来仲裁或者评判?
  • 打造一名好的幼师需要几道“工序”?
  • 门槛低,一些根本不喜欢孩子的人当了幼师;收入低,即便喜欢孩子的人也很可能留不下来。有业内人士表示,要改善这种局面,除了要建立专业认证制度,严格幼儿教师的准入审查,另一方面,要通过体制的保障,来吸引更多高素质人才加入到幼儿教师的行业,建立起这个职业该有的尊严。
  • 虐童,真是一个世界性难题
  • 接连曝出的虐童事件,虽属极端个案,但背后反映的深层问题不容忽视。法治要厉行、监管要加强,师资要提升,幼托市场绝不能“野蛮生长”。
【封面故事】 2017年-47期
  • 足球,一座城市的荣耀
  • 为什么许多世界名城拥有知名的职业球会?以本次申花再夺中国足协杯而论,“城市荣耀”四个字,确实说明问题。现代都市,职业体育代表着一种城市精神。有无顶尖球会,往往反映了一座都市人们的价值取向、精神追求、消费能力。
  • 吴金贵和申花的76个日夜
  • 申花太需要这个冠军了!
  • 申花夺冠,除了球队自身实力之外,更是一种底蕴,一种信仰,一种进取和团队精神。
  • 我们都是蓝血人
  • 梦之蓝我就是申花铁粉
  • 刚刚申花夺得的冠军,是中国足协杯第1314场比赛。赛后,我很激动地对同在看台的新民晚报申花跟队记者小陶说,1314场的冠军,这就是“一申一世爱我花啊!”
  • 爱申花,是他们的信仰
  • 感恩根宝:为上海足球打下烙印
  • 其实,能够培育出这么多在国内多支球队挑大梁的球员,并不是徐根宝的运气好,这是他多年来潜心青训,辛勤投入的结果,这也是这位“足球教父”对中国足坛最大的贡献。难怪人们感叹,中国足坛只有一个徐根宝。如果有更多的徐根宝,中国足球的未来会更美好。
【封面故事】 2017年-46期
  • 一所音乐学院的国家使命
  • 1927年11月27日,上海音乐学院的前身——“国立音乐院”正式成立,这是中国第一所有独立建制的高等音乐学府,其办学宗旨明确“养成音乐专门人才,一方输入世界音乐,一方从事整理国乐,期趋向于大同,而培植国民美与和的神志及其艺术”。自此,“中国自己的音乐之声”,如一江春潮,如沧海横流,润民心、传世界;并在新的世纪,继续坚定、自信地攀越高峰。
  • 中国好声音:上音奏响时代音符
  • “上音不是要左顾右盼踩步点,瞻前顾后找感觉,更不想有一天跻身世界高端同行之中,又是踩步点跟节奏。我们的眼睛牢牢锁定的是音乐艺术本身,这才是根本——我们要做好的音乐艺术,是看自己做得好不好,而不是一味地去跟同行横向比较。”
  • 海派与洋派:上音的民族文化自信
  • 中国的崛起速度令世界惊叹,天时、地利、人和,正是中国音乐发展的大好时机。作为中国的高等音乐院校,上音的使命,是把“中国自己的音乐搞上去,让其屹立于世界音乐之林”。
  • 萧友梅 “我已经同音乐结婚”
  • 即使在重病之际,他仍不忘叮嘱前来探病的人回学校去时,记得把钢琴课室朝外的门缝用硬纸条塞紧,以防吹进冷风,冻坏学生的手指。这是萧友梅临终前最后的遗言。
  • 黄自中国音乐教育奠基人
  • 黄自先生的生命是短暂的,而他的精神与贡献却是长久不衰的!他的《玫瑰三愿》中有一句“芳华留世”——真挚的艺术经得住时间的考验,真挚的人心同样如此。
  • “我是一个倔老头, 只会说真话”
  • 对于自己的一生,贺绿汀是这样评价的:我是一个倔老头,只会说真话,不会转弯,我看只有讲真话,我们的国家民族才有希望。这是一个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音乐家留给世界最后的声音,如果有更多的人听进去了,那么即使他走了,这个世界依然充满光亮和美好。
  • 我不能承受没有学生的生活
  • 曾经有一位学生向别人自称是周小燕的关门弟子,她听到以后问他:“我什么时候说要关门了?”学生问:“那您什么时候关门?”周小燕回答:“等我盖棺的那一天。”“既然是终身教授,我就要干终身、干到底。”这已经成为她的名言。
  • 让小提琴“说中国话”
  • 面对荣誉与赞美,俞丽拿只是微笑着表示:“我只是一名教师”,在她看来,教授小提琴不是简单的技巧,它是道德、修养、爱心、激情的融合。
  • 领军地位来自何方?
  • “身处上海的上音,深受这座城市文化和精神的滋养,与这座城市一样,是一所国际化程度高、开放且包容的音乐院校。”上海音乐学院党委副书记、副院长王瑞自豪地表示,在全国音乐院校还保持传统发展模式的情况下,上音在上个世纪末就已经先行完成了学科结构布局的优化调整。如今,又形成和凝练了新时期“海纳百川、追求卓越,兼容并包,和而不同”的大学精神。
  • 打开校门,拥抱世界
  • “上海音乐学院是一所培养职业音乐家的学校,但学校不应是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场所,我们的学生应该有服务社会的意识,我们的创作者也应该了解社会,创造出好的作品来回馈社会。”上海音乐学院副院长、歌唱家廖昌永如此说道。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